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闲臣风流 >

第二百零三章 得了个老师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且说周楠被门房领着进了唐顺之府大花厅中。

    厅堂有六七个文士模样的人正端着茶杯谈话,唐顺之不知道正说到什么有趣的事儿,笑得畅快。

    有些日子没见到他了,老唐大约是在南京户部尚书任上日子过得悠闲,又不用在江海上上日晒雨淋,人也白皙了许多。

    周楠见到他,心中不觉一阵欢喜,急忙上前拜道:“小子周楠见过应德公。先前才得知大司农进京,学生故尔来迟,还请唐公恕罪。”

    自从穿越到明朝之后,他时刻在波谲云诡的官场厮混,和人打交道都会带上一分戒心,并会在心中衡量这个人脉对自己有害还是有利。

    二十七八岁年纪在现代社会,或许还是一个社会主义巨婴。但在古代,已经过了无效社交年龄。

    惟独在和唐顺之接触的时候,他不会有那么多心眼,整个人都非常放松,心中怎么想,口中就说什么。即便说错了,受到他的责备,也是心悦诚服。

    这大概是周楠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尊重之人吧!

    唐顺之站起身来,一把将他扶起:“老夫也是昨日才来京城,只听说你在行人司做官,却不知道家居何处。正准备忙过这一阵,再让人去司里请你,却不想竟是来了。淮杨一别,老夫本以为不知道要多少年再能见着你,却不想这么快重逢了。”

    他对周楠颇为欣赏,此刻,一张严肃的脸上露出笑容。

    “你就是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的周子木。”厅堂中的众人都是一片哗然。

    纷纷站起来和周楠见礼,皆道:“方才还听唐应德说起你的名字,真是来得巧。”

    周楠也没想到自己剽窃的这两首诗词名气如此之大,在场的诸人看模样应该都是心学众,如果和他们交好,对于自己的将来自是大大地有好处。

    他心中得意,口头忙谦虚了几句。

    又有一人喊道:“子木小友,今日可算是见着你了,可有佳作供我等品鉴。”

    “对对对,周子木诗词双绝,不要藏私。”

    文人雅集自然免不了诗词唱和,也是一个博取名声的好机会。周楠如何不肯,笑道:“前辈有请,如何敢辞,还请出个题目。”

    一人道:“今日雪后初晴,不妨以雪为题,不拘束形势。”

    雪景可是古诗词中烂大街的题目,又有何难。周楠略以后思索,刚要开口。

    一个中年书生突然淡淡一笑:“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不过是化用了李商隐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无论立意还是词句,都落了下乘。且借鉴古人诗句,投机取巧,某不以为然。”

    就有人不满:“元美此言差矣,化用前人诗句,古已有之。比如宋时的大晏小晏,就化用过许多前辈诗句,甚至直接使,做得却是更胜一筹。你说周子木投机取巧,对一个小辈未免太苛刻了。”

    周楠朝那个中年书生看了一眼,却见这人大约四十来岁年纪,面容清瘦,神情甚是严肃。看人的目光尖刻如刀,显然不是一个好相处的。心道:“原来这人就是写的王世贞啊!”

    王世贞冷笑:“更胜一筹又如何,终归欺心。我辈行事,当光明磊落,此行某是不齿的。”

    那人哼道:“元美你实在太偏激了,子木小友休要理睬,咱们继续吟诗做赋,不用为他坏了心情。”

    王世贞冷冷道:“也罢,且听周子木你今日又有什么佳作问世,老夫洗耳恭听。”

    他刚才对周楠的指责非常严重,周楠心中窝火,却没有任何办法。

    明朝佳境年间,若说诗词第一,当属杨慎杨升庵。杨慎死后,王世贞当排第一。打个比方,这厮是如今的明朝作家协会主席。他这顶剽窃的大帽子扣下来,谁经受得起来。

    按照正常的穿越套路,周楠现在应该抄一首千古名篇,狠狠打他的脸才对。有了。

    周楠张嘴:“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看……看看看……”

    不对,这首沁园春雪尽得帝王气象,那可是大大的反诗。明朝虽然没有文字狱一说,可这首词一旦做出来,会是什么后果,周楠不敢想象。

    一惊,背心顿时出了一层毛毛汗,立即呆住了。

    其他人听周楠这首词一开篇气象开阔,同时精神一振,坐直了身子,目光炯炯地看过来。

    今天这个人怕是要丢大了,周楠心中大苦,他一时口快,但这个时候再换别诗词已经没有可能,只能呆呆在坐在那里。

    众人等了半天,见周楠没有继续做下去,渐渐都面上就浮现出疑惑的神色。

    周楠心中一动,顿时有了主意。长长叹息:“今日小子见到唐公,突然想起当年大司农当初泛舟海上大破倭寇的雄姿。应德公立此不世之功,却被投闲置散。天子圣明,可朝中却出了奸佞,致使君子蒙难。譬如王部堂,何等伟勋,却被奸人所害,身陷囹圄。周楠心中悲愤,实在无心诗赋,怕是要辜负各位的美意。”

    他这句话中的王部堂说的正是王世贞的父亲前加兵部又侍郎蓟辽总督王抒。

    王抒前一阵子得罪了严嵩,因罪被下到锦衣卫北镇抚司的诏狱里,生死未知。

    周楠这话是暗讽刺王世贞,你家老爷子都被关在监狱里,说不好就要被砍脑袋了,你还有心情在这个吟风弄月,打压我这个文坛后辈,你这是大大的不孝。

    听到他这句话,王世贞再说不出话来,只一个人在旁边默默低头垂泪。

    唐顺之叹息一声,对他道:“元美,令尊吉人自有天象,陛下圣明,朝中尽是忠贞正义之士,不用太过担心。明日我进宫面圣,定会为令尊据理陈情。”

    王世贞哽咽:“多谢应德。”

    众人又纷纷出言安慰他半天,就王抒一案议论起来。毕竟,蓟辽乃是九边中最大一个军镇,直接拱卫京师。如今,总督出事,不知道要牵扯到多少军方的人事变动。

    而且,严嵩这人党同伐异的手段也太恶劣了,开了个明朝政争肉体消灭的先河,已经引起众怒了。

    讨论了半天,大家也没讨论出什么办法,只算是勉强给了王世贞一点心理安慰吧了。

    今天这一场同门学术交流,老友重逢本是美事,结果被周楠着一搅,大家也没有什么心情。

    很快时间到了中午,饮宴之后,众人都告辞而去。

    唐顺之有些微醉,接过周楠递来的果汁,喝了一口,道:“子木,元美家中遭此大难,你岂能当着这么多人提起他的伤心事,非君子之道。”

    周楠撇了撇嘴:“应德公,王世贞今日分明就对学生有成见。我与他素未谋面,无怨无仇,他却处处针对。王大人身位学界前辈,对后备缺少宽厚之心,也不是君子。君子以直报怨,学生不觉得今日之事情并没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

    唐顺之一笑,突然道:“你的事情我听说了。真没想到你到淮安府衙后闹出那么大风波,也对,这次你进行人司,又得了朝廷恩旨可参加明年秋闱,对你来说也是一个机遇,却不能错过了。对了,你的功课温习得如何了?”

    周楠:“正要向应德公禀告此事,学生欲锁厅备考,无奈秦司正不肯……”就将大概情形说了一遍,说到后来,他竟有些愤慨了:“实话同唐公说,学生已经十多年没有摸书本,八股时文、圣人经义早就抛之脑后。现在要重新拣起来谈何容易。还请唐公代为说项,让学生回家安静地读上一年书。”

    唐顺之:“其实,老夫觉得你在行人司做官甚好。”

    周楠一呆:“学生不明白。”

    唐顺之正色道:“读书科举,首先要弄懂经意。圣人典籍上的至理名言都是对的,可书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有的道理,需要我们在平日里做人做事去体会。”

    “佛家有入世出世一说,要想修行到一定境界,先得在红尘中走上一遭。先是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然后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到最后,体悟了,看山又是山,看水又是水。”

    “秦梁那句话说得对,行人司都是进士,对你来说也是个和他们切磋交流的好机会。又有平日里的饯行,对你大有好处。我等读书人读书明理为什么,还不是经世济用。你在行人司为国家出力,不正是君子的最终理想吗?现在却要锁厅却读书,岂不是本末倒置?”

    周楠心中气闷,这老头真是个文青,我找你帮忙,你怎么灌起心灵鸡汤了。

    “不过,你的时文实在是差了些,叫人不忍卒读,真去参加明年秋闱也不是办法。”

    听他这么说,周楠的脸忍不住一红。当初在唐顺之行辕的时候,他也曾经做过一篇八股文,不巧落到老唐手里。

    老唐当时虽然没说什么,但还是可以看出他面上对那篇垃圾文章哭笑不得的表情。

    唐顺之这句话说得很明白,你周楠在外面见人就提老夫的名字,以学生门人自居。真去科举,写的卷子狗屁不通,我老唐的脸怕是要被你给丢尽了。

    周楠:“学生也是无奈。”

    “哎,十年前的案子对你打击实在太大,老夫也是心中不忍。好在你底子尚在,若从现在开始从头读书,未必不能将丢了的功课拣起来,所缺的只是有人指点。”

    周楠闻言心中一动:“学生愿意拜在唐公门下学习制艺。”

    唐顺之:“我年事已高,公务繁忙,已经没有什么精力给你授课,再说老夫觐见天子之后就要回南京,难不成你还随我去?子木也不要担心,老夫给你寻了个名师。”

    周楠:“敢问是谁?”

    唐顺之:“方才你不是见着人了吗,正是王元美。”

    “啊,是他!”

    唐顺之:“对,就是王元美。元美是我的老友,道德文章老夫也是极佩服的。这次他卸任了所有官职进京救父,尚未找到住处。今日来我这里是想借着间宅子暂居一年半载。某先前和他说好你拜入他门下之事,王元美欣然点头。等我离京之后,你可每日来这里听课。”

    “啊!”周楠面色大变,自己刚才已经将王世贞得罪到死。现在却做了他的学生,一年下来,非被这厮报复得人不人鬼不鬼。

    可是,这事他根本无力拒绝。

    唐顺之见周楠一脸担忧,如何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安慰道:“子木,你也不用想太多,元美这人对人是苛刻了些。越是亲近的人,越是如此,严师出高徒嘛!因此,方才对你才是格外的严厉。他也听人说过你的的事迹,知道你是个喜欢取巧之人,故尔矫枉过正。”

    “方才虽然指责你剽窃化用李商隐,未免不是爱之深,责之切。”

    周楠不以为然,什么叫爱之深责之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那已经是打脸了。

    和这种所谓的正人君子相处,真是心累。

    周楠:“学生还是想拜在唐公门下。”开玩笑,心学门徒的厉害他是知道的。老唐又是王阳明的嫡系传人,能够做他的学生,有心学这座大靠山在,对自己的前程也有大大的好处。

    他的心思唐顺之如何不知道,却不说破。只耐心地解释道:“子木,老夫虽薄有名望,自认在学问上也有些心得,却不擅于授业。你也别小看你的王元美,若说天底下谁最会教学生,你的恩师当排在第一。”

    “元美出身苏州望族名门,家学渊源。苏州乃是人问会萃之地,从古到今不知道出过多少进士、举人,对于制艺一项最是擅长。元美的祖父王倬成化十四年进士,后官授右副都御史、南京兵部右侍郎;他父亲王忬,嘉靖二十年进士,官至蓟辽总督;他的弟弟王世懋,嘉靖三十八年进士,如今在外作官。这祖孙三代人参加科举,都是一考便中。可见,在制艺一项,王家还是颇有心得的。”

    “能够拜在元美门下的,得他亲自指点。别的不说,一个举人还是可以争取的。这可是天下有志科举的读书人求都求不来的,对你也是一个大机缘,莫要错过了。”

    唐顺之这话说得直白,王世贞就是台考试机器,在科举上的经验异常丰富,正适合如你用来临阵磨枪,相当于后世高考时的突击恶补。

    王世贞的学问和在知识界的地位和唐顺之比起来,就好象是名牌高中的国家级优秀教师和中科院院士,拜在老王门下是比不得做老唐的门人风光。

    可你周楠也就是个高三毕业生的生平,老夫给你授业,你也要听得懂啊!

    你现在只是个门外汉,江南七怪才是最适合你的老师。非要去跟欧阳峰学反九阴真经,怕是要练得走火入魔。

    学问,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