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隐仙九万年 >

第114章 人间(情人节专供)

    又是一个晴日,整个真源大道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人们又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那大道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个浅蓝色的身影,在阳光映照之下,那一身浅蓝色的轻纱,勾勒出动人的娇躯,两条纤细婀娜的长腿,裹在淡蓝的轻纱中,隐约中,风姿无限。

    只见她容色晶莹如玉,如新月生晕,如花树堆雪,环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娇柔婉转之际,美艳不可方物,绝对是个人间尤物。

    女子闲庭信步的就这样在真源大道上走着,随着一声惊呼,几名逛街的男子发现了她,然后痴痴地跟在了她的身后,那前面的人群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当看到女子从身前经过时,一个个张大了嘴巴,自觉的,拥挤着跟在了众人的身后。

    女子渐渐的被人山人海包围,她每走一步,前面的人就会自行让开。而后面的人就会跨上一步,就这样直到到了一处,女子停下身来,抬头望去,只见那古朴的大门之上,赫然写着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镇远镖局!

    镇远镖局门前的两个小厮听着鼎沸的人声,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小跑了出来,看着门前拥挤的人群,吓了一跳,刚要说话,陡然瞥见门前那一缕浅蓝,还有浅蓝衣服包裹下的那绝美的身体,绝世的容颜,喉咙中不自觉的发出两声怪异的声音。

    那女子缓缓走到两人面前,然后抖手亮出了一枚玉佩递给了一个小厮道:“麻烦将此物交给你们女主、就说故人拜见!”

    那小厮颤抖着手接了玉佩,然后跑进了镇远镖局里面,不多时张若婷和谭镇远快步的走了出来,将那女子迎了进去。

    这一夜太子长琴辗转反侧,即无法安心静坐,也难以入眠。甚至于炼丹、卦象,画符也会频频出错。那焚祭已恢复了往日的样子安安宁宁地躺在一旁的桌子上,他心神不宁不论在做什么都会时时停下来取出焚祭看上片刻,最后只好把它放在了桌子上,这样就不用来回取了。

    他自从跟着师父学道,于世间种种,仍是一长白纸。

    然而一切都已在那场幻境中改变。

    太子长琴只要一想到烈火焚城的刹那,痛苦就会扑天盖地而来,痛得他无法呼吸。那非是焚身之苦而是心内的痛。太子长琴并不知道这痛究竟是些什么,但他无法摆脱。痛多了几次他也有些分不清楚焚城是真是幻,也就有些麻木了。

    太子长琴没太记住自己的生辰,只听过师父讲过那一年,自己挟琴而生,只知道师父将他抱走,一直跟着师父在一个洞穴里面修炼了很长时间,大致的年纪等到春暖花开时他就该是二十岁了。

    好不容易一夜过去。

    天蒙蒙亮时分太子长琴就起了床,出去在道德宫里面走走,顺便去看一下皇陵,借以打发一下心绪不宁的时光。

    专心修道时总是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但有心事的时候金乌玉兔却再也不肯走快一步,当太子长琴从道德宫回来时天色方才大明,这时辰不过是老人们练太极回来,还有街上门店开门的时候。

    太子长琴提了打包好的几个烧饼,还有一碗胡辣汤,在四个侍卫的护送下,穿过拥挤的人群进入了镇远镖局。

    这种美味太子长琴还是头一次品尝,他正想着要不要先给师父送去一份,突然被拥挤的人群撞了一下,这才反映过来!

    这里怎么围了这么多人!太子长琴在四个侍卫的护送下才进了镇远镖局,那后面的几个人想要趁机进来,被两个小厮愣是堵了出去。不过这小厮身上已经被撕成了条条块块,脸上也落满了汗水!

    太子长琴看着这两个看门小厮,都是练气化神初期的修为,没想到也会这么狼狈,可见那外边如狼似虎的人群已是往里面硬挤了很多次!

    太子长琴给师父送去了早点,然后心事重重径直推开院门,穿过几树红花,大步走进了自己的房间,看到阳光静好,太子长琴走到一个窗子边,支开了窗子,然后准备转过身来去支另一个窗子,却在转过身来的刹时呆住!

    房间中还有一人。

    她一身浅蓝色的轻纱长衫,坐在太子长琴每日坐的椅中,手肘支在太子长琴天天苦读的花梨木书桌,手中捧着太子长琴出门前尚未读完的《九鼎丹经》,又给桌上的铜鼎添过了龙涎香。看那从容淡定的样子就如这间书房本就是属于她的一般。

    太子长琴张口结舌四下一望半天才敢断定这其实是自己的房间。

    哪知她微微一笑竟然道:“你就是我那泽治徒弟的孩儿?请坐!”

    太子长琴只觉得整个世界一片混乱,习惯性地谢了,后这才取过一张椅子坐下。直到在她对面坐定,太子长琴这才想起这明明是自己的房间为何反而还要谢她?

    太子长琴心中一凛知道自己定力已经乱了。细细思量除了昨日相见时那天崩地动般的幻象外,自己此次回来从进院门时起直至将窗子打开,竟都对她的存在全无感觉!若是她心有歹意那自己早就不知要死多少回了。看她年纪也不过与自己相若怎地道行差距竟是如此之大?

    甚至于此刻坐在她面前相距不过数尺明明就看到她坐在那里,但太子长琴就是感应不到她的存在。只要一闭上眼睛太子长琴就会觉得房间中空无一人。

    太子长琴已是认出她就是昨日湟水上的女子!

    母后的师父?慈航仙子?太子长琴赶忙离座双手一辑到底道:“师侄长琴拜见仙子!”

    慈航仙子啪的一声合上《九鼎丹经》,将之放回书桌上。她站了起来在书房中转了一圈,四下打量一番,然后淡淡一笑负手立于书架前,一边看着架上书目一边道:“听葛玄那老道说,你是出生时怀抱着一把火红小琴,天空中有五彩鸟三只,一曰皇鸟,一曰鸾鸟,一曰凤鸟,在殿前欢呼舞蹈,久久不肯离去。可是天生身体里充满火性的能量?而且身体与这焚祭还有一丝牵连。”

    太子长琴张了张口说不出话来。

    慈航仙子看似是在询问,但每次都不待他回答就自行说了答案。

    她口气虽然淡定却无分毫犹豫,偏偏她所述又是不假。

    一时之间太子长琴只觉得说不出的难受,面前的慈航仙子似是时时透着无形的压力压得他完全透不过气来。

    不对!她又怎么知道这琴的名字叫做焚祭,难道是是师父告诉她的,是了,肯定是了!太子长琴有些心神不宁了起来,猜不透这慈航仙子究竟要做什么。

    太子长琴忽然有种直觉,在这慈航仙子之前他怕是什么秘密都保不住。

    太子长琴跟在慈航仙子身后对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看得清清楚楚。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大门前会有那么多人想要进来了。这慈航仙子无论身姿容貌都是极美的,越看就越是如此,几是全无瑕疵。

    然后观察的久了,发现她举止动作又极是洒然大气,一如那滚滚浊世中胸怀天下的佳公子,全无一丝女儿之态。且她天生的淡漠中又有一丝隐隐的威严,心志稍有不坚之人别说是起什么绮念,就是稍接近她一些也断然无此胆量。

    慈航仙子翻了几页书架上拿下的一本书,又将书放回书架,这才在太子长琴书桌旁坐下。这一次她又坐了主位。

    太子长琴苦笑一下,只得在陪客位置上坐下。

    慈航仙子微微一笑,一双亮如晨星的眼睛凝望着太子长琴动也不动。太子长琴被她这么一看登时全身上下皆极不自在如坐针毡,简直是度日如年。他只盼慈航仙子少看片刻,可是慈航仙子大气异常有包容天地胸襟,显然不把区区男女之防看在眼里,只是盯着他看个不休。

    仅是片刻功夫太子长琴已被她看得面红耳赤、汗透重衣。

    终于慈航仙子微笑道:“不知长琴师侄出生时衔着的那把小琴可否相借一观?”

    太子长琴召唤出焚祭递与了慈航仙子。

    慈航仙子接过小琴以指尖轻轻抚摸良久不语。片刻之后她突然曲直一弹,那小琴竟然发出一个清越的音节。

    太子长琴突然愣住了!这是第一个外人能够弹出声响,包括师父都不能!

    慈航仙子叹了一口气,然后将小琴还给了太子长琴,出了书房道:“唉,终究是孽缘啊!”

    太子长琴接过小琴,听着慈航仙子那一声叹息,呆站在那里,想要跑出去问个清楚,却发现慈航仙子早已没有了踪影。

    隔壁的一个院落里,葛玄正端坐在一张石椅上、一手拎着勺子悠哉悠哉的品尝着这真源郡有名的小吃。

    听到隔壁骤然一声响、葛玄皱紧了眉头、盯着那声音传来的院落望了好久、直到脚步声传来才回过神来。

    “我要去神都一趟、这慈航仙子你盯紧了、莫要出了什么差错!”葛玄说着飞身出来院落。

    “是”谭镇远朝着老道一拱手、本想要再问些什么、可惜师父已经没了踪影、谭镇远召唤下人收拾了石桌上的残局、这才离了院落。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