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术医 >

第179章 术力超感

    龙大胆看着蒋进九道,“怎么个不同法?”

    “你听说过冥想么?”蒋进九沉声道。

    “冥想?你是说类似于瑜伽之类的东西?”龙大胆皱眉道。

    蒋进九缓缓地道,“术者通过冥想来制服心灵,并超脱物质欲念;感受到和原始动因直接沟通。医术者的冥想源自古代方术,和古印度的瑜伽完全不同。术者冥想的最终目的不是让心思空无一物或者达到无我的境界。而是让心思感应到具有精神性的超然语音,从而达到净化意识,极度专注的效果。”

    “专注?”龙大胆皱眉道。

    “是,专注,冥想是医术者集中精力,进行外科手术的基础。”蒋进九缓缓地道,“手术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古代术者认为这是医术者在和生死之间的决胜。所以必须通过术力冥想,来达到极度专注,以在手术之中,摒弃所有的干扰,甚至一切主观的印象,以自身术力感应。”

    “术力?”龙大胆皱眉道,“所谓的术力究竟是什么?说实话,我能够感应到这种东西,但我一直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

    蒋进九缓缓地道,“术力是一种感应,本身就很难说清楚。所谓混沌难识,诸法无常。它既是老子所谓的道,也是古代练气士所谓的元气,道家所谓的炁,武术家所谓的真气。甚至是古希腊学者亚里士多德所设想的以太。在中世纪的欧洲这被认为是一种意念,一种类似魔法的精神力。而19世纪的物理学家,则认为它是一种曾被假想的电磁波的传播媒质。但其实都是,又都不是。

    我们术者更倾向于这是一种能量,真实存在,可以被感应,但无法看到也无法触及。先天的体质和后天的有意识锻炼,都能增强这种感应能量。这种能量无处不在,无孔不入,而又很难被一般人所掌控。”

    龙大胆沉默了下来,他似乎想起来之前在林茶家里的阳台上所陷入的那种幻觉。

    过了很久,龙大胆才开口道,“那么我怎么才能将这种无形的术力融入于手术之中?”

    “通过术力冥想,你可以感知到更多,更精细全面的东西。”蒋进九点点头道,“就像是一根头发,在普通人眼里就是一根头发。但是通过术力感知你会感觉到更多细节。你能够感觉到每根头发的表皮布满了鳞片,而这通常只能在显微镜之下才能看到。

    有了术力的加持,你能细致入微,从一个普通的切口,感知到肌肉组织的横断面,人体的密质骨骼和包含血管与结蒂体素的微型管道网络。从一根血管,感知一下病人遍布全身的血管,和在血管之中游走的扁圆形态的红血球。这些中间向内部凹陷的细胞的主要任务,是将氧气输送到我们的整个身体。”

    龙大胆深吸了一口气,“我不知道,我之前只试过以术力探查过经络,从没想到通过冥想可以达到如此的细致入微,但是我可以试试看。”

    “术力是能量,这种能量的大小和术者能够操控的多少,决定了一个术者的强大与否。”蒋进九点点头,“你这几天什么都不用干了,专门练习冥想,一门心思培养术力的感知能力,我会给你足够的指导。”

    龙大胆点点头,接下来的几天,他几乎每天都通过打坐入静,通过冥想集中注意力,并且控制术力对一切进行感知。开始的几天他根本无法集中,但逐渐他开始适应了。当他闭上眼,平缓地呼吸,使得自己的感觉似乎无限放大。他能感受到在房间里流动的空气,空气顺着窗户的缝隙穿透进来,因为屋内外的热量不同,而在房间之内进行着对流运动。热空气抬升,冷空气下降,周而复始,无穷无尽。

    他也能感知到当空气吹动他脸颊的时候,他的每一根汗毛都在摇晃。由于新陈代谢,而产生的皮肤碎屑因为风吹动而脱落,露出了下面新鲜的皮肤。而皮肤碎屑随风飘落,落在地上发出巨大的震颤,激起了地上的细微尘土。他皮肤汗腺发出的气息,惹得一只蚊子在周围盘旋,它震动的翅膀同样发出很大的声音。一切微观变化在这个世界上,每时每刻都在真实发生,而这一切他也都从未注意过。

    但是现在变得不一样了,他能够感觉到了,而且感觉得如此清晰。尽管龙大胆在闭着眼,但是他还是伸出了手。那只正准备落在他脸上的蚊子,已经被准确地抓在了手心里。他能感觉到蚊子的挣扎和绝望,也能感觉到手指捏紧之后,蚊子被逐渐挤压扁了,失去了振翅的力量。

    龙大胆睁开眼,发现蒋进九从房间外面走进来。

    “你的感觉怎么样?”蒋进九问道。

    龙大胆眯起眼,低声道,“你又抽烟了?我能感觉到,你手指和牙齿缝隙里残存着香烟燃烧之后产生的焦油,和空气进入你肺部产生的阻滞感。同时你的血管有收缩、痉挛的现象,应该是吸烟导致的末梢血循环障碍。好消息是,你还没得肺癌。”

    蒋进九低声骂了一句,又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点上。“别拦我,一个生无可恋的人,总是希望早点死。”

    “怎么了?”龙大胆回过神看着他道,“怎么就生无可恋了?”

    “我以冥想促进术力感知,我前后一共花了十二年,才能达到你现在的程度。而你它妈的,才十天就已经学会了。我现在充满了挫败感,似乎感觉我这一生都在浪费时间。在这种情况下,你觉得我不生无可恋,难道还该兴奋鼓舞么?”蒋进九恨恨地道,“我它妈现在就是一肚子不开心。”

    “算了。老九,气量大点。”龙大胆结束打坐站起来,“今天几号了?”

    “你在我这儿十天了,你说几号了?”蒋进九摇头道,“我现在知道了,为什么每一个分家弟子都会恨上宗家的人。你们宗家它妈的这天赋,老子现在也只有一句话好说了,那就是羡慕嫉妒恨!”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