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乡村小妙医 >

第313章 遇到骗子了

    刘子阳听了微微一笑道:“假的吧,道士就喜欢鼓弄玄虚,也没见有真本事。”

    “不是。”钱奎顿时急了,着急道:“结果当天晚上那唐三彩的女俑真就眼流黑血,我第二天吓的半死,你说这大晚上的都没人在,她是怎么在我书房留的血泪。”

    “哦?”刘子阳眉头一蹙,接着细问道:“你确定当时家里没人?”

    钱奎胆战心惊道:“我和老婆在楼上睡觉,佣人都在晚上八点后离家,这总不能是我们两口子涂抹上去的黑血吧,所以说这事邪乎的很,你说是不是真的古董闹鬼。”

    刘子阳陷入了沉思中,花建国在一旁跟着道:“刘子阳,我看你就帮帮忙,这事闹的人心惶惶的,我现在都不敢把古董放家里了。”

    刘子阳笑道:“你都住酒店内,这古董放不放家里都一德行,没差了。”

    刘子阳这会儿还能说笑,花建国也只能跟着苦笑的摇摇头。

    刘子阳冲钱奎道:“流血泪是哪天的事情?”

    “两个月前。”

    “那之后还有这类似的事情不?”

    “有,隔三差五的来。”

    “哦,那有没有人来向你买这尊唐三彩?”刘子阳询问道。

    “有啊,就是我说的三个月前的合作人,我都和他说这东西闹鬼,他居然和我说他不怕,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刘子阳听到这里,眯细起双眼来,眼中精光闪烁,随即冷笑道:“好本事,居然弄这种骗局。”

    “骗局?”陈光环和钱奎都齐齐一怔的,诧异的看向刘子阳。

    刘子阳点头徐徐道:“其实老钱,你心里也有这样的怀疑吧,只不过你吃不准是真闹鬼还是有人在捣鬼。”

    刘子阳拿眼盯着他,钱奎直感觉自己要被看透了,脸色怪不好意思的。

    其实若是单纯的闹鬼,钱奎说的时候也就不用说古董有人一开始打算入手了,他说出来就说明他心里有过怀疑。

    但是呢,家里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他又没得到合理的解释,这人嘛,一遇到无法解释的东西就会慌乱,于是就想找个靠谱的人解释一二。

    于是他就找到了刘子阳,把心中的疑虑都说了,但是又存了私心,所以话只说一半,叫刘子阳去猜。

    幸好刘子阳全猜中了,否则这事估计也不好解释了。

    刘子阳继续说道:“先是有人想买唐三彩,但是你没肯,之后就闹道士上门,再是语言祸害,家里闹死老鼠,老婆再差点溺水,这一一件都是一个局,在骗你上当,之后你上当了,去找了道士求解法,道士再适时的加一把力,道出了唐三彩女俑流血泪,这一闹下来,你必定害怕,想买古董的再上门来讨要东西,一般人都会低价买了,不过老哥你人聪明,觉察事情不对劲了,所以找上了我。”

    钱奎连连点头道:“老弟,你说的太对了,只不过你能不能给我解释解释这一件件事情是怎么办到的,你是不知道,发生这些事的时候我都惊了。”

    刘子阳微笑解释道:“第一,死老鼠就是抓老鼠毒死扔进你家院子的,想来你那是高档小区,去翻看下监控应该不难找到可疑之人。”

    “嗯,那第二,我老婆是怎么回事?”

    “这就是问题所在了,你家有内应。”

    刘子阳一针见血的点出,钱奎和花建国都惊到了。

    钱奎目光陡然一寒的,喝道:“是谁,哪个王八蛋居然敢这么害我。”

    刘子阳无奈摊手道:“不知道,可能是佣人吧,你回去好好查查吧,对了,那个流血泪应该也是他弄的鬼。”

    “我知道了,兄弟,谢谢你了。”钱奎扑上来热情的拥抱了一把。

    刘子阳终于是体会了一把什么叫肥嘟嘟肉嘟嘟了,他直感觉自己都要被捏的陷入其中了。

    花建国道:“闲来无事,刘子阳,倒不如咱们去帮老钱抓这个内贼如何?”

    “有老弟去,那是最好了。”钱奎开心道。

    刘子阳见盛情难却,也就不推辞了。

    一行人坐着豪车来到了高档小区,这都是别墅小区,内里一片豪华。

    车子驶入了别墅的院子内,下车,看着花园内各色花卉,佣人顶着大太阳在细心的呵护,而远处的游泳池旁,巨大的遮阳伞下,一个妙龄女子正穿着火辣的比基尼享受着夏日的激情。

    这女人的身材真真是火辣到了极点,这简直就是模特的身材,非得如此,她的胸格外的丰满,不过刘子阳瞅了两眼就没兴趣了,因为是隆胸的,假的很。

    不过看看还是挺养眼的。

    “小悦,过来。”钱奎冲女人喊道。

    女人摘下太阳镜,见到钱奎,立马飞奔过来,来了一个章鱼缠绕,直接双腿盘上了他的肥腰。

    “老公!”钱夫人一句亲昵的呼喊,简直是要把人往糖罐头里摁呢。

    “我的个去。”刘子阳浑身一个激灵,急忙后撤了一步,花建国拍拍他肩膀,递过去一个暧昧的眼神,估计他也是受不了这女人的嗲气。

    “有客人呢,别这样。”钱奎也有些尴尬,忙拍拍老婆的翘臀,示意她从自己身上下来。

    钱夫人不情愿的瘪瘪嘴落地,拿眼扫了一眼花建国后,再去撇撇刘子阳,嘴巴瘪瘪,很显然对刘子阳不是很待见。

    也难怪她不待见刘子阳,刘子阳从头到脚,一身的平民装束,脚上更是穿着一双普通的球鞋,这要是任何一个拜金女看了,都会鄙夷的。

    钱奎也知道自己女人是什么德行,立马道:“进屋换身衣服招待贵客,好好招待,知道吗?”

    “知道啦。”钱夫人很不耐烦的拉长尾音,丢了刘子阳一个白眼,然后风情万种的入屋。

    钱奎抱歉的看向刘子阳:“老弟别在意,女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

    刘子阳则笑道:“哪里,不过老钱,这么一个水灵的嫩嫂子,你晚上可滋润死吧。”

    “嘿嘿,那是必须的。”男人和男人间永远是女人话题第一,一提及这些,那些芥蒂顿时荡然无存了。

    入屋内,佣人上茶后,钱奎招呼用水,花建国道:“老钱,老听你说那唐三彩,我还没见过呢,拿出来亮亮相吧。”

    钱奎冲书房努嘴道:“在屋内摆着呢,要看你自己去看,我可不敢碰。”

    虽然已经从刘子阳那得知这是一个骗局,但是钱奎心理阴影还在,对那唐三彩还是有些芥蒂。

    刘子阳笑了笑,起身道:“走,咱们去瞅瞅是什么宝贝,居然叫人下如此狠手装鬼吓人。”

    三人步入书房内。

    书房很大,而且摆放了一架子的书籍,一家子的古董瓷器,看起来很是触目惊心,有种恢弘的气息。

    不过仔细一看,刘子阳笑了。

    这里东西多是多,但是很多都是摆放的杂乱,按说瓷器摆弄也该有层次感,什么朝代的放在一起,经史子集这些书也是该按类放着才美观。

    不过很显然钱奎对于这些收藏品是半吊子,就知道装饰书架,一古脑的摆在上面,其他的什么都不管了。

    刘子阳目光巡视过去,很快便找到了唐三彩。

    倒不是这唐三彩多么的出众,而是这唐三彩上面贴了一张符,黄色的符很是扎眼。

    刘子阳走过去一瞧符咒内容,顿时忍不住笑了。

    “老弟,你笑什么啊?”钱奎看刘子阳发笑,不解的问道。

    刘子阳指着黄符道:“老哥,你向谁求的符箓?”

    “那道士。”钱奎回道。

    “遇到骗子了。”刘子阳指出道:“你知道吗?这符上连敕令都画错了,别说引神灵降临保佑了,就是聚灵气改点气场都不成。”

    “敕令?”钱奎和花建国都听的一愣的,对于符学,他们还真是一窍都不通。

    刘子阳见他们迷糊,解释道:“你们看着符文,是不是有个盖头,中间有段话,再到末尾有个收脚?”

    二人连连点头,刘子阳接着道:“这头是敕令,是恭请神灵的,每个神灵恭请的写法都不同,再是这中间的,叫符胆,是恭请的咒语,这收尾是符脚,是给符注入灵气的,三者缺一不可,任何一个错了,那这符也就白搭了。”

    “啊?还有这种说法啊?”钱奎二人齐齐都惊了。

    刘子阳点头道:“可不就是,你们以为道士就好做的,说实话,在江湖上那些走动,有点名气的道士都是骗子假扮的,真正的道士可不是这德行,居然连个符头都能写错,真是不学无术。”

    刘子阳说完就把这黄符给揭了,揉做一团扔入了垃圾桶中。

    钱奎本来还觉得有点可惜,不过想想都是骗子的把戏,也就没什么好奇的。

    钱奎问道:“老弟,你懂玄门法术?”

    “懂点吧。”刘子阳笑了笑,然后仔细打量起这尊唐三彩调鸟女坐佣了。

    这尊唐三彩高四十厘米,造型很是别致,头梳双层高髻,面庞丰润,粉面朱唇,姿态优美,表情自然。

    上身穿白色贴身窄袖衫,外罩半臂花衫,胸房袒露。

    下着蓝色百褶长裙,裙上饰淡黄色花瓣分外耀眼,长裙高束胸际,胸间结同心花,脚穿云头履,双膝并拢端坐于束腰形绣墩上。

    右手握鸟,左手作戏弄状。这种装饰就是白居易《上阳白发人》诗中所说的“小头鞋履窄袖裳”。

    整体造型优美,比例准确,结构分明,线条流畅,特别能表现出衣服文褶的线条。艺人们用圆润的手法,真实细腻地再现了唐代贵族妇女的端庄形象。

    不过看着看着,刘子阳的眉头就皱了起来,于是便冲钱奎道:“我能拿在手里仔细看看吗?”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