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乡村小妙医 >

第184章 必输之赌

    立花晴子想断刘子阳后路,叫他知难而退。

    刘子阳看向了三井秋子,无奈道:“看来今晚是赌不成啰,要不就这么散场吧。”

    “不行。”三井秋子死不放手:“如果不赌,那39亿必须还我,否则你休想走出我秋池酒店大门一步。”

    刘子阳也没恼火,无奈看向了立花晴子,问道:“人家不让走,非要我继续赌,你说该怎么办?要不咱们把钱还给人家吧。”

    “我不。”立花晴子不同意叫起来:“钱是我们赢来的,凭什么白白还给他。”

    刘子阳哦了一句:“那你的意思是继续赌啰,可我没11亿,没办法继续赌吧。”

    立花晴子气的牙根痒痒的,刘子阳这是摆明了逼她出钱疯狂一搏,但是她也不傻。

    “要赌的是你,我可没叫你应下来,反正我是不会出钱的。”

    刘子阳一脸苦兮兮叫起来:“啊?那我怎么办,总不能把自己押给她吧,我就这三两肉,不值钱的。”

    立花晴子轻哼一声,把头转向一旁,就是死不给钱。

    三井秋子立马改口道:“把你人押上最好了,某些人不知道你的价值,我可是一清二楚,你这么有本事,将来能给我带来的财富何止11亿这么点,百亿,千亿都不再话下的。”

    刘子阳立马道:“行,那就把我押给你了,咱们立个字据吧。”

    “立字据?“三井秋子秀眉深深蹙起。

    刘子阳道:“这么大的赌局,连人都抵押上了,要是不立个字据,请个公证人什么的,输了岂不是好赖账,赖账可不好玩,你说对吧,三井小姐。”

    三井寿急忙提醒道:“小姐,这不……”

    三井秋子一摆手,阻止了他的劝说,冷静思考一番后,说道:“立字据的话,可以,不过要怎么赌,得由我定。”

    “随便你,我无所谓。”刘子阳一口答应下来。

    立花晴子立马察觉其中有猫腻,急忙劝阻道:“刘子阳,你糊涂啊,这里是她的地盘,怎么能任由她决定怎么赌,这要是……”

    “我主意已定,你不用说了,三井小姐,麻烦立下字据。”

    刘子阳一意孤行,气的立花晴子在旁边生闷气,撅起性感的小嘴,暗暗发誓再也不理这个混蛋了。

    “痛快。”

    三井秋子立马立下字据,两人签字画押,这场赌局就成了。

    “刘子阳,我算是看明白了,你有着过人的耳力,能够听出骰子的点数,那么你敢不敢这么赌一场。”

    三井秋子冷冷阴笑起来。

    刘子阳点点头道:“愿闻其详。”

    三井秋子冷冷道:“我们不押点数了,就押大小。”

    立花晴子嘲讽道:“这么赌你还是必输无疑。”

    三井秋子哼道:“我话还没说完呢,我的意思是刘子阳你先押大小,再由三井寿先生摇点数决大小。”

    立花晴子立马气的大骂:“卑鄙无耻,你们居然耍这种卑鄙的手段,就不怕传出去被人嘲笑吗?”

    三井秋子得意道:“只要能赢,我们无所不用其极,才不在乎外人的看法,再说了,这字据上可是写的清清楚楚,怎么赌得由我们决定,刘先生本人并无异议,怎么?现在想反悔不成,若是要反悔的话,那么抱歉了,今日赌桌上的筹码得尽数归还。”

    “归还就归还,这种必输之赌,我们才不玩呢。”立花晴子拉着刘子阳的胳膊就要走人。

    刘子阳赖着不动,一脸兴致勃勃道:“我想赌这一把。”

    立花晴子懵逼了:“你开什么玩笑,这一把你必输无疑,要是输了,你的命就是这贱人的了,明知道是必输之赌,你还玩?你是疯了吗?”

    刘子阳耸耸肩,一脸的轻松:“你就认定我会一败涂地,把自己输给三井小姐?”

    “废话,这三井寿可是仅次于三井家赌王的存在,他想摇什么点数轻而易举,叫你先押注,就是摆明了要你输给他,明知道是陷阱你还傻乎乎的往坑里跳什么啊?你白痴啊。”

    立花晴子把刘子阳骂的一无是处,刘子阳无奈瘪嘴问道:“你是认定我输定了?”

    “是。”

    刘子阳翻了个白眼:“就这么对我没信心啊?我不管,我就赌这一把了,你少啰嗦啦,我押小。”

    “别。”立花晴子想阻止的,可惜刘子阳已经把所有的筹码都推到了小上面,气的她直跺脚。

    三井秋子看着直乐的:“立花晴子,你的小男人我就不客气笑纳了,三井寿,还愣着做什么?”

    “是。”

    三井寿开始摇动骰蛊,刘子阳冷冷看着,嘴角由始至终都勾着淡定的嘲笑。

    三井寿看见刘子阳的笑容,心头一凸的,本能告诉他刘子阳很危险,绝对不会束手就擒的,可是他对自己的赌术一样很自信,骰子滚动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他很仔细自己能摇出最小的点数来,绝对不会叫三井秋子失望的。

    啪!

    骰蛊扣在了桌上,三井寿自信满满道:“这里面的是三点,小。”

    三井秋子得意道:“刘子阳,你输了,以后乖乖的为我效命吧。”

    立花晴子脸色变得无比难看,气的粉拳紧握,指甲都掐进了手心内,她气的大骂:“叫你别赌,你偏偏不听,这下好了吧,等着被人家当猪狗使唤一辈子吧。”

    刘子阳的脸上始终一脸的轻松,嘴角的嘲笑越来越浓:“三井小姐,骰蛊都没开呢,你就认定我会输?”

    三井寿冷冷道:“我对自己的赌术很自信,这里面一定是三点,错不了。”

    三井秋子也道:“三井寿的赌术我决定信任,刘子阳,你输了,乖乖跪下拜我,老老实实的叫我一声主人吧。”

    “No。”刘子阳摆动食指:“不到最后一刻,我是绝对不会认输的。”

    刘子阳的右手要放下,摁到赌桌上,三井寿惊的立马叫道:“请你双手离开赌桌,别妄图出老千,否则一样视作你输。”

    刘子阳急忙把双手举起,没有落在赌桌上,笑盈盈问道:“这样可以了吧,要不要我身子离开赌桌三米远?”

    为了保险起见,三井寿点点头,刘子阳二话不说起身离开了赌桌,在三米远外道:“这么远的距离,确保我不会出老千了吧,那么麻烦你们开盖吧,我已经等不及知晓答案了。”

    “完了。”立花晴子无奈拍拍额头,哭丧着一张脸。

    三井秋子不明白道:“刘先生,你也是个中高手,怎么还如此执着要开盖呢,为自己留最后一丝颜面不好吗?你非要把自己那张脸丢尽才甘心吗?”

    刘子阳冲她冷冷笑道:“不到最后一刻,就不能妄下断言,这输赢可是要看开盖后的结果的,怎么能听你们一面之词呢,麻烦开盖。”

    “那好,我要你死心个彻底,开盖。”

    三井秋子一声令下,三井寿得意的打开盖子,立花晴子在一旁看着,双腿一软的,差点就软倒地上。

    可是揭开盖子后,印入眼帘的点数却叫立花晴子大吃一惊。

    三个骰子,每个骰子都是六点朝上,三个六,十八点,是豹子。

    三井秋子和三井寿还没看骰子点数呢,一脸的得意洋洋,可当他们看见立花晴子那吃惊的要死的神色后,立马意识到不对劲,忙看向骰蛊内。

    十八点!

    “这是怎么回事?”三井秋子怒目瞪向三井寿,气的抓狂。

    三井寿更是呆懵了,他确信自己摇的是三点,这绝对错不了,可开盖后怎么就成了十八点豹子呢?

    “你出老千。”三井寿立马拍桌子指责刘子阳。

    刘子阳在远处站着,举起双手表示无辜:“喂,为了防止我出老千,我可是躲着赌桌呢,这么远,我想就是你家的赌王来也不能出老千吧,更何况我这个毛头小子呢。”

    三井寿不服气叫道:“一定是你在离开赌桌前出的老千,一定是这样的,小姐,这场赌局不算,不公平。”

    事关自己的一生,三井秋子也赞同道:“刘先生,你的千术果然厉害,佩服佩服,但是你出千,视作作弊,这场赌局是你输了。”

    立花晴子气的大骂:“卑鄙无耻,明明是自己输了,却要赖人家出老千作弊,怎么不说你们自己作弊出了纰漏,我呸,三井秋子,你还要不要脸。”

    三井秋子被损的满脸无光,但是事到如今,她也只能一口咬定刘子阳出老千:“刘先生就是出千了,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不容抵赖的。”

    “你无耻,下流……”立花晴子气的大骂,把自己能骂的脏话都骂了,可是依旧无法改变三井秋子存心打赖的决心。

    刘子阳听着厌烦,掏掏耳朵道:“我说你是认定我出千啰?”

    “没错。”三井秋子一口咬定:“你要没出千,三井寿绝不会输,就是你出老千,刘子阳,你太无耻了。”

    “哼。”刘子阳脸色陡然一寒:“岛国人果然是一群小人胚子,无耻至极,好,既然说我出老千是吧,那么这局不算,咱们再重新赌一局如何,咱们多找些见证人来做个公证,为了叫你心服口服,我愿意到隔壁房间等候你们摇出点数后再回来,这样子输了,你无话可说了吧。”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