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农家小医妃 >

第二百九十九章 蓝烟的悲剧

    此时此刻,蓝烟家中,一身粗布麻衣的蓝烟正与母亲在院子中洗衣服。

    洗的衣服并不是自家的,为了维持生计,蓝烟和母亲会接一些零碎的活计。

    换做是谁,怕是都想不到,这母女二人是昔日声名赫赫的护国将军府的夫人和小姐。

    蓝烟和母亲早已经逐渐习惯了这种日子,除了那几个姨娘还整日抱怨外,母女二人已经坦然面对了。

    洗衣服时,母亲对蓝烟道:“烟儿,你也老大不小了,是时候说门婆家了,邻居家那个李公子对你有些意思,李公子人不错,今年考中了秀才……”蓝烟母亲说着说着,感叹了一声道:“以前莫说是秀才了,就是状元上门提亲,咱们家也未必看得上,如今看李家那态度,倒像是咱们娘俩高攀了李家。”

    蓝烟淡淡一笑,原本明媚的笑颜此刻却沾染上了一抹生活的无奈:“以前的事都过去了,我的亲事,娘看着办吧。”

    蓝烟娘微愣道:“烟儿啊,你这是同意嫁人了?”

    “是啊。”

    蓝烟已经妥协了,她如今还能奢望什么呢,如今的她已经没有了挑三拣四的权利,早晚是要找个自己不喜欢的男子过一辈子的,嫁人还能收到彩礼,缓解一下家中的情况。然后生儿育女,像寻常百姓一般过一辈子。

    其实想开了,这种日子未尝不好过。

    蓝烟拧干水,一面晾衣服,一面道:“娘,过几日我想找家酒楼茶馆一类的地方打工,赚些银子回来,到时候买些鸡鸭自己养着,姨娘也就不用馋肉了,再买些料子做两身衣裳……”

    蓝烟计划着之后的事,蓝烟娘听着听着眼眶却忍不住红了:“你一个女儿家,去外面打什么工啊。”

    “哪那么矫情了,到时候我打扮成男人,赚钱绝对不比男人少。”

    蓝烟话音刚落,不远处突然来了一队官兵,四处打听着蓝家,到底寻到了院子里。

    为首的官兵大声问道“是蓝将军的家眷么?”

    几个姨娘听见动静,立刻从房里凑了出来道:“是我们,怎么了官爷?是不是昭仪娘娘来接我们了?”

    官兵们闻言,眼中闪过一丝嘲讽道:“荣昭仪?她如今自身都难保了还来接你们?想的倒是美,是阎王爷来接你们了!!”

    “什么?!”

    蓝家一家子女人闻言,不禁吓的花容失色,蓝烟挡在了母亲身前,强装镇定道:“官爷这话是什么意思?陛下不是已经放过蓝家人了么?”

    众官兵见到蓝烟时,不禁瞪起了眼,蓝烟相貌极美,哪怕是一身粗布麻衣,也掩盖不住倾国倾城的姿色。

    几个官兵相视一眼,皆心领神会。

    为首的官兵突然动作轻佻的拉住了蓝烟的手道:“这位,就是蓝家的长女蓝烟姑娘吧?早就有所耳闻,今日一见当真是惊艳我等……”

    “滚开!”蓝烟一把甩开了这官兵的手,轻佻的言语令她一阵恶心。

    “呦,还是个烈性子,爷我就好这一口儿!”

    说罢,对其他人道:“你们快点解决了蓝家人,我先乐呵乐呵,一会儿在轮到你们!”

    这官兵说完,就开始对蓝烟毛手毛脚了起来。

    “变态!!!”

    蓝烟大怒,一脚踹到了这官兵两腿之间,这一脚用力不小,那官兵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

    其他人见状,上前和蓝烟大打出手,蓝烟虽会些功夫,到底打不过这些男人,没一会儿便被制服了。

    蓝烟眼睁睁看着,上一秒还能说会道的姨娘和娘亲,被那些官兵毒辣的用剑刺穿了喉咙,连惨叫都来不及,便当场身亡。

    “娘!!!我杀了你们……啊!!!”

    蓝烟看着倒在自己面前的娘,一时难以接受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目眦欲裂,嘶吼出声来。奈何被官兵钳制住了,根本挣脱不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娘亲倒在了血泊中。

    蓝烟娘临死前最后一句话是:“烟儿,快跑!!”

    说完,便断了气!

    那些猥琐的官兵不顾蓝烟赤红的双眸,准备对其上下其手,蓝烟突然发疯一般的抽出一人的佩剑,一剑刺穿了方才杀死娘亲那人的胸膛后,死命的往外跑。

    那些官兵反应过来后大怒,纷纷追了出去。

    蓝烟知道,自己根本没希望能跑掉。她记得,离家几百米开外,是一处悬崖,她若是能从那里跳下去,至少能摆脱这些恶心的官兵了。

    她不怕死,但怕被这些人作践!

    蓝烟拼命的往悬崖方向跑,那些官兵拼命的追着。蓝烟一个女孩子,到底跑不过他们,刚到悬崖边,便被他们粗鲁的按在了地上。挨了重重的几巴掌。

    “贱人!你倒是继续跑啊!!”

    蓝烟被盛怒的官兵们拳打脚踢了一番后,被那些男人撕扯着衣物,那些恶心的官兵如狼似虎一般,夺去了她的清白。

    起初,蓝烟准备咬舌自尽,被人掰开嘴,塞了东西进去,只能屈辱的承受着这一切。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些男人偃旗息鼓后,麻木的蓝烟踉跄着起身,双目空洞,两腿都在发颤,突然,她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竭斯底里的尖叫一声,拉住了最后的那个男人,对着悬崖跳了下去!

    众人不禁大惊,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性子这么烈的女子,不过也和他们没关系了,杀干净蓝家的人,众人便准备回去交差了。

    ……

    崖谷的风在耳边呼啸着拂过,身体下坠时传来一阵轻飘飘的感觉。

    蓝烟这一刻没有丝毫自杀前的解脱,她恶心,她恨,那种从头到脚的绝望,令她觉得死都不能解脱,她会死不瞑目吧!

    呵呵呵!!

    那些官兵……狗皇帝,她就是化作厉鬼,也不会放过他们!!

    脑中闪过很多念头,不过蓝烟很快便坠入了崖底,头重重磕到了石头上。便没了意识。

    昏倒前一刻,脑中最后出现的,确是那一马车的药草香,还有那个身穿儒衫,性格温雅且爱脸红的的少年郎中。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