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长风万里尽汉歌 >

第二百八十六章 夫战勇气也【求订】

    石沟镇外,广阔的水面上已经被黑压压的战船给覆盖。高俅于肚子里打草稿之时,梁山军的水师已经与金陵水师遥相对应。

    同时,水泊外的陆地上,两支兵甲鲜亮的军马亦在对峙中。

    陆谦看也不看对面宋军,一双眼睛只在瞭望着水面。一时间梁山军士卒砍伐树木,搬运石砲、石弹的动静,也全消失在他耳中。

    风和日丽,今天的气象果然甚佳。湖面几近无风,叫交战双边都无了凭借。

    阮氏三雄立在赤蛟船头,万字头巾发半笼,白罗衫绣系腰红。非但是他们如此,那张顺、李俊和着童家兄弟,都个个这般打扮,无一个穿着铁甲的。

    阮小二手举千里镜,打望着对面金陵水师的阵列,半响把千里镜一收,就他的眼力,那还真寻得出官军阵列的破绽来。

    “哥哥曾于俺们说过,夫战勇气也。”打仗就是要拼命。阮小二环视一眼众人,道:“今日一战关系我梁山的生死存亡。上下人等具要殊死奋战。谁敢怯懦怕死,俺手里的砍刀先斩了他。”

    阳光照撒在众人身上,但现下所有人却全感受不到半点的温暖。

    “我水师健儿久受大头领恩义,无以为报,每每较之步骑都羞惭不已。今日正是我等的正名之时,为山寨的效力之日。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正是此意。上下人俱要赴以死战,以报恩德。”

    既然对面的阵列他瞧不出破绽,那就撞出破绽来。阮小二的心很硬!

    “阮小七、张顺。”

    “在。”

    “你二人为先锋,引前营战舰,直捣敌阵中。无有听到军令,不得撤返。”

    活阎罗似乎受到了侮辱,两眼一翻,道:“二哥小觑了俺也。俺岂是惜身之人。虞侯哥哥待俺们兄弟如何,山寨上下谁人不知?便把这条性命报答虞候哥哥这数年的好情分,也不算多。”

    浪里白条在旁边道:“七郎尽把俺想说的给说尽了。这条性命报于大头领,亦是欢喜。”

    二人拍着胸膛道:“这腔热血,这条性命,只货于意气相合的!”言罢便跳下小船,一个去了前营正中的赤蛟船上,一个上了一艘海鹘船。

    号角声连起,旗帜翻飞。阮小二见前营已经有了动静,环首看向众人:“诸位即也各回船上,只待号令响起,便就涌上去厮杀。”

    这就是阮小二的应对之法。看不到破绽那就硬来。先以前部直捣敌阵,纵然会损失不小,却绝对能引得敌阵变动,如此后军主力就一波怼上去。

    固然这种战法很简单很粗暴,但简单粗暴也是一种力量。对于水战,在现下这种联系不畅的情况下,简单粗暴也不失为一种有效的法门。

    至少陆谦是这般认为的。

    这时,前营的赤蛟船上猛地响起一阵鼓声,同时一面血色旗帜亦升到了桅杆上。

    血旗是梁山军水陆具有的一种旗号,它的意思也很简单明了,那就是死战!

    前营二十艘战舰驶出,梁山军本来是梅花阵列,现下就好似前端猛地朝前伸出了一支利箭。帆桅重重,甲板上人影幢幢。

    作为一个技术兵种,水师营的规模绝不与陆军一般。五百人规模是最初时候定下的数额,随着水师实力的扩张与填充,一营人马早就突破了千人。

    划桨手,弓弩手,肉搏兵,操纵船舵和床弩、船帆等的器械兵。一艘像样的战船轻轻松松的就要百人开外。一个营五百人,那太可笑了。

    对面的金陵水师也做出了相应的动作,刘梦龙是凭真本事坐上现下位置的,见梁山泊这般举动如何猜不出来意,立刻调起前军迎上。双方战鼓声起,连绵不断,大战一触就发!

    前营出击,一艘接一艘的战船加快了速度。就像是接近敌军的骑兵马军,一点一点的将自己的速度提到巅峰。

    巨大的船身露出两厢的掣棹孔,探出两排长桨。战斗时,这比风帆更容易控制着战船的速度和角度。即便中国古代的硬帆更容易操纵和控制。左右前后有驽窗矛穴,弓弩手和甲兵早已经战列。

    战鼓声起,敌军也飞速靠近。

    阮小七这方下令着:“竖起挡箭板!”

    此乃水师战舰的必备措施,有无挡板也是区分正规战舰与民用船舶的一大标记。左右挡箭板,实木制造,蒙有一层铁皮,上面再有一层生牛皮,竖立舱壁两侧,虽然面积不很大,却如城墙上的女墙城垛,可大大增强对弩矢火箭的防护。

    也就是这一战里,两边的战舰都称不上大,彼此高度亦相差无几,箭弩攒射便就难取得优势。否则,就梁山泊水师现有的小船,要是碰上宋军水师的大船巨舰了,不说撞击的后果,只说敌人居高临下,便可以不断的放箭射杀梁山军水师士卒。就等于自城上向下射击一样。

    所以,现下的水战,大克小,坚克脆,乃是至理名言。

    “床弩预备!”没有投石机,因为现下梁山泊的战船都属于中小型的,即便是相对大一些的赤蛟船和海鹘船,也没装备投石机。

    “纵火弹预备!”那后者——投弹兵们,一个个都是臂力强大之辈。这种纵火弹就等于是火罐的延伸改进品,内里装的全是硫磺、焰硝。而不再如过往的火罐那样,内中填装着油脂粗布等物。

    当初林冲杀败凌州追兵,俘获了不少魏定国的神火兵,自然也缴获了几个铁葫芦,虽然数量不多,但已经可以叫梁山泊一探究竟。

    不要忘了,梁山泊上可是有樊瑞这个正经道人呢,水泊边上的东溪村里更住着有公孙胜。

    如今这时代的道人,有一个是一个,都能算是半吊子的化学家。

    如何瞧不出魏定国‘火药’中的奥妙?

    硫磺,焰硝,五色烟药,是都模仿了出来。灌在皮布藤条包裹的陶罐里,点燃之后投掷出去,很有几分后世手榴弹的风采。那不管是纵火还是发烟雾,效果都比火罐要强。因为他们发作快速,而火罐却是能够用沙土覆灭。

    同时这船板上亦多出了一桶桶的沙土和稀泥浆,这却是为了防止对面的火箭和火罐。尤其是后者,内中装着油脂,一旦被投到船体上,靠水是泼不灭的,沙土和稀泥浆才能见效。

    阮小七不知道对面船上是否也准备了这些,但这却是梁山水师的基本军事教条。

    感谢灯火见人家的打赏,谢谢。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