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红楼之庶子风流 >

第二百七十七章 凤姐之苦

    在寸土寸金又肃穆厚重的京城,有一座引入活水的后花园,绝对是一件极其惬意的事。

    潺潺溪流在鹅卵石铺就的河床上流淌,蜿蜒的小径两边,黄花满地。

    与心上人牵手度过的每一步,似都印下一抹幸福时光。

    不时看一眼心上人俊秀逸然的侧脸,宝钗盈盈杏眼中,浓郁的情意似要溢出……

    不似往日里的端庄持重,此时的她多了分人前罕见的俏皮。

    带着吴侬软语的南省口音,轻轻诉说着这些年的过往经历。

    喜欢一个人,总想知道他的一切,也甘愿分享还未在一起时的一切。

    好似如此,才算完整。

    贾琮看着宝钗白里透红恍若凝脂般的俏脸上,始终未中断过热情而幸福的笑容。

    十五岁的时光,已是豆蔻之年。

    微微丰润的身量,着一身淑雅的绫裙,人比花儿还娇艳。

    回眸看到贾琮有些炙热且不加掩饰的目光,宝钗俏脸愈发晕红。

    这才发现,不知不觉间,两人竟已走的很远,已到活水的入口处。

    站在此处,遥遥可望天香楼。

    见此,宝钗心里怦然而跳,只觉面上如烧起般滚烫,垂下眼帘不敢看人……

    本还未多想的贾琮,看到她如此娇羞动人的一面,心中既好笑,也渐起心动。

    始终未曾松开的手,稍一用力,再起紧张的宝钗,便一个踉跄跌入怀中。

    轻轻一声惊呼,宝钗抬头看向贾琮,四目相对时,一双眼眸炙热如火,一双则似能滴出秋水来。

    拥着香软绵玉的身子,感受着玲珑有致的身材,看着动情而绝美的容貌,贾琮轻轻吻上那张不抹而红的朱唇……

    “嗯……”

    宝钗恍若熏醉般,身子微微颤栗,绵软无力的倚在贾琮怀中。

    双眸紧闭,秀美蹙起,双手握紧,呼吸却似停滞了般……

    贾琮浅尝而止,不愿因贪婪过早的破坏女孩青涩美好的初吻。

    曾几何时,他也曾因此而激动过。

    虽稍显笨拙,但的确是心中极美好的回忆……

    秋日午时的阳光明媚而不烈,大朵大朵的白云漂浮在天空。

    红叶翩翩的枫林旁,姑娘将头埋在心上人的怀中,双手紧紧怀抱……

    “君还未曾远离,妾已始之思念。”

    宝钗心里忽然涌起难过,隐隐哽咽道。

    这大概是她能说出最大胆的情话……

    贾琮轻笑了声,扶起她的臻首,看着近在咫尺这张艳若牡丹的绝美俏脸,柔声道:“你若想随我一起南下,我也能做到。”

    宝钗迷离动情的杏眼一亮,不敢置信道:“怎么可能?”

    又隐隐激动和期盼,离别之苦,当真如针锥刺心之痛。

    只是,难道真要夜奔?

    可……

    除非到了破釜沉舟时,怎好如此?

    见宝钗迟疑纠结之色,贾琮狡黠一笑,道:“你若果真想,回头我就给你哥哥设个局,让他冲撞贵人,再让贵人打他一顿板子,我便可带他一起南下避祸。到时候宝姐姐就可借口要照顾哥哥,随我一起南下了。”

    “噗!”

    宝钗闻言,又好气又好笑,不依的娇嗔一声道:“哪有这样的道理……”

    贾琮眉尖一挑,笑道:“法子虽不正直,可极管用,姨妈虽整日骂薛大哥,可那才是她的命根子。况且等南下之后,自有薛大哥的好处。”

    宝钗没好气看了贾琮一眼,嗔笑道:“那也不成,像什么?忒胡闹了些……”

    建议被否,贾琮也不恼,只是笑吟吟的看着她。

    本就是顽笑……

    两人相拥,彼此呼吸可闻,宝钗又羞红了脸,眼波盈盈的望着贾琮,咬了咬红唇,道:“我并不是……我可以等的,我愿意等,不管多久……”

    然而却发现,贾琮的目光一直落在她的唇口处,瞬间大羞。

    还未等她却低头,就感受到贾琮又袭了过来。

    宝钗根本无力抗拒,娇吟一声,便闭上眼,任君采撷……

    ……

    未时初刻,贾家姊妹们在天香楼汇聚。

    却是王熙凤早早忙完过来,要自掏腰包,请大家一个东道。

    将众人招了过去……

    今日贾母、王夫人精神不佳,一直在休息。

    也就解放了王熙凤半日光景,不用服侍在前,难得有个空闲。

    便让厨房准备了好大一桌好菜,送至天香楼来。

    众人在天香楼一楼落座后,纷纷说起园中美景热闹。

    唯有贾环因对凤姐儿之畏惧深入骨髓,在得闻其到来后,竟拉着贾兰悄悄溜走。

    众人按下此节不提,只说趣事。

    不过,王熙凤的目光却总有意无意的落在宝钗那张娇艳若桃花的俏脸上。

    在得知贾琮是与宝钗在园中独逛时,眼神颇有深意……

    只是她到底明白闺阁女孩子的娇羞,没有太过放肆,一旁贾琮已经看了她一眼了……

    等酒菜摆好后,凤姐儿对右手边的贾琮笑道:“今儿借三弟这园子请一回东道,一是提前为三弟践行,二来,也有些托付。”

    贾琮先夹了一块酒酿清蒸鸭给身旁的宝钗,方笑道:“托付?我是南下办差,又不是留在京里,二嫂托付我什么?难不成托付我照顾好琏二哥?”

    众人先挤眉弄眼的看了眼宝钗,直让宝钗看的不敢将头抬起,心中却又羞又甜。

    也庆幸贾琮能有这样一个自己的园子,方可避开家里的嬷嬷丫鬟。

    不然,再没这个机会的……

    不过听闻贾琮打趣凤姐儿后,众人又嘲笑起凤姐儿来。

    王熙凤红着脸啐了口,艳羡的看了眼宝钗后道:“我理他做甚?他还不知在何处逍遥快活呢……我是想求三弟帮忙,带些都中土物特产给我南省的老子娘!”

    贾琮眉尖轻扬,笑道:“这点事,也值当二嫂做个东道?”

    王熙凤见众人都看了过来,便坦然笑道:“我就知道瞒不过三弟,也不藏着掖着,想问问三弟,之前在老太太那说,要去南省帮助推行新法,我恍惚听人说,这新法就是让原不纳田税的人家纳税。不知是不是这个理儿?”

    贾琮笑道:“大抵就是这个意思。”

    凤姐儿轻轻叹了口气,道:“这是让人从荷包里掏银子,怕没那么容易。怪道我听人说,外省现在乱哄哄的,因为这个,抄家流放的都有一坨坨了……”

    贾琮喝了口汤后,点点头道:“是挺乱。”

    他看了眼王熙凤,大概明白她想说什么了,问道:“二嫂可是担心王家和你爹娘?”

    王熙凤闻言微微有些难为情,又见宝钗等人都拿眼睛看过来,不由笑了笑,道:“若说不担心那是假的,不过我这做二嫂的,也没道理拿娘家事让三弟为难。都是自家人,也都清楚自家事。宝丫头知道,王家虽富贵,可我爹娘老子在王家并不显。

    王家的事,也轮不到他们做主,所以先不必担忧王家。

    我爹娘兄弟都没多大能为,就是靠着族里分的那点田宅度日。

    当初我嫁到贾家来,一应嫁妆还是太太和舅舅出的……

    所以,就算收税他们也没多少。”

    贾琮闻言缓缓点头,他是知道凤姐儿娘家老子娘在王家排不上号的,倒不是说庶出,只是王家人口繁多,凤姐儿父亲并不是个有能为的,所以就不怎么出众,默默无闻,平庸之极。

    若非如此,想来凤姐儿也不会如此好强恋权。

    更不会在前世被休之后,落了个“哭向金陵事更哀”的凄惨结局。

    只是若如此,贾琮又搞不明白王熙凤到底何意了……

    不是为了王家,她父母也没多少田地,那她是为什么?

    就听王熙凤道:“我想着,若事情顺利,他们都好说话,早早将税银交了,那一切自然休提。可若事棘手,族里人都不好相与,只盼着三弟看在我这二嫂的面上,也别寻我老子娘,让他们出这个风头……”

    贾琮闻言哑然失笑道:“二嫂实在多虑了,我并非不识世情之人。若果真如此,那日后二嫂父母如何还能在王家立足?”

    王熙凤合手笑道:“阿弥陀佛!怪道我听人夸,三弟真真是神仙一样的人物,果然贴心明理!”又隔着贾琮看宝钗,道:“宝丫头好福气!”

    众人吃吃偷笑,宝钗最不怕凤姐儿,张口啐道:“颦儿确是没说错,凤丫头最讨人嫌!”

    大家笑罢,王熙凤却又道:“三弟,我的意思是,若事情真的棘手,我老子娘不好单独交税银,可不交日后怕又要落下祸事。我寻思着,能不能我来替他们将这份田税交上……”

    此言一出,大家都微微变了脸色。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三从四德中直接点明女子出嫁从夫。

    可作为贾家的媳妇,王熙凤竟要自掏腰包贴补娘家人,给娘家人交田税……

    要知道,她的银子,便是贾家的银子,焉有此理?

    这是大忌讳!

    旁人不好说,可宝钗与王熙凤是姨表姊妹,她皱眉直言不讳道:“凤丫头,这可不是好心就该办的事,传出去,你的好多着呢,我劝你赶紧收了这心思。”

    王熙凤落泪道:“这个道理难道我不知?只是如今我心里也只有这么些惦念的人了,实不愿见他们再出岔子。

    况且我就算再落难,还能落难到哪去?”

    听她说的凄凉,天香楼内众人连饭都吃不下了。

    贾琮也是回来后那夜听平儿说起,才知道王熙凤如今在贾家的地位,远不比当初。

    虽然面上看着还和从前一样,可谁都能感觉到,贾母、王夫人待她,哪还有一分亲情?

    毕竟她当初犯了事,往诏狱中走了遭,这等事在内宅妇人眼中,和脏了身子没什么区别。

    也就是家里实在没人使唤做事,才不得不将她喊出来管家,可心里始终膈应……

    再加上贾琏与她相敬如冰,夫妻之义几乎恩绝。

    王熙凤在贾家的日子,可想何等煎熬……

    另外,她还要担负起后宅各样的琐事。

    这些倒在其次,她本就是好权的,可是除了劳累外,她还要承受各种非议指点。

    不说家里的婆子嘴贱者多,就是族人里说三道四的也少不了。

    世言如刀,可诛心杀人。

    看着伏在桌上哭的近乎崩溃的王熙凤,几个女孩子同情的红了眼,想当初多好强的一人,到了这个份上,怎能不让人心疼?

    宝玉都唉声叹气的掉起泪来……

    贾琮与宝钗对视一眼后,轻轻一笑,淡淡道:“二嫂,这点小事,也值得你哭成这般?这件事你就不必管了,这样,若果真到了那一步,也不必你来替你爹娘交税,传到外面着实有麻烦。不如就让……嗯,宝玉?算了,宝玉动静太大,还是让宝姐姐来吧。你们是姨姊妹,二嫂的爹娘是她的舅舅、舅母,名分上并无违碍之处。”

    宝钗自然不会有何不妥,笑着应下后,一众人开始劝起王熙凤来。

    王熙凤也不是矫情之人,她明白这只是个由头罢了,难道她还能果真让宝钗掏银子去帮她爹娘?

    不过转道手。

    况且,她家里那百十亩地,一年着实用不了多少银子。

    解了心忧,凤姐儿坐直身子擦去眼泪,举杯笑道:“还是三弟法子多,也要谢谢宝丫头。今儿我必要和宝丫头好好喝一盅!”

    看着强打起精神来恢复笑颜的王熙凤,有些人以为便是雨过天晴万事大吉,譬如宝玉。

    也有些人看着心里却愈发心疼心寒,唯恐日后,也落了这样的下场,譬如迎春探春。

    不过不管众人何等心思,宴席终究又热闹起来。

    世间多有烦恼苦,谁没一把心酸事?

    日子却总要继续下去……

    唯有贾琮,有些超然的看着这群红楼女子,心中略有感慨。

    因为他的到来,有些人的处境变好了许多,未来也必不会像前世那样悲剧。

    可也有人反而处境变差了许多,如前世红楼中最出彩的宝玉、凤姐儿……

    但就性情而言,她们依旧是她们。

    正当他心生感慨时,却见平儿自外面匆匆而来。

    刚开席时,就打发人去前面喊人,不过那会儿平儿等人都没来。

    这会儿见平儿到来,众人忙热情招呼。

    平儿温婉笑着与众人见礼罢,对贾琮道:“前面人传话,说是外面来了开国公家的世子,急着要见你呢。”

    贾琮闻言笑着起身,却又在众人哄笑声中将平儿按在了他的座位上,道:“劳平儿姐姐代我吃完二嫂的这顿东道,不然实在不恭。我去前面看看,若无事再回来。陛下只准了我三天的休沐之期,实不耐烦去外面。”

    湘云咯咯笑道:“三哥哥莫非也要和宝哥哥学?”

    宝玉闻言气急败坏道:“和我学难道不好?”

    众人大笑,贾琮笑道:“等吧,等什么时候世间尽太平,再无乱事,我就学宝玉,也做个富贵闲人享福受用。”

    说罢,在众人起身相送中,出了会芳园,大步往前宅而去。

    ……

    PS:捂脸,状态成渣,今天就一更。不过也有喜事,有个湾湾论坛联系,说要将醉迷做成动画,还要找最好的CV还原女主,嗯,等做成后老书友可以瞧瞧。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