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灵灵幽魅 >

第二百零三章 久违亲眷

    身旁的霍皖也赶紧凑近了过去,忽然迎声笑道:“泱儿说得不错,夫人身体弱,且就莫要饮酒了。”说罢便甩开那殷夫人粘紧自己手腕的手,再轻缓地掸了掸自己的衣袖。

    霍泱冷眸一撇,抿了抿嘴,便回过眸来。

    霍皖身旁的殷夫人抬眼一看,亦又心生愤气,这霍皖竟敢如此无视她。

    白夫人毫不搭理他,只垂眸一笑,再缓缓地抬扶起了茶杯,轻轻地吮了一口。

    抬起眼帘,望向那霍泱柔声道:“好茶。”淡言温语,一尽而落。

    这一幕生生地入了云灵的眼,她缓缓垂下眼帘,再拂起衣袖,端着茶杯近口而去,轻吮一口,亦不忘抬眸向那对面探去。

    若旁的苏霖正与旁人寒暄笑语。那身后的苏魅儿终于像是清醒了些许,月儿又予她倒了一杯茶。

    苏魅儿故作醉泱泱的模样将那杯茶饮尽,还不忘含蓄地轻拭了拭嘴,又缓缓趴下,偷偷睁睨着眼睛。

    霍泱回了座位,方又轻抚过秦汝吟的手。

    秦汝吟缓心悠悠,似乎觉得心底沉甸甸的,抬眸而起,又见那霍泱在对着她笑,方回笑置之。

    “岳父与岳母可是还未到?”霍泱忽声询道,语声清轩如雨。

    “是。”秦汝吟轻声回道,嘴角又淡淡敛下了笑意,低眉而落。

    方抬起头,便恍惚瞧见那临前正走来几个熟悉的身影,定眼一看,且是这秦汝吟的爹娘无疑了。

    “来了。”秦汝吟嘴角一扬,方颔首而起,悦声临落。

    霍泱顺了她的目光转头看去,欣生笑语,方急言道:“快。”

    二人起了身,那临前的白夫人、霍皖他们好似还未察觉到。

    云灵见那秦汝吟与霍泱立起身来,方顺着他们绽眸而去的目光一探,边瞧见那正向他们迎面走去的两个人。

    缓心一愣,思索片刻,亦是不知晓那二人是谁。

    便看着他们走到那霍皖等人那里正鞠身行礼,那白夫人倒是很有礼数,虽说那两个人看起来很是拘谨,面上也是一副唯唯诺诺的模样,但白夫人仍立身而起,将他们挽了起来。

    身旁的霍皖见白夫人立身,便也跟着起来。

    见他们立身而起,那秦尚羽便惶恐道:“小人惶恐,夫人、大人请坐…”身旁的秦夫人也忙着屈身而下。

    “无妨,无妨。都是一家人,且就不要见外了。”白夫人笑眸迎去,礼意道。

    那霍皖像是破天荒地摆出一副好脸色,迎笑而道:“夫人说得不错,都是一家人。”面上的笑意好似久久不淡。

    那秦尚羽与秦夫人心里一愣,互相悄悄地对视一眼,窘笑而过,忙着向霍皖点头。

    殷夫人板着脸,方才的怒气还未消,就又来两个人惹她的不兴。

    她缓缓地立起身子,面上洋溢着一股不屑之气,白眸仰上,又换做一副假脸,迎出了笑面,侧眸向那二人看去,又一把手挽过那霍皖的手臂,惹得他愣心回了个头,一脸窘然。

    “殷夫人好。”秦尚羽同夫人向殷夫人点过头,敬声道。

    殷夫人假惺惺地回笑道:“秦大人、秦夫人好久不见了,近来可好?”

    “一切都好,一切都好。”秦尚羽同夫人稍稍屈着首,方点头道。

    殷夫人又撇一眼那霍皖的脸,再抬笑而去,方又礼声道:“如此甚好,日后要是有空,且就多来府上坐坐,莫要见外。”说罢又笑吟吟地垂过眼帘。

    秦尚羽又与秦夫人恍惚地对了个眼,方闻那秦尚羽颤声道:“这…这自然是好,只是不知道会不会扰了夫人与大人。”

    “自然不会,吟儿可很是挂念你们。”白夫人微微一笑,方迎声道。

    “如此,自是求之不得了。”秦尚羽点首而过,绽笑道。

    云灵垂过眼帘,定一定眼眸,心沉默念,好像这两个人很是忧惧这霍皖啊。不过见他们如此唯唯诺诺的模样,也猜不得他们与这霍家的关系。倒是那白夫人对他们很是亲切。

    她又恍眸探到那身后的秦汝吟,她看这二人的目光很是忧怜,且是直直凝望着他们。云灵便默心猜测,这二人且不会是那秦汝吟的爹娘罢。

    觉到了霍皖悄悄地缩回手臂,那殷夫人自是不甘罢休,便忍下面上的愤气,仍极力地拽着那霍皖,惹得他动弹不得。

    让那秦家夫妇探到一丝不对劲,只窘窘笑过。

    身后的秦汝吟与霍泱二人终于迎身而上,二人手各端着一杯子,亦是要向他们敬礼而去。

    临远处的云灵悄眸一望,嘴角忽而轻轻一勾,眸绽清光,又是那般清冷,好像是看出了这家人的端倪。

    “爹,娘。”秦汝吟迎声道,眸含微光,盈盈如澈,她恍眼看了看她的爹娘,便迎上手中的杯子,端到那秦夫人面前。

    “岳父岳母,近来可好?”霍泱也迎声笑道,面上好似无了从前对这二人的刻薄,倒是让那秦家夫妇很是惊讶,便愣眸一撇。

    秦尚羽见那霍泱迎了酒杯予他,便赶紧接过手来。那霍泱临前还不忘一句:“岳父,泱儿敬您。”

    这让那秦尚羽受宠若惊,因为这霍泱以前可从未给他敬过酒,就连在那新婚之宴上,他也是百般推脱,依旧是极不情愿,直到最后终于勉强地敬了酒去。

    对秦家人来说,那个婚宴,且是极不愉快的。

    对秦汝吟来说,那就好像是个噩梦。

    可如今的一切,也是她该得的,她终于熬到头了。这霍泱再不如以前那般冷漠,他们如下的生活很是融洽。

    但她又怕,忽然哪一天霍泱又变了,她心里到底是放不下。

    霍泱诚心悔改,她自是感到高兴,可是世事变迁,她仍旧记得,几日前在那城路下遇到云灵,那霍泱顿然就被云灵迷得神魂颠倒了,他看云灵的眼神,是秦汝吟从未看到过的。

    她虽是忧心,却也只能暗暗埋藏在心中。

    “娘,女儿敬您。”秦汝吟嘴角微微一扬,眸中满尽的心酸,那秦夫人自是看在眼里。

    眼眸忽生盈光,秦夫人疾疾接过了那杯子,忙着道:“好,好…”

    秦汝吟眸里散尽柔光,方看着那秦夫人将那杯中的茶一饮而尽,嘴唇跟着微微一抖。

    “好,好。”秦尚羽痛饮而过,方扬声道,面上笑意不淡,落下的酒杯被那霍泱接了回去。

    白夫人缓缓点头,面上洋溢着悦色,却仍丝毫不搭理那身旁的霍皖。

    秦夫人方落下茶杯,秦汝吟便疾手接去,而后一落桌上。回过头来,又一抚爹娘的手,颤口发出了几声勉笑。

    云灵方又抬眸一望,又瞧见那秦汝吟携着那二人到那后头悄言相谈去了。

    看来她想得没错,那秦汝吟辜眸盈盈,看那二人的眼神极为复杂,定是亲眷之属。

    “爹,娘,女儿不孝,许久未回去看你们…”秦汝吟颤声一落,颤抖着双手正紧紧地抚着那秦尚羽同夫人的手。

    闻她此声一落,秦家夫妇忙着摇头,面上的笑容好似疾苦,又不乏悦喜之色。

    “千万不要这么说,你独自在霍府中自是不容易,爹娘只愿你可以过得开心。”秦夫人急言道,眸中含着微微泪光,一缓气,好似紧紧地憋住了眸中的泪。

    “告诉爹娘,那霍泱对你可好?”秦尚羽切声询过,面上倒很是欣喜,且是方才看那霍泱的态度有所不同,方觉得心下舒坦了些许。

    秦汝吟只是轻轻地点过头,嘴角轻轻一勾,那眼神也不如从前那般孤漠,亦是不乏幸福之色。

    秦夫人绽声一笑,目光像是绵绵悠雨中映下了光芒那般温暖。

    “方才见他,与从前相比,可是大有不同啊。”秦尚羽淡声道,又不止地点着头。

    “是,他待我已经不如从前那般冷漠了。”秦汝吟嘴角轻轻一勾,缓声道过,娇羞地低下头,面上的笑意久久不淡。

    “如此甚好。你若是过得开心,娘就不担心了。”秦夫人点头道,颤抖着双手紧紧地握着她。

    若旁的秦尚羽见秦夫人欲盈生泪,方叹声道:“她能有什么事,你且就放宽心罢。”又转过眼眸,向那秦汝吟切声道:“没事就好,爹娘可是等着你早日生个孙子呢。”说罢扬笑声落。

    “之前的那两个小妾,可有刁难你?”秦夫人忽声询道,紧凝着双眸看向秦汝吟,心下亦很是担忧。

    秦汝吟勉笑而过,摇着头,片刻便道:“她们已经被赶出去了,如下霍泱且只有我这个妻子了。”她感声鹊起,语落生慌,又恍惚感到一阵心酸。

    “好,好…”秦尚羽缓缓点头道,面上仍洋溢着悦色。

    而那秦夫人,且只是淡淡地点着头,盈眸生柔,嘴唇微微一抖,抬起手,又一抚那秦汝吟的脸颊。

    “好闺女。”半响,秦夫人方才颤声轻道,眸含微光,久而不淡,随即盈泪重垂而下,划过她那满生感色的脸庞。

    秦尚羽又瞧见这秦夫人流了眼泪,便紧言抛去:“此等好日子,你哭什么呀?让旁人看见了,可如何是好?”说罢转过头一探身后的景状。

    秦夫人赶紧抬过手,忙着拭去面上的泪痕。

    那秦汝吟自是怜之沃若,亦也抬起了手,轻抚了那秦夫人的脸庞。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