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绝境逃生 >

第277章 两个办法哪个对?

    唐诗潆不无责备道:“行了,大家先少说一句,孙沉商的身上还有伤呢。”

    “我没事。”谁料孙沉商刚一说完,就昏厥了过去,翻起白眼,口吐白沫。

    郝刚疑惑道:“这是咋回事?你不是说箭头上没毒吗?”

    “是啊,我看了箭头,上面的确是没有毒啊。”唐诗潆正在纳闷,无意中看到了孙沉商的手,一下子明白了。孙沉商双手发黑,开始蔓延到胳膊上。

    “我明白了。”唐诗潆说,“我猜他肯定是中了那盏油灯上的毒。你们看,他的双手最黑。”

    “只是用手碰一下,怎么会中毒?”段陆表示很不理解。

    “这种毒物应该是通过皮肤传播,所以只要碰到它,它就会渗透到皮肤里,随后到心脏。”

    王文礼担心地问:“那孙沉商会不会有事?”

    唐诗潆眼泪夺眶而出,哽咽道:“目前毒素只到了他的胳膊,还没有到心脏,还有的救。问题是我们不知道这种毒是什么毒,更没有解药!”

    段陆的眼睛也有些湿润,但竭力忍住了说:“你先别哭,再说,就算你哭死也没用,孙沉商也不会醒过来。当务之前,我们得赶紧想办法。”

    唐诗潆极力控制住情绪,抹去眼泪说:“我现在大脑一片空白,什么主意都没有。你们谁有好办法?”

    他们面面相觑,低头不语。

    “难道,我们就眼睁睁地看着孙沉商去死吗!”一说到这,她的眼泪又哗哗地流。

    过了一会儿,段陆忽然道:“我有一个主意。”

    “什么主意,快说?”

    “你们还记得上次郝刚中毒的情况吧。他当时是吃了那种黑蛋才好的,所以我觉得,要不要我们再去找那种黑蛋试试?”段陆道。

    唐诗潆痛苦地摇摇头:“没用的。孙沉商中毒的症状和郝刚完全不一样,估计没用。”

    “我们现在也没有什么办法,不如去试试。”

    唐诗潆低头凝视着孙沉商许久,才心焦地道:“也是,我们目前也没有别的办法吗,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等等,我这里还有一个办法。”郝刚忽而道,“你们说那群野人那里会不会有解药什么的,我去试试,看能不能搞到解药?”

    段陆犯难地说:“这里很可能是那些野人的地盘,所以他们那里应该会有解药。可就算有,也肯定是藏在十分隐秘的地方,要想找到肯定会很难的。”

    “不试试咋行,我去试试。”

    唐诗潆想想说:“也好,但是你要主意安全。要是危险的话,就先回来,不能因为去偷解药,再把你给搭进去。”

    “嗯,我会主意安全的。”

    唐诗潆问:“王文礼,你有什么办法没?”

    “抱歉,我还是没有想到。”

    “那这样,”段陆沉吟后道,“我去找那种黑蛋,郝刚去找解药,王文礼留在这里保护唐诗潆。怎么样?”

    郝刚道:“行,那我们俩赶紧走吧。”

    段陆接着说:“我们会把外面的门关上,那样你们就安全了。我们很快就会回来的。”

    “你们俩一定要主意安全。”

    “会的。”

    “放心吧。”

    段陆和郝刚分头去寻找解药。他们也不知道这样能不能救孙沉商,但他们不能眼看着孙沉商死在他们面前。

    段陆去了那些怪鸟所在地,没有发现怪鸟。估计它们都去捕杀猎物了。本来他还有所担心,现在可算放心了。他抬头望了望,那些怪鸟的鸟巢都筑在树上,这里的每棵树都有六层楼房那么高,再加上爬树不是他所擅长的,所以要想拿到鸟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过为了救孙沉商,他也顾不上那么多,就算再难,他也要搞到鸟蛋。

    于是他很吃力地往上爬。好不容易爬了上去,拿到了鸟蛋,只听到天空忽然传来那群怪鸟的叫声。叫声逐渐清晰,可见它们回来了,要是被它们发现,他可就惨了。于是他匆忙把鸟蛋装进兜里,顺着树干就往下滑,一落了地撒腿就跑。

    话说郝刚那里。他去了之前被灭族的那个野人部落所在的位置,找了一阵也没有发现解药。这里什么都没有,他要去另外那个野人的部落。于是他就赶了过去。

    他趴在地上注望着,这里没有几个人,只有两三个看门的野人。那三个野人正坐在地上玩耍着某种游戏,不时地喊叫出来。后来他才发现,原来这三个野人是在斗蛐蛐。

    趁着这里人少,郝刚要悄悄地进入那间木屋并非难事。这间木屋是首领居住的地方,解药很可能就藏在里面。并且这间木屋外面没有站岗的野人,这就说明首领很可能是带领部落的人打猎去了。

    郝刚蹑脚从后面绕过去,悄悄溜进了木屋。他在里面找了半天,总算找到几个很像药丸的东西,不知道这些药丸是不是解药。他把这些药都装进衣兜,就溜了出去。此地不能久留,要是那些野人回来,他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在回去的路上,他看到了那群野人,就迅速躲藏在隐蔽处。首领骑着马走在前面,后面的野人扛着一头大熊。看来,他猜的没错,他们就是去打猎了。

    为了避免让他们发现,等他们走远后,郝刚就往回跑。

    郝刚回来的时候,看到段陆已经回来了。

    郝刚惊讶地说:“这么快就回来了?”

    “比你快不了多少。”段陆一脸的失望,“都怪我不好,我把黑蛋给打碎了。”

    郝刚等着他,责备说:“啥?你咋这么不小心啊!”

    “我刚拿到鸟蛋,那群怪鸟就回来了。我一着急就没顾得上那么多……是我的不对,我对不起你。”段陆内疚道,“要不我再去一次。”

    “算了,别去了。再去会很危险,再说了,就算你拿到鸟蛋,也不一定是解药。”唐诗潆劝他。

    段陆站在一边耷拉着头,抿紧嘴唇,不做声。

    郝刚问道:“对了,孙沉商好点没?”

    “不好。毒素已经到了他的肩膀处,照这个速度下去,用不了多久,毒素就会到心脏的。那时候,就算是华佗再世,也回天乏力了!”唐诗潆早已把泪水都哭干了,眼睛红肿红肿的,面容憔悴而痛苦。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