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春风二十年 >

第352章 拆(来宝生日+)

    吴哥说:“行,一会儿要是找不来人我给你喊两个,一人给五十是不?老板大方啊。”

    小伟笑了笑,五十是给牟丽娟弟弟,找别人给五十不是有病嘛。这会儿国企全民工一个月工资才三百来块钱,说:“那是我哥们家里的,叫人来帮忙,吃顿饭也得百八十的了是不?找外边人干活的话就得按工钱算了,给五十肯定不行。”

    吴哥点了点头说:“也是,给个十块二十块钱就差不多了,砸墙搬东西可也不轻松。”

    又和这个吴哥闲唠了几句,小伟出来回到饭店这边找了个破凳子坐下来等。

    隔了有大半个小时,一辆出租车停在门口路边,牟丽娟从副驾上下来,小伟连忙迎了出去,从裤兜里掏了十块钱递给司机说:“来大哥,收我的。”

    出租司机愣了一下,看了一眼正站在车边掏兜的牟丽娟,抬手接过小伟的钱,低头给找了五块回来。牟丽娟钱也掏出来了,红着脸说:“你看你呀,我这有呢。”

    小伟看了看从后面下车的三个大小伙子说:“都一样,来帮我咋能叫你出钱呢,嫂子这哪个是你弟啊?”

    牟丽娟指了指其中一个说:“这是我弟,叫牟启庆,你叫他小庆就行。小庆,这是你姐夫老板,你叫张哥。”

    牟启庆冲小伟点头笑了一下叫了声张哥,小伟掏烟递过去说:“麻烦你了啊,跑这老远帮我干活,这俩是你哥们啊?真壮实这体格。”

    牟启庆接过烟说:“我同学,天天在一起玩的,没事哥。干啥活呀?我姐也没说清楚。”

    小伟领着几个人进屋说:“这边我觉得里面是空的,砸开看看里面是啥,感觉应该是板子钉的。”小伟指着楼梯边上的墙说:“楼上这块也是空的。”

    牟丽娟左右瞅了瞅问:“拿啥砸呀?”

    小伟掏钱说:“边上不就是物资商店嘛,买把二锤买把铁锹就行了。”把钱递过去,牟丽娟接了钱转身出去到边上买东西,没一会儿拎着二锤铁锹走了回来,商店那吴哥也跟了过来,进屋问:“哪块?”

    小伟指了指楼梯边,牟启庆接过二锤说:“就直接砸开呗?”

    小伟点头说:“行,砸吧。”

    牟启庆把烟头扔了拎着二锤走过去,打量了一下,抡起二锤照着墙上就是一锤,嘣的一声二锤被弹了回来,墙上刮的厚厚的白灰碎落了一地。吴哥说:“先别砸先别砸,这不是砌的,应该是木头钉的,这么砸不行你们等着我拿东西。”

    没几分钟,吴哥拿着几个大号的钉起子进来,说:“用这个,用这头捅开拿这头撬,锤子砸不动。”

    几个人接过钉起子,吴哥也拿着一个在墙上敲,来回敲了几下说:“这这,这是接头,来小伙,从这撬开。”牟启庆和他一哥们拿着钉起着顺着吴哥说的那个位置开始捅。

    很快白灰墙皮就被挖开了,露出来里面的墙角和木板。拿钉起子顺着板缝插进去别,几个人一起使劲,很快第一块大板就被撬了下来,露出一个黑洞洞的洞口出来,里面传出一股呛人的霉味。吴哥趴在缝上往里看了几眼说:“啥也看不着啊,感觉地方不小,来,接着弄。”

    木板被慢慢撬开,全是五公分左右的大厚木板,里面横着十厘米左右直径的圆木钉的架子。

    光线顺着撬开的地方照到里面,几个人就看到里面乱七八糟的堆着一些箱子什么的,地面上也扔着一些书本报纸文件样子的东西。能看到侧面墙上有道房门,再往里影影乎乎的看不清了。

    吴哥带头,大伙把板子拆完堆到一边,又把圆木架子拆开也堆到一边,呛人的霉味夹着一股不知道哪来的风从里面吹出来,所有人身上都一冷,吴哥说:“我去找个手电。”扭头回了店里拿了个大号手电筒过来,几个人像探险一样举着手电往里面走。

    门洞不小,有二米多宽接近三米,顶有四米多高,里面侧墙上果然是道房门,是一间横着的房间,看样子不小,过了房间再往里就是空的了,整个一个大厅。

    墙边地面上扔的到处是一些破书报纸文件还有画报,两边墙面上贴着毛笔写的大@字@报,大革@命海报,*****画报和一些口号宣传语,墙上窗户的位置不知道什么原因被砌上了砖头,外面光线一点也进不来。

    大厅靠马路这边倒着几辆锈烂了的自行车,停着一辆轮胎都烂没了的偏三轮,墙角有一堆镐把散乱的堆着,上面隐隐有些黑色斑迹,边上还扔着几把锈的不成样的刺刀。

    小伟按着方位大概判断了一下,这里应该已经离开饭店进了后面一栋楼里了,看来这是一栋工字楼或者拐把楼,因为过来一路上两边墙面和顶上没看到明显的接头或者缝隙,说明是一体盖出来的。

    原来那会儿国内比较流行老毛子样式的建筑,很多都是工字楼或者大拐把子楼,到是没什么奇怪的。就算是再早一点解放前的日本建筑也很少有单栋的,都是拐角楼居多。

    最里面靠后面院子是一道大木门,门没锁,已经明显烂垮了,斜着依在墙上,门洞被从外面用砖砌死了,门边上就是往二楼去的楼梯。吴哥拿着手电找了一圈,找到几个拉线开关,拽了拽没动静,也不知道是开关坏了还是里面没电,棚顶上有吊下来的带着灯罩的白炽灯泡。

    楼梯上也乱糟糟的散扔着一些东西,小伟说:“先出去,上二楼把那边墙打开再进来,太黑了。”

    众人顺着原路退出来来到饭店一楼,这会儿霉味明显散了好多没那么重了。大伙到饭店外面站着晒了一会儿太阳,就进去里面这么一会儿就被冷着了,太阴,而且味道太呛人了,吴哥说:“你这是赚着了,里面这么大地方。”

    歇了一会儿抽了根烟,大伙拿着钉起子来到二楼,找到位置继续拆。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