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诸天神级反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5.小师妹的七个核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屋内一道屏风,绘着百骏图。

    这是张寒鱼所赠,寓意这位便宜弟弟能如千里之驹,而读书破万卷,入京获功名。

    然而其中却不无讽刺意味。

    少年自当飞扬跋扈,纵马狂歌,快意江湖。

    而官府?

    不过是金盆洗手的江湖名宿们归去之处。

    一点金银珠宝,加上自身的武功、名气,足矣。

    夏无忧只是感叹这位便宜大哥为人实在不够成熟,没事嘲讽自己做什么?这个世界上远有许多更有意义的事,亟待去做。

    所以他大大方方的将屏风放在了屋中。

    绕过屏风,入眼与其说是卧室,不如说是书房而那张木床并不大,堪堪只够平躺,若是一个翻滚便会从床上摔落,或是只得倚着冰冷墙壁。

    这是其养父张念山按照他的身高体重,专门量身订做,说是如果床睡着不舒服,那么就不会养成懒惰、没事就躺下的坏习惯。

    至于四排书架上,则是他通过门派下属势力从四处购买而来,足足千本书籍,竟然没有一本涉及武功修为。

    夏无忧也曾寻了几天去慢慢翻阅,发现无非都是些或大义凛然、或无病呻吟、或啰嗦无比却无实质内容的玩意。

    自从看到外人推崇备至的一本书里写着“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君子坦荡荡,不可坑蒙拐骗”诸如此类的话之后,他就再也没动过这书架里堆放着的书。

    在他看来,若是君要臣死,那就一剑屠君,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这样才对。

    尽皆腐儒之言,而非智者言论。这样的书,不读也罢。

    将书桌上装模作样摆放的一对书推开,夏无忧从怀中取出“辟邪剑法”,紧闭窗户,然后翻开。

    忽的,他瞳孔之前现出暗淡却妖异的紫色光泽。

    冰冷系统音从脑海传来。

    “附赠秘紫显示器,可供宿主了解自身状态。”

    夏无忧凝视着那简洁的窗体,上面此时的描述很简单。

    宿主:夏无忧

    功法:辟邪剑法:钟馗抉目:熟练度100%,特效:邪击

    何谓邪击?

    凡有所攻,剑之范围内,无有不中。

    “唔这显示器倒也人性化,想来怕是有红橙黄绿青蓝紫七套才是”夏无忧忍不住吐槽道。

    随即便不管这个,开始细细研读。

    排除“钟馗抉目”这一招,剩余的两招四式里,自己需得挑出一式来修习。

    贪多嚼不烂,今天拿本顶级功法,明天就彻底领悟,这样的事情在现实里是不存在的。

    将整本功法从头至尾精读一遍,他合上了书,理了理思路。

    “花开见佛,江上弄笛,流星飞堕式,紫气东来式,直捣黄龙式,飞燕穿柳式选哪一个好呢?”夏无忧手指轻轻敲打桌面,目光微微眯起。

    片刻后,他自言自语的分析起来。

    “花开见佛这一式,暗藏十七种变数,其实说白了便是剑后藏剑,敌人以为一剑力道已尽,却不曾想到仍有余势。”

    “江上弄笛,所求唯独一个快字,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但若是没有内力支撑,怕是施展时间无法长久。”

    “流星飞堕式,乃是半空突然加速下坠,在某些场合下会有着奇效。”

    “紫气东来式,更偏向于一种步法,令人产生幻觉与虚无缥缈之感,扰乱视线可谓是邪的延伸。”

    “直捣黄龙式,说白了就是隔山打牛,一种运劲之术,想来也是需要内力支撑的。”

    “飞燕穿柳式,算是一种身法,一旦施展,能大幅度增加自己腾挪躲闪的能力。”

    那么选那一门好呢?

    夏无忧沉思片刻,淡淡道:“那便修习紫气东来式吧,如此配合钟馗抉目,邪上加邪,敌人更难防范。”

    既有选择,他便不再停留,而是即刻开始修习。

    从书架上随意挑出几本书,按照功法上所述的步法,按照顺序摆在了微凉的黄纹木板上,以此辅助。

    然后调整呼吸,心境,按照顺序开始踏出步子,然而才刚刚走出两步,便自己左脚绊了右脚,身子失去平衡重重摔落在地。

    坚硬的地面与脑袋来了个亲密接触,这恰好引爆了连夜奔波的疲惫。

    “看来通宵确实很累。”夏无忧揉了揉脑袋,“可是若是半点进展都没有,让我怎么睡得下?”

    他睁开双目,瞳孔似要崩裂,而浮出数条血丝。

    “继续。”少年咬着牙,从地上爬起。

    嘭嘭嘭

    一次次摔倒,一次次爬起,然而不过勉强能走出前三步,而不会摔倒。

    至此秘紫的简洁显示器上终于出现了新的一栏。

    功法:辟邪剑法:紫气东来式:熟练度1%,特效:鬼步

    何谓鬼步?似在天边,却早在眼前;似在眼前,却彷如犹在天边。

    这是一种欺诈性质,扰乱视线的步法。

    这紫气怕不是正气、浩然之气而是妖异鬼气吧

    既然已经入门,夏无忧也不坚持,将功法藏好,然后就着衣服仰倒床上,便呼呼睡了起来。

    若是被养父发现自己白天睡觉,怕是又以为自己晚上出去厮混,而不务正业

    管他呢!先睡了再说。

    很快,少年就进入了梦中。

    一场酣睡,待到醒来时候却已经到了傍晚。

    黄纹木书桌上正摆放着一个小竹篮,阵阵香气从中飘出。

    夏无忧只是撇了一眼,就先行洗漱去了,然后揭开保温的白绸布,却见篮中放着用小碟子分别盛放着蜜汁酥鸡、熟牛肉以及精致时蔬小炒一份,还有该死的剥好的核桃仁

    七个核桃,以形补形,据说是脑力消耗者的最佳食物。

    自从不知从何处听了这个消息之后,小师妹就隔三差五的给自己剥核桃吃的自己都要吐了。

    时不时换换花样,甚至炖成浓汤给自己喝。

    “果然糖又放多了太甜了”夏无忧迅速消灭这些食物,却又适时作出评价。

    同时,他心里却生出了一股淡淡的恐惧。

    虽说已是司空见惯,但连小师妹都可以乘着自己熟睡,无声无息的推开自己的房门

    那么以后,若是有人要杀自己岂不是易如反掌?

    可是,如果修炼了内功心法,警觉性应该就可以提高很多了。

    阆剑派中倒是有一门高级内功功法,名为绝息心法,据平日里养父闲聊时说起,这门功法仅余前六层的修炼法门,六层以上,已因不明原因而失传,然而却也足矣。

    这门心法自己那便宜姐姐“御风仙子”张素素是修习了的,小师妹资质不错,应该也能得传

    张素素那个母老虎就不谈了

    还是打小师妹的主意吧?

    她藏东西的套路,自己早就摸透了

    届时,她若真能拿到绝息心法,自己就带壶酒去把她灌醉,然后,嘿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