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不服来战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4章 案情的反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从未学习过任何一门表演技巧的王子锋,完美的展现出了一个委曲的、受到暴力威胁的、没有任何背景可依靠的高中生应有的表现。

    可以说,在这一刻他的演技爆棚,史上所有著名的影帝灵魂附体,让他在一位经验丰富堪称火眼金睛的警察面前完成了这一壮举!

    是的,刘警官被他的演技给忽悠了。

    “何老师啊,我看这事儿恐怕另有内情,咱们还是找个地方好好听听这位同学是怎么说的吧。”

    听到刘警官的话,班主任脸上的表情微微有些不太自然,干笑着应了下来。

    这一幕被泫然欲泣的王子锋尽收眼底,心里顿时有了一些想法。

    不过他很明智的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只是保持着那副受尽了委曲的表情望着刘警官。

    毕竟眼下的场面中,刘警官才是能作主的那个。

    刘警官回过头看了他一眼,有些歉意的点了点头,“对不起啊王子锋同学,刚才是我的同事太粗暴了,你别介意啊。”

    “我……我不介意。”王子锋抬手抹了一把湿润的眼眶,摇摇头说道:“刚才那是个误会,没事的。”

    听到这句话,刘警官对他的好感越发的浓了,受了委曲还知道维护警官的面子,这孩子真是不错!

    然而王子锋只不过是‘演技’停不下来了而已,他下意识的按照自己想好的人设进行着自发的演绎。

    如果他去拍电影的话,想必很快就能以演技而闻名,甚至拿到影帝大奖也说不定。

    总之,经过了刚刚那一幕,在刘警官的心中,王子锋的嫌疑已经小了很多。

    事实上,刘警官在接到任务准备出警的时候,心里就隐隐有些怀疑。

    他看过伤情报告,身为一名积年的老刑侦,他很快就判断出来,行凶之人应该是属于力量强悍并且心狠手辣、极端冷静的人。

    这样的人,不大可能存在于中学校园里,因为年龄对不上——能有这些特质综合集于一身的人,要不就是当过兵,要不就是常年习武并且有大量实战经验,绝对不可能是一个在读的高中生。

    特别是当他亲眼见到王子锋后,这种怀疑又被加重了几分。

    只不过出于职业习惯,他才会试图‘诈’一下王子锋,如果真是王子锋干的,面对他咄咄逼人的询问,多半都会露出马脚来。

    然而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面对的并不是一个普通的高二学生,而是一个有着上百万年记忆的可怕‘老鬼’!

    别说是控制表情和眼神了,再难一点对王子锋来说也是易如反掌的事。

    ……

    ……

    三名警察加上王子锋和他的班主任何老师,一行五人很快走出教学楼,来到位于学校中部的行政楼小会议室。

    虽然这间小会议室平时只供学校领导们开会使用,但是现在刘警官说要征用一下,学校里没人敢说半个不字。

    谁让这位刘警官不但是南山市刑警队的队长,同时也是市一高老校长的亲儿子呢?

    有这两层关系在,别说是征用小会议室,就是借用校长办公室都不成问题。

    众人落座之后,刘警官便向王子锋点了点头,尽量用和善的微笑说道:“王子锋同学,现在你可以把当天的事情说出来了。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句,现在是警方在录口供,你可千万不要瞎编乱造,否则一旦被查明,后果可是相当严重的!”

    王子锋皱眉点头应了一声:“这位大叔,我知道了。”

    “嗯,你叫我刘警官或者刘叔叔都成,就是别直接叫我大叔,听上去老有一种抠脚大汉的感觉……”刘警官忽然没头没脑的冒了这么一句出来,顿时让小会议室中的气氛变得轻松了几分,大家的脸上都挂上了一丝笑容。

    王子锋定了定神,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开始讲述那天所发生的事情。

    从他和庞萧亚在食堂吃午饭开始讲起,一直讲到后来双方发生了冲突,被食堂工作人员赶出去,在食堂旁边的一个死角里冲突升级,他想帮忙又自知没那个实力,结果在紧要关头来了一个陌生的中年人,三拳两脚就把对方给摆平了,然后飘然而去。

    等到他讲完之后,刘警官饶有兴致的看着他问道:“那个中年人为什么要帮你们?或者说……他究竟是谁?”

    王子锋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

    “不过什么?”刘警官的目光如同鹰隼般锐利,死死的盯着他的脸庞,试图从中找到蛛丝蚂迹来。

    这并不是说刘警官不信任王子锋,而是职业习惯使然。

    当刑警的,没有人会轻易相信别人的话。

    好在王子锋的表情控制能力超一流,别说是刘警官,就算换成世界上最擅长研究微表情的高手来,也照样分辨不出来真假。

    “不过那个中年人我们以前见过一次,严格的来说,他已经帮过我们两次了。”王子锋又把前段时间在大西街和记面庄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一脸疑惑的说道:“有时候我也在想,庞萧亚说的有可能是对的,那个人确实是在暗中保护他……”

    刘警官听到这里,转头向身边的小陈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的站起身走了出去。

    看样子,估计应该是去证实在和记面庄发生的事了。

    “呵呵,看来我们需要把那位庞同学找来,看看他到底有什么特殊之处能值得这样的高手暗中保护。”刘警官回过头对王子锋笑着说了一句,然后问道:“你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

    王子锋摇了摇头,“没有了,能想起来的我都已经说了。”

    “行,那你在这里坐一会儿,我出去打个电话。”刘警官笑了笑,抬手在他肩头轻轻拍了两把,然后站起身走出了小会议室。

    此时屋子里就剩下另一个没有说过话的年轻警察、班主任何老师和王子锋三个人,气氛一下子变得沉闷起来。

    何老师悄悄打量着王子锋,眼中不自觉的流露出一抹厌恶的神色。

    每一个当班主任的老师,都不希望自己的班级里有拖后腿的人存在,而恰巧王子锋以前就是那个拖后腿的家伙。

    个子又瘦又矮,家里没钱,学习成绩不好,性格还很内向……这样的人如果能让何老师喜欢那才叫怪事。

    尤其是上一个学期的期末考试,三门不及格的王子锋硬生生把班里的平均分拉低了五分,只差零点五分屈居年级第二位,这就导致何老师的奖金少了整整三千块!

    三千块啊!

    那几乎相当于普通人一个月工资了。

    有些惧内的何老师,工资一向都是上交的,只有奖金能自己留下。

    虽然年级第二名也有一千块的奖金,可是和四千块相比,这就明显少多了。

    何老师原计划要买的一些东西就此泡了汤,单从这一点上来说,他讨厌王子锋的理由绝对充足。

    王子锋并不知道这一点,就算知道了他也不会在意。

    对于学生来说,成绩才是自己最重要的东西,这是老师拿不走的。

    班主任讨厌自己又怎样?

    顶多也就是不给自己评三好、优秀之类的奖项,损失的只是一点名声,可他总不能让自己不许参加考试吧?

    只要能参加考试,凭自己的实力,完全可以考出一个让所有人都震惊的成绩。

    一旦出了成绩,班主任就算对自己有再大的成见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

    ……

    刘警官在走出小会议室后,并没有打电话,而是靠在外面的走廊墙壁上,从口袋里摸出一盒塔山香烟来。

    这种烟在十多二十年前还能算是中高档的水平,现在早已沦落到低档香烟的行列了。

    如今出门办事,给别人递烟的时候,如果你敢递上一支塔山,那就等着吃白眼吧。

    当初属于主流的塔山香烟,现在早已成为普通民工最喜欢的牌子。

    按说刘警官身为南山市刑警队的队长,不应该穷得抽八块钱一盒的塔山才对,多了不敢说,至少十五、二十的烟总是抽得起的吧。

    可他偏偏身上永远都装着塔山,除非别人散烟给他,否则他不会选择另一个牌子。

    没办法,金牛座的他就是这样认牌子,习惯了一样东西之后极难做出改变。

    或许这也是他能二十年如一日扑在刑警工作上的原因之一?

    对别人来说略有些燥的烟味儿,对刘警官而言却是美味,能让他提神醒脑。

    刑警的工作很繁重,经常要面对一些大案要案,而且犯罪分子往往格外狡猾。

    由其是最近这几年,随着网络的不断兴起,很多犯罪分子的反侦察意识也得到了大大的加强,这就使得警察破案的难度系数直线上升。

    很多时候,在做案情分析的时候,不来一盒烟还真顶不住。

    正当刘警官美美的享受着香烟带给他的清爽感觉之际,一阵脚步声传来,他转过头一看,果然是小陈。

    “队长。”小陈走过来,轻声打了个招呼,向他点了点头。

    刘警官明白,这就意味着小陈刚才已经证实了在和记面庄所发生的事情。

    他将叼在嘴上的烟卷取下来,另一只手用力的捏着眉心,眉头不自觉的紧锁起来。

    “队长,怎么了?是不是那小子有问题?”小陈在旁边问了一句。

    刘警官摇摇头,把手放了下来,简单的说了一句:“不是他,有问题的另有其人。”

    小陈也算是跟随他多年的老部下了,闻言不由得猜测道:“队长,你是说……那个两次出现过的中年人?”

    刘警官点点头又摇摇头,然后对一脸懵-逼的小陈解释道:“那个神秘的中年人只能算是我关注的一个添头,现在我在想一个问题,这起案子究竟该怎么来看。”

    小陈有些不太明白,“这案子还能怎么看?不就是一起学生之间争风吃醋而引发的斗殴事件么?如果不是因为出现了好几个手臂被折断的人,这案子顶多算是民事纠纷,根本递不到咱们队来吧。”

    刘警官大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没错,你都能看得出来,为什么上面的人却要装糊涂?这起案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可是涉事双方的身份却是都不低。除了里面那个姓王的小家伙之外,其他的人要不就是家里有人当公务员,要不就是家里有人开公司,总之一句话,都不是省油的灯。”

    “可是……这和咱们有什么关系吗?”小陈仍然是一脸的迷茫,感觉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太够用了。

    “呵呵,小陈啊,你在队里这么些年,难道就没发现吗?”刘警官有些无奈的提点道:“有人想往队里插手啊!我怀疑,这起案子只是一个幌子,真正的目的,其实是想让咱们出现失误,好以此为借口来安插人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