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都市修仙指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章 咨询提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上床睡觉前,洛南鬼使神差地给田静眉发了条微信:“今天和你聊得很开心,明天我下班后去你学校找你,一起吃个饭,继续聊,怎么样?”

    他拿着手机,静静地等了很久,田静眉还没有回复。只能叹一口气,洗漱完往床上一板。

    隔壁又传来热情似火的呻-吟,和床架震动的声音。

    狗男女,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洛南只觉浑身燥热,赶紧拿被子蒙住脑袋,过了许久才沉沉睡去。

    ……

    一个模糊不清的背影,窈窕美好。一声呢喃,如泣如诉:“师兄”。

    似有时光如流水般从眼前流淌而过,不变的是一卷道经,一条青藤,一盏铜灯。

    洛南猛地坐了起来,剧烈地喘息。是梦。又是这个梦。他扭头看了看床头的闹钟,6点25。

    差不多可以起来了。平时他都是6点半起床,由于早上堵车比较严重,他如果想在8点半按时踏入咨询室,必须这个时间就起。

    洗漱完毕,洛南叼着肉包子上了142路公交车后,车上还比较空旷。他寻了个空位,吃完包子和豆浆后就眯了一小会,直到口袋里手机的振动将他惊醒。

    他拿出手机一看,却是田静眉回了一条信息:

    “不好意思,我昨晚睡得早。吃饭可以啊,下午什么时候见?”

    洛南也是上阳师范大学心理系毕业的,对学校熟得不能再熟,马上回信息:“我5点半下班,6点20见吧,在三食堂前的小操场碰面。”

    田静眉的消息也很快回来:“好的。笑脸。”

    收好手机,洛南只觉得阳光明媚,拥堵的大街也不像平时那么可恶,就连充斥着汽车尾气的空气也比平时好闻得多。

    到咨询室后,洛南很快向周跃文老师汇报了要给梁佳怡做个案的事,并趁机预订咨询室。

    周跃文听完,点头笑道:“你也到了该出成果的时候了。好好干,如果这次咨询之后,来访者评价你的咨询效果好,下次我会再给你分配一个个案试试。”

    洛南的心脏都要激动得跳出胸口了。“谢谢周老师!我会认真做好这个个案的。”

    程广利正好从旁边经过,看到这一幕,脸色阴沉。

    上午的事情不多,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电话,询问心理咨询师考试辅导班的事。有一个来做咨询的,是黄老师的来访者,昨晚沙龙的成员刘鑫。洛南负责接待他,陪他说话,直到咨询开始。

    接下来又没什么事了。洛南闲着无聊,便拿出那本《神级催眠术》看了起来。

    程广利从他身旁经过时,冷笑说:“拿着本空白书看得这么起劲,我真是服了你。”

    洛南没有理会他。

    因为脑海里,刻板清冷的声音响起:“看是没有效果的,必须读出声音来。”

    洛南无语。看来只能回家再读了。要是在上班时间读这个,估计会被别人当成疯子。

    程广利也没心思和他说太多,摇摇头就走回自己的座位上看书。

    洛南也拿出一本萨提亚的《新家庭如何塑造人》,刚翻看了几页,又一个电话打进来。

    洛南迅速拿起话筒:“您好,这里是金色麦田心理咨询工作室。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一个女孩的声音说:“我想找洛南老师。”听声音有点熟悉。

    “我就是。”

    “我是梁佳怡啊!洛老师,我想把咨询提前到今天,可以吗?”梁佳怡似乎情绪低落,声音显得有些哽咽。

    “请稍等一下。”洛南迅速翻看了一下今天下午预约使用咨询室的登记,然后说:“我今天下午都有空,但是咨询室只有4点到6点才能空出来。”

    “那我5点过来好吗?”

    “没问题。我想问一下,你怎么了?”洛南问这个不止是因为好奇,也是想为咨询做准备。

    梁佳怡沉默了许久,才抽泣了一下:“还是等我来了再说吧。”

    挂上电话后,洛南又跑去周跃文老师那里,说了梁佳怡改了预约时间,今天下午自己要在5点到6点使用咨询室的事。

    “可以,”周跃文和蔼地说,“来访者突然提出要提前咨询,如果不是因为日程安排上的冲突,往往是由于生活中出现了重大变故,你要留意,深入发掘。”

    “谢谢周老师,我会的。”

    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后,洛南不自觉地摩挲着中指上的那枚戒指发呆。

    也不尽然是发呆。他在脑海里回忆着过去6次沙龙中,梁佳怡的表现,她说过的话,每一个神态。

    借此在心目中勾勒出梁佳怡的心理画像。

    梁佳怡的年龄应该是25岁或者26岁,因为有一次在沙龙上她不经意地聊起在大学毕业那年和现任男朋友认识,两人相处了3年。

    她和父母的关系应该比较一般,很少听她提起父母,偶尔说到时往往语气也不怎么好。

    她和男朋友关系时好时坏,好的时候她聊起男朋友就是满脸放光,坏的时候则咬牙切齿。

    她不是一个事业型的女性,把太多的注意力放在了男朋友身上。

    她男朋友应该是金融行业的,收入比较高,受到的诱惑也多,在沙龙上梁佳怡有一次不屑地提到有个女的在打她男朋友的主意。

    该不会是矛盾激化了,她男友要和她分手吧?

    洛南摇摇头。信息不足,暂时无法判断。

    下午的时候,事情稍多了点,洛南接待了好几个来打听辅导班的人,没什么时间想梁佳怡的事。

    到了4点40左右,洛南突然想起,拿出手机给田静眉发了条微信:“我今天要晚点下班,能不能把见面时间改到7点?不行的话,就明天再约。”

    田静眉可能正在上课,洛南等了好一会儿,也没见她回信。

    5点差5分的时候,梁佳怡登门了。她今天穿着一件红色薄毛衣,披着一条白色坎肩,下身是黑色皮短裙。她的眼睛红红的,睫毛膏明显的花了,脸色有些惨淡。

    进门后看见洛南,她凄婉地一笑:“洛老师。”

    “请进来坐吧。”洛南把她引到4号个体咨询室的门口,做了个请的手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