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超级捉鬼道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3章 女鬼、死道长和老蛇盘棺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那女鬼听见大叫声,跟出门就追了上来,边追还边喊:“瓜哥,你跑什么?”

    苏孙瓜哪敢回头?朝着和老刘头、道长约定好的地方,撒丫子跑的飞快。

    女鬼紧追不舍,大喊道:“瓜哥!你是不是听谁说了什么?”

    苏孙瓜不吭声,只顾着跑路。

    女鬼急了,骂道:“苏孙瓜,你这个孬种!我生前被人骗来做老婆,心里不甘,自杀而死,死后怨气不出,得了你编的纸楼、纸车、纸梳妆台,才得已解脱,所以特来报答你,可从没想过要害你,你竟然听信别人的谗言,敢抛弃我?”

    苏孙瓜一听,她自己都承认了!头皮都炸开了,跑的更快了!

    女鬼又喊:“你回来,我就原谅你!咱们好好过日子,行吗?”

    苏孙瓜咬牙一声不吭,眼看前面就到约定的地方了,大喊一声:“老刘哥、道长救我!她真是鬼!”

    老刘头和道长已经等候多时了,见苏孙瓜赶到,老刘头一把把他拉到一边蹲着,那道长手执桃木剑,口中急喝:“孽畜!休得猖狂!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看剑!”

    这道士布了阵法,随着爆喝,旁边棉线穿的铜钱滴溜溜打转,小镜子也直发光。

    老刘头和苏孙瓜一看,这道士靠谱!多少有点放心,然后凑着月光往来路看,这一看奇了怪了,没看见那女鬼跟来啊?跑哪去了?

    转头再看道长,两人顿时都懵了!

    只见那道长扔了桃木剑,捏起了桃花指,不知从哪里掏出把梳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梳头,扭扭捏捏的跟个娘们似的。

    苏孙瓜还下意识问:“老刘哥,道长这是什么法术?看起来怪别扭的!”

    老刘头揉揉眼睛,看向旁边铜钱和镜子,只见铜钱破了,镜子碎了,心里咯噔一声,难道道长打不过那女鬼?

    就在这时那道长娘里娘气的跑到一棵大树下,手上多了条绷带,往树叉上一甩,结了个扣,脖子往里一塞,双腿直踢踏,翻着白眼,舌头直伸,眼看进气少出气多。

    苏孙瓜看的一愣一愣的,问:“这又是什么法术?”

    老刘头心惊胆颤,拉起苏孙瓜嗷唠一声,“完了!道长打不过那女鬼,快跑!”

    两人撒丫子就跑,身后红影一闪,那女鬼钻出道长的身体,披头散发,扬着双爪抓来,“别跑!都得死!都得死!啊哈哈哈哈……”

    老刘头和苏孙瓜头皮发炸,吓的是屎尿横流,就恨爹娘少生一条腿,拼了命的往前跑。

    眼看女鬼就要追上来了,也不知是不是他们命好,打前面来了几个扛着气枪打鸟的汉子,凶巴巴的骂道:“跑个娘求!鬼吃你们啊?”

    可不就是鬼吃吗?两人见人多,仗着胆子回头看,女鬼一下子不见了!

    他们心说八成是鬼怕恶人,就跟着这几个打鸟的汉子屁股后面溜达,逛了半座山,离老刘头家近了,两人咬咬牙离开队伍,一溜的跑回家,然后关上房门,你提把刀,我拎着饭勺,紧紧盯着门外。

    奇怪的是,等了一夜,瞅的眼疼,那女鬼也没来。

    等天亮了,两人一屁股坐在地上,想起昨晚的经历真是又惊又怕。

    可是不知道长怎么样了,死了没有?

    老刘头一想,道长毕竟是为了帮咱们,咱不能不仁义,于是趁着大中午,喊上一票村民,和苏孙瓜一起,跑到昨晚布阵的地方。

    到了地头一看,大伙儿都是直揪心,只见那道长挂在大树上,脸色乌紫,瞪着双眼,舌头伸出二尺长,死的透透的。

    老刘头心说,得!鬼没杀死,还把人家道长的命给搭上了。

    人死就该发丧入土为安,总不能让人暴尸荒野吧?可这道长是个出家人,只有一个道观,于是老刘头和苏孙瓜就带人扛着尸体送去了道观中。

    这道观里还有个十六七岁的小道士,乃是道长的徒弟。

    这位死了的道长道号紫云,这小道士道号黑云,名字很奇怪。

    黑云小道士不知道师傅干什么去了,见师傅惨死,先是嚎啕大哭,哭完了一抹眼泪,说:“我师傅乃道家高人,拜的是东华帝君,看透红尘俗事,怎么可能上吊自杀?你们对他做了什么?”

    老刘头赶紧解释,把苏孙瓜怎么遇到那只女鬼,紫云道长怎么布阵杀鬼,又是怎么死的通通说了一遍。

    黑云小道长一听,捶胸顿足,“哎呀!师傅糊涂啊!要杀这只冤死鬼,只要打开她的棺材,把她尸体定死,就完事了!师傅死的冤啊!”

    老刘头和苏孙瓜一听,连忙求救说:“哎呀!小道长,你可得施法把她治住啊,不然我们都得死啊!”

    黑云小道长咬咬牙,说:“放心!我师傅的仇不能不报,跟我来,我这就去降了她!”

    黑云小道长带上一堆家伙,带着老刘头和苏孙瓜,三人跑到集镇上打听出那女鬼埋葬的地点,然后买了两把铁铲子,又宰了一只黑狗,弄了半盆黑狗血。

    赶到那女鬼埋葬的地方,老刘头和苏孙瓜挖坟,小道长在四周撒纸钱,缠墨斗……

    等坟头挖开,打开棺材盖,老刘头和苏孙瓜往里一看,都“啊”了一声跑的远远的。

    只见那棺材里的女鬼尸体瞪着双眼,张着双爪,披散着头发,跟活过来似的,关键她肚子上还盘着一条手臂粗的花斑老蛇。

    那老蛇一见来人,“滋溜”一下抬起头,直吐信子,一副要咬人的样子。

    黑云小道士也吓了一跳,退后几步说道:“老蛇盘尸,不是蛇妖作祟就是母蛇生崽!赶紧离开,我饶你不死,不然定杀不饶!”

    说来也奇怪,黑云小道士一说,那老蛇跟能听懂似的,慢悠悠的爬出棺材,钻进草丛中消失了。

    老刘头和苏孙瓜仗着胆子凑近了再看,就“哎呀”一声,直犯恶心。

    只见那女鬼的死尸肚子烂了个大窟窿,里面有一堆粘糊糊的蛇蛋。

    “这、这是咋了?老蛇还在里面做窝了?”老刘头干巴巴的问黑云小道长。

    黑云小道长挥手说道:“无妨!且看我施法!”

    说着让两人后退,手上捏了四根钉子和一个铁榔头,跳进棺材对着死尸的四肢,叮叮当当的钉了下去,完事跳出棺材,将黑狗血往死尸身上一泼,口中掐印念咒不停。

    最后抱着一堆干柴扔进棺材,点上火。

    看着大火烧棺,这才对老刘头两人得意洋洋说道:“先绝阴气,再定尸骨,黑狗血破邪气,再烧了她的尸体,我看她怎么逞凶?高明吗?”

    老刘头两人一看,这小道长好像比他师傅紫云老道长还要牛逼啊!顿时就放心了不少,乱七八糟一通夸。

    可奇怪的是,这边尸体刚要烧着,原本还是大晴天,这会儿突然阴云密布,滴滴答答下起了小雨。

    黑云小道长一见,脸色大变,大吼道:“赶紧把坟头埋起来!”

    老刘头和苏孙瓜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好按着吩咐,赶紧盖上棺材板,又拿铁铲子铲土埋坟。

    等坟头重新埋好,黑云小道长松了口气,笑道:“好了,那女鬼已除,可以高枕无忧了!”

    老刘头和苏孙瓜对视一眼,也松了口气!

    接下来各回各家。

    果然!当天晚上女鬼没有找来,老刘头和苏孙瓜彻底放心了。

    过了约摸四五天,这天晚上苏孙瓜拎着两样小菜跑过来找老刘头喝酒,刘振国在旁边倒酒递菜。

    两人说起前几天女鬼的事,都是感到一阵唏嘘,但这事儿吓人,转而聊些别的,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聊的正嗨时,门外忽然响起一阵敲门声。

    刘振国吃了颗花生米去开门,一打开,整个人一动不动了。

    老刘头和苏孙瓜觉得奇怪,跑过去往外瞧,这一看头皮发炸,脊背发凉……

    哈哈哈,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