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有一座城隍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章 赴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城隍金印之上发生的变化让他有些捉摸不透,现在一冷静下来,他觉得刚才那道白色的雷电居然被它硬生生吞噬而去,这里面似乎有问题。

    “按理说,城隍金印是天庭制作的灵物,拥有自己的灵性也情有可原,但是他绝对不会与天庭为敌,但是,似乎……有些不对头。”张一仙的心思猛的想到,自己穿越不就是因为去看了一次展览吗?城隍金印有这么厉害?

    越往里想,张一仙越觉得有问题,他觉得自己现在需要冷静下来,最好是心如止水,旁观者清这句话非常适用。

    慢慢让自己的心态冷了下来,不去集中于一件事上,张一仙这才发现自己刚才的想法有这地方又经不起推敲,而后他又有些自嘲的摇了摇头,许多事情似乎他连触碰的资格都没有。

    沉默了一整天,张一仙自己也在房间之中闷了一天,刚想带着鬼童小明就去逛逛,刚一踏出房门,已经变黑的夜色看起来格外狰狞,而且萦绕在他心头的那种厚重之感更加强烈。

    他甚至看见天空之上的云层之中还有道道游龙般的闪电在四处游走,这种时刻被巨大压力威胁着的感觉张一仙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也让他的心态更加沉稳。

    他在心中暗自提醒自己,今后无论做什么事情一定要三思而后行。

    缓缓行走在走廊亭宇之间,张一仙心中还在思考河伯的消息,他绝不相信天上掉馅饼这件事,而且从河伯的态度来说,就算自己是一个正神,最多也就跟他平起平坐,如果是想找自己拉山头,那也不应该,更何况自己空有神魂,长此以往说不定神魂也会变得脆弱,而这个时候他提出有办法让他恢复肉身,但是一旦自己恢复肉身之后是不是需要自己拿出等价的东西去交换呢。

    越想越多,张一仙最后停下脚步,不想了,又抬头看了看已经有星辉出现的天际,他觉得自己以后不能用再这么明目张胆的收留难民,以及施法救治病人,这一切都他都交代给老秦头了。

    还有那些正在训练的护卫,如果不安置妥当以后也会出问题,还有这一千多人的难民,这些都是个问题。

    “唉,想在满天神佛的世界里活下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怎么流传后世的神话传说,主人公都那么吃香呢,难道真要顺应天意?”

    张一仙这一夜想了很多,一片片雪花飘落在地,就如同他脑海之中的思绪,最后混杂在地,一点都不通。

    一夜无话,晚上经过雪花的清洗,空气之中的杂质也一同掉落在地,当东方的太阳升起之后,看上去竟然别样的清晰。

    当微红的阳光慢慢照射在大地之上,最后照向张一仙的身上,他虽然感觉不到温暖,也感觉不到刺眼,他还是觉得有一股泥土的清新从脚下的土地里升腾而起。

    “也是时候啦,这一去,也不知道再回首后会是怎样一番天地!”

    张一仙留了一张纸,上面写了一些话,如果老秦头看见会知道该怎么办,想来有那些护卫,城隍庙这些难民的安全不成问题。

    摸了摸鬼童小明的脑袋,看着他依旧清澈见底的眼睛,张一仙笑了,甚至笑的有些傻。

    他走了,身影一直向着东边紫金山的方向,天空中的灰色云层之中,游离的雷电始终没有朝着他的脑袋劈下。

    一路上,张一仙就像一个挣脱牢笼的小鸟,偶尔蹲下身子扒开地上的雪,露出下面一颗翠嫩的绿牙。

    从城隍庙到东边紫金山几百里的路程,张一仙走的很快,爬上山顶之后,从这里放眼而望,一种恢宏磅礴的气势油然而生,如果从天空往下俯瞰而去,张一仙此时站立的地方,像极了一头欲脱困而出的神龙龙首。

    沿着紫金山山顶往下走了片刻,他便看见了曾经自己停歇过的地方,而后又顺着山路之中的树林走走停停,来到一出茂密的原始森林之时,他听见一声凌厉的虎啸之声,而后他沿着山林的边缘继续向前,趟过河流,越过沼泽,他来到一片宽阔的地带,前方有一座低矮的山丘,张一仙站立在山丘之前,眼神凝视着前方,看了许久,而后他转过身,向着山丘俯下身子,行了一礼之后便从北方从容而去。

    张一仙离去之后,原本他俯身行礼的地方突然发出一阵响动,山丘前侧的巨大石壁移开,显露出一个漆黑的山洞,片刻后,山洞之中走出一只纯黑色的麒麟,在其威武的头颅之上,盘坐着一只身着七彩之色的神异狐狸,来到山洞口后,看着张一仙离去的方向,两只神兽没有跟上前去,也没有转身进入山洞之中,而是站立在山洞门口,一站就是半个时辰。

    最后山洞的洞口再次封闭,山丘再次变得寂静,偶尔有鸟兽从前走过,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天还是那么清,四周的雪依旧白,就连还未落叶的树木冠顶之上也被巨大的积血覆盖。

    张一仙一脚一步行走在雪地之上,在他身后雪地之上,没有脚印留下,他的身体也没有感觉到北风来带的寒冷,他行走在风雪之中,想要寻找一点点冰冷的感觉,但是除了多绕一段路途之外毫无其他。

    穿过山川,越过森林,再一次站立在长江岸上,曾经还单纯无知的少年已经变得有些不一样,具体是什么地方不一样,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入眼之处,长江水依旧奔流向东,两面之上不时泛起阵阵白气,偶尔有几块碎冰夹杂在江水之中也很快被波涛打碎,再次化成江水。

    半响之后,长江江面之上突然破开一条缝隙,出现的还是曾经迎接过张一仙的那个夜叉,两旁依旧是那些人,只不过不同的是,他们的身上都有些许红色点缀。

    张一仙笑了笑,随着夜叉踏入了江面裂开的缝隙之中,片刻后这里再次被波涛覆盖,浪花也更加有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