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仙魔大红楼 >

第五百七十六章 误解,你长得也不错。。。

    那温热,是血。

    宝玉诧异看去,发现雪樱儿的瞳孔开始涣散,连续受了两次重伤,在这洞穴里又不能恢复才气,就算以雪樱儿的实力,也接近油尽灯枯……

    “雪樱儿,你醒醒,不要睡!”

    宝玉想要起来,却感觉身体的每一块肌肉都在抽搐,他的筋和骨头都发着软,聚不起多少力气。

    ‘天地’劈的那一道雷,不只震散了他的才气,也震酥了他的骨头……

    宝玉不敢骂出声,一边在心里怒骂,一边努力挣扎着起来。

    他感觉身体不属于自己,就好像蹲久了,猛的站起来那样浑身发麻,稍微动弹一下,浑身就好像过了电一样。

    他哆嗦着,颤抖着,嘴唇咬出血来,终于让自己翻了个身。

    顾不得男女之防,摇晃雪樱儿,用自己最大的力气叫嚷……

    “醒来!你的伤势没那么重,你,不要怀疑自己的道理!你是堪比尊者的狭人榜强者,你想活,那就很难死!”

    “醒来!雪樱儿,你是盛唐的八千国传音使,你忘了自己的职责吗?你还要挑战我,你还想要我第八十九位的尊者名号,你死了,挑战我的就变成别人了!”

    “雪樱儿,你神经病啊?你怎么在这个时候怀疑了自己的本心?怀疑了自己的道理?你还有才气,怎么可能会死?”

    血,嘴里全是血腥的甘甜。

    宝玉木木的身体终于感觉到疼痛,他看见自己咬破的嘴唇滴了血,一滴滴的,落在雪樱儿苍白的脸上。

    突然,他好像想起了什么,猛然低头,

    他的嘴,贴在了雪樱儿惨白的嫩唇上……

    ………

    ……………

    “十日樱花作意开,绕花岂惜日千回?

    昨来风雨偏相厄,谁向人天诉此哀?

    忍见胡沙埋艳骨,休将清泪滴深杯。

    多情漫向他年忆,一寸春心早巳灰。”

    春风如歌,岁月静好,雪樱儿看着宝玉微微的笑,她的眼眸,她的灵魄,却回到了记忆深处,藏着的最唯美的期盼……

    那是一座不大的山坡,虽然小,却足够组成母女二人的温暖小家。

    山坡上长着一株老樱花树,樱花盛开于春天,绽放于枝头,花形和腊梅相似,却没有腊梅那种傲骨霜雪的清冷,而是令人陶醉的,无限的妖娆和芬芳。

    小女孩亟不可待的跑进樱花树下,仰头欣赏一朵朵美丽的花儿,春风一吹,空中的花瓣就好像小姑娘一样在翩翩起舞。

    满天满地都是樱花的花瓣,树杈上也有,树叶上也有,就像是下了一场樱花的雨……

    “娘亲,爹爹什么时候回来啊?”

    小女儿玩了一阵,趴在母亲的膝盖上,和母亲一起偎在树旁。

    母亲对她美美的笑:“当漫山遍野都是樱花的时候,你爹爹就会回来了。”

    “那,娘亲,是不是我把樱花种满天下,爹爹就一定能回来了?”

    “是啊,你啊,可以多种樱花的小芽。”

    小女孩天真的言语惹了母亲发笑,然而,却还是笑得慈祥。

    她是母亲,不会嘲笑自己的孩子……

    时光流转,岁月变迁。

    小女孩已经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文名也满了一城,然而,大姑娘的美貌之名,却比她的文名传播更远,是名满盛唐一州!

    那一日,春光正好,漫天的樱花中,十余人踩着水波而下。姑娘少见来人,还以为是父亲带人归来,迎出去,却发现多了皱纹的母亲手执笔毫,一身的才气,竟是犹如大日璀璨……

    “樱儿,快走!”

    母亲的诗词贯冲九霄,才气如同遮天大凤,然而,却抵不过对方的人多势众。

    鏖战三天,来人死绝,母亲,却也接近了油尽灯枯……

    “母亲,樱儿不种樱花了,樱儿带你离开,咱们找个安静的地方过日子。”

    雪樱儿已经种出了百里樱花,此时,却觉得辛苦得来的美丽是那么刺眼。

    她听见了,知道来人是贪图她的美貌,是大家公子,派了手下的强者前来。

    母亲抚摸她的脸颊,摇头在笑:“傻丫头,母亲走不了了,母亲也不会走……

    丫头,去长安,去百芳园,百芳园的雪姨会照顾你,为娘,为娘要等在这里。”

    “樱花盛开四月天,冷若冰清情至臻;

    生为挚爱难更易,死作孤魂盼君归。

    花开时日终有限,花落成泥伴君尘;

    一树樱花成百里,昔日,昔日,昔日……”

    母亲神色怅然,吟哦一生挚爱,她的等待,她的痴情,全都在这一首锥心刻骨的诗词里。

    可是,母亲还是没有吟哦完全,声音到了一半,魂已散……

    “母,母亲?”

    雪樱儿盯着母亲的遗容,笑了,然而,那是她最后的,最真挚的笑容。

    她把母亲葬在最早的樱花树下,抬起头,看这已经变成了疮痍的百里樱花……

    “母亲,我要世上变成最太平,最和谐,最美满的样子,我要世上种满樱花,我要爹爹走在哪里,都能看见樱花如雨,然后,我要他看见,她的女儿,是世上最丑陋的女子!”

    雪樱儿迈步河边,低下头,看水里自己的倒影。

    那脸庞,那身姿,每一寸的肌肤,都好像天地钟爱最精心雕刻的宝。

    她抬起手掌,才气幻化火焰,要朝着自己的脸,摁去……

    “这,这是回忆?是幻象?”

    雪樱儿朦胧间,有点醒悟了过来。

    她看着水波里的倒影,知道会有母亲所说的雪姨赶来。雪姨会带他灭了那个窥觑她的大家公子的满门,会带她去京城长安,她会成为百芳园的第一花魁,然后……

    “然后是什么呢?奴家的头好痛。”

    雪樱儿呢喃着,呆滞着,突然,水波里的倒影开始变幻。

    那倒影身披黑狐大氅,滴血的嘴,猛然吻向了她的唇。

    然后,是温热的暖流入腹,很暖……

    ………

    “雪樱儿,你神经病啊?你怎么在这个时候怀疑了自己的本心?怀疑了自己的道理?”

    蓦然,有声音响彻耳边。

    雪樱儿的精神瞬间汇聚,呆滞的看宝玉已经宛如金纸的脸。

    她知道在耳边响彻的声音是回响,宝玉现在别说讲话,就连活着都难……

    “贾宝玉,你疯了?!!!”

    雪樱儿一把推开宝玉,见宝玉气若游丝,体内的精血,竟然亏空了三成有余?

    “贾宝玉,你醒醒!你疯了吗?你现在才气涣散,只是个普通人!损失三成精血,能要了你命!”

    雪樱儿摇晃宝玉,想从砚台里取出滋补宝物,可是,才气无法汇聚。

    她傻眼,呆滞,只能使劲摇晃,再摇晃,把宝玉晃得跟个拨浪鼓似的……

    “咳咳,别晃了!”宝玉好悬没被晃死。

    他也无奈啊,泪飘零曾经把带着菩提灵韵的血肉塞进他的嘴里,他吐出来了,但是,还有一丝带着灵韵的血沁在嘴里。

    他想把这些沁在**里的血吐给雪樱儿,反正好处不大,救雪樱儿一命就是了,哪知道……

    宝玉在心里叫苦连天。

    雪樱儿还在晃他:“你疯了吗?奴家只是个女人,为了奴家你命都不要了?”

    “贾宝玉,你这个登徒子,死不要命的傻风流!”

    “贾宝玉,你不要死!”

    “咳咳,我真的,没想拿命救你。”宝玉觉得有必要解释一句。

    “好好好,奴家信你,你不要死!”

    “我说的是真话。”

    “好好好,是真话,你醒着,千万不要睡着!”

    雪樱儿还在晃他。

    “我真的没有,等等,别晃了,再晃我就真的没命了!”

    放弃,彻底放弃。

    宝玉不敢再解释,他被晃得眼冒金星,只觉得继续下去要一命呜呼,还解释个卵子?

    原谅宝玉满肚子粗口,实在是,玩死他了!

    雪樱儿终于不再‘搞’他,掐住他的脉门,感觉精血在以一种很缓慢的速度恢复,就擦掉泪。

    她把宝玉抱在自己的胸前,还没穿上衣裳,要仔细的端详宝玉……

    “嗯,现在发现,其实,你长得还算不错。”

    “……”宝玉。

    好吧,原谅我,和狭人榜第一美人相比,他贾宝玉,本公子,只算长得不错……

    山洞中一片朱红,分不清时间,慢慢的,连空间也分不清了。

    宝玉的眼前越来越花,觉得洞壁宝石映衬的朱红都在消褪,以他现在‘凡人’的身体,精血亏空、不吃不喝,真的抵挡不住……

    “宝哥儿,张嘴。”

    雪樱儿在他的耳边说话。

    宝玉下意识的张开嘴,又是猛然闭紧……

    “别玩那些狗血桥段,本公子还没迷糊到白痴的地步,人肉、人血,绝对不张嘴!”

    闻言,雪樱儿看着自己手腕上的伤口,呆滞无语。

    “贾宝玉,你嫌弃奴家?!!!!”

    她怒吼了一声,咔嚓捏开宝玉的嘴巴,把自己的血滴了进去……

    一天,

    两天,

    三天……

    大致是过了三天时间吧,宝玉被卡着下巴喝过好几次血。

    他满肚子委屈,只觉得,自己是无端端的遭了罪……

    啪!

    突然,平静的空间起了一声脆响。

    “雪樱儿!”

    宝玉顿时有了力气,张嘴就吼。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