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仙魔大红楼 >

第四百零九章 一字曰拆

    水勿语一步踏出,凌乱的金甲哗啦散落,露出内衬的一身华贵皇子黑袍。

    他刚刚出现,立马打晕了罗长缨,随后指向了以殷无极为首的两百多名妖将。

    以一对多,竟然露出了极为讽刺的笑……

    “有趣,无稽崖的太子,竟然也有跨世天骄的实力?”

    水勿语叹了一声,随后诡秘低笑道:“不过你受了伤,只剩下一成半的实力,孤要是不杀了你,太亏……”

    “大周大皇子水勿语?你竟然也有跨世天骄的实力?”

    殷无极惊了一声,眼看罗长缨软倒在水勿语的怀里,当下怒道:“放下孤的女人!不然,开战!”

    “你要战,那便战。”

    水勿语根本不当回事,征战之中,学士及以上实力的不能出手,他只要不踏进无稽崖的崖顶,可以在地狼一族的地盘上横行无忌。

    他看向怀里的罗长缨,特别矛盾,也特别感慨。

    此时他发现,罗长缨的实力底蕴,不比他弱了多少……

    “不存死志的话,你根本不会落到这种地步。罗长缨,孤问你,孤该如何待你?”

    水勿语一边感叹,一边用手指点向了殷无极。

    他是真的想杀了殷无极,开战不开战的,才不是他需要担心的事情……

    可是此时,雷七仰天大啸,两百多地狼妖将的妖气被他牵扯而出,一介举人,竟然凝合了两百多个妖将的力量!

    嘭~

    一声闷响,雷七的重瞳炸碎,两个拇指般的小人被巨大的压力爆了出来。

    他两手分别攥住一个小人,戾笑道:“殿下,退!还有人隐藏虚空,是陈长弓!他们不敢追!”

    闻言,殷无极狠狠的盯了水勿语一眼,带着妖风缓缓后退,等退出千丈以外,就沉进了地面之中。

    水勿语僵硬着手指,眼睁睁的看人离去,这才松了手指的力道,“长弓前辈,出来吧。”

    “老臣陈长弓参见殿下,殿下安好?”

    “孤不好。没想到竟然有如此强悍的叛国、叛族之人,他强行聚集了两百多个妖将的妖气,可以一击之下,让孤无法把握生死。

    长弓前辈,就算是您,也没信心挨上这么一下吧?”

    “殿下没信心,老臣自然更没信心了。”

    陈长弓笑得温和,好像在说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

    他的马屁拍得不错,可惜水勿语不这样认为,反而觉得以陈长弓的本事,恭维他等于是羞辱他。

    他虽然是跨世天骄,但也只是少年英雄,最多碾压普通的封号进士,陈长弓可是封号进士之首,整个大周,也就三杀进士荆水寒对陈长弓有点威胁。

    不管是他还是罗长缨,应该都不是陈长弓的对手……

    想到这里,水勿语哼了一声,把罗长缨抱稳了。

    他想要离开,半步迈出,又是停了下来,冷声问道:“贾宝玉怎么说?”

    “宝哥儿说,您不出手就老臣出手,您要是出手了……”

    “说下去!”

    水勿语冷了眉眼。

    陈长弓捋了捋胡子,张开嘴巴,发出四声古板的笑。

    “哈,哈,哈,哈。”一顿一顿的,很刻意。

    水勿语猛然咬紧了牙,身上的皇子锦袍炸了一半,肌肉鏮鏮的鼓了起来。

    不得不说,还挺好看……

    他明白陈长弓的意思,就是说贾宝玉让陈长弓笑他,而且要当着面笑,不隐瞒是他贾宝玉吩咐的。

    报仇不隔夜,他坑贾宝玉一次,贾宝玉这是要恶心他……

    “孤回去揍他,不是敌人,他不能坑死孤,孤也不能干掉他。但是,孤可以揍他。”

    水勿语转过头,很认真的对陈长弓说道。

    他摆明了不要脸皮,陈长弓也示意他可以随意……

    水勿语呆了一下,突然有种感觉,好像他去金陵的话,应该找不到贾宝玉了。

    以贾宝玉的‘奸猾’,既然坑了他,肯定要躲到他找不到的地方去……

    可是……

    水勿语日夜兼程,期间打晕了罗长缨好几次,刚进金陵,就看见宝玉迎面而来。

    正是月上柳梢头,仿佛人约黄昏后,宝玉很自然的从水勿语的手里接过了罗长缨,准备交给林妹妹派人照顾。

    他和水勿语打了声招呼,笑容灿烂,没事人一样的,转身就走。

    而且这一次,宝玉没带任何人,别说妖将了,连方思民和求不得都没带上……

    “宝哥儿,别急着走,孤要和你算账。”

    水勿语满脸冷笑,笑容特别诡异。

    宝玉转身,扯起同样夸张的笑容:“要揍我?你揍我的话,我就揍沈千,你这个当大哥的,好意思?”

    “你找到沈千了?”

    “他自己送上门,还主动给我了卖身契,我打死他都不犯法。”

    宝玉很认真的讲道理:“大殿下,说真的,我肯定要善待沈千,不过您打我几次,我就打沈千双倍,他没有修行,可禁不住打。”

    闻言,水勿语只想去找水英光,天底下,有这样坑儿子的爹吗?

    怎么说沈千也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要是因为他手贱被打个半死,他这个贤王可以自称不要脸皮的王爷了,全部的名声都要坏掉……

    贾宝玉,无耻之尤!

    只是看水勿语的表情,宝玉也知道水勿语是怎么想的,他觉得脸皮这东西,跟要做的事情比起来,简直是九牛一毛,也就继续说话。

    “大殿下,沈千很希望书馆的事情做起来,如果您不帮他,他会难受,嗯,简单点来讲,就是,他会自残。”

    “你……”

    “如今王道、中立儒家有一百多个朝堂官员看我不顺眼,被令狐大人压住了,但是他们会阻挠我弄书馆的事情,所以,您得出面。”

    “贾宝玉,你无耻!”

    “陛下说了,胡鹰那边的法道官员被胡鹰压制,那老头觉得比不上永昌侯,难得做件好事;以前永昌侯麾下的三百多个法道官员也不用管,他们反而会帮点小忙……

    嗯,总之,您出面,我看戏。麻烦归您,好处归我。”

    “贾宝玉……”

    “您可以不做,沈千自残;

    您可以拖舀,沈千自残;

    您惹我不开心,沈千自残……”

    宝玉很认真的道:“大殿下,您还可以赌一赌我贾宝玉是不是个心慈手软的人。反正我知道您不是恶人,好人嘛,我欺你以方。

    直说吧,只要您还在乎这点儿血脉情谊,还在乎自己的名声,我贾宝玉就欺负您了,咋滴?把三百多个法道官员的罪证那么大的麻烦甩给我,不欺负欺负您,您还以为我贾宝玉好欺负?”

    “……”水勿语。

    他眼睁睁的看着宝玉离开,大模大样,大摇大摆。

    临上铁轨篷车的时候,宝玉还很是唏嘘的‘自语’道:“本来我想先躲开一阵,没想到沈千自己送上门来。

    先是个坑儿子的爹,又是个坑大哥的兄弟,大殿下好可怜,我贾宝玉都想帮大殿下哭一次了。”

    宝玉很‘真诚’的擦了擦眼角,在水勿语的目瞪口呆下,在篷车上的乘客完全无语、失神的注视下,意气风发的上了铁轨篷车……

    …

    三千里金陵,风光无限美好。

    金陵城的百姓算是有福,文道大昌,孩童有书可读,他们纷纷赞叹水英光、水溶和水勿语,关键是贾宝玉。

    没办法,谁让书馆的门前刻着的,就是宝玉的名字呢……

    水英光的名字还在宝玉的名字前面,但是百姓们不傻,知道宝玉身为臣子,承受的压力是水英光的千百倍。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事实上,宝玉已经把自己摘了出去。

    忙碌、纠结、不断争斗的,却是朝堂上的那么几位……

    水勿语被恩师责骂,他的恩师是法道学士,自然要小心受着。

    等回了府邸,又是哈哈大笑,笑着还要怒骂宝玉——

    他和宝玉只是怄气,然而给他理由去做的事情,却是他一直念念不忘的教化大事。

    水英光和水溶也是一样,承担的,是朝堂之上的学士丢出的巨大压力……

    “宝哥儿在做什么?”

    水英光连蹦带骂的吼走几十个法道、王道、中立儒家的学士,擦擦满脑袋的冷汗,要问宝玉的事情。

    水溶犹豫了很久,还是没能吭声……

    “说说看,宝哥儿这个始作俑者到底在做什么?他扔出去万卷藏书,还让麾下的白氅老竹不断抄写书籍……

    混账,要不是千裳帮忙压着,差点把俏郎君、铁拐客那些老怪物给招惹出来了!”

    “回禀父皇,宝哥儿也很忙的。”

    水溶最近也是头大,一咬牙要卖了宝玉:“他早上陪伴红袖仙子游览金陵,中午犒赏陷阵、破月两军赶来的妖将,下午计算他的封地,也就是中都城的改造问题,晚上继续犒赏陷阵、破月两军的妖将……

    喝个微醺,晚上盘算着坑人。”

    水英光:……

    …………

    ……………………

    没错,宝玉确实很忙。

    最近他查漏补缺,要处理先前遗漏的事情。

    比如:

    其一:

    永昌侯任帘的银子他拿了不少,该犒赏千里狐和陷阵、破月两军了。

    这些忠心的以前都是‘民兵’,做着事还要吃自己,如今调遣来的妖将,全都发放饷银,并且真正养兵。

    其二:

    中都城北的别离桥,他派人写下了一个大大的‘拆’字。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