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沙龙国际 > 杀戮美学 >

第二十章 山川

    局长杨国华,今年五十岁上下。可以说,他是看着罗川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就像亦师亦友的关系。罗川很尊重他,也是在他的带领下成为了如今警队里的灵魂人物。

    敲门走进了办公室,罗川看了一眼正埋头看卷宗一脸不悦的杨国华,笑了笑说:“领导,一首钢琴曲就让您变成这个状态了?快别拉着脸了,赶紧抬头看一眼,看我把谁带来了?”

    听这话,杨国华才阴着脸抬起头。当他看到罗川旁边站的这个风华卓立,正优雅浅笑的男子时,这才收起了脸上的不悦,有些惊讶的说:“这是…关山?”

    关山微笑颔首道:“杨局长,您好。”

    罗川在一旁假模假式的拍拍手说:“您可真是好眼光,一眼就认出来了。”

    杨国华佯装愠怒的瞪着罗川说:“我去警校看过他给那些学生们讲课,对犯罪病态心理学的研究很透彻,让我印象深刻。因为当时是大礼堂,我离的很远,所以对他的样子看的并不是很清楚。倒是你,谁都知道你和关山的关系,而且能让你如此自豪带到我面前的,又这样仪表堂堂的人,除了关山也没别人了。”

    罗川笑了:“您这分析能力是真不差!我今天来呢,是有两个重要的事来跟您说下。”

    罗川还没说完,杨国华就抬手制止了他说:“你等会儿,违纪的事儿你就免开尊口吧!你说你一个队长,天天像个土匪似的,你怎么管你手底下的人?别跟我一脸茫然啊,你应该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吧?就刚刚,在你来之前,二队长急急火火的找我来告状,他说这个月你已经霸占警队实验室三次了!罗川,你是不是当咱警局是你家的了?”

    罗川有些尴尬的撇了一眼关山,关山则是忍住笑意,静静地看着罗川。

    罗川清了清嗓子,对杨国华说:“领导,这种鸡毛蒜皮的事儿,那个二队长也来麻烦您,真是不应该。而且这也是事出有因啊!您当初教育我的那四个字我可是至今不敢忘!人命关天!对吧?您说干咱这行的,时刻都得把这四个字摆在第一位。二队长那电动车被盗案和人命关天的案子比起来是不是很明显孰轻孰重?这也就是我来找您说的那两件事,一,关山我得从刑警学校借走,我需要他。第二,一年前的那个案子,卷土重来了。”

    杨国华一听,脸色顿时变了:“你说什么?罗川,我不许你在这件事上胡说!”

    罗川十分坦然的摊了摊手说:“您觉得我会在这个问题上没证据的瞎说吗?今天的警车交响乐,之前的月光杀人案,都是一个人做的。这个人,就是一年前的那个恶魔。那个有着死神情结的变',tai。”

    说着,罗川把那个U盘递给了杨国华,继续说道:“我知道,警方对一年前的那个案子讳莫如深,我们了解的都只是片面。但是我想您知道的肯定会比我多吧?您好好听听这里的内容吧,他已经开始挑衅了。我原本以为收到这种东西应该意味着他会针对警方、针对我,可没想到,他选中的竟然是关山。我不知道他所说的下一个英雄是什么意思,但是关山的安全现在是我的心头病。您得保证了他的安全才行,如果可以,最好能给我们解释下他为什么会选关山。”

    杨国华没有说话,但是他沉重的表情已经表现出了他对这件事情的重视。他用自己的电脑听了一遍U盘里的内容,之后才紧紧皱着眉头说:“你这样关心关山的安全,就不该让他帮你破案。我没办法通过这几句话来判断这个人是谁,也就没办法告诉你他为什么会从关山开始。”

    罗川怀疑的看着杨国华问:“领导,您这话我听着就牵强了,难道真像他说的那样,我是唯一一个听过他声音的人?”

    杨国华叹了口气,这才缓缓说道:“就算还有别人听过,那些人也都不在了。你自己也说了,一年前的那个案子,就像是警界的一个忌讳一样。没有人再会提起,我希望你也不要总是对号入座一样的非是硬要往上安。你知道,为了那个案子,从队长到局长,多少人受了牵连?我只能告诉你,当初那个案子的破案人里,其中一个就是深谙心理学的高手。我不知道这和关山有没有关系,你最好还是好好调查清楚再下定论吧!”

    罗川听的着急,忍不住追问杨国华说:“您看,您这明明就是了解情况的。为什么偏偏非要遮遮掩掩呢?不管那个案子是没破还是结案结错了,我们都应该面对现实才对啊!您看这月光杀人案,像是个小案子的样子吗?您不让我了解透彻,我怎么寻找其中的线索?”

    杨国华被罗川逼的也有些着急,就反问罗川:“你不知道旧案案底就破不了新案子了?这就是你的能力?万一这就是一个新罪犯呢?你非要执着过去的案子,难道不会影响你真正的判断吗?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像我说的那样,给我和贝多芬都来个说得过去的交代!在咱们城市里,我不想再听见月光这首曲子!”

    罗川看的出来,杨国华是真的不愿意再提起旧案,以他了解自己领导的这个脾气,他不想说,怎么问也问不出来。

    看着罗川那着急的样子,一旁的关山非常合时宜的开口帮忙问道:“局长,冒昧的再问一句,警方这样避讳这个案子,是因为凶手真的至今没落网吗?”

    杨国华转过头回道:“不是,他应该已经死了。”

    “应该?什么叫应该死了?”罗川无法理解在严谨的破案程序里,怎么可能会出现这个词。

    杨国华没办法,最后只好有些不耐烦的说:“因为无法确定死的人是谁,查不到。”

    罗川听后更是大惑不解:“不知道死的人是谁也能结案?”

    这一次,杨国华听后是真的不高兴了,顿时就拉下了脸说:“不结案怎么办?虽然不能确定真的是那个罪犯,但是也不确定就肯定不是那个人啊!我们难不成要告诉老百姓们,我们最后也不知道死的是不是罪犯,你们自求多福吧!?那不是混蛋话吗!我们只能把事情往最好的地方假设,竭力安抚恐慌的情绪。罗川,我不希望你破案的能力被这件事干扰。如果真的是一年前的那个人,那你就自己重新整理眼前的证据争取破案。如果不是,赶紧该干什么干什么,以最快速度把这个喜欢贝多芬又喜欢模仿遍'态的罪犯抓起来!”

    正说着,办公室门外就传来了一阵火冒三丈还带着点儿委屈的大吼声。

    “杨局长!局长!你到底管不管罗川!他派人抢了警队实验室竟然是因为一把沙子!”随着声音越来越真切,局长办公室的门也被打开了。进来的人高高壮壮,警服打理的一丝不苟。这正是刑警二队的队长朱大鹏。

    杨国华冷冷的看着罗川,心说你正好赶上,自己看着办吧。

    二队长一看见罗川也在,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就更大嗓门的说道:“诶怎么着?罗川,你是不是跑到局长这里恶人先告状来了?正好,今天这事儿咱们必须说道说道!我那指纹和脚印正在对比,就让你一把沙子给我延后了!你什么意思啊?”

    说着,二队长又情绪激动的对杨国华说:“局长,罗川在咱这儿霸道的就像是占山为王了似的!您猜怎么着?他手底下的人也好不到哪里去!就实验室里那小子!仗着人高马大,竟然赶走了我三拨人!就一句话,有事让我找罗川!您说说,这是警察该有的工作态度吗!”

    说完,他又再次转向罗川,怒气难消地说:“罗川,今天我还就告诉你!你要是不能给我个合理的解释,咱就谁也别工作,在局长这里好好说道说道!”

    二队长正发泄着心中的愤怒,门外却又有了敲门声。在杨国华说了一声进来之后,就见柯雪拿着一叠报告急急忙忙的走了进来,面色严肃的说:“打扰杨局长了。罗队,沙子的化验结果出来了,里面有人的血液,而且……还不止一个人。”

    罗川好像早就预想到了一样,丝毫不惊讶。这时转身面对着二队长说:“二队长。”

    “你才二!”

    “…那朱队长。”

    “……”

    “我想,合理的解释已经给你了,你可以继续去继续调查你的指纹了。”

    说完,他拉上关山和柯雪就往外走。走的时候只背对着杨国华挥了挥手说:“您就等着吧,我会找出真正答案的。”

    关山礼貌的向杨国华和二队长道了别,便跟着罗川柯雪一起走了出去。

    只留下二队长在原地楞楞地发呆,半晌这才对杨国华问道:“局,这小伙儿是谁?他和罗川一块儿破案?”

    “他就是关山,罗川的朋友。你啊,有时间也去看看他的书,听听他的课,实验室就不会总被抢了。”杨国华也是没什么办法,并非他有意偏袒罗川,而是事实结果已然明确了轻重缓急。

    二队长还看着门口,怔怔地说:“关山?这么厉害呢?连局长都夸……那以后他们这一山一川,是不是真的要在局里横行霸道了?能和罗川做朋友,估计也不是正常人。”

    离开了局长办公室的罗川,马上进入了破案状态。他让柯雪详细的报告了沙子里的所有线索。

    结果表明,这些沙土里至少包含了四个人的血液。从沙土里早已腐败的细微物质判断,这沙子里有杨树叶。这就表明,这些沙土应该是来自一片有杨树的地方。

    罗川伸手揉了下柯雪的头发说:“好样的,你看我就说,你还是适合实验室。天才鉴证员。”

    柯雪一听马上带好了警帽,坚决的说:“我不!我要和你们一起去找那片杨树林。”

    关山也在一旁说:“罗川,带着他吧。不然你的实习小队什么时候才能集体转正?沙子里既然查出了血液,那就证明那个人说的是真的。这个城市里确实有心理病态者在犯罪,咱们赶紧进行地理排查,尽快找到这些带血沙土的真正来源地点。”

    罗川点头表示同意,然后马上回到自己队里召开紧急会议。在他们全市地图大规模筛选排查后,最终发现郊区的高速公路不远处有一片杨树林,那里最适合做案,面积不太小,人迹罕至。无论是杀人还是埋尸都是个理想地点。

    找到可能的地点之后,罗川立刻带队前往那片杨树林。

    在路上,关山有些忧心地说:“血液既然表明死者不是一个人,那证明凶手的犯罪几乎就没有停止过。但愿我们能赶在下一个被害人遇害之前找到他。这个人如果真是心理病态者的话,他每一次杀人后的兴奋点都会更加提高。他会渐渐摸索出最适合自己、也是自己最喜欢的杀人模式。所以我们需要抓紧时间,在调查现场的同时,罗川你应该派人在范围内寻找记录在案的精神病态者。还有那些进过精神病院最后又康复出院的,都要排查。当然,也不能忽略正常人,万一精神病态这个线索只是他扰乱我们视线的圈套呢?”

    罗川听了关山的话,马上开始紧锣密鼓的安排。一旁的柯雪又趴在副驾驶座被上好奇地问:“关教授,如果杀人的真是心理障碍严重的精神病患者,那是不是无论他杀了多少人都能够逃脱制裁啊……?”

    关山有些为难地说:“这个…还是得看具体情况。不过我国法律确实是对精神病患者有着特殊的照顾。因为认为他们没有承担行为责任的能力。也正是因为这样,才需要我们这种人去做鉴定,判断罪犯是不是真的精神病患者,以防有人尝试用这种办法逃脱法律制裁。”

    大概二十分钟的时间,罗川他们就来到了他们排查出的杨树林。这片地域范围不小,只能分组巡查。所有人手分成六个小队,朝着杨树林的四面八方探索。罗川一再强调,务必看清自己脚下的每一寸土地,有没有新翻过的、有没有奇怪的土包、还有那种明显和周围颜色不一样的区域,都要仔仔细细检查。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