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宋天子门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五章 总谓浮云能蔽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

    张世安终究还是离开了,很是满足地带着沈耘写给他的诗稿。

    前来送行的人们一个个散去,沈耘也只是何人搭讪两句,便匆匆离开了渡口。他已经不是一次感觉到,自己身后被人死死盯着,想都不用想,除了沈夕和张晏这两个对自己有些心思的家伙,还能有谁。

    回家的路上沈耘忧心忡忡。

    自己根本不知道,接下来这个两人,究竟会用什么办法来对付自己。

    成纪县衙中,吹了半天凉风的张晏这会儿正坐在椅子上悠闲地喝着茶水。

    一只瓷碗胎薄如纸,碧绿的茶水透出鲜亮的光芒,正如此时张晏的心情一样,无比的舒爽。张世安一走,自己头顶上一座大山总算是挪开了。

    新来的知府虽然刚刚上任,到底搞不出什么大动作来。如今的成纪县,还不是由得自己折腾。

    只是想到这一点,张世安心里就无比舒爽。

    不过,今日沈耘那厮又在众人面前得意了一把,当真是让人心里有些不快。想到这个,张晏便对在身边弯腰哈背的沈夕说道:“你那个侄子,是要治他一回的时候了。”

    沈夕得意地笑笑:“县尊莫要着恼,眼下正有一个治他的好办法。”

    小声对张晏娓娓道来,瞬间让张晏拍着大腿叫好:“我倒是要看看,连发解试都没法考的才子,还能算才子么。哈哈哈,沈夕,不错,直接在户曹账上划五两银子,算我赏你的。”

    沈夕大喜过往,连连冲着张晏拜谢。

    牛鞍堡的天说变就变,原本还好好的晴空日丽,转瞬间便被乌云拉上帷幕,雷声阵阵,眼看就要下起暴雨来。

    但压在牛鞍堡百姓心上的,并不是这天上的阴云,而是刚才从沈美家中传出来的消息。一个个看着沈耘家的方向,略带着愧疚摇摇头,各自转身回了屋子里头。

    马上就要发解试了。

    对于沈耘和沈母来说,这就成了家中最大的事情。

    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钟粟。

    安居不用架高堂,书中自有黄金屋。

    出门无车毋须恨,书中有马多如簇。

    娶妻无媒毋须恨,书中有女颜如玉。

    男儿欲遂平生志,勤向窗前读六经。

    这是出自真宗赵恒的手笔,是让千万读书人心头火热的劝学诗。传播之广,就连沈母这样不识字的妇人都能够念出其中两句来。

    沈耘家的情况亟待改变,而科举,无疑是最好的方法。

    只是,发解试前,还需要做些准备,最为紧要的,莫过于求十家乡邻联名作保,当然,这个是沈耘这样没有经历正统官学教育的书生才要做的事情。

    当然,联名作保也并非必要,还有其他的方式,不过相比之下,还是这个要简单一些。

    在沈耘看来,牛鞍堡的村民们与自己家中的关系,虽然说不上亲厚,但科考作保,多少年来的传承都人人巴不得作保人,毕竟一旦应举的士子考中了,多少要感念这些人的恩德。

    七月初一。

    沈耘写好了保书,走出门来,想要找街坊们摁个指印。

    这摁指印也是有讲究的,首先必须要将人的名姓写下来。村民许多都是不识字的,这件事情自是由沈耘代劳。而摁指印的人,则又必须是成年男子的大拇指。

    指印当须清晰可见不能有半分污迹。

    沈耘最先走到的,是隔壁三爷的家中。做了这么多邻舍,感情倒也是非常好的,当日三爷还多次为沈耘说话,若说这摁指印,当真以这位最爽快。

    “哟,耘娃子,快进来。怎的拿张纸来了?”

    三爷正坐在院子中的磨盘上晒太阳,看到沈耘进来,放下手中那羊骨头做成的旱烟杆,热情地打着招呼。

    “三爷,却是有件事情,想要请你老人家帮忙。”

    “说吧。”

    “却是不日就要发解试,我想劳你做个保人。”

    沈耘说着,忽然间发现三爷面上的脸色有些沉郁,只以为自己说话不小心,有得罪老人家的地方,慌忙改口:“若是有什么得罪之处,你老人家也别往心里去。”

    三爷没有听沈耘说什么,只是一个劲抽着旱烟。直到沈耘站的腿脚有些发麻,忽然间叹一口气,冲着沈耘饶有意味地说一句:“娃儿,你可要记得老汉对你的好啊。”

    嘴上说着,似乎下了很大决心,接过沈耘手中的印泥,往大拇指上蹭了蹭,问沈耘道:“要摁在哪里?”

    沈耘虽然不明所以,但三爷既然同意了,自然是欣喜的,慌忙在纸上写下三爷的名字:“就摁在这里。”

    三爷依照沈耘的指点摁下指印,也不多说,就摆摆手让沈耘出去。看着走远的背影,忽然间低声叹一句:“苦命的娃儿。”

    接下来的目标,自然是自己的对门。

    虽然不是姓沈,但远亲不如近邻,这些年两家的关系也是极为亲密的。当日沈耘家中宽裕的时候,这家也时不时前来借钱粮,说起人情来,除了三爷家中,当属这家最好盖指印。

    “周婶儿,老周叔可在?”

    一觉踏进院门,一个四十来岁的妇人正蹲在地上,拿着镰刀切割野菜。家中养鸡养猪的,都是弄来野草切碎了拌点麦糠做饲料。

    “是耘娃儿啊。找你老周叔什么事情?”

    “却是科考将近,想要找老周叔作个保人。”

    妇人看了一眼沈耘手中拿着的纸笔,眼神微微缩了一下,尴尬地笑笑:“你老周叔啊,却是不在。这几日有人说城里有家富户修房子找帮工,他便跟着去了。”

    “那要多久回来?”

    “这个却是不知了。那家赶工,想来一时之间是不回回来了。耘娃儿你还是找别人家吧,这事儿,婶儿也有心无力啊。”妇人说的很直接,彻底断了沈耘的念头。

    没办法,只能往回走。只是就要走出院门的时候,忽然间听到屋里一声异响。回头看看,周婶儿的表情似乎惊慌到了极点,割草的双手微微抖了两下。

    沈耘摇摇头,终究没有返回去细问。

    只是,这一出门,似乎街坊邻居都忽然间忙了起来。不论问哪家的壮劳力,一个个都不在家中,有的就算是被堵在屋里,也会找种种理由推脱。

    沈耘很是无奈。

    在村里跑了一个来回,差不多一天时间就到头了,夕阳西下,虽然和煦的晚风吹在身上让人觉得爽快,可是沈耘却觉得好生疲惫。

    回到家中,沈母一眼便看到了沈耘的丧气。

    “耘儿,到底怎么了,怎的出门一天,回来却是这个光景。”做好了饭端在桌上,沈母慈祥地问道。

    沈耘叹了口气:“今日去找保人,不想大家都推脱着不做。也是怪了,到现在为止,只有三爷摁了指印,还说了一些奇怪的话。”

    沈母摇摇头:“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你难道忘了,上次是你阿爷带着你去找人家摁指印的,有些人家还不是去了两次。”

    这也算是这些乡民们的一种手段吧。

    大抵就是不能让读书人太轻易得到他们作保的意思,难度放高点,让人多去一次,将来考中了才会念自己的好。

    想想,还如沈母所说,沈耘只能默默地点头。

    睡了一夜,将走到酸痛的身体缓好,沈耘再一次带着纸笔出门。

    只是,这一次依旧如昨日一般,沈耘连连碰了几分软钉子。甚至于这些人口中的不耐烦和惊恐,还不似作伪。

    沈耘始终有些闹不明白,难道,找个保人就这么难。

    回到家中,沈耘不用沈母问起,便主动苦笑着将今天的遭遇叙述了一遍。临了,带着几分无奈地抱怨:“阿娘,你说,咱们村里的街坊邻居,这么端着架子是到底为什么?”

    “人家估计是看你嘴上没毛说话不牢。”

    虽然带着几分担心,不过到底还是说着玩笑话,尽可能让沈耘心安。

    “这样吧,明日我便陪你去走上一回,想来大家都是欺你是个后生,自然要多折腾你几回。都是街坊邻居的,想来我出面,他们也不会如此了。”

    沈耘本不想劳动沈母的。

    但是想想,还真如沈母所言,自己如果就这么耗着,哪知道要耗到什么时候,还不如就交给沈母。

    点点头,沈耘笑了笑:“到头来,还是得仰仗阿娘。这科考啊,当真是个折腾人的事情。”

    “毕竟考中了这一生就衣食无忧了,这点折腾,算什么。”

    受人所托,一个章推。穿越明末,崛起山东,掀起荡气回肠的华夏战图。--《扫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