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三国帝王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0章 老虎出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大汉中平五年,吕鹏带着自己的军队,走出了根据地野人谷,走向了争霸大汉的历史舞台。

    习珍的两千军队,被称呼为虎贲营,一面大旗上,画着一支巨大的虎头。

    张燕的两千军队,被称呼为猎狼营,一面大旗上,画着一支狰狞的狼头。

    两支大军行走路上,让所见之人无不战战兢兢,不敢正视,路过的每一个村庄都关门闭户,百姓躲在自己的门板后面,祈祷着漫天神佛,希望这些瘟神们尽快离开。

    对于兵和匪,百姓是恐惧的,过匪就要被裹挟破家,过兵就会被勒索破家,不论是兵匪,百姓的结局都是破家,没人能保护他们,只能祈求那不存在的神佛,但神佛他们只享受这些小民的膜拜供奉,往往也不庇佑这些哀哀小民。

    可能这次神佛真的想起了这些小民的痛苦,所以没有往日过兵闹匪的苦难,这支军队着装整齐,步伐一致,将士威武的扛着怪模怪样的扎枪,就在这街道上隆隆而去,根本就没有正眼看一下两旁的门扉还有那门扉后面那些惊恐的眼睛。

    于是百姓又的开始在屋子里冲着长天膜拜,感谢漫天神佛,又那胆大的,小心翼翼的走出家门,近距离观察这支与众不同的大军。

    行列里的老兵张二,原先是青州的黄巾军,一战大败被俘虏,本以为被砍了脑袋的,然而却被人意外的购买成了奴仆。

    奴仆地位低下可怜,有时候都不如主子家的一条狗命值钱,但不管怎么说,自己捡回来一条命。

    被带到野人谷根据地之后,原本以为被驱赶开荒种地,但结果却被编练入武,继续做士卒。

    好吧,反正是烂命一条,为谁打仗不是打仗?替谁卖命不是卖命,奴仆吗,就是这个命啊。

    但自己但主人突然宣布,只要参加一场战争之后,就将释放他们的奴仆身份,重回庶民,重回自由之身,这是天大的恩典和诱惑,这才让他感觉到了主人的恩德,于是,已经成为小队长的张二,扛着长长的扎枪走在队伍里左顾右盼,他真的希望这时候突然遇到一股盗匪,哪怕是一小股也好,那样自己就可以真正的战斗,然后在战斗中获得庶民的身份。

    结果张二的理想当然是破灭的了,面对这支大汉百年来再也没有出现过的强悍军队,盗匪早就躲的远远的不敢正视他们。就连沿途所经过的世家大族的堡寨,也纷纷关门闭户,寨墙上布满了家族武装,紧张的戒备着这支严整的军队,然后纷纷派出家人出来,送上丰厚的酒肉,算是买个平安。

    在吕鹏靠近一个巨大的堡寨的时候,堡寨紧闭的大门外,道路边,站着一个博带高冠的文士,身后站着一队战战兢兢的家奴,地上摆着一溜的牛羊酒坛。

    当吕鹏的战马走到他的面前时候,这个文士恭敬拱手:“前面不知道是哪路英雄好汉,赵氏家族代表赵无极这厢有礼了。”然后一指身后的牛羊酒肉,态度平和谦卑的道:“这是本家一点犒赏,还望贵军不要骚扰我们的堡寨。”

    感情人家是将自己当成哪路的强盗,或者是黄巾的余孽了,这是缴纳保护费啊。

    也难怪,自己的人马兵强马壮,在这幽州之地,就连官军也不及万一,更加上大家穿戴也与官军不同,这时候,吕鹏还没有余力为将士统一服装,所以被人家当成是盗匪也不足为奇了。

    吕鹏就带住战马,在战马上下来,紧走几步上前拱手:“在下吕鹏,英雄不敢当。”

    一听说是吕鹏,当时这个赵无极就惊讶道:“难道是幽州破黄巾,青州救援,一刀断敌人马的吕鹏吕汉强?”

    “先生谬赞了,正是在下。”吕鹏很得意,看来自己的名头不小,已经有粉丝追随了,来吧,我给你签名。

    这么一说,那赵无极一惊,难道这吕鹏也反啦?那这天下还怎么了得?

    看出了赵无极的惊讶,于是吕鹏解释道:“在下随朱雋将军讨伐长社张角反贼,战争结束,这是要回幽州向太守大人,校尉大人回报,却不想惊扰了赵氏,实在是罪过,罪过。”

    闻听吕鹏没反,不过是各地救援回来向太守校尉复命来了,当时这个赵无极就长出了一口气,神情也不如刚刚的谦卑,变得倨傲起来。

    世家大族传承几百年,势力已经无比庞大,庞大到都可以左右朝局,当然他们不怕官,却怕贼,既然吕鹏是想要求官的,那就根本不在他们的眼里了。

    赵无极再次问道:“将军现在身为何职?”

    吕鹏老实的回答:“白身。”

    这下子赵无极更加倨傲,将个脑袋直接扬到天上,对吕鹏的轻蔑全部写在脸上,根本就没有一点粉丝的样子觉悟。

    轻蔑的哼了一声,然后拿出一番施舍的架势,就指着地上的牛羊酒肉道:“将军凯旋归来,真的是可喜可贺,这十坛子美酒,便算是我赵氏为将军接风,祝愿将军步步高升。”然后也不等吕鹏谦逊回答,直接转身,带着手下牵着牛羊直接扬长而去。

    当时吕鹏就尴尬的愣住了。者也太他们的打脸了吧。

    自己若是称呼为盗,那牛羊酒肉就都是自己的了,或者还能多敲诈一些钱财,可是一说自己是乡勇义军,自己还是白身,结果人家直接丢下十坛子不值钱的酒糟,然后就那么鼻孔朝天的拉着该是自己的牛羊直接回去了,根本就懒得理自己。

    吕鹏脸色阵红阵白,世家大族怎么啦,世家大族就能如此羞辱人吗?

    这让吕鹏感觉无限尴尬,但更有些恼羞成怒,这是直接对自己的蔑视,这是对自己直接的打脸。

    那十坛子酒糟也不要了,然后吕鹏就一边往战马上爬,一面暗暗想:“等我掌控天下,对世家大族一定要严肃处理,小样,你等着我,我不但要你的牛羊,还要你的土地金钱,尤其你们掌握的那些人口。”

    弄了一个灰头土脸之后,大军继续前行。

    这次吕鹏出来是没带粮草的,按照他原先的规矩,都是沿途购买,原先还能公平买卖,但结果出了赵家一事,沿途大户虽然卖给自己粮草,却一个个价高质次,而且还一个个冷嘲热讽,根本就没将吕鹏放在眼里,这更增加了吕鹏对赵家的怨恨,这肯定是赵家放出了什么话的,要不也不至于如此,这是赵家在给自己做的下马威啊。

    “下马威?”吕鹏恨恨的想:“看咱们谁给谁下马威,赵家你不知道一句经典名言,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要想在幽州站住脚跟,你赵家将是我的垫脚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