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69章 惊人赌注

    这场对联比试,陈乐大获全胜,赵括等人在曾知礼的冷嘲热讽下,丢下十万两的银票匆匆离去。

    曾知礼直接拿出五万两递给陈乐:“萧三啊,你简直神了,我看你明天也不要走,看完弓箭比试再走,我今晚要和你一醉方休啊!”

    这个世界酒的度数没有那么高,但陈乐却吸取了上次和周正宗喝酒的教训,哪怕曾知礼怎么劝酒他都不肯多喝。

    其实不是我不能喝,是这具身体的酒量还没养成,陈乐在心中默默安慰自己。

    转眼一夜过去,陈乐直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这时,一个俊俏的小丫鬟已经在门外急得团团乱转。

    一见陈乐醒来,她赶忙走进房间道:“萧公子,你醒了?”

    陈乐点了点头,疑惑地看着小丫鬟。

    “萧公子,我家三公子让我留话给你,他已经去校科场那边了,说是你醒了后直接过去找他就成!”

    “直接过去?我找不到啊!”陈乐这才知道自己睡过了头。

    “朱啸林在府外等你,他会带你去的。”小丫鬟急忙道。

    陈乐应了一声,下床后匆匆洗漱一番,便来到府门外,正看到朱啸林仿佛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在那里直搓手。

    “哎呦,公子你起来了!”朱啸林一看到陈乐急切地迎了上去:“三爷让我带您去校场。”

    陈乐点了点头,上了马后便和朱啸林向大梁城南而去。

    梁州城内常驻兵一万,就驻扎在城南,而校场自然是军队的校场,梁州刺史是曾知礼的大哥,就算是分管军队的梁州将军也要卖曾知礼几分面子,何况还有赵王的三子公子括在,所以校场之内除了正常守卫的士兵外,并没有正在演练的队伍。

    陈乐一进入校场就发现,这里比稷下学宫的校场要大得多,而且毕竟是正规军队的校场,所以一应设施更加的完备。

    远远的,他就看到在校场中间围着一群人,正是曾知礼和赵括等人。

    他和朱啸林直接骑马入校场,不一会儿来到近前,见到场地中间摆设之物甚是花哨,不像寻常的比箭场景。

    “萧三,你来了?快些过来!”曾知礼早就看到陈乐骑马入校场,过去将他一把拉到边上的椅子坐下。

    “来来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曾知礼指着身旁一个魁梧的青年道:“这位是咱们大梁的第一神射手,素有摘星手之称的宇文风!”

    陈乐看着青年微微一颔首,曾知礼接着道:“宇文风,这位是萧三,咱们大梁的第一才子!”

    宇文风看了陈乐一眼,嘴角露出淡淡嘲讽:“第一才子?素来听闻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哪里有什么第一才子,就算是文华榜榜首,也从不立第一,而是四人四方之数,不像武英榜,第一才是真正的第一!”

    这人很狂妄啊,陈乐眨了眨眼没有说话,什么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文无第一怎么科考还会有状元榜眼探花的排名,文无第一怎么还会有字圣诗仙的绰号,一切不过是文人相轻永远不愿意承认有人比自己强而已。

    曾知礼看到宇文风的样子,尴尬一笑,低声对陈乐道:“这货就这样子,平素骄傲自大惯了,萧三你不要和他一般见识。”

    陈乐点了点头,却不料这宇文风却勃然大怒道:“曾三公子,某家不是骄傲,某家就是看不起这些读书人,手无缚鸡之力,真正到了打仗的时候,只会逃跑拖后腿,根本于国无用!”

    他此言一出,曾知礼脸色立刻黑了下来,他们曾家就是亚圣后裔,世代读书,这宇文风一句话把他们家居然也给骂了!

    曾知礼嘿嘿了两声,把脸转过去,低声道:“犟驴一只!”

    陈乐虽然不知这宇文风什么背景,但看到他狂妄得似乎有些过了头,不由微微皱起眉来,就在这时,只听旁边赵括冲这里喊道:“曾三,可以开始了吧!”

    曾知礼心中正有气,闻言冷笑道:“开始就开始,这次你要赌什么?”

    赵括在不远处脸色不善地道:“赌你曾三名下的那座小矿山!”

    “什么!”曾知礼微微一愣,作为曾家家主的嫡子,他还是颇有些产业,但这些产业里最能生钱的无非就是名下的一座小铁矿,这座小铁矿十分小,不够规模,但个人拥有的话却还是能源源不断带来财富,而这笔财富也是他的主要收入。

    这是要挖老子的命根子啊,这赵括也太狠了吧!

    陈乐听到矿山二字时神情同样微微一变,这个年代什么东西最值钱?不是那些林立的酒楼商铺,也不是那些房产耕地,而是盐、铁、铜!

    大许皇朝经过五百年的时间,盐、铁大部分都被世家遏制了,而铜作为货币的材料和银、金一样直接就能等同于货币,几乎全都被皇室和王室直接控制,所以盐铁二物就是最值钱的东西了。

    吃饭就离不开盐,打仗就离不开铁,这两样东西是国家的命脉,大许逐渐衰弱也和丧失了盐铁的控制权有一定关系。

    曾知礼脸色连续变化,最后仰天大笑起来,随后狰狞地道:“赵括,你要是输了,你拿什么给我!”

    赵括阴鸷一笑:“曾三,你想要什么?”

    曾知礼冷哼了一声:“我要什么,我要你大行山边的那口盐井!”

    “什么?曾三啊曾三,你也真够狠,居然想要我的盐井!”

    “你要我的铁矿,我就要你的盐井!”

    两个人瞪视了半天,虽然脸上凶狠,但心中都有些惴惴,虽然两人手里的是小铁矿和小盐井,但那可是源源不断的财路,一旦损失后财力将大大下降,就算在同是世家子里的的身份地位,也将受到影响。

    同为身无官职的世家纨绔子弟,看的是什么?就是你有钱没钱!你有多少资产!你是否财大气粗!

    没钱的世家纨绔子弟,哪怕你是嫡脉嫡枝嫡系,你要是没钱的话,也会低人一头的,没钱是没有小伙伴带你玩的,在这个圈子里的地位大大下降,甚至久而久之就融不进这个圈子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