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无限镇魂系统 >

第二百七十二章 龙族冥界

    路明非看着青铜壁上微微浮凸出的痛苦人面,后退了一步,用手紧紧抓着陈凡,颤声道:“老大你要干什么?”

    陈凡看着路明非这幅样子,无奈地摇摇头,解释道:“别怕,这只是个炼金术的伟大成就—活灵。”

    “它口中叼着燃烧的木柴,意味着它被火焰之力禁锢,痛苦却不能解脱。青铜与火之王操纵火元素,是四大君主中炼金术最强的一位,他可以用最纯净的火焰灼烧金属,‘杀死’金属,去除杂质,然后令它‘复活’,这种金属就被称为‘再生金属’,有极强的属性,还能禁锢灵魂。”

    “眼前的活灵就是一个被禁锢的灵魂,会按照龙王的旨意,守卫青铜城的门。”

    路明非身体更加发抖:“老大你越说越让我害怕了……”

    “别废话。”陈凡蓦然抓住了路明非的手臂,牢牢地抓住了他的手,将路明非的手指按向了青铜墙壁上的活灵。

    那张造型狰狞的痛苦面孔,整张脸从墙壁中浮凸出来,表面的锈迹崩裂,发出“咔嚓”一声裂响咬住了路明非伸出的手指。

    路明非啊啊啊地惊恐叫了起来,发出了杀猪一般的惨叫:“老大救命!它、它咬我!”

    诺诺猛地眉头一皱,猛地握紧了魔剑,准备如果发生什么就向活灵砍过去,不过她看着陈凡并没有立刻动手。

    “不用担心,活灵需要吸收高等级的龙血血脉,才能够打开门。如果是龙族血脉等级不够的话,强行开门甚至需要被吸干全身血液,但是我们的路明非……可是S级啊。”陈凡笑了笑,依旧牢牢抓着路明非的手,不让他挣扎后退。

    伴随着陈凡的话,沉雷般的巨响直接传入诺诺的脑海,仿佛有人在黑暗的宫殿里念诵古老咒文。

    仿佛有什么虚无缥缈的存在正吟诵着……龙文,古老的声音既清晰却仿佛梦境一般转瞬间消散。

    陈凡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但他观察着诺诺有些发愣的表情,又看了看正在惨叫的路明非,有些好奇到底是路明非的血脉起了作用,还是隐藏在他身体中几乎能够命令一切言灵的力量起到了作用。

    不过陈凡更期待的是,自己到达青铜城之后身体是否会发生变化。

    路明非的惨叫持续了几秒之后忽然停了下来,因为他发现咬着自己的活灵松开了口,另外他发现其实手指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痛。

    陈凡轻轻将路明非的手从活灵口中抽了出来,而路明非的手指上最终只有一条不到一厘米的血口,深度大概也就相当于铅笔刀割了一下。

    诺诺瞪大了眼,一脸戏虐地道:“李嘉图,你之前强吻那个漂亮同学的勇气跑哪了,还是说你已经化身豌豆公主了?”

    路明非此刻也有些为自己之前的表现感到不好意思,他努力红着脸解释道:“我被一个死人头咬住了,当然很紧张了,我以为它要吃了我诶!”

    “好了,我说过跟着我不会有事的。”陈凡松开了路明非,旋即手中多出了三个氧气罩与小型氧气罐。

    陈凡这两天不分昼夜的忙活,在灵衣空间中的准备可是很充分的。

    “我们不是在水中也能呼吸吗?戴上它干什么?”诺诺接过了一个氧气罩与氧气罐,在戴上之前询问道。

    “我可不是真的无所不能的啊。”陈凡将同样的设备递给路明非,自己同样开始佩戴氧气罩。

    “进入青铜城之后,就是另外一个空间了,里面并没有水,但是因为千年来的封闭,过久的封闭会让青铜城中的氧气被金属的氧化不断消耗,里面空气成分中氧气含量会很低,无法保证正常人的呼吸。”陈凡解释道。

    在他解释的同时,吸收过路明非血液的活灵开始活动,青铜墙壁上的痛苦脸庞开始张大了嘴,像是打哈欠似的,动作舒缓,张开的嘴却越来越大。

    青铜壁深处传来金属加热碎裂的可拍声音,一个直径约有一米的漆黑洞口出现在青铜壁上,上下都是那张青铜人脸的牙齿,那绝不是人类的牙齿,一枚枚锋锐的像是匕首。

    路明非忽然开始感到后怕,看着那曾经咬过自己手指的恐怖牙齿。

    如果不是亲眼见过,没有人敢相信有一张人脸能把嘴张这幺大,除非他没有颌骨,嘴巴的结构和一条能吞象的巨蛇相似。

    陈凡拉着路明非与诺诺退后了一步,看着一个黑色漩涡出现在活灵嘴中,仿佛能够吞噬一切。

    “准备好了吗?”陈凡深吸了一口气,向诺诺问道。

    诺诺戴上了氧气罩,默默点点头。

    路明非拼命摇头,陈凡却根本没有看他,再次抓着路明非的手臂,带着他跃入了漩涡。

    诺诺紧跟其后,抓住了陈凡的另外一只手臂。

    三人被卷入黑暗的漩涡中,眼前陷入了黑暗。

    陈凡始终睁着眼睛,他已经很习惯这样穿梭漩涡或者通道的状态,因此也是第一个感知到周围变化的人。

    周围果然是空气,他撤去了控水之力的力量,将一边跌倒在地的诺诺与路明非拉了起来。

    面前是一条青铜甬道,甬道两侧站着数不清的青铜雕塑,都是些身着古代衣冠的人,官员或者武将,手捧牙笏。

    眼前就像是一座寻常的古墓,但唯一不同的是,从袍服和甲胄领口中伸出的,是细长的蛇颈,这些官员的头,都是眼镜蛇似的蛇头,滑稽的是有的蛇头上还扣着帽子。

    “老大,我们这是死了么……”一边传来了颤颤巍巍的声音,路明非打开氧气罩,说了一句话后立马又关上了氧气罩。

    空气里的低含氧量让他呼吸不畅……

    诺诺探过手,隔着陈凡一巴掌拍到路明非的背上,撇了撇嘴,用手指比划道:“别诅咒我们好不。”

    陈凡没有说话,只是眼眸异常明亮,他感受着自己身体的变化,闭上了眼睛,然后忽然开心笑了起来。

    他脸庞上的氧气罩被一股无形的气流打开,诡异的笑声让路明非与诺诺同时一愣。

    路明非看着闭着眼睛的陈凡,身躯发抖地看向诺诺,用手指隐蔽地比划道:“喂,怪物老大不会发疯了吧。”

    诺诺眉头微皱,她抓着陈凡的手臂,忽然感受到了一股与之前完全不同的力量。

    如果之前的陈凡只是比普通人强出许多的话,现在的他……简直身体哪怕静止、肌肉骨骼中隐藏的力量简直就不像人类。

    “我没事,只是找到了我丢失的东西。”陈凡轻声道,声音中宛若带着诡异的魔力。

    镇魂系统进入冥界的选项不会无缘无故地消失,在型月世界中那是因为他没有足够的力量进入英灵王座……而在龙族位面,是因为想要进入这个世界的冥界,需要找到“尼伯龙根”的正确入口!

    尼伯龙根,果然相当于龙族位面的冥界,进入这里也就相当于陈凡恢复了自己的真实属性!

    原本陈凡的基础属性是:

    体质:5

    精神:6

    力量:4

    敏捷:8

    而现在,看着灵魂空间中烨烨生辉的金色属性栏,陈凡确保了自己能够在龙族位面开展自己计划的资格。

    体质:41

    精神:41

    力量:41

    敏捷:41

    并且他还有之前储存的四万多魂力,陈凡没有犹豫,将四万多魂力用于提升自己的真实属性,将所有属性全部变成42点!

    属性越高,一点属性的提升效果,便越惊人。

    陈凡蓦然睁开了眼眸,眼眸中没有金光,却是蕴含了另外一种光芒。

    他睁开眼的那一刹那,让路明非与诺诺同时松开了他的手臂,仿佛自己身前的人陡然间化为了一头从地狱中走出的魔鬼。

    趁着属性提升这一刹那的契机,陈凡用无比敏锐的精神力观察着这座青铜城的秘密。

    他的身前蓦然浮现出五团巨大魂火,座敷童子的魂之火宛若五个照明弹一般高高飞起,照亮了青铜甬道周围与上方。

    层层漾动的波纹投在一件不可思议的青铜器上,那是一个个圆形的、四周是一圈锋利狼牙的结构,就像是一件古老的杀人兵器,第一眼看到就让人想起如果投掷出去,它会呼啸着划出诡异的弧线,咬在敌人的脖子上旋转。

    它的青铜牙和第二个金属圆盘的青铜牙紧紧咬在一起,之后是第三个、第四个,数不清的金属圆盘布满了高度数十米的青铜巨墙上,每一个金属圆盘都被中央的一根铁轴钉死在墙上,就像是一个无比精密的巨大钟表。

    顺着陈凡璀璨如星辰般的目光,诺诺与路明非抬起头,忍不住同样将视线跟随过去。

    虽然通道看着并不算太宽,但是它上方的空间巨大得彷佛一个巨人的宫殿,穹顶上刻满了古老的花纹,那是一株巨树四散的枝叶,叶片和枝条弯曲成无法解读的字符。

    每一片花纹的复杂程度都匪夷所思,树叶攒集在一起像是一张一张的人脸,分拆开来又确实是一种消失多年的古文字,在穹顶上逆时针旋转。

    那是上古龙文。

    如果将穹顶上的所有图纹按照一种次序全部浏览一遍,就是一种言灵,会令人陷入幻觉的言灵。

    如果将全部次序解读出来,就是一段历史。

    陈凡在一瞬间将所有图纹收入眼底,如果只是虚拟的凡人属性,他或许不会这么做。

    但是现在的他在白起附身之后,根本就不怕什么幻境。

    陈凡眼前似乎陷入了一片黑暗。

    “哥哥……”有人在黑暗里轻声地呼喊。

    孩子般的声音不断在喊。

    “哥哥……我要走啦……”那个孩子低声说,声音渐渐远去,透着一股无法言喻的孤单。

    眼前的景象蓦然开始变化,陈凡随时能够终止这个过程,但是他没有,只是将幻觉对身体发出的指令切断,然后静静站在原地继续浏览着幻境中的景象。

    在他看到的幻境,不,应该说这座城市的历史中……似乎一切起源于一个普通的房屋。

    一道修长的男子身影在阳光中席地而坐,一袭白衣皎洁如月,一朵白色的茶花在粗瓷瓶中盛放。

    隔着那支花,一位同样身着白衣的孩子手持一管墨笔伏案书写,一笔一划十分认真。

    那道大一点的男子身影很自然地做了一件事,桌上有盘青翠欲滴的葡萄,他从里面摘下一小串,隔着桌子递给那个孩子。

    孩子抬起头来,眼睛里闪动着惊慌,像是警觉的幼兽:“哥哥,外面有很多人。”

    “也许会死吧?但是,康斯坦丁,不要害怕。”男子轻轻道。

    “不害怕,和哥哥在一起,我不害怕……可为什么……哥哥不吃掉我呢?吃掉我,什么样的牢笼哥哥都能冲破。”孩子认真地说。

    “你是很好的食物,可那样吃掉你之后就太孤单了……几千年里,只有你和我在一起。”男子声音平静。

    “可是死真的让人很难过,像是被封在一个黑盒子里,永远永远,漆黑漆黑……像是在黑夜里摸索,可伸出的手,永远触不到东西……”孩子声音有些恐惧。

    “所谓弃族的命运,就是要穿越荒原,再次竖起战旗,返回故乡。”男子摸了摸孩子的头,似乎是在安慰他。

    “每个龙王都背负着这样的使命。”

    “死不可怕,只是一场长眠。”

    “所以,在我可以吞噬这个世界之前,与其孤独跋涉,不如安然沉睡……因为我们仍会醒来。”

    “哥哥……竖起战旗,吞噬世界的时候,你会吃掉我么?”孩子看着男子,澄澈的瞳子里闪动着期待。

    “会的,那样你就将和我一起,君临世界!”男子看着弟弟轻轻点头,声音里透着冷硬的威严。

    孩子似乎得到了满意的答案,他从水壶里倒了一杯水,递给了男子,然后站了起来:“我要走了,哥哥,再见。”

    “再见,自己小心,另外要记住……人类,是不能相信的。”男子依旧坐着。

    孩子出门去了,在背后带上了门。

    他的脚步声越来越远,最后完全消失了。

    似乎永远平静的男子在弟弟走后,忽然变得坐立不安,然后在某一刻,他似乎终于忍不住,起身往门口跑去。

    男子推开了门,炽烈的光照在他的白衣上,不是阳光,而是火光。

    燎天的烈焰中,城市在哭嚎,焦黑的人形在火中奔跑,成千上万的箭从天空里坠落,巨大的牌匾燃烧着、翻转着坠落,上面是“白帝”两个字,简直是地狱。

    白帝城被攻破了。

    城市的正中央,立着一根高杆,孩子被挂在高杆顶上,闭着眼睛,整个城市的火焰,都在灼烧他。

    就像是一场盛大的献祭。

    数千士兵围绕着高杆,不断继续朝着孩子发射利箭,似乎必须将他粉身碎骨。

    男子静静站立了一会儿,身上燃烧起了宛若灭世的火焰,整个城市的火焰仿佛被他操纵,将所有攻来的军队缠绕。

    宛若拥有灵性般的无数火焰不烧盔甲,只烧血肉,瞬间将一个个士兵化为白骨。

    高杆倒塌,男子抱起弟弟,无比愤怒又无比悲伤地朝着天空向着命运发出了咆哮,火焰淹没了两人,冲天的烈焰就像是在对命运发出的巨大利爪。

    而这双火焰利爪骤然朝着朝深处黑暗中的陈凡挥来,就像是要将他焚烧殆尽。

    陈凡蓦然挥出拳,带着无穷的寒冷水流,与火焰碰撞到一起。

    眼前景象逐渐消失。

    陈凡看着青铜城的穹顶,回忆着在幻境中看到的内容。

    这就是青铜与火之王上一次死亡之前所经历的历史吗?

    不过有些令陈凡没有想到的是,他似乎将背后的诺诺与路明非同样带入了这个幻境。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