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一百四十九章  ***

    第一百四十九章   *

    百面回来以后也没有主动提起过他这几天都干什么去了叶罗也不问。

    “百面,我们走了之后你要去哪儿呢?”

    坐在椅子上,叶罗转身用胳膊肘拐了一下百面。

    百面努力装出一个无家可归的模样,拿叶罗寻开心,又是抱怨叶罗弄得他在天罗城呆不下去了,又是抱怨叶罗云荒大陆那么大非要跑到域外大陆去。

    “你还真担心我无家可归么?我有这么一门易容的好手艺,在哪儿呆着都没问题,倒是你,域外大陆危险重重,你人生地不熟的,还带着两个拖油瓶。”

    人生有两种时候最难受,一是生离,一是死别。

    百面难得伤感了起来,这么多年来叶罗是他第一个主动去关心的外人,他很多东西瞒着叶罗其实是为了他们好,他也是有很多苦衷的,现在叶罗他们要离开了马上,他心里很是不舍。

    “喏,给你,别说我小气以后,这里面还有一个锦囊,要是在那边遇见了什么麻烦实在不能处理了你就打开他。”

    百面唠唠叨叨地从背后拿出了一个沉香木盒,里面装的是几张他制作的人皮面具和一个锦囊。

    光是里面的人皮面具就让他很是心疼了大半天,那些可都是他的宝贝啊。

    叶罗很感动百面这个家伙居然也能为他着想忍痛割爱,看来这个好兄弟没有认错。

    最终经过一番商榷,叶罗决定今天清晨在试金苑的一号房门里放那个炮仗。

    为了给自己留下足够的时间逃离,叶罗给炮仗接了一个很长很长的*。

    出于方便,叶罗先让老胖回石头里,等他到达了安全的地带再把他放出来。

    老胖当然是不情愿回石头里的,但是他一个莽夫,又不会什么武学,在外边儿只会成为叶罗的负担,所以最后他还是乖乖听话进去了。

    天还没有亮,叶罗在百面的住所和他告别,他决定还是自己一个人过去的好,不容易被发现。

    百面给了叶罗一个大大的熊抱。

    “有缘再见。”

    叶罗在夜色的掩护下一路顺畅的摸进了试金苑。

    这个时候的试金苑空无一人。

    叶罗仔细地把炮仗搭好,然后再次确认了一下周边的环境会不会影响炮仗的燃放,确认好后叶罗点燃了他的超长版*溜达到试金苑最外围一个隐蔽的地方。

    天色逐渐明亮,*的灰烬在一号房间里落的到处都是,还有最后一小节的*还没燃尽。

    试金苑里那些勤奋的武者已经开始在各自的房间里修炼了,谁都没有发现一号房间里边儿有什么异样。

    叶罗十分紧张的躲在一根石柱后面默默倒数着。

    “十,九,八,…一。”

    “轰隆”一声。

    试金苑一号房的墙壁摊开,一个巨型的炮仗一飞冲天,然后在高空中如同一朵火红的牡丹花绽放了。

    数以万计的小纸条在空中旋转,飘舞,然后落下。

    密密麻麻的纸片就像是一场纸雨一样落在了天罗城的大街小巷。

    人们看见从天而降的纸雨都从自己的住所里有了出来,走到街上,走到庭院里,俯身捡起一片纸,上面的内容全部都是:李伟天是五大圣族里的叛徒。

    叶罗站在远处心满意足地看见炮仗在空中爆炸落下纸雨,那个壮观的场景都让他忘记了这两天没日没夜誊写纸条的疲倦。

    “你小子不错啊,这么一出,光是天罗城一人一口唾沫星子也可以把李伟天给淹没了。”

    奇老当然也看见了这个壮观的场景,他很欣赏这一次叶罗他们合力想出来的这个办法,用语言的舆论去攻陷李伟天的心理防线。

    不过满意归满意,叶罗还是不忘自己是个要逃跑的人,亲眼目睹了他们的成果之后他启程去之前和木安南约定好的地方见面准备离开云荒大陆了。

    天罗城内,不管是老人还是儿童,不管是武者还是普通人。

    所有的人都在热烈讨论着这突如其来的纸条的真实性。

    天龙宗的地位受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动摇。

    而天龙宗内,李伟天是五大圣族的叛徒的消息也火速传进了天龙宗的内部。

    天龙宗内部顿时变得一片混乱,那些内门的弟子首先相信了这个言论。

    因为他们平时接触自家宗主的机会和时间最多。

    这条消息让他们联想到了这几年宗主性情大变,和宗内不少底层弟子无故失踪的事情。

    事态很快就演变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境界,元气大损还在养伤的赵天澜都被人找了出来质问。

    赵天澜是知道父亲加入了幽冥神殿的事情的,他当初去清华城闯双华塔就是幽冥神殿派他出去执行任务。

    可他绞尽脑汁都没有想到是谁识破了他们的计谋。

    除了赵天澜之外,司徒轩一脉也是知道这件事情的,但是现在消息的矛头全部都指向的李伟天一个人,他们现在也不想把自己拖下水。

    其他宗门的长老纷纷奔赴天罗谷找李伟天讨要说法,却都被拦在了谷外进不了谷。

    “大长老,现在宗主也该露面澄清一下自己的清白了吧,在这么下去,恐怕我们天龙宗真的要背下叛徒这个名头了。”

    天龙宗的所有长老也因为纸雨的时候愁的不知所以,大家聚在一起的时候终于有长老也开始怀疑自家的宗主是不是真的是叛徒了,不然为什么这么久都不出面解释解释。

    大长老的头发几乎是一夜之间全白了,他支支吾吾推脱了半天,最后见实在无法推脱了他只得说出实情。

    “我也想把宗主请出来给大家解释。可是我昨夜去后院找他的时候,宗主他…宗主他不见了。”

    “什么!”

    “那天龙宗怎么办?”

    …

    大长老知道自己瞒不住了,把真相说出来之后他的心也舒坦了很多,他何尝不可惜堂堂云荒大陆的第一宗派现在…

    最关键的人物也消失了,天龙宗上上下下都鸡飞狗跳,谷里的弟子想出谷但是不敢出谷,外面的人想进来到是进不来。

    慕筱雨毫不慌乱地呆在自己的院子里,天龙宗散了也就散了,对她来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她只是担心叶罗的安危,捅了这么一个大窟窿出来,幽冥神殿的人会放过他吗?

    叶罗和木安南在城外顺利汇合,叶罗打算的是立马和木安南穿越虫洞去域外大陆离天罗城越远越好。

    奇老则不是这么想的,他想让叶罗先再回一趟清华城,找药无疆讨一些药池的水奇老有用。

    既然奇老都发话了,叶罗带上木安南快马加鞭地赶去了清华城。

    单独是叶罗一个人的话他大可直接用飞行器飞过去,但是还要带上木安南,他们只能去租飞行兽。

    “贱卖咯,贱卖咯,出售成年飞行兽一只,只要五十万金币,先到先得。”

    叶罗和木安南来到城外一个小型飞行兽的租赁地,上一次百面就是带他来的这里租的飞行兽。

    一到这里他们就听到了一个商人的吆喝声,寻着吆喝声看去,只看见一只体型比其他飞行兽小上很多的飞行兽趴在地上,五十万金币确实还是有点多对平常百姓开讲。

    “你这个骗子,这分明就是一只幼年的飞行兽,要想把一只幼年的飞行兽养大不花个几百万金币不行,你这是从哪儿偷的吧。”

    旁边一个出售飞行兽座位的人实在看不下去了说了一句。

    难怪看上去这么小,周围本来还蠢蠢欲动打算买下这个飞行兽的人瞬间放弃了买下它的想法。

    把一头飞行兽养大不是一年半载的事情,而且开销巨大,不是财大气粗的人还真养不了。

    “木安南,你看那只小家伙怎么样。”

    叶罗打量着趴在地上的飞行兽想要把它买下来。

    “看上去挺可爱的。就是不知道…偶像,你是要买下它吗?”

    随身携带一个活了两三百年的灵魂的好处就是,每次都能在石头堆里捡着金子,那只呼噜大睡的飞行兽就是一块巨大的金子。

    “走,我们上去压压价。”

    叶罗推搡着木安南和他一路走上了前去。

    卖飞行兽的商人嘿嘿的笑着问叶罗是不是相中了这只飞行兽。

    “你这飞行兽有没有少?”

    “我现在可都是血本无归了,大爷你好歹也要让我留点钱回家养家啊。”

    商贩用着他惯用的计量游说着叶罗,叶罗丝毫不为之所动。

    “这个小家伙我只出二十万,多一块金币也不行。”

    商贩出的价是五十万金币,奇老让叶罗出的价是二十万金币,两两相比后者直接是前者的二分之一。

    商贩当然不干啊,叶罗也不让步转身就走。

    “算了,我就当吃个亏!你回来!”

    于是乎叶罗顺利地买下了那只可爱的飞行兽,那只小可爱被叶罗弄醒还有点不高兴,不理商贩也不理叶罗。

    奇老让叶罗从储物袋里拿一株普通的灵药出来那只飞行兽保准乖乖跟他走。

    叶罗在储物袋里翻了一遍,随便拿了一株在试金苑挑战的时候赢得的药材出来。

    果然,那只小飞行兽看见了叶罗手里的药材立马从地上爬了起来,小尾巴摇的不亦乐乎,跟在叶罗的屁股后边儿就走。

    木安南和商贩老板都看呆了,原来这只飞行兽对药材情有独钟啊。

    叶罗心里很是开心,奇老说这只小可爱并不是一只普通的飞行兽幼崽,它的血脉里有上古药龙的血脉,虽然不知道它长大后会有什么特性,但是毋庸置疑的是现在花二十万金币买下赚翻了。

    “小东西,你可要乖哦,把这个哥哥给叼着跟在我后边别跟丢了。”

    叶罗温柔地拍了拍它的头又从储物袋里翻出了一株药材给它吃,这个小东西仿佛听懂了叶罗的话可爱地眨巴眨巴它的大眼睛算是答应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