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六十九章 莫雨毛毛,大唐门派

    良久,唐简收起激动的思绪,平静下来,道:

    “此外,小荷她没有死。”

    闻言,箫玄的眼睛陡然睁大了起来,平静的脸庞上,此时又惊又喜。

    正欲问询,却又听唐简说道:

    “此事你无需多问,小荷这孩子有些特殊,她被一个神秘人带走。

    不过,你放心,这样于小荷来说,有利无弊。”

    唐简说的极为隐晦。

    箫玄自然也不会没脸色的刨根问底。

    只要小荷无事,那便够了。

    “前辈,在下有一事不明。

    前辈实力通天,一些阴谋诡计定然不足为惧。可是您那位徒弟,又是如何能够设计将您坑害,莫不是他的实力,已经不逊于前辈了?”

    箫玄疑惑地问道。

    毕竟这是一个高武世界,简单的下毒、刺杀,就想搞垮一个实力恐怖至一个境界的人,简直是痴人说梦。

    唐简身形一怔,目光中泛上一抹冰冷。

    “就凭他?给他十个胆子都不敢来打我的主意。他当年在江湖放出消息,说我怀揣《空冥诀》,这才让我成为江湖的众矢之的。”

    唐简淡淡说道。

    “《空冥诀》?那是什么?”

    箫玄的心怦怦跳。

    能让无数江湖人心动的东西,定然绝非凡物。

    略作犹豫,唐简笑了笑,旋即袖袍轻挥,一卷漆黑卷轴浮现在箫玄面前。

    “也罢,也不该让他永远地湮没于此。

    这是一卷高阶武学,能让你的实力大幅度增强。

    不过,你现在的实力,是没有资格去感悟它的。

    等你实力到达一定境界后,它自然会悉数呈现在你面前。”

    箫玄点了点头,这点他是能够理解的。

    就像追风剑法的第六式,唯有到了聚灵期方可施展。

    越高阶的武学,条件限制的便越苛刻。

    “此外,它还只是个残卷。”

    “残卷?”

    箫玄略感讶然。

    “当年我在诸多高手追杀之下,为了避免自己被击杀,空冥诀被他们得到,我便将空冥诀分成了两份,其中一份,便是你手中的这份。

    至于另一份,被我放在了两个小孩身上。”

    唐简喃喃叹道,苍老的脸上,涌现出一抹惆怅。

    “也不知道我当年此举,究竟是帮了他们,还是害了他们。

    那两个小孩,也算你的师兄了呵呵。

    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日后若是有缘,你们说不定还能相见。

    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两个小孩,一个叫莫雨,一个叫毛毛。”

    “莫雨,毛毛……”

    两个奇怪的名字,在箫玄心头不断徘徊着。

    正当他喃喃念叨之际,却又听唐简说道:

    “该交代的我都交代了,日后究竟如何,还要看你的造化了。

    小家伙,我看好你。”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箫玄定不会忘记,今日恩师教导之恩。”

    箫玄双膝跪地,以一个最为诚挚的姿态,朝着唐简重重地磕了三个头。

    “呵呵。”

    唐简呵呵笑道,久经沧桑的脸上,涌现出一抹欣慰之色。

    紧接着,他随意地摆了摆手,一股无形的力量席卷而来,将箫玄彻底地包裹在其中。

    一阵光芒闪过,当箫玄再次睁开双眸时,周遭的景色已然变幻。

    眼前是大侠墓,身后是老村长。

    见到陡然出现的箫玄,老村长又惊又喜,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地走了过来,关切道:

    “少侠,此行可有收获?”

    朝着老村长恭敬地行了行礼,箫玄恭声道:

    “承蒙老村长厚爱,箫玄幸不辱命。”

    “呵呵,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老村长呵呵笑道,他是打心底替箫玄高兴。

    在他心里,他是把箫玄当做自己的孙儿对待。

    人至暮年,总得需要一个寄托,总是需要一个牵挂。

    昔日,他的牵挂是小荷。那个宝贝孙女,如阳光般灿烂。

    念及此,老村长心情又低落了许多,失去小荷的痛苦,是他这个孤寡老人无法承受得起的。

    而就在他黯然神伤之际,忽然听得箫玄说道:

    “村长,小荷她,并没有死。”

    “什么?!”

    箫玄此言,如同晴天霹雳,惊得老村长扔掉了手中的拐杖,身形一个踉跄,颤颤巍巍地几乎要摔倒在地。

    “老村长。”

    箫玄眼疾手快,忙将他搀扶起来,老村长年纪大了,若是再摔一跤,那后果不堪设想。

    “这是无名大侠告诉我的。

    村长放心,小荷现在过得很好,她在一个很适合她的地方。

    以后,我想她会回来看看您老人家的。”

    箫玄莫名心酸,出言安抚道。

    “好好,她回不回来不重要。

    只要她能好好的,我就算哪天去见她的爹娘,也瞑目了。”

    村长老泪纵横。

    良久,老村长抚平心绪。

    “老夫冒昧地问一句,接下来,少侠欲往何处?”

    刘洋呵呵笑道。

    “我”

    箫玄被这个问题问到了。

    一时噎住说不出话。

    漆黑的眸子中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茫然。

    接下里去哪呢?

    这儿是江南,而箫家在塞北。

    箫家是不能回的。

    且不说如今他被人盯上。

    即便相安无事,他也不想一辈子就呆在叶城这个小地方。

    他要去看看大千世界。

    他要去寻找九天玄晶。

    可是,迄今为止,他连一块九天玄晶的下落都尚且不知。

    “前途茫茫啊。”

    箫玄唏嘘叹道。

    “少侠,你天赋极佳,是块璞玉。若是能加入一些门派,得到门派中高人指点,实力便可突飞猛进。

    到时候纵马江湖,行侠仗义,多么痛快!”

    刘洋此言如一粒种子,种在了箫玄茫然的思绪中,慢慢地生根,发芽

    门派,箫玄曾听父亲提过。

    门派与家族不同,家族中多半还是温情,即便箫玄修炼停滞不前,箫家除了昔日那飞扬跋扈的箫林,也没有人敢对他明面嘲讽,更多的则是关心。

    即便是箫林,在箫玄与夏流一战救自己之后,也是感到颇为懊恼,后悔当初不该逞口一时口舌之块。

    虽说实力为尊到哪都是通用,但是在家族中不是决定性的便是。

    尤其像箫家这种小家族。

    而门派,便是专注修炼之所。

    里面天才众多,资源得天独厚,且隐居着无数高人。

    无数在外面难以见到的功法丹药,在里面只是寻常物品。

    且其有专门的培养系统,因而不少家族皆愿意将子弟送入门派中修习。这也意味着门派弟子间竞争之大。

    门派资源再怎么庞大,那也是有限的,不可能面面俱到,只能给予优秀的弟子。

    而也正是因为这种竞争,方能使得弟子的实力,门派的实力与日俱增。

    “不知老村长是否知晓,大唐都有哪些剑修门派?”

    箫玄问道,他如今对外界的形势一无所知。

    “大唐剑修门派无数,但最出名的,便是纯阳宫、奕剑阁、凌云宗、剑神山了。

    其中,纯阳宫是大唐国教,是大唐所有门派势力中,公认无疑的最强剑修势力。”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