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俗世地仙 >

90章 你还有符么?

    世人最大的弱点,其实是天性中存在的恐惧。

    这是很简单,却又难以言述,难以尽解的哲理——有很多人连死都不怕,选择自我了断生命,归根究底,是因为无法承受心理上遭受的某一方面的恐惧折磨。

    自觉心性善良却又偏偏天资聪慧,从而在修为不足的前提下还玩儿出了无招胜有招的最高境界,胖子现在很忧郁,为什么,不给人一个痛快,而要活活折磨人呢?

    走到三角地的时候,他停步仰天长叹,深深地懊悔:“又他妈堕落了……”

    这般感叹,和刻意报复泄愤,活活折磨金祥及其家人无关,而是胖子后知后觉地自责,一听说母亲被打、被欺,就被愤怒和仇恨蒙蔽了聪慧善良的心灵,却忘了趁机狠狠地敲诈一笔——现在正是需要钱的时候,多多益善啊!

    随即想到这次母亲和金祥家人发生冲突的缘由,是因为捡收废品……温朔很纳闷儿,难道,母亲工作之余,又兼职捡破烂收废品了,或者,她辞职了?

    胖子很清楚,专职捡破烂收废品,肯定比清洁工的工资高,而且还相对自由,没那么累。

    可是,郑文江、刘吉等兄弟们,也在干这一行。

    老话说同行是冤家……

    温朔不禁唉声叹气地心生感慨和谦逊:“难不成,我已经无意中引领了一个行业的发展,并促进了一个行业的繁荣,从而为东云的经济发展和人均收入做出了巨大贡献……”

    以往,这类带着点儿自恋和调侃意味的心理,是胖子放松精神状态和鼓励自己的一种方式。

    但今天,他由此忽生出了一丝灵感。

    引领行业发展,促进行业繁荣?

    胖子停下脚步,回头往南门外看去——那里,是几年前推倒南墙后兴建起的商业一条街,属于京大资源集团的产业,基本上都是平房,还有个别后期违法私自搭建的二层,餐馆、发廊、咖啡馆、商店、各类衣帽鞋店……

    针对的主要客源,自然是京城大学的学生。

    开什么店,做什么生意,才能在这么多的商铺竞争中,脱颖而出?

    温朔暂时还没有答案,但他却有了一个明确的思路,必须去创新,至少也得做一个行业的引领者,可能带来竞争者,或直接或间接地促进行业的繁荣发展,而不是看着某一行已经繁荣了,去跟风,去做一个难度更高后来者居上的竞争者。

    有了这般思路,温朔便彻底放弃了开一家小卖店的想法,虽然每天仍会抽出时间到外面转悠,但,他更多的是看一些新鲜的事物,去考察、探寻、思索、窥视商机。

    这天上午的通论课结束后,班主任杨景斌老师把温朔叫到了办公室里。

    “温朔……”杨景斌老师神情略有些犹豫,斟酌一番后才委婉地说道:“你上次送我的那张护身符,折叠得手法很精致,我还打开看过里面的符文,颇有古风啊。”

    “打开了?”温朔暗骂了一声败家子儿!

    玄法书符,有很多种,而且使用方法也不同。许多护身、镇宅之类辟邪祛煞的符箓,需要诵咒作法,以意念激活本质上属于简化版法阵的符文,同时以特殊的手法折叠,之后才可以佩戴在身,或者说压在家宅的门槛下,门头上、房角等等,放置或者佩戴的地方不同,性别不同,所用符箓、折叠手法都有不同。

    目的,不止是方便携带或者放置。而是以折叠的手法来促成法阵运转时的循环,从而降低法阵之力消散的速度,增长效用时间。

    但这类折叠的符箓拆开后,很快就会失效。

    送给杨景斌的那张护身辟邪符,还是老韩头未雨绸缪死前留给温朔的,仅剩一张……当初他是出于杨老师对自己多有照顾,想要为其祛煞救命,又找不到合适的借口见面,这才好心送给了杨景斌,哪儿曾想,他竟然拆开看符文!

    温朔真想狠狠地训斥他:“你拆开看了又怎样?你就是比葫芦画瓢学会了,书出来的符那也是废纸一张啊!”

    那张符……

    老韩头以前卖给别人会要多少钱,温朔不知道,但如果换做是他,现在出手的话,没个三千,不,两千块,绝对不……卖?!

    想到这里,温朔更加心痛!

    但这种心情转化到脸上,温朔也只是很短时间的失神,旋即憨憨地点了点头,也不知道如何回应。

    智商非常高,情商却不怎么高的杨景斌,今天却是刻意说出这番话,同时关注着温朔的神情变化,所以看到温朔失神和些许遗憾的神情,杨景斌内心立刻生出了些许的惊喜和诧异,接着闲聊般说道:“上周四我到外地出差,参与一座刚刚开始发掘的古墓考察工作时,揣在兜里的符突然发烫,取出来发现有起火的痕迹,还好并未着火,我这才出于好奇打开,看到了上面的符文。其实,我首先想到的起火缘由,是一些早已被科学破解了的江湖骗术,比如书符时墨汁中加入燃点非常低,在空气中易燃的物质……唔,和所谓的鬼火形成原因一样。而古墓以及周边的泥土中,也容易出现类似的化学物质,所以我也只是稍有奇怪,一直随身携带的符箓,竟然如此巧合地在这种地方发生了化学反应,而且,并没有完全燃烧。但更为巧合和奇怪的是,当天的考古工作结束后,所有进入墓坑的工作人员,除我之外,都有着轻重不同的头疼、意识混乱症状,好在是送医治疗后,都无大碍。”

    “考古,经常会遇到这种情况吗?”温朔好似忍不住问了句,而且刻意流露出吃惊和忌惮的神情。

    事实上,他心里清楚杨景斌和那些考古人员,遇到了什么。

    问题不大,多半是闹阴煞了——埋藏于地下数百上千年的古墓中,阴气积沉,在遇到一些生灵活物的气机时,容易出现凝聚成煞的巧合现象。说起来这类阴煞,如果没能因为机缘附着在某种适合它们藏身的物事上,或者侵伐进入生灵体内寄生,那就是见光死的弱鸡。而专业的考古人员,在野外考古作业时,往往会有很多人,又是在白天工作,阳气生机强烈,阴煞很难对考古人员造成严重的侵伐性伤害。更不要说,还有杨景斌这号气场独特的专家亲临,可怜的阴煞会被这种强大气场震慑驱散,连一丁点儿附着人体的机会都没有,充其量,也不过是出于本性的侵伐,对工作人员的心神造成一定的损伤罢了。

    也因此,杨景斌随身携带的那张符箓,在此次考古中起火……

    纯属浪费了。

    护身辟邪符突然发热起火,说明那座古墓中的阴煞浓度高,侵伐攻击力强,护身辟邪符的法阵效能高速运转,以短时间内震慑阴煞不得侵伐佩戴者的身体。但起火之后,法阵效能耗尽,就不再起作用了。所以,护身辟邪符实质上根本就没来得及在考古工作的过程中保护杨景斌,就已经失去了效能。

    杨景斌之所以安然无恙不受阴煞侵害,完全是因为其个人的气场,太独特,太强了。

    “这么多的巧合,让我心里也不由得迷信,是不是你送的那张护身符,保护了我?”杨景斌自嘲般地一笑,随即又说道:“据现场考古人员讲,前一天古墓开启时,就有两名工作人员在墓口昏厥,幸亏抢救及时才没有危及生命,当然,类似的事情对于专业的考古人员来讲,并不稀奇,我在讲课中提到过,无非是诸如一氧化碳之类的有毒气体,甚或是古人刻意安置的防盗机关、暗器,又或是其它容易挥发的有毒物质等等,工作人员在初期挖掘时准备、预防工作疏忽,就容易出现这类危险状况。”

    温朔听得直点头,心想如果不是中了有毒气体或者机关暗器的招,你杨老师就算遇到传说中的僵尸,也会大难不死。

    杨景斌忽然话锋一转,道:“你还有护身符么?”

    “嗯?”

    “再送我一张怎么样?”

    “没了……”温朔无奈地摇摇头。

    “没事,我也不着急用,就是想以后野外考古时,随身携带多多少少能够起到些安心的作用。”杨景斌似乎也觉得身为教授,说出这类迷信的话不太好,所以神情略显尴尬,道:“你当时说,是一位老先生送你的,等你有时间回东云时,请那位老先生再画几张,如何?你不用作难,我可以花钱买。”

    温朔挠挠头,为难地说道:“老头儿已经不在了。”

    “不在了?”杨景斌露出遗憾的神情。

    “我来京城上学之前走的,唉。”温朔神色间略显伤感。

    杨景斌点点头,道:“老人姓韩?”

    “嗯?”温朔一愣——狗日的,他咋知道的?他还知道些什么?要不要杀了他灭口……

    “你不用紧张。”杨景斌微笑着宽慰了一句,道:“前天我在香江港参加一个考古界的研讨会,会后受邀去一位收藏家的家中做客,欣赏他的收藏时,发现一件小型青铜鼎上,贴有一张符,上面绘着的符文,和你送我的那张护身符上的符文特别像,只有一点点的差异。之后闲聊时,那位收藏家说,他认识一位咱们国内的玄学高人,贴在那件青铜鼎上的符,就是那位高人所书。巧合的是,那位高人是你的老乡,临关市东Y县人,更巧合的是,这位收藏家中秋节前,曾到京城参加一次慈善会,期间专程去了趟东云,想要找那位玄学高人叙旧,可惜,高人已经在今年的春末,与世长辞了。”

    抱歉抱歉,回来晚了,而且校稿时发现了严重的问题,所以下一章也会延迟晚一些,但绝对会在十点之前搞定!

    另,提前通知一下,下周五上架,其实原定下周一的,我琢磨着,多点儿免费章节吧……

    我真好……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