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玄幻小说 > 翻天鉴 >

八十三章 大楚天子

    熊京最内里之城不分坊市,街巷而浑然一体,建有天子之宫,名为阿房,覆压三百余里,隔离天日。

    流入宫墙,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角。

    盘盘焉,囷囷焉,蜂房水涡,矗不知乎几千万落,长桥卧波,未云何龙,複道行空,不霁何虹,高低冥迷,不知西东。

    歌台暖响,春光融融,舞殿冷袖,风雨凄凄。

    一日之内,一宫之间,而气候不齐。

    妃嫔媵嫱,王子皇孙,辞楼下殿,辇来于台,朝歌夜弦,明星荧荧,绿云扰扰,梳晓鬟也,渭流涨腻,弃脂水也,烟斜雾横,焚椒兰也,雷霆乍惊,宫车过也,辘辘远听,杳不知其所之也!

    这天午时,就在这气象万千,踞地三百余里,号称天地中枢之地的阿房宫,太阿殿中,年近三旬,眉宇间却仍有着股轻佻之气的大楚织耕天子,正在玉桌之前用饭。

    自中古皇朝诞生起来,除了开国君王外,天子之号,皆由先皇驾崩前遗赐。

    而古语有云,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亡其鸣必悲,无论多么昏愚固执的人,临死前也大都能智慧通达,明心见性。

    是以临将归西的老天子,赐给即将成为天下共主儿子的号,一般都带着许多期许的味道,且颇为中肯。

    若是王朝国力正盛,诸侯敬服,便多是宣武、天赫、霸央这种气势磅礴的字眼,若是反而则多用固业、齐平、当坚等等平和的名号。

    现今大楚天子之号乃是‘织耕’,便可见先皇对他最大的期许便是守成,而积蓄国力。

    其实国势衰而不败时,以治大国若烹小鲜之法,持休养生息之政,可以说最为简单不过。

    可惜织耕天子少年驭极,自视极高,也不知从何来的自信,总觉得自己乃是夏启、周武转世,对先皇留下的‘织耕’之号,不满之至。

    如果不是祖制难违,只怕其早已将之改掉,自然不会以无为之法制世,登基十几年来,处处力求进取,但因大楚已近暮年,国力有所不逮,天子、臣僚智慧、才干又尽皆不足,导致皇朝反而更加败落,而不自知。

    此时吃了几口骏马的鲜肝,又喝了口酒露,织耕天子觉得腹中微微一凉,想起什么似的开口问道:“青檀公的道观造好了吗?”

    恢宏的大殿之上,侍候在天子身边的一个须发皆白,矮矮胖胖,身穿青衣、麻鞋,慈眉善目的老寺人闻言,马上细声慢气的答道:“已造好了,便在京城外的青峰山上,还拨了三万亩的良田,作为道观供奉。”

    “这便好了,”织耕闻言安心一笑道:“上次朕腹疾欲死,全靠了青檀公以天命之力救命,心中实是感激。

    再者,青檀公又是青史留芳的忠烈贵人,还暗合了咱们想让天下人‘尊皇攘夷’的作为,于公与私都不可轻慢。”

    这话真真是说的正大光明,可那织耕天子此时真正想的却是,“其他都还是小节,只前次腹疾起的毫无缘由,最终也没寻到病因,若是再犯,必然还需要那张青檀救命。

    让他再云游着跑了可不成。”

    想到这里,他猛然记起自己还曾下令,去替那张青檀找寻流落于民间的外孙,便随口问了一句。

    一旁那老寺人忙答道:“那孩子已经大理寺验明了正身,现已认祖归宗了。

    说起来那青檀公与张茂松,都该感激陛下的圣德才是。”

    织耕天子天生便是好大喜功的性子,听到这话,心中顿觉舒畅,表面却摆摆手道:“谢我做什么,天子施恩于臣子、贵人,也是理所应当之事。

    说起来,那张家小子命运也是波折、离奇的紧。

    出身于两张这样的高门贵第,却偏又因战乱流离失所,还被邪僧拐带,如不是我下了一纸诏书,恐怕便从此沦落为庶民、贱户了。”

    那老寺人熟知天子脾性,见他越说越眉飞色舞,便笑着恭维道:“这便是天恩浩荡,泽被众生了,非圣明天子不可为也。”

    “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谈何泽被众生,阿大的话有些过了。”织耕天子闻言,嘴巴里责备着,脸孔却喜不自胜的笑了起来。

    那老寺人表情一正,肃声说道:“万事都是有因有果,由小而及大。

    陛下,您连这臣子家中失犊丧亲这样的小事,都施恩将旨,处置的妥妥当当,臣子们自然感怀效命,慢慢的这天下间的大事,也必会好转的。”

    “阿大这话倒也有理。”织耕闻言心中更是欢喜,忍不住笑着应了一句,之后突地心血来潮道:“其实按理来说,既然是朕从民间寻回了那张家小子,总要有始有终的见见他才对。

    阿大,你这便传旨让他进宫来吧。”

    见多了天子一时兴起随意乱命,突然起意召见一个世家贵子进宫,实在算不得什么,因此那老寺人听了毫不觉得唐突,点点头道:“能面君见圣也是那张家贵子的机缘,吾这就派人去传召。

    演礼过后便让他觐见。”

    说完之后,他招招手,在宫闱间唤来两个年轻的火者,吩咐了几句,便继续侍候着天子用膳。

    而同一时间,还不知道自己马上便将面见炎黄天子的张还生,也正在熊京张府偏院膳堂里吃着午食,将一个个成人拳头大小,只用盐水一浸,稍稍蒸过,内里还带着血水,便摆盘上桌的牛肉团子,嚼也不嚼的吞进肚中。

    自从习得《大祸黑日经》上的法门,触类旁通的以混沌之力淬炼肉身以来,他食量不知为何突地大增,每日能食半只肥壮黄牛而不饱,若不是冒充成了世家贵子,怕是终日都要挨饿。

    在张还生两边的墨玉石桌旁点菜、斟酒的四个贴身丫鬟,看到他宛如饿鬼转世般狼吞虎咽的样子,脸上隐隐露出不同的表情。

    其中与张还生讲话最多的春熙终于忍不住低声说道:“君子,这饭食都是由您一人独用,又没有人争抢,何必吃的这般急促呢。”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