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启飞扬年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7章 死马当作活马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彭小娟一哭,赵芙也吓得大哭起来。

    赵大富被这娘俩齐哭的局面一闹腾,咳了一口浓痰吐出门外去,整个人也随之冷静下来。

    说一千道一万,自己这脾气也不该冲一外人发。

    何况这段日子的经历,也让赵大富深切体会到,什么叫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以前你风光的时候,谁都跟你称兄道弟。

    现在你落魄了,酒肉朋友立马像躲瘟神似的躲得远远的,一个伸手帮忙的都没有。

    甚至连吃饭这种小忙,都没人伸手。

    至于说上门来看望的,更是凤毛麟角。

    如今自己女儿的同学能来看望,已经很难得了。

    至于说出一些扎心的实话,又有什么关系呢?

    赵丽没有哭,不仅没哭,还一把将赵芙拉到自己怀里,帮她擦干眼泪。

    赵大富长叹一口气,坐下来道:“我也知道生意上的事怨不得她。”

    “……可我费心费力地把她送到北江中学读书,图的是什么?不就是图她将来能考上大学,有点出息吗?”

    “……现在她倒好,成绩平平不说,结果还不知道用功,成天抱着个画本,从早到晚地画个没完。就算是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她也没停下来……”

    “……我就不明白了,画画能当饭吃啊!”

    “能!”赵大富话未说完,吴涛便啪的一拍腿面道,“不仅能当饭吃,而且能帮你收拾现在这个烂摊子,结束这一团乱麻的局面!”

    赵大富顿时一脸的错愕,‘我TM没听错吧?这小子疯了吧,说的都是什么鬼话!’

    虽然赵大富一点也不信,但彭小娟却犹如抓到救命稻草般地瞪大眼睛,盯着吴涛。

    这些日子犹如丧家之犬般地东躲西藏,风声鹤唳,家里连顿热饭都没吃上。

    她早就受够了。

    更何况,年关就要到了,现在的问题不解决,怎么过年?

    最最令人绝望的是,现在根本没人来帮忙,甚至连个出主意的人都没有。

    她也很无助,全家都很无助啊。

    所以尽管吴涛的话,听起来像是天荒夜谈,不太着调的感觉,她还是要听上一听。

    哪怕有一丁点希望,她都不愿意放弃。

    总之这种糟乱的日子,她是一刻都不想再过下去了。

    “你说,小丽的画,真能帮我们度过眼前这难关?”彭小娟迟疑着道。

    赵大富却是一脸不屑地道:“你听他一个孩子在那瞎白话,一听就不靠谱,这话你也信?”

    就在这时,门口隐约传来一阵车辆轰鸣的声音。

    赵大富和彭小娟犹如惊弓之鸟般,蹭地一下站起来,就要跑出去。

    吴涛一个眼神示意,宋壮当即宛若一桩门神似的挡在了门口。

    俩口子一脸惊慌地看着吴涛,焦急道:“你快放我们躲躲吧,不然他们会打死我们的……”

    “问题总要解决,你们要躲到什么时候?”

    “解决?你说的轻巧,四万多块钱,怎么解决?把这房子卖了,都不够!”赵大富瞪大了眼神,绝望地吼道。

    彭小娟却是意外安静下来,回过头来,看向吴涛的眼里,又燃起了希望。

    死马当作活马医吧,万一真的成了呢?

    “怎么解决,你站一边看着不就知道了。”吴涛也懒得解释,冲宋壮一努嘴道:“壮叔,去门口拦一下,凡是能老实坐下来谈的,一个个放进来。想要来打人泄愤的,你自己看着办。”

    “成,我知道了。”宋壮一把脱下外套,披在战战兢兢的赵芙身上,随即摸了摸小脸道:“孩子,别怕。”

    看着这一幕,彭小娟霎时间热泪盈眶。

    一个外人,还知道如此顾惜自己的孩子。可自己和丈夫,这些日子,每次遇到讨债的上门,都撇下俩孩子,独自去躲藏。

    虽说他们认定,对方不敢对孩子们做什么,可这事又让孩子们怎么看?

    自己这母亲实在太不称职了!

    想到这里,彭小娟干脆一屁股坐了下来,铁了心,不再逃了。

    赵大富看着门**来的灯光,急得直跳脚道:“你们娘仨这是疯了吗?快躲起来啊!”

    “要躲你自己出去躲去!我们娘仨哪也不去!”

    吴涛起身搬了个张小凳子放在自己对面,而他自己则面对着堂屋大门、直视着院门,昂然而坐。

    赵大富一见这情形,脚下怎么也挪不动步了。

    他就算再混账,也不能丢下娘仨独自去逃命。万一她们娘仨有个三长两短的,他要被人戳一辈子的脊梁骨。

    “死就死吧!”赵大富,一咬牙,搬个小凳子,挡在娘仨前面,看了吴涛一眼道:“一会他们要是动手,我拼死也只能护着她们娘仨。顾不上你,你别见怪。”

    吴涛洒然一笑,“你能护她们仨周全,我就敬你是条汉子。”

    数十辆摩托车,在院门外停了下来。

    在车头的灯光中,一根根钢管明晃晃的,令人胆寒。

    宋壮拿着根窗棂上的铁条,趁在手里,顺便捡了件破衣服,挡在门前。

    那气势,颇有点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意思。

    “我家老板说了,来解决问题的,他欢迎你们进去;要是来无事生非闹事的,对不起,你们连这门都进不了。”宋壮一边将破衣服撕成布条,缠在铁条上,一边慢条斯理地道。

    “兄弟混那条道上的?知道这赵家欠了多少钱吗?我坦白告诉你,他家这事没法善了!”

    “欠多少钱,在我老板眼里,那都不是事!不信,你们可以回去打听打听,我老板是什么来头!”

    当下有人不耐地道:“跟他废什么话,抄起棍子打进去再说!”

    “就是,我们这么多人,还能打不过他?”

    一众人喘着酒气,热血上头。

    随后,有个脖子上纹着刺青的楞头青,挥舞着钢管,冲上来。

    刷刷两下,扑通倒在地上,抱着肚子,痛得连叫都叫不出声来。

    练家子?

    一众人面面相觑。

    唯有为首的年纪稍大的汉子,神色一凛道:“军人?”

    宋壮也不言语,只是好整以暇地看着这群讨债鬼。

    “行,看兄弟你的面子,我进去和你老板谈!”说着,中年汉子带着小弟就要往里走。

    宋壮伸出铁棍一拦,“只能进去一人!”

    “MD……”

    “闭嘴!”小弟刚要口出不逊,中年汉子便果断制止道,“成,我一人进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