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

387章 梨花佩刀下江南

    阿牧终究不是没心没肺到极点的女子,知道好坏。

    虽然李汝鱼看起来被揍的很惨,其实根本没甚事,但阿牧之后却开始躲李汝鱼,偶尔不经意的相见,阿牧都会羞得脸红面臊。

    旁观者清,刘班昭等人只是笑看热闹。

    终究都觉得这是一对珠联璧合。

    至于能不能走到牵手晚霞的那一步,得看临安的大凉雏凤,谢家晚溪的醋意到底能飘多远了。

    北镇抚司北卫四所终于清点完了摘星山庄的所有产业。

    其后几日,赵庸和杜源一同拜访李汝鱼,赵庸亲手将那厚厚的一叠房契、地契、以及奴仆丫鬟们的卖身契递给李汝鱼,说:“这是叔父赵信从临安传信来的意思。”

    李汝鱼不接,“按说这应是北镇抚司的产业。”

    赵庸笑了,“偌大的摘星山庄,价值百万,叔父纵然是北镇抚司都指挥使,也不敢如此明目长胆的借花献佛,这显然是女帝陛下的意思。”

    李汝鱼一想也是。

    只是略略有些头疼,“这偌大的庄园,我马上要南下,也无法打理。”

    杜源适时说道:“无妨,李百户只需要一精明能干的管家,我若是一直在颖昌府出任,当尽心为你看管,不至于让摘星山庄太过颓败。”

    李汝鱼于是放下心来,心安理得的收下那厚厚的一叠契书。

    忽然间身家百万,李汝鱼并没有飘起来,这摘星山庄是女帝送的,那么她也能收回去,自己要做的,依然是找出异人真相,为大凉的盛世永安而出剑。

    巧的是,就在当日下午,开封来了书信。

    也许是王琨或者赵愭出手,王五的家人在开封遭遇不白之灾,好在被另外一拨势力所救,众人猜测,救王五家人的大概率是刘族。

    王五牵心妻女,当日北上。

    墨巨侠和解郭商议过后,留下解郭护送刘班昭,墨巨侠怀揣改进后的太阳,跟随着王五回开封,然后再根据情况决定去留。

    李汝鱼便建议,若是在开封待不下去,便一同回摘星山庄,也算是帮自己打理产业,今后王五便是摘星山庄的管家。

    墨巨侠么,名义上王五的弟子,实则可以成为摘星山庄的供奉客卿。

    李汝鱼打的一手好算盘。

    王五岂会不懂。

    他倒是无所谓,只是墨巨侠会甘心寄人篱下成为供奉客卿?

    明显不可能。

    金秋过去,已是寒冬,北方已经下起了第一场大雪,颖昌府这边阴风怒号,李汝鱼和阿牧的伤势痊愈后,处理了摘星山庄的事情,也便继续南下。

    只是这一次南下,便只剩下四人。

    解郭依然抱剑,替代老镖师成为赶车人。

    刘班昭因为开解过阿牧的缘故,两人如今感情不错,于是也便一同乘车,李汝鱼不懂驾车,便坐在解郭身旁当起了甩手掌柜。

    阿牧这些日子买的东西,尽数丢在了摘星山庄。

    轻车上路。

    颖昌知府杜源,北卫四所千户赵庸两人意思着送出城十里,便各自回公衙,并没有让府兵和北镇抚司缇骑一路护送。

    阴风怒号黄云低垂。

    解郭一心赶车,李汝鱼索性去车里拿了本书出来,颠簸着慢慢看书,虽然夫子说自己不是读书的料,但多看看书总是没错的。

    初冬的风景不宜人,路程无趣,解郭忽然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不会怀孕的。

    李汝鱼丈八和尚摸不着头脑。

    解郭只是哈哈大笑。

    车里阿牧已经羞得抬不起头。

    从颖昌府南下去临安,若说最好的路线,自然是到寿州,毕竟那里有禁军驻守,再经过庐州,向东而去便是建康府,可以节省不少路程。

    然而刘班昭却坚持出颖昌府后,先去蔡州,再经过光州和舒州后,折转向东去建康府。

    绕路不少。

    更重要的是,这一路上禁军驻防兵力极少。

    不过李汝鱼和解郭隐然猜出了刘班昭这个路线的意味:很明显,刘班昭确实和临安的女帝有所联系,南下也是各方势力默契的江湖路,所以不会出现大兵压境截杀的情况。

    实际上过了颖昌府,镇北军和西军已经鞭长莫及。

    那么要截杀刘班昭,只能出动异人或者江湖高手,而刘班昭这个路线,恰好是给各方势力的异人和江湖高手机会。

    引蛇出洞。

    也算是借机诛灭各方的力量。

    当然,风险与利益共存,若是能平安抵达建康,那么赵愭、王琨和赵长衣将会损兵折将,而相应的,若是被他们得手,那么刘班昭必死无疑。

    刘班昭若是死了,她背后的男人大概要怪罪女帝,转而为敌。

    只是李汝鱼想不明白,刘班昭背后真有一个盖世英雄的话,为何不亲自来迎接她一起南下,非得跟着自己和阿牧,就不怕万一失手?

    在李汝鱼等人出颖昌府时,谁也没想到,澜山之巅上有两人。

    一声白衣飘飘的赵飒,身后插着一杆长枪,负手迎风而立,风吹拂耳边鬓发,目光如炬的盯着李汝鱼一行人出了摘星山庄又出颖昌府。

    赵飒的目光,最后望向寿州方向:在前几日,有一位妇人悄然离开颖昌府,在寿州禁军拱卫下,直接南下回了临安。

    赵飒身旁,站着一身襦裙的安梨花。

    北蛮女子一般不穿襦裙,但安梨花来到大凉后入乡随俗,穿了几次襦裙便喜好上了,只不过是早就喜欢还是现在才喜欢,那就只有她和赵飒知晓。

    安梨花提着枪,腰间悬着秀戎刀,风吹过她那线条略显鲜明,充斥着英气的脸颊,长发摆舞,安梨花伸手捋了捋唇角的乱发,不解的道:“我们不跟上去?”

    赵飒摇了摇头,“不去了。”

    安梨花越发不解,“可若让那女子真的去了建康,那么开封那边的局势将对赵愭几位不利,届时赵愭别说对付相公王琨,自保尚难。”

    赵飒沉默了一阵,“无妨。”

    自己和女儿梨花虽然不去截杀,但蜀中的赵长衣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只怕那个使用长枪纯净苍穹的英布,此刻已在路上伺机而动。

    这是个极其麻烦的事情。

    英布为何会被赵长衣所用,他曾是西楚霸王麾下大将,遮莫项羽便在蜀中?

    若是项羽在蜀中西军,那才是大凉真正的敌人。

    安梨花犹豫了下,终究不吐不快,“父亲,女儿真要嫁给赵愭,成为小朝廷的皇后么?”

    当赵愭在开封称帝建立小朝廷后,一生忠于赵室的父亲便带着自己一起秘密南下,来到开封见过那位本是赵室正统帝王如今却被临安那边称为伪帝的赵愭后,不知道出于何种缘故,赵愭今日提出欲和自己结百年之好的事情来。

    父亲当时不置可否。

    但安梨花是真心不愿意嫁给那个荒淫的伪帝,虽然这一世为异人,夫君也并没有出现在大凉,但自己一直在等他。

    可若是夫君一直不出现,自己终究还是要嫁人的。

    这一点父亲赵飒也是首肯的。

    但绝对不是嫁给比自己小了七八岁的伪帝赵愭,他也配?!

    赵飒长叹了口气,有些意兴阑珊,“赵愭本人确实配不上你,但若他是汉光武帝刘秀呢?”

    安梨花瞪大了眼睛:“他是刘秀?!”

    赵飒点头,旋即又摇头:“这件事不太好说,不过不管他是不是刘秀,这都不重要了。”

    赵愭是异人!

    这一点是自己怎么都没想到。

    也是这一次南下,赵飒才真正明白,当年皇兄将大凉江山交给女帝,是何等的魄力,若是落在赵愭手上,大凉的江山会走向何处?

    也是这一次南下,赵飒才真正明白,大凉女帝是何等的千古奇人。

    她早就料定了自己会南下辅佐赵愭,也料定了赵愭会请自己和女儿梨花一起南下来阻截刘班昭,是以她在颖昌府留了一个人。

    一个说话绝对能让自己信任的人。

    皇嫂西皇后!

    当年皇兄顺宗驾崩之前,见过四人:女帝、西皇后、王妃苏苏以及自己。

    见女帝,是将天下交给她的最后叮嘱。

    见西皇后,是一个男人对妻子的最后安抚。

    见王妃苏苏……嗯,那时候苏苏还不是王妃,但即将去北方成为岳家王妃,皇兄的意思是想让苏苏说服岳平川辅佐女帝。

    见自己,是想让自己退后一步,出临安去燕云十六州蛰伏,若是女帝祸国则可兵起燕云十六州而匡扶赵愭,若女帝有功于大凉,则赵愭登基。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人的话值得自己信任,那只有两人。

    女儿梨花。

    皇嫂西皇后。

    那一夜澜山之巅不可战李汝鱼和裴旻后,自己当机立断退走,不曾想在城外林前等女儿前来汇合时,皇嫂西皇后忽然出现。

    随行的有一位大凉赵室资格最老的宗正寺卿、特进赵芳德。

    赵飒亦得称之为叔父。

    这位老人已是风烛残年,却依然千里奔波出现在颖昌府,可见赵室对这件事的重视程度。

    这两人的出现,让赵飒很是意外,他当然不认为是这两位赵室宗亲在没有女帝首肯下出得了临安,显然出现在颖昌府外,也是女帝的意思。

    西皇后第一句话就让赵飒震惊莫名:“愭儿非愭儿,和皇弟一般。”

    宗正寺卿、特进赵芳德在一旁颔首,“确实如此。”

    赵飒还没来得及询问,西皇后继续说:“他曾和妹妹有个赌约,若是赵长衣反凉,他则在北方平定王琨,再继续北上平定北蛮,等待妹妹百年之后,大凉赵室交于他手。”

    妹妹自然是指女帝。

    赵飒沉默了,许久之后,才问道:“赵室宗亲的意思呢?”

    西皇后和赵芳德对视一眼,才由赵芳德说道:“赵愭曾说他是汉光武帝刘秀,这个人是谁,陛下曾对我细说过,想必飒儿你也知晓。”

    赵飒是真的震惊了,赵愭今日是汉光武帝刘秀?!

    但是赵芳德继续说道:“但他终究不是赵室子弟了,哪怕他是大燕太祖,赵室江山也不能交于他手,所以,飒儿,你皇兄遗旨就那样罢,只是白费了你这许年的光阴。”

    赵室江山不能交给异人。

    但赵飒对赵室之忠,赵芳德及所有赵室心知肚明,当然,江山也不会交给赵飒,毕竟赵飒也是一个异人,但不影响赵室将赵飒实为真正的宗亲。

    赵飒问了一个症结:“江山不给赵愭,那么给谁?”

    赵长衣反凉,而且出身不正,从始至终赵室宗亲都没想过江山交给他,而赵愭是异人,可是除了这两人,赵室那些宗亲子弟,有谁能当大凉天子?

    无人!

    偌大的赵室子弟中,竟然找不出一个有君王之才的人,何其悲哀。

    赵芳德也知道这一点,闻言无法回答。

    唯有西皇后轻声叹了口气,赵愭终究是她亲生的血肉,“其实我听妹妹说过刘秀的事后,还是很坚定江山应该给愭儿,毕竟那是一个打造出盛世的千古帝王,可不曾想……”

    女帝的意思,赵愭绝对不会是刘秀。

    以那位光武大帝的脾性,哪怕就是要蛰伏隐忍,也绝对不会以荒淫后宫的方式来隐藏他的真实能力,所以女帝的意思,赵愭很可能是一位荒淫暴君。

    大凉的万里锦绣山河,几代帝王打造出来的辉煌盛世,当然不可能交给一位暴君。

    赵飒点头,“刘秀做不出这种事。”

    想到这里,赵飒柔和的看了一眼在异地相逢的媳妇,暗暗叹气,可惜儿子不在,要不然又是一堆天造地设的一堆佳人。

    别说赵愭不是刘秀,哪怕是刘秀,梨花也不会嫁给无关爱情的人。

    柔声道:“为父又怎么会将你推进火海里,只是赵愭确实是异人,但不是刘秀,所以为父这些日子想了很多。”

    很多很多。

    大凉赵室交给谁这个问题,西皇后无法定夺,赵芳德亦不可知,而自己更没有合适人选,只怪这一批赵室子弟太不争气。

    但无论如何,当前的天下乱局,自己都不会回开封了。

    当然更不会去临安。

    但女儿也回不去北蛮,天下之大,竟然没有自己父女的容身之所,倒也是讽刺。

    安梨花笑了,终于放下心来。

    赵飒沉默半晌,将那夜的事情细说了一遍,又道:“大凉天下交给谁这个问题,只有等时间来沉淀,为父如今亦茫然,是以打算先去一趟蜀中,看看西楚霸王是否真的在西军之中,其后大概会去大理,若是将来大凉安定了,必然要平定北蛮和大理,北蛮那边为父已无法再去,但可以去大理未雨绸缪,梨花你也回不去北蛮,不如便在大凉天下再等等?”

    等一下薛讷。

    安梨花情绪复杂,许久才轻轻点头,“父亲保重。”

    这一日,大凉白虎神将赵飒,持枪往蜀中。

    梨花佩刀下江南。

    txt下载地址:

    手机阅读: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推荐本书,兰岚谢谢您的支持!!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