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唐朝最佳闲王 >

第五七零章:就是他们两个

    然而,结果依旧很让于禁无语。

    因为所有的墓前面,都站的有人,只有少数一些老坟面前没有站人。

    但这又是极为正常的,前些年的战乱,也许他们家已经没了,也许是迁徙到了其他地方,谁又说的准呢?

    那些老坟是肯定没问题的,因为没人有能力可以在不动土的前提下,将两个人给塞进去。

    但是新坟面前,却都站着人,没有一座是无主之墓。

    这也就意味着,他们要找的宋、梁二人并不在这里。

    “秦老,这附近还有其他的墓地吗?”于禁皱着眉头问着,心中暗想难道周泰把人埋在了其他地方?

    但是他哪来的时间去拖着两个人走那么远?难道他有其他的帮手?这个好像也不太可能。

    “有,但是规模都比较小,而且周围也有不少的野坟!”秦至点了点头,对于这片土地,他还是比较熟悉的。

    至于其他人是不是要将亲人葬在这里,他管不着,也没理由去管,只要他们不影响到村子的墓地,其他的就随意吧。

    “报告,四周都看了一遍,墓地倒是有不少,但是新坟一个也没有。”话音刚落,前去四周搜查的士兵便回来汇报道。

    这下,于禁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难道不在这里?

    还是说,村内有人在掩盖这件事情?

    但好像又有些不太可能,村子这么大,谁家有没有死人大家都清楚,这个时候想做掩饰,难度很大。

    除非……

    于禁想到了一种可能,但也有些不太敢肯定。

    “秦老,您看这些新坟有没有奇怪的地方?”于禁双眼盯着那些新坟问着。

    “奇怪?”秦至愣了下,旋即摇了摇头:“这个我还真不清楚,年纪大了,村里的白事我们一般是不参加的。子轻,去把你二叔喊过来。”

    秦至回应了下,尔后又朝着自己的小孙子吩咐了句。

    当然,这一系列的动作,还是要跟于禁解释的。

    “于营长,这事老朽的二子或许比较清楚一些,村里红白喜事,都是他在帮忙操办。”

    每个村子都有这样的人存在,红白喜事都会去负责帮忙统筹整个事宜,而这类人被称之为知客,也只有为人稳重之人才能担任,而别看知客只是负责领着操办红白喜事的,其实这里面也有不小的学问。

    就白事而言,知客需要负责的事情,几乎是全面的,小到一些杂事碎事,大到每件事情怎么办。

    办一场事,主人可以什么礼节规矩都不懂,只要找一个好知客,依旧可以把事情办的漂漂亮亮的,让人称赞不已。

    秦至的二儿子叫秦裕,是村里的知客,也是秦至的接班人,其一手培养出来的。

    至于秦至的大儿子,早些年间战死在突厥战场,加上是府兵,地位虽然有,也是家主的接班人,但这些事情他却没时间去做。

    秦至将情况跟秦裕说了遍,秦裕点了点头,便朝着那几座新墓走去,仔细的打探一番。

    这几座墓是最近几个月才下葬的,也都是秦裕一手负责操办的,包括下葬的时辰以及一些细节,都是秦裕在负责,对于这几座墓的情况,秦裕也是比较了解的。

    但这个事对于秦裕来说,也不是个简单的事情。

    毕竟他操办的事情多了,这几件虽然稍微近一些,但是某些特定的细节,想要去发现还是很不容易的。

    这一看,就是小半个时辰的时间,秦裕更是围着几座新墓看了好几遍,每一座都来来回回的不断转着,然后又跟家属交流了一番。

    “咦?”一位村民忽然间愣了下,揉了揉眼,仔细的看了下自家的坟墓,之前还没什么感觉,但是秦裕不断的问了几次,涉及到的主家也都在认真的回想着。

    毕竟这座墓近期他们没少来,对于一些细节方面,他们主家显然更了解一些。

    “二哥,我怎么感觉我父亲的墓有些奇怪呢?”

    “奇怪?哪里奇怪了?”秦裕又仔细的看了下身后的墓,他是想不起来哪里奇怪,也看不出来。

    “就是感觉高了点,而且上面的哭丧棒的位置好像变了。”村民指着一处说道。

    高度方面只是微弱的变化,即便有松柏作为对称,不仔细看的话,也很难会看出来,但是哭丧棒让他看出了不一样的地方。

    正常的白事,谁会把两根哭丧棒插在一起?而且后面他又来墓地的时候,也没见到有两根是连着插在一起的。

    但是现在,那两根哭丧棒却成了疑点,连带着,也让他感觉到整个坟包好像高了一些。

    秦裕皱了皱眉,蹲在坟前伸手在上面抓了把泥土,伸开手微微搓了搓,发现里面跟外面的土,水份相差不大。

    什么时候会发生这样的情况?答案是刚刚入土不久的时候,或者刚刚下过雨的时候。

    但是最近半个月都没有下过雨,而且气温也不低,这种情况下,泥层自然是外面是干的,用手一搓就会成粉末,而内部含有一些水份。

    “你家的坟可能被人动了!”秦裕看着那村民说了句,然后便起身朝着父亲和于禁所在的位置跑去。

    将情况仔细的说了遍,包括发现的疑点也都一点点的说了出来。

    很快,于禁便带着人走了过来。

    跟先前秦裕的动作差不多,也是抓出了一把土,不过这一把抓的更深一些,更加仔细的观察了一番,甚至还闻了闻泥土的味道。

    于禁是侦察兵出身,立下数十次战功,加上又具备一些领导才能,这才被提拔为军官,尔后又通过学习,通过选拔,虽然最终被禁军给淘汰了,但第三军还是用连长的职位,将刚刚升为军官的于禁给招募了过来。

    两年的锻炼,不断的学习,历次内部演武,于禁所在的连队总是第一名,当一个人的才能表现出来的时候,那么距离飞腾黄达也就真的不远了。

    半年前,于禁被晋升为营长,同时在军校进修了半年的时间,也就是三个月前,于禁才刚刚回来。

    虽说成为了军官,但于禁原先的技能可是从未丢过,甚至为了保证部队的战斗力,追击能力,生存能力,逃亡能力,于禁经常亲自上阵,将自己的一些经验传授给他们。

    “这座墓有人动过,而且就在近期!”切身观察了一番,于禁几乎已经可以肯定了。

    泥土不会说谎,气味不会说谎。

    外部的一层虽然掩饰下了这些异常,但那仅仅只是外面的一层,内部却不会说谎,同样的,内部的改变,也并不是一时半会儿的。

    村民听到这话之后,顿时气的满脸发青,而周围的几个同族人更是毫无顾忌的破口大骂,动人祖坟,而且还是刚刚下葬的祖坟,做这事得特娘的多缺德啊?

    “动没动过,只有打开才能确定,狍子啊,官军再查一件大案,而动了你父亲墓地的,就是犯人,听老朽一句劝,准备些祭品,把墓打开吧,既是给你父亲一个交代,也是帮官军破一件案子,想必你父亲在天之灵,也希望这件事情尽快了结。”秦至上前缓缓的劝说道。

    “不管这座墓到底有没有我们要查的证据,这件事后,我都会代表第三军来祭拜你的父亲。”于禁也站出来做出了承诺。

    “我要商量一下!”狍子脸色依旧很是难看,恨不能亲手杀了动他父亲墓地的人。

    但是父亲刚刚下葬一个月不到,现在就要把墓给挖开,这个决心,狍子始终下不了。

    跟族人商议了片刻,说出了于禁刚刚做下的承诺,狍子的几个兄弟也都表示可以挖开,不管怎样,不能让逝者就这么走了,万一带着犯案的证据到了阴间,被判官误认为是父亲犯下的案子该怎么办?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剩下的事情就很简单了。

    第三军身上都带着一些干粮,这些干粮就直接拿出来当了贡品,一行人又在目前说了一通。

    随后,第三军直接抄出了工兵铲开始挖墓。

    而就在第三军开挖的同时,狍子一家男女老少,也是纷纷在墓前跪下放声痛哭。

    当然了,秦裕还建议找一块大布放在上面遮着,避免墓内被阳光直晒。

    对于这种风俗习惯,于谨也是直接同意了,很快,二十多件上衣系在一起,便组成了一块巨大的幕布,当然了,衣服都是从士兵身上脱下来的。

    得到答案的时间并不久,工兵铲的锋利程度,根本不是普通的农具可以相比较的。

    距离土层仅仅只有不到半米的深度,先是挖到了一支人手,紧接着便是整具身子。

    接下来,工兵铲自然也就不适合再用了,士兵们开始上手去清理,不大会儿的功夫,两具尸体便被挖了出来,看着两具陌生人的尸体从自己父亲的墓中被挖了出来,狍子一家瞬间愣在了那里。

    “对,就是他们两个!”王平强忍着惧意走上前去看了眼两具尸体,仅仅只是一眼,他便确定了两人的身份。

    于禁跳下了墓坑,又亲自动手挖了约一只手掌的深度便直接跳了上来。

    “现在可以肯定的是,对方并没有动棺材,只是挖了现在的深度,将两人埋了进去。”下部的泥土跟刚挖出来的泥土有些区别,虽然都是反土,但是于谨仔细的对比了下,还是很轻易的得到了答案。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