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灵泷诀 >

第三十六章 双双领罚

    今日真是奇怪,晨起之后宁辰不让越千泷和苏玦去上晨课,反而让他们等在这居曜宫前。

    站门口的越千泷看了苏玦一眼,小声问道:“你说这是出什么事了?不会是要给我们什么坏差事吧?”

    “你我静候即可。”

    不过一多会儿宁辰就出现了,他右手执剑一副严肃无比的样子。

    “苏玦,越千泷!”被叫到名字的二人都是一愣,“你二人跟我进来。”

    他们不明就里的,走上去对着宁辰叫了一声大师兄,但那人闷不吭声,直到走至殿中才将双手负于身后,道:“你二人今日就前往北峰三省崖思过,没想透彻错处不许回来。”

    什么?三省崖?这下不只是越千泷,连一向波澜不惊的苏玦也吃了一惊。

    “大师兄,我们才刚刚入门,为什么要处罚我们?”

    “你二人犯下门规,还不自知吗?”

    “犯下门规?”越千泷再忍受不了,开口就说:“我们犯什么门规了,宁辰你看不惯我就看不惯我,要是你想把我撵出去直说就是了,何必找这么些理由,为什么还要牵扯上苏玦?”

    “好,那你说说本门的第三条和第二十五条是什么?”

    是什么?越千泷一下哑口无言,那么多东西她哪儿记得住啊。

    看他们这副样子,宁辰说道:“不得随意杀生和不得沾染荤腥。”

    随意杀生?沾染荤腥?越千泷和苏玦才神色一变,对了,是他们在后山的那天晚上。可那天四下无人,宁辰是怎么知道的?

    “你们可记起来了?”

    “我……我们当时也是饿极了,是迫于无奈才去抓了只山鸡的。”

    “门规就是门规。”

    “宁辰,你这分明就公报私仇!”

    “我宁辰只是一介普通弟子,越姑娘不要把我看得太高了。”

    “那就是你在师叔师伯面前添油加醋的说我们坏话了,对不对?你堂堂一个执事大弟子怎么心眼儿这么小,我不就是早课没去,让你丢了次脸吗?你已经回敬过我了,你还想怎么样?”

    这时,在一边沉默多时的苏玦终于开了口:“大师兄,我和千泷的确触犯了门规,师兄你在门中早有清名,自然对任何人都会秉公处理不会有偏,但据我了解三省崖是门中弟子犯了大错才去的地方,若是其中还有其他原由还请师兄言明。”

    这个苏玦倒还有些样子,“你可知你二人当晚吃下的是什么?”

    “能是什么,不就是一只野山鸡吗?”

    “野山鸡?”宁辰冷笑一声,“那是毕方鸟。”

    “毕方鸟?”

    这鸟俗称火鸦,原说是黄帝卫车之神鸟,它的身体为青色而羽毛却是深浅不一的红色,长成后的形态与鹤相似,但幼时却形同山雉。只是当晚天暗苏玦并没有细细观看将所抓之物,但这时想起来还真跟这毕方有鸟有些相像。可这毕方是预召讹火的凶物,而且据传说还有召唤亡灵之能,太华山怎么会有这种上古之兽呢?

    “笑话,你说是毕方就是毕方吗?这毕方是什么,那是神兽,难道能轻易被我们抓住?”

    “毕方一兽三百年化卵,五百年成雉,等一千年后才可化为身负火炎之力的神兽,你们所抓的那只只是幼雉,所以除形貌跟普通鸟禽有些差异外并未化出半点神力。我化华山灵气沛然,得上天眷顾才能圈养这神兽,而且这只毕方幼兽自成卵开始已经在后山被深养了四百多年,如今被你们一朝捕杀难道太华还会留下你们?”

    “什么……”越千泷听得目瞪口呆的,原来这神兽长成之前居然是一副山鸡的样子,看起来这下祸是闯大了。

    “你们怎可以这么莽撞?我凛曜城乃是玄门大完,立派近九百年,凡是入得山门内的必是奇珍异兽。”宁辰叹了口气:“你二人入门之时我已经吩咐过,切不可在门中任意妄为,不可动杀戮之心,其他弟子都能遵从,你们为何不听?”

    “我,我们……”

    “你们还有何话可说?”

    “那毕方鸟是我捕杀,我愿领罚,但千泷并不知情。”

    “苏玦!”

    “不必揽责,你二人一同领罚。”宁辰义正辞严的,还是一副严肃的样子,挥袖道:“还不即刻去三省崖?”

    三省崖地势高危,旁边不远就是摘星阁,而现在快到一月,太华山中本来就苦寒不过,更别提这处在风口的悬崖了。看着眼前的皑皑白雪,越千泷冻得把身体缩成了一团,可她实在穿得太单薄,没多久双手就没了知觉。反观苏玦倒是不动如山的坐在雪地里,面色、呼吸没一点异常。

    “你不冷吗?”

    “不冷。”

    “你穿得比我还少,怎么可能不冷?”

    苏玦不再回答,而是低头解开了自己的外袍,越千泷马上拦了他的手,“你干什么?”

    “我用不着,你穿吧。”

    “得了,我怎么可能这么趁人之危?不过,你手掌这么暖乎乎的,怎么跟刚才在山下的时候没点差别?难道,这就是你们凡人所说的纯阳之气?”

    “男子主阳女子主阴,不过是阳气旺些又有内力护身罢了。”

    看越千泷整个人都贴了过来,苏玦下意识的想躲,可刚一挪身子就被那人拽回来了。

    “你不说你们男子主阳,不是说你有内力护身吗?那比起这件袍子,你把自己先借我一借不是更好?”

    “可是……”

    “可是什么?我又不是妖怪,又不会吸了你的阳气。”

    “你误会了,我是在想入夜以后怎么办?”

    入夜以后?对了,现在尚且在正午就这么耐不住了,一到晚上还不得冻死?这个宁辰,这是摆明了不让他们活命。唯一方法就是找个容身之所,先挨到宁辰肯放人了再说。

    这北峰的出口已经被宁辰的人守死了,既然出不了北峰,但找个山洞什么的还是不在话下吧。苏玦跟越千泷达成了共识,在粗略了解了周边地形之后也找起山洞来。一个多时辰过去了,除了白雪跟山石他们什么新发现也没有,即便有山洞里面也满是雪水。

    “苏玦,你来看!”

    顺着越千泷指尖看去,是一只蝴蝶,看起来应该是才被冻死不久。

    “在这么冷的地方,怎么会有蝴蝶?”

    越千泷对他使了个眼色,“这就说明这地方另有玄机啊,我们就在附近找。”

    这里是北峰相对海拔较低的一处,但积雪要比其他地方厚重不少,一脚踏下去都到苏玦小腿肚子这儿了。所以找了不到一会儿,两人的衣物都被霜雪浸了个透,那凝在皮肉上的冰茬子割得人生疼。

    居曜宫中安宁寂静,宁辰已经在香炉前来来回回走了好几圈,之前孟青阙来求了情,宁辰硬是冷脸拒绝了,无疑这个师弟又在心里给自己大大记了一笔。

    “宁辰。”

    “师父!”宁辰一看是厉染,立马就跪下了。

    “事情办得如何?”

    “弟子已经按师父吩咐,让他二人去三省崖思过了。”

    “嗯。”

    “可是师父,弟子有一事不明。”

    “什么?”

    犹豫了多时,宁辰还是问道:“苏玦和越千泷才刚入太华山,连内功心法都没来得及修习呢,即便是捕杀了重谨师叔的毕方鸟也是不知者不罪啊。对于两个新入门的弟子,师父您让他们去三省崖思过,是不是有些严苛了?毕竟现在已经是入冬,三省崖上奇寒无比,弟子怕苏师弟跟越师妹耐不住那严寒,在那里如果没有真元护体可是会丢了性命的。”

    “你放心,他二人绝不会死。”

    “师父您为何如此笃定?”

    “连祖洲那样的死地也困不住他们,更何况是一座小小的三省崖呢?”

    “师父,弟子还是不明白,您到底为何突然将他们收入门下?”

    厉染缓步走到了那香炉之前,袅袅烟雾中他的眼神也有些飘忽。

    “你可知,看着那苏玦时,为师想起了谁吗?”

    “弟子愚钝,还请师父示下。”

    “是阿衍。”

    宁辰整个人一愣,“是齐师叔?”

    “当年,阿衍初来太华山的时候还只是个幼童,他也跟苏玦这孩子一样,浑身充满了谜团,明明来的时候奄奄一息,后来竟被掌门师尊破例收在门下成为了掌门的首徒,不过,阿衍当真是骨根奇佳,非常人所能企及。”

    “师父,您是说,苏玦师弟也跟齐师叔一样,是个百年难得的可造之材吗?”

    “或许吧,只可惜,现在在太华山已经没有世尊君上了,为师也不知,将他留下是对是错。”厉染难得发出了一声轻叹。

    世尊君上?厉染是极少在人前提起这称呼的,而作为大弟子,宁辰倒听过一些相关的传言。

    据说这位世尊君上早已得了仙身,且常年在太华山清修,门中历任掌门都是对他礼敬有嘉的,甚至是奉若神明。门中武学术法,医药、炼金等等几乎每一方面都受过这位世尊君上的点拨。但近几十年前这位常年隐居在太华的世尊一下没了踪影,厉染和掌门都说过他是外出云游了,时间一久也不再有人提起,这些传言也大都成了笑谈。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