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一百次 >

第九十七章 男人的人生乐趣是什么?

    “小子,你还是得留点口德,大家都和和气气的和你开玩笑,你有必要说别人傻子吗,在场的哪一个年龄不比你大,尊重长辈这四个字,需要我教你怎么写吗,”一位长辈站起来对周维说道,

    周维哼了一声,说道:“玩笑,得让我也笑才行,你们说的玩笑,其实就是对别人的不尊重,你不尊重我,我又为什么要尊重你呢,论辈分和年龄,孔子要比在座的各位都大吧,他说过‘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怎么没见你们尊重他这位长辈了,”

    “诡辩之才,沈老爷子,这小子恐怕要让你失望了,”一位老头抚着胡须,摇头晃脑地说道,

    沈贤也觉得不妥,对周维说道:“大家都没恶意的,确实是在和你开玩笑,”

    周维却说道:“我不管这些,你们听着,如果你们觉得我卖包子,卖不出什么名堂,你大可以憋在心里,不用说出来,因为我不靠你们而活,你们在我这里买过几个包子,和你们半毛线关系没有,有什么资格来说我的,”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另外一位老人摇着头叹息着说道,

    周维离开座位,走到那些人的背后,指着自己的脑袋说道:“社会之所以会进步,就是因为那些年轻人总不听老家伙的,我能吃什么亏,我从不会吃亏,而且还以牙还牙,加倍奉还,”

    “周维,你过分了,”沈贤在此时皱着眉头说道,

    周维往地上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指着在场的众人说道:“你们听着,现在你们瞧不起我卖包子,我已经记得了,但是我也希望你们记得一件事,你们会有求我的时候,一定会有,到那个时候,我希望你们不要忘记你们说过‘包子变不成金子’的这句话,”

    “狂妄,”一位中年男人忍不住了,站起来指着周维说道,

    周维背对着他,张开双臂,说道:“我没有狂妄——”

    “你们在汽车上爬行,我在负着沙袋奔跑,你们在笑我的速度和你们一样快,却不知道你们有生锈的那一天,而我永不枯竭,”

    周维缓缓把双手放到自己的眼前,说道:“你们相信经验,我相信自己,你们看重手掌上的纹路,但我相信的是手掌加上手指的力量,”

    “如果我做不成大事,我会把小事做得大气一点,”

    “你们觉得那些骑摩托车的小混混扰民扰乱治安,但却没想过可以把他们变成一个骄傲的骑兵在马路上奔腾,”

    “你们觉得残疾人天生比不上正常人,但我能让他们与你们平起,平坐,平等,”

    “你们觉得一家包子铺无论如何比不上你们的家族产业——”

    “但我能,”

    周维的这一番话,惊呆了在场的所有人,他说完以后,径直走到门口,也出去了,

    “周维,周维,”沈秋田惊呼一声,追着周维的背影,也跟了上去,

    “小瑶,你找到了什么怪才,胆子也太大了,”沈贤轻叹道,

    文嘉瑶轻轻笑了一声,看着周维离去的背影,她的眼眸满是灿烂的光芒,

    “这样的人,才配当我未婚夫,”文嘉瑶说道,

    “可是,他好像不是你的未婚夫吧,”沈贤笑着说道,

    “会是的,”文嘉瑶哼了一声,说道,

    沈贤哈哈一笑,将头靠在椅背上,搓着手中的文玩狮子头,说道:“这小子刚才把我们比作在汽车上爬行的人,把自己说成是绑在沙袋上奔跑的人,怕是没看清局势,他现在哪有什么沙袋,是要给他加点沙袋了,”

    “你敢,”文嘉瑶怒视着沈贤说道,

    “你这小丫头还敢威胁我,你爷爷和我说话还得先叫声哥,”沈贤大笑道,

    文嘉瑶嘟着嘴说道:“你,,,你要是敢给他负重,我,,,我就揪你胡子,”

    “我明儿就把胡子剃了,”沈贤继续说道,

    “那我就每天跟着你,你下棋我捣乱,”说话一向近乎于妖的文嘉瑶,在沈贤面前,也只能是一个小女孩了,

    沈贤将狮子头放在前方的桌子上,对文嘉瑶说道:“我看我孙女好像也挺喜欢他的,这怎么办,”

    文嘉瑶说道:“人家周维家境贫寒,怎么配得上你们沈家,”

    “能配得上你们文家的人,当然就能配得上我们沈家了,”沈贤说道,

    “你想多了,就你孙女,太年轻了,驾驭不了他的,你觉得呢,”文嘉瑶说道,

    “感情的事情哪有那么复杂,你一个小女孩,想得东西比我这一个老家伙还多,感情只要到位,男有情,女有欲,没什么驾驭不驾驭的,你觉得呢,”沈贤反问道,

    文嘉瑶感觉和沈贤这种人聊天,纯属是自讨没趣,凡事都讲不过他,

    “我不知道,”文嘉瑶心烦意乱地说道,

    “不过,我还真是佩服老文,教出了你这么一个孙女,起码在这点上,我是比不过他的,沈秋田那孩子,也就是养成了一个好的表面功夫,心境比一般的孩子还不如,居然还追着那小子出去了,丢脸啊,”沈贤头疼地说道,

    “沈爷爷,你觉得,男人的人生,最大的乐事是什么啊,”文嘉瑶目光若有所思地直视着前方,悠悠地说道,

    “多走一点路,多日几个女人,”沈贤言简意赅地说道,

    “老不正经,”文嘉瑶脸一红,啐道,

    “实话而已,”沈贤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反而一本正经地说道,

    文嘉瑶摇了摇头,目光复杂地说道:“真的是这样吗,那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沈贤看着文嘉瑶说道,

    “没什么,,,”文嘉瑶笑着摇摇头,

    沈贤说道:“如果要把男人的人生乐趣严格定义的话,,,”

    “恐怕就是棋逢对手了,”沈贤仰着头说道,

    “棋逢对手,”文嘉瑶好奇地看着沈贤,

    沈贤眯着眼睛说道:“棋逢对手,乐趣无穷,”

    “那我爷爷算是您的对手吗,”文嘉瑶甜甜一笑,转移话题道,

    “老文啊,,,”

    “严格来说,他还差了点吧,下棋算个对手倒是真的,”沈贤哈哈大笑道,

    “切,骗人,我爷爷比你强多了,”文嘉瑶笑着哼了一声,似乎得到了某个想要的答案,站起身,也离开了这里,

    ……

    “周维,周维,你等等,”沈秋田追上了周维的脚步,

    周维转过身看了她一眼,说道:“干嘛,”

    “你要去哪里,”沈秋田看着周维此时无比认真的眼神,想到他之前在大厅里的样子,蓦地觉得心跳加快,竟有些不敢直视他,

    “我回包子铺做包子去,”周维说道,

    沈秋田鼓足勇气,仰起头,冲周维说道:“那,,,那我也回我的包子铺做包子,”

    “不过这里是东郊了,你自己一个人也搭不到车,出不去的,”沈秋田补充道,

    “出不去,笑话,南城的任何地方,我不超过一个小时必定能到,”周维自信地说道,

    沈秋田看到周维不解风情的样子,忽然觉得心里有点生气,对周维说道:“那,,,那你出去好了,我就不信了,南城东郊这么偏,我家这沈家大院,基本上没有任何车辆经过,我看你怎么出去,”

    周维看了一眼脑袋上的葡萄藤,刚才讲了那么多,口有点渴,于是跳起来摘了一串葡萄,在衣服上擦了擦,塞进嘴里说道:“你信不信,我这一串葡萄吃完,就到包子铺了,”

    “不信,我就在这看着你出丑,”沈秋田倔强地说道,

    她也想跳起来摘一串葡萄,但无奈她个子太矮,弹跳力也不行,所以蹦跶了半天,也够不到,只能看着头顶的葡萄着急,

    不过就在此时,她感觉自己的腿被人抱住了,一下子就升了起来,

    她低头一看,发现周维嘴上叼着那串葡萄,而双手已经抱住她站了起来,她伸手便能摘到葡萄了,

    周维嘴里叼着葡萄说不了话,于是皱着眉头对葡萄藤努了努嘴,示意她快点摘,

    沈秋田脸颊一下子就变得腾红,心跳明显感觉加快,眼睛瞪大,也不敢说话,颤颤巍巍的伸着手,摘了一串葡萄下来,

    随后,周维便把她放了下来,便吃着葡萄,边鄙视地看着她,

    这人到底是不解风情还是太解风情,

    沈秋田低着头,葡萄也顾不着吃了,脑海中万千思绪,只觉得现在甜丝丝的,

    “轰,”

    “维哥,维哥,”

    此时,院子外粗暴的轰鸣声打破了沈秋田的小幻想,

    沈秋田抬头一看,发现外面停了10多台五颜六色的暴力小摩托,

    周维得意的把一个葡萄扔进了口中,嚼着葡萄朝着沈秋田抖了两下眉毛,随后边朝着那边走,边对沈秋田挥着手,说道:“拜拜了,秋田君,”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