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法神直播间 >

第三百五十九节:接天之壁

    天空是阴暗的,绵密的雪花悄无声息地下着,遍布整片天空。

    脚下的黑土地已经被下小半天的雪花铺成了洁白的地毯,向四面八方弥漫开去,一眼望去,后左右全是白色,这周围已是白色的世界。

    唯独前方。

    诺曼停下了脚步,看着眼前的一幕,怔然而立。

    在诺曼的周围是陈清河他们。

    这几人都一样,穿着厚厚的冬装,肩膀上、帽子上都积累了不少雪花,看不见下面的衣服本来的颜色了。衣服正反面稍好些,雪花挂不住,甚是稀疏,多少能看到他们各自衣服的颜色——其实这几龙一人全部都修练过《葬日心经》,可以说没有一个会怕冷的,本不需要穿这许多,不过一群人在寒冷的北方全部穿夏装那也太过引人注目了,所以还是穿得符合了这时节的天气。

    对于诺曼的停下脚步、怔然发呆,其余几龙似乎并不意外,都没有看他,而是各自忙起了自己的事情来:沈岱宗从怀里掏出了星盘,一会儿举高一会儿放低,还不时地在原地转上几圈;纪若兮站在沈岱宗身旁,看着他的一举一动,看样子像是随时准备帮忙——诺曼炼制的解药没出什么岔子,很顺利地解除了小姑娘身上的魔药;陈清河抬起头来,就这么一直望着高空,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黄昆虽然还没有完全从痛失钱财的悲痛中缓过来,但是终归已经过去好几日了,所以他也不总是那么沉默寡言、始终一人站在一旁暗自神伤,而是四下里走动起来,目光向着四周不断地扫视着,口中也不停歇,接连着好几个扩展视野的小法术施展了出来,探查周围一带的情况。

    这几龙都各有作为,就算是最没事干的纪若兮,至少也在用她的目光给沈岱宗加油打气,唯独诺曼傻站着。

    事实上,他是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到了。

    在他们眼前的几十米处,截断雪色地毯去路的,是一面墙壁。

    一面向上看不到尽头,向左看不到尽头,向右依然看不到尽头的墙壁。

    这里仿佛是世界的尽头。

    如此宏伟的健壮,完全不似人力可为,也就难怪诺曼看呆了。

    他这辈子所见过最震撼人心的建筑,大概要数卡德纳斯的那座亚贝大教堂了,奇妙的建筑学所造就的奇景让他当时极为震撼,即使到现在都记忆犹新。

    但是和眼前的一幕相比,那又是小巫见大巫了。

    诺曼视力早已超越常人,所以即使隔着几十米,即使连绵不断地下着雪,他也能够清楚地看到这面墙壁的细节。

    看颜色质感,这墙壁似乎是青铜材质所铸造。

    墙面并不光滑,而是凹凸不平,但瞧着并不是建筑特色,反倒像是后期所造成的,至少诺曼在上面就看到了一些疑似刀削斧凿的痕迹,还有很多地方似乎是遭受过巨大钝物的撞击。绵密的雪花便在这些凸出处挂住,于是就白一块,青一块,黑一块,黄一块。

    这像是一个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巨人,默默地凝立于天地间,双脚踏地,双手举天,沉默地注视着这世间的一切。

    “他”像是在这天地间已经站立了千万年。

    一股历史的厚重感扑面而来。

    宏伟到完全无法想象是怎么造出来的奇迹,加上如此厚重的历史沉浸感,一下子深深地震撼到了诺曼,这也就是诺曼为什么会傻傻地站在这里不动的原因了。

    除了诺曼之外,直播间中的众水友们也被震撼到了。

    这是建筑的终极美学震撼,这是真正的艺术,这是直击心灵的震撼力量,以至于直播间中的弹幕量迅速地减少了下去。

    诺曼现在的直播间日常驻扎人数基本上能稳定在50万了,弹幕量是很恐怖的,但是在这一刻,弹幕量神奇般地减少到像是一个几万人的直播间,还是观众们手都在忙、没空发弹幕、只能舌头打字以证清白的那种。

    不过几秒钟后,直播间的弹幕就迎来了一波轰炸般的爆发。

    “我去,如果不是我亲眼看到,我真不敢相信生产力落后的中世纪能造出这样的东西来!”

    “话说这是传说中的美墨边境墙吗?”

    “靠,这就是异世界的长城啊!”

    “6666666666”

    “这东西比长城还要宏伟多了,长城只是长,这东西不仅长,还高,抬头都看不到顶端在哪!”

    “奇迹,绝对的奇迹啊!这东西要是放在咱们这,七大奇迹里也绝对要加赛一个,而且还是头一位。”

    “无法相信,我甚至认为就算动用现代社会的先进生产力,应该也造不出这种东西来吧?”

    “咱们非要造的话,应该也是能造出来的,只是对于我们来说这种东西没有任何意义,没有必要浪费宝贵的资源投入在这种无意义的工程上面。”

    “艺术,这才是真正的艺术!”

    “当年光是一个长城,就死了那么多人,我想知道这种比长城还要浩大的多的多的工程,究竟是死了多少人建成的?这片土地下有多少不甘的亡魂?”

    “这可是有魔法的异世界,而且以异世界的生产力水平,我相信这建筑所能建成,最主要依赖的还是魔法的力量。”

    “法师当民工?6666666,以法师在这个世界的地位,究竟是怎样一个的朝代才能干出这样的事来?”

    “透过这面墙,我仿佛能够看到一段悠久的历史,那是一个法术文明无比昌盛的时代。”

    ……

    “这就是冲霄关。”

    一个声音从旁钻进了诺曼的耳朵里。

    诺曼震撼了好一会儿后,现在心情和神志都有所平复了,听到这声后,转头望去,见是陈清河。

    这位老兄除了身上厚厚的冬装外,脑袋上还戴了个虎皮帽,看着还真是很有他们路上见过的那些北方猎人的风范了。

    “冲霄关……”

    诺曼嘴里反复咀嚼着这个名字。

    在解除了纪若兮身上的魔药后,他们立刻离开了卡宾达,现在已是几日后了。

    由于帕特里克公国本就紧靠着北地之境,再加上黄昆的那只四翼蝠龙飞得可比马车行走快多了,他们已经来到了帕特里克公国和北地之境接壤的地方,也就是陈清河他们的谈话中所提到的天堑,正式名称为“冲霄关”,这一路上陈清河也向诺曼讲了一些这方面的信息。

    但是听来的,终究不如亲眼所见的真切。真正见到这冲霄关的模样,诺曼才终于感受到它的震撼。

    他也终于知道了为什么强大如龙族千百年来都会被挡在北地之境,始终不得进入人类国度——这超越人类想象的宏伟建筑应该贡献了巨大的力量。

    “冲霄关,是我们龙族对他的称呼,在你们人类方面对它有另外一个称呼,”

    陈清河本来已经收回了目光,但是说到这里后,他又抬起头来,向着眼前这面墙壁一眼看不到头的顶端方向望去,说出了那个名词。

    “接天之壁。”

    “接天之壁……”

    诺曼把这个名词也放在嘴里咀嚼了一番,细细感受。

    人龙两族不同的文化风格,从这两个名字中可以清楚地看出来,相比较而言,诺曼其实还是更喜欢人类起的这个名字。

    接天之壁,简单直接粗暴,符合他的风格。

    念叨了两遍这名字后,诺曼问出了一个问题来:“这是谁造的?”

    这也是直播间中众水友们想问的一个问题。

    陈清河娓娓道来:“冲霄关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白夜之年,当时在大陆各族的联合下,魔族一路溃败,最终退到了极北之地,也就是现在的北地之境。原本各族可一鼓作气,将魔族赶尽杀绝,但是当胜利近在眼前,联合军却是内乱了起来。”

    “面对着近在眼前的全面胜利,大陆联合军想的不是该如何去消灭魔族,而是战后利益的划分。每个种族都在为各自的战后利益扯皮不休,彼此不再精诚团结,在这种情况下,面对魔族的战斗中最强的战力龙骑士自然也就全部解散、不复存在,联合军已经彻底失去了前进的动力,冲霄关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诞生的。”

    “一道冲霄关,拦住了魔族,在其后的年间让这支大陆上曾经最强的种族逐渐灭亡,现在这道冲霄关又拦住了龙族……”

    陈清河说到这里,话语戛然而止,一双眼望向接天之壁,眼神幽远,仿佛能够透过这厚厚的墙体看到其后的千里龙国。

    他虽然没有把下面的话说下去,但是他的意思诺曼自然是能听得出来的。

    诺曼原本还以为这东西是当年父神教的那位圣灵亲手打造的,没想到原来历史更加悠久,都能追溯到神话落幕的白夜之年了。

    确实,大概也只有那个神话层出不穷的辉煌年代,才能够打造出这样的奇迹来。

    “情势确实颇为严重……”

    一道声音插入两人之间。

    是黄昆,这位光头大叔走了过来,双目之中甚是疑惑。

    “白山一方确实大大加强了戒备,几乎可视作战备状态,真不知那一晚究竟发生了什么。”

    陈清河点了点头。

    他刚才抬头看天,也确实见到了一些状况。

    沈岱宗所言并没有夸大其词。

    黄昆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问向诺曼:“你知道黑夜白昼的那一晚发生了什么吗?”

    被黄昆这突然性的一问,诺曼心中一惊:他知道黄昆所说的黑夜白昼的那一晚,说的就是自己遇到亚德里安的那一晚,但是黄昆怎么突然问自己这个问题?难道说他竟然猜到了那奇景和自己有关联了?可是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诺曼心里有点慌,不过他终究演技到家,面上全无半点波澜。

    这时黄昆又补充了一句话:“毕竟你……”

    因为沈岱宗在场、而诺曼现在又是魔药师*****的缘故,所以他的话并没有说完,不过其中的意思诺曼和陈清河都懂了。

    你是父神教的圣者,地位崇高,教会为什么会这么做你心里没点B数吗?

    这就是黄昆的言中之意了。

    这让诺曼心下一松——原来不是猜到了他的秘密。

    然后他就更放松了,摇头,道:“这我真不知,也没空知,陈兄可作证。”

    嗯,这一人一龙,一流氓一雅士,经过杜阿拉之战后,感情更是升温,现在竟然是以兄弟相称了,也不管他们中间足足差了好几百年的岁数。

    陈清河点头,“确实。”

    诺曼一路都和他一起,这个父神教的圣者也确实没空联系教会。

    黄昆本也是碰碰运气问一下,现在问不出答案,也不在意,只是摸了摸鼻子,“好吧。”

    几人聊着聊着,那边厢沈岱宗的工作终于完成了。

    “师傅,陈宗主,星盘已布置完毕,这就出发吧。”

    沈岱宗的声音传了过来。

    诺曼循声看去,见到在他们前方不远处,靠近接天之壁的地方,积雪已被扫除,露出了一片土地来。

    这片北方的黑土地被沈岱宗不知用什么法术施展在了上面,看着不像是土地了,有了金属质感,上面更是画了一个大圆圈,圆圈里密集地刻着很多线条和古语。

    对于魔法阵没什么研究的诺曼对这东西看了好几眼,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纪若兮看到已完成了,轻赞了一句:“沈大哥,若是没有遇到你,咱们贸然前来,怕是都不知如何回北境。”

    沈岱宗则是道:“倒不是这么说,原本这空间法术对于师傅和陈宗主来说就不在话下,就算不从上面走从这里走,没有我一样通行。只是这种法术魔力波动向来极大,现在冲霄关戒备又如此森严,极易暴露行迹,所以才需星盘,利用星盘本身的力量通行,魔力波动小,更为稳妥。在这里面,我只能说起到一个锦上添花的作用,并不是关键性的。”

    陈清河闻言,称了一声:“岱宗你过谦了。”

    黄昆却是迫不及待:“赶紧走吧。”

    沈岱宗一点头,称“是”,然后道:“因为要尽量抑制魔力波动,所以星盘一次只可通行两位,因此还请师傅和陈宗主先行,若兮和贝拉克先生居中,我殿后。我如此擅作主张,还请师傅和陈宗主见谅。”

    陈清河又再点头,道:“柳司徒将星盘交予你,那就是对你的信任,我们听你的便是。况且你安排得当,若是换你师傅来,怕也就是如此。”

    黄昆“哼”了一声,不过他倒也知道现在不是拌嘴的时候,直接大踏步走了上前,去到那魔法阵中间。

    “赶紧走吧!”

    陈清河摇摇头,也跟了上去。

    等两人站好后,沈岱宗手中举着那个星盘念叨了起来。

    然后,随着一点淡淡的魔力波动,诺曼见到魔法阵中生起一道柔和的白光,将陈清河和黄昆包裹住,等到完全包裹住后,最终白光一闪,两人不见了。

    这一下虽然时间不长,但是对于沈岱宗来说好像颇有消耗。

    他站在那闭着眼睛,静立不动,好一会儿似乎才缓过来,这才长出一口气,睁开眼来看向诺曼他们,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话都没有说。

    他现在似乎压力甚大,大到都张不开口了。

    纪若兮担忧地看了沈岱宗两眼,也没敢多耽误,紧走两步去了魔法阵中站好,诺曼也跟了过去。

    这次跟刚才一样,沈岱宗拿着星盘又念起咒来,也是从下方生出白光,将诺曼他们两人包裹住,最后一闪,两人消失不见了。

    漫天的雪花中,只剩沈岱宗一人。

    看着空无一人的魔法阵,他突然笑了起来,面上表情如释重负。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