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进击的废材 >

第三百二十五章 暴露了

    就算上次没想到,这一回也足够潘家人猜到顾灵之身上的异常之处了。

    将茅丁零抓住关押起来之后,潘路明眼中掩不住兴奋地反复询问:“你可是看清楚了?那女子是突然消失的?”

    “看清楚了。”潘立文点头,眼中是同样的兴奋,“老祖,你说她会不会就是……”

    “不管是不是,都可以一试。若她真是灵族余孽,说不定吾主一开心,就会赏赐给我们更多神器。到那时就算不需要跟其他国家虚与委蛇,我们都能独占大陆了!”

    听着潘路明跟潘立文两人欣喜的交谈,潘喻忍了又忍,终于找到空当插上了话:“两位老祖,关于那名女子的消息我知道一些。”

    “她叫黑荆棘,这名女子似乎是突然出现在大夏都城的。几十年前她曾在拍卖会拍卖过一枚洗灵丹,后来灵族遗迹出了变故,我还曾派人去追杀过她几次,却都无疾而终。帝国和联盟开战以后,她就很少露面了。只专心炼器,据说小小年纪就已经能够炼制出地级上品灵器,距离天级也只差一步之遥了。依我看,若不是掌握了灵族那鬼斧神工的炼器技艺,她怎么可能进步的这么快?”

    “而且她炼制灵器的手法跟大陆上现存的手法都不一样。就算她不是灵族之人,肯定也跟灵族脱不了干系!”

    说完这长长的一段话,潘喻感觉从前一些不太注意的细节,都变得值得深思起来。

    潘路明和潘立文的眼睛则随着潘喻的话越来越亮。洗灵丹、精妙的炼器手法、能够突然消失……这种种的一切,不正是灵族的手段么?

    “继续封锁皇宫,我不信她能永远不出来!管她是不是灵族余孽,都要抓住她!”

    此刻引起了潘家震动的顾灵之正一脸无语地看着某个厚脸皮的家伙。自从进了传承空间后,潘越这货就没心没肺地围着灵湖水大流口水,一副不把这里搬空不想离开的架势。直到法神出面,才把某个被宝物冲昏头的家伙拉住。

    “你是法神的徒弟?”不仅顾灵之和容渊没猜到这一层,就连容华裳都一脸愕然。

    “你们不知道么?”潘越诧异,语气带着点苦涩:“若不是如此,我哪有那个胆子反抗我父皇啊?”

    在容华裳听来,潘越的说法又是一出宫廷斗争大戏。可知道真实情况的顾灵之等人却知道,他这是向他们解释自己不收奴印影响的原因。

    按理说拥有奴印的潘越,在遇到顾灵之的时候,就会受奴印影响地将顾灵之的行踪报告皇宫,再派出人手来追杀。怎么可能像他一样一反常态地帮着对付北丘,现在终于知道原因了。

    法神虽然距离成神还有一定的距离,可要适当地屏蔽一下奴印对潘越造成的影响却是没问题的。

    “现在怎么办?法神前辈,您们现在就回联盟么?”潘路明等人已经知道了他们的打算,肯定会严加防守。再想出其不意地动手却不太合宜了。

    容华裳闻言苦笑:“我们也想出去,可整个皇宫都被封锁了,一旦触碰光罩就会引起他们的注意,怎么出去啊……”

    “这个我倒是有办法解决。只要姑祖母想出去,随时都可以。”顾灵之自信一笑。

    拥有能够无视各种禁制的吱吱,想要离开并不是什么难事。难就难在要怎么面对潘家人的反扑。相信今天的事潘家肯定也有所觉了。灵族这个身份,恐怕掩藏不了多久了。重要的是在身份还没曝光之前还能做些什么。

    “你有办法随时离开?”法神惊疑,随后恍然地点点头:“是了,你连自爆形成的绝对屏障都能阻止,区区一层防御,自然是难不住你的,只是……”

    法神说到这儿,眼睛亮闪闪地看着顾灵之,比之前看到灵湖水的时候还要亮。惊得顾灵之后退三步,容渊也跨上前来挡在她的面前,语气警惕道:“前辈,就算您是联盟的支柱,也不能强行要求我们做什么。”

    容华裳也同样挡在顾灵之身前,迟疑地看着法神。虽没有说话,可她的动作已表明了一切,若是法神想要用强,她绝对是站在顾灵之这边的。

    潘越看着这一幕,嘴角抽了抽,颇有些无奈:“师父,您说话就不能说完整么?这样说一半留一半的,很容易让人误会啊!”

    法神也觉得有些委屈,“你不是说说一半话留一半,最能体现高人风范,增加神秘感了么?”

    顾灵之、容渊、容华裳:“……”

    难道以前法神跟他们议事的时候总是说半句话,让他们自己猜后半句,都是为了增加神秘感?瞬间有种偶像破灭的感觉怎么办?

    潘越都已经没眼看自家师父的蠢样子了,“师父,您就正常说话就行,以您的身份,不用说半句留半句一样很有高人风范,不需要刻意伪装的。”

    “是么?”法神这才重拾了信心。轻咳一声,正色道:“三皇子妃,你说你能够无视防御光罩送我们离开。又有能够随身携带的空间秘宝,在出去之前,能否帮我们得到神器?”

    “怎么得到?”

    “不行!”

    顾灵之和容渊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顾灵之是跃跃欲试,另一个就是坚定的反对了。

    “反对无效。”顾灵之转身揉了揉容渊的眉心,将他皱起的眉头抚平,“安啦,我有空间在手,根本就不惧任何危险,大不了再次躲进来就是了,不用担心。”

    “不行。”容渊依旧不愿松口,“高手对决胜负都在眨眼间,若是来不及躲进去呢?”而且传承空间还有个最大的缺点,就是从哪里进入,出去的时候就在哪里。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可以给她一块我亲自炼制的误护身玉符,能够抵挡半神的全力一击。有了玉符缓冲,剩下的时间足够三皇子妃躲避了。”

    听到这句,容渊的态度才软化了一些,可依然讨价还价道:“还是有些不保险,还要再多点保护措施才行。”

    听到这里 法神算是明白了,容渊这是在替顾灵之讨要好处呢。不由有些哭笑不得。

    “你啊,你们连有价无市的灵泉水都能随意送人,怎么还在乎老朽这点东西?”

    “两者性质不同,这是原则问题。”要是现在随意答应对方犯险,谁知对方会不会把这当做理所当然的,以后有更危险的事让顾灵之去做?只有把代价提高了,才不会给人轻贱的错觉。

    随后容渊在法神近乎是咬牙切齿的情况下狠狠地大开口了一次,几乎将他将毕生积蓄都贡献出来了。连潘越都没能逃脱地一同掉了一层皮。

    “真狠!”潘越对容渊竖了个大拇指。

    容渊含笑接下,回了句:“不敢当,这点东西在五皇子眼里算小意思。”

    一语双关的话让潘越狱卒地差点喷出一口老血。这是威胁他要将在联盟的身份说出去啊。只能忍辱负重地将憋屈的话全都咽下,由衷赞了一声:“三皇子还真是不吃一点亏啊。”

    “那是。”容渊全当他是赞扬了,“娘子太败家,当夫君的只能多赚点了。”

    潘越给他的回答是带有嘲讽意味的两这个字,“呵呵。”

    在他面前提赚钱,也不怕他用灵石砸死他。联盟第一奸商可不是说说的。

    容华裳从潘越出现在传承空间里的时候就觉得顾灵之和容渊对他的态度不像是不认识的人。更像是相识很久的老友般。

    可这怎么可能?

    他们一个是帝国人人见到都要头疼的五皇子,一个是联盟人人称赞的三皇子,两个八竿子打不上的人怎么会认识?

    终于,在两人后面近乎斗嘴的话时,容华裳忍不住了凑到顾灵之身边,低声询问:“灵之,你们跟潘越早就认识?”

    “是啊。”顾灵之下意识回了句,然后反应过来潘越在联盟的身份还见不得光呢 又加了一句:“两人都是皇子,相互认识不是挺正常的么?”

    “是么?”容华裳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可他们聊天的感觉,似乎更像是认识多年的老友了。而且你怎么会将他送进来的?难道……”

    顾灵之有些黯然地点点头:“我看到茅前辈被潘家的半神围攻,准备去救人的时候看到北丘的国主命人捉拿他,才知道你们之前是躲在他那里的,就顺便把他拉进来了,茅前辈就……”

    “不用自责,没人会怪你的。”得知茅丁零很有可能被抓了,容华裳安慰道。

    法神也劝慰了一句:“若不是你,可能我们几个都会被抓,之后再想办将他救出来就是了。”

    “救什么救?那个老匹夫那么贪生怕死,就让他自生自灭好了!”潘越愤满道。

    “哎,怎么能这么意气用事呢?为师知道你是气他弃为师于不顾自己跑路了。可当时是我让她跟容公主先走的,他这么做也无可厚非,你不能因为这样就记恨于他,这也不能全怪他。”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