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冥主(仙寥) >

第100章 两仪神剑

    “无念无我,无我无法,无法无天!”

    季寥听到有人在耳边喃喃低语,从玄境中脱离。

    他心下忽有怅然之心,总觉得少了什么,默默体察,最终将胸前的衣襟扯开,在心口位置,有一道青色的疤痕,那是慕青原本寄居在他身上的地方,现在慕青已经不在这里了。

    茫茫尘世,他也感应不到慕青身在何处。

    仿佛慕青就此消失了。

    他睁开双眸,看向身前的地面,一柄古朴长剑上缠着一条青蛇。剑自是那柄长生剑,青蛇也是被慕青寄居神念的那条蛇,可是慕青也不在剑上,也不在青蛇身上,只是它们体内犹自有一丝慕青的气息,仅是气息。

    季寥感受体内的法力,静如深渊,阴阳浑然一体,不再有任何区分。

    一轮红日照耀在深渊之上,那是无字经所化的印记。

    季寥知晓,自己此时的法力已经到了人世间的尽头,那便是登仙境的极致。他的法力不再有质的增加了,一种桎梏深深限制着他。

    他此时方才深深体会到当初季笙和赵希夷为何会离开人世间前往魔界,因为她们也是跟他现在一般的感受,如同胎儿在母体怀胎十月,终于要到瓜熟蔕落的时刻,可是如果没能顺利生产出来,便会胎死腹中。

    天地生养了炼气士,最后亦限制着炼气士,此为天道。

    可是慕青为何会消失呢,这个神秘的女人,跟他纠缠了三世。季寥对她的了解仍是少之又少,但季寥隐隐猜到,慕青的消失应该跟这把剑还有之前问他的话有关。

    自从慕青得到长生剑后,显然是获悉了什么,那之后便跟从前有所不同,而此前最后问他的那句话,还有她的话,亦是她消失的征兆。

    季寥绝不信慕青会彻底消失。

    或许,某一天他们还会再相见,希望到时,是友非敌!

    西天残月,东方欲晓。

    聂小娘子从山下归来,她到了季寥的院子,大咧咧坐在井沿上的朝颜花藤上,看得出她现在心情很不错。

    女鬼的双眸看向季寥道:“你好像变得更英俊了。”

    季寥知道,这是他体内阴阳法力彻底融合带来的改变,使他此生的修行彻底完整,无限接近了仙佛的层次。

    可以说,他现在自称是天人化生世间,亦是不为过的。

    古时候,尚有神圣仙佛存在,在人世间显化法身,或许也不过是他如今的实力而已。毕竟天道无私,世间的规则对所有存在的限制应当也是没有多少差别的。

    修行越高,季寥越能体会到在真正的世界面前,他的力量仍是渺小,可以说微不足道。

    山崩地裂的力量对于凡尘众生而言确实很是伟岸,可在整个世界面前,怕是连打个哈欠都算不上。

    季寥头上虽然秃着,却有如秋月光洁,眼神亦似莲华,浑身上下,自有股圣洁出尘的气场。

    聂小娘子为精神之力构成的鬼物,对季寥的气质感受尤为深刻。

    如果不是她有了些修行根基,怕是一见季寥,便会以为他是真正的菩萨尊者,自然被季寥度化,化为季寥的护法伽蓝。

    季寥微笑道:“不过是内在修行圆满,由此在外相上有所展露而已。看你神情,怕是入梦之事十分顺利。”

    聂小娘子道:“是啊,我跟爹爹聊了很久。”

    她神色间颇是雀跃。

    季寥心下也为她高兴,聂小娘子终归是花样年华的少女,又跟父亲相依为命,如今能再次相聚,到底能弥补一些遗憾。

    可惜人鬼殊途,季寥也不能她们父女做的更多了。

    季寥静静聆听聂小娘子述说她和她父亲的事,说了相见,又说了她的童年,叽叽喳喳,仿佛百灵鸟。

    这份活泼欢快,已是许久未出现在她身上。

    季寥更不打断,他不但怜惜对方,更从聂小娘子的身上看到季笙的影子。

    以世间岁月推之,上次见到那个活泼可爱的少女,已经是一千年前了。

    季寥接下来继续在兰若寺住了一段日子,要么讲经说法,要么给槐树姥姥和聂小娘子传授修行之法,要么给了缘他们讲故事。

    他们虽然不说,心下也有所感觉,季寥又要离开了。

    兰若寺的日子实是平安喜乐,只是季寥没法永远处在这样的日子中。

    在一个寂静清冷的夜,季寥孤身离去。

    留下了长生剑和那条小青蛇。

    那一剑一蛇,自有灵性,可以纵横世间。何况季寥也清楚,无论是长生剑还是小青蛇,都不认他为主的。

    青蛇倒也罢了,那长生剑,便是以季寥现在的力量亦没法将其降服,其本质层次之高,亦是超出季寥如今的预计。

    当季寥离去后的第二天,裴石和大凉王朝的天子到了兰若寺。

    天子最终凄然离去,他至死也没跟季寥相见过。

    裴石亦是遗憾,没有季寥的帮助,他道魔合一之事,仍如镜花水月一般。

    ……

    道门五派,特点各自不一。

    灵飞派为女子门派,为天下女修楷模。太玄宗远在北海,清傲孤高。天师教深入民间,影响颇大。太清道最为神秘,飘渺出世。

    上面四派,有出世,也有避世,特征显著。

    但易象宗却兼具出世和入世的特征。

    易象宗出谋士,出将帅,亦出隐士,无论是庙堂之高,还是江湖之远,皆有易象宗门人的行迹。

    其宗门所在,也十分有特点。

    可谓“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江州的北面便是玄州,玄州第一雄城玄阳城的易象学宫便是易象宗教导门人弟子的地方。

    玄阳城的城主便是易象宗的宗主,这个规矩,已经沿袭了千年之久。

    大凉王朝明面上是没有世袭封地的,而玄阳城却是易象宗实质上的世袭封地,只是没有官方名义而已。

    饶是如此,在整个大凉王朝,已经是独此一家。

    若论神通之众,底蕴之厚,天下宗门自是以那烂陀寺马首是瞻。

    可要是神通以攻守兼备论之,世间怕是没有一门神通能及得上易象宗的两仪神剑。

    尤其是千年前的清微派的剑术精要为易象宗所得后,易象宗的两仪神剑已然是天下第一的剑术,更有人说世间所有剑法都脱不出两仪神剑藩篱。

    当今易象宗的宗主,修行两仪神剑已有两百年。

    便是太玄七绝风头最盛之时,亦未曾挑战他。

    而这位宗主,此时此刻却失去了以往的镇定。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