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大文豪 >

第八百八十二章:入宫

    长安的军民们,此刻看到了一个奇特的景象。

    在起初听到了平地惊雷一般的轰鸣之后,就当所有人都诧异不已时,便看到一队官军前行,紧接着,一支前所未有的军马浩浩荡的尾随其后。

    起初,人们见了,只是惊诧。

    这其实很可以理解,因为是人都明白,这支军队绝非是关中军,于是乎,所有人都想到了一种可能。

    朝廷的军马……入城了。

    不是一开始还说,王都督已经将其歼灭了吗?

    随即,便免不得开始让人生出了恐慌之心,众人开始显得无措起来,胆小的人更是面如土色。

    即便是再没有见识的人,也知道一旦朝廷的平叛大军到达这里,可能会发生什么,屠城?甚或是劫掠?

    匪过如梳,兵过如蓖,官过如剃,几乎敌军到过的地方都是硝烟,没有人可以幸免,这些老教训,可绝不是骗人的。

    可很快,人心渐渐安定下来,因为他们发现,这支军马,很安分,他们列成了整齐的队列,穿着奇怪的军服,一个个背着行囊,目不斜视,似乎并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这么多人,哪怕一个乱兵都没有。

    于是乎,人们开始滋生了好奇之心,起初,还只是有人偷偷探出窗或是躲在门缝后小心翼翼的观看,随后,开始有大胆的人,索性走在了街面上。

    浩浩荡荡的军马走的很急,似乎一点停留的意思都没有。

    以至于迎面而过的一些官兵见状,也是一个个显得无措,有人不知发生了什么,自然就更无人敢发起攻击了。

    就这么的,招摇过市,一路径直到了甘泉宫。

    甘泉宫这儿,当发现了异常,立即有守备戒备起来,想要关上皇城的门,却已迟了,因为那朱雀门的守备已先骑了快马而来,厉声道:“大陈皇帝陛下已带精兵入城,奸贼王川也已伏诛,陛下有旨,勇士营所过之处,秋毫无犯,非叛逆主犯,概都赦免,倘有人负隅顽抗,抵抗王师天兵,尽杀无赦,快迎陛下入城!”

    这甘泉宫的守备听罢,惊的下巴都要掉下来,朱雀门毕竟离皇城远,那边虽是轰隆作响,可在皇城这儿听来,还以为谁家放了爆竹,他们更不知朱雀门发生了什么。

    只不过……现在见这朱雀门的守备亲自来宣读‘伪皇帝’的旨意,便是傻子此刻即也明白了。

    贼军能入城,说明王都督兵败了,两万精兵,摧枯拉朽。而这朱雀门守备来此,这也说明,城已破了,两万精兵尽灭,城门告破,到了这个时候,难道固守着一个宫城吗?

    那是不可能的,宫城的粮食都供应不够,不需要几天,他们就会饿死的。

    此刻便是傻子都明白,一切都已完了。

    城中的‘禁卫’们一个个开始无措起来,那宫门的守备固然是杨氏的心腹,可此时此刻,岂不明白即便现在即便是反抗,那也不过是找死而已,非但挡不住贼军,反而会误了自己一家老小的性命。

    一个个人,丢下了手中的刀剑,垂头丧气,众人便跪在宫门的门洞口,随后,陈凯之便已领兵而来,数千勇士营将士,顿时开始各司其职,有人接管了宫门,有人开始川流不息的入城占据各处甬道和石桥,有人在护城河内布防,陈凯之只左右看了这宫中的禁卫们一眼,道:“尔等各自回家去吧,宫中的事,与卿等无关。”

    陈凯之说罢,便朝身边的说道:“来,给朕更衣。”

    只在这城门楼里,陈凯之更衣,随后,带着人,朝着宫中深处而去,他是该解决这个余孽,树立自己的风范了,不然真的以为他陈凯之好欺负。

    …………………………

    整个长安城的气氛,只能用诡谲来形容,当有人口里大呼,平叛的大军已至,更多人是显得不信,因为在他们看来,若是当真到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没有喊杀,没有哭爹叫娘吗?

    乃至于西京京兆府的府尹,他在京兆府里当值,听闻到下头的差人们一个个屁滚尿流的来禀报时,也不由的觉得好笑:“贼军去了哪里?”

    “大人,朝甘泉宫去了。”

    “甘泉宫去了,可外头为何没有喊杀?”

    “无人敢挡!”

    “哈哈,真是可笑,无人敢挡?你的意思是,这贼军竟击溃了两万关中军,你可知道,关中军出长安才多久,谁能一日之间,击溃王都督?这长安守备森严,城池坚不可摧,贼军又如何进的来,这定是有贼子乱我军心,尔等竟也跟着胡说,大胆……”

    于是,那差人便再不敢说了,唯唯诺诺而去,不愿在多说什么,因为这种现象没人会相信的。

    宣和殿里。

    听到了爆炸的声音,陈艳义不禁四顾左右,笑了笑,道:“你看,外头已有人燃放炮竹了,可见百姓们得知大捷,亦是喜不自胜,人心在朕啊。”

    “一切都托陛下的荫庇,这王川才得以凯旋。”

    大臣们纷纷附和着陈艳义,只有杨琛不言不语的,微眯着眼眸凝视着自鸣得意的陈艳义。

    可等了很久,便一切又归于沉寂,众人等的焦躁。

    终于,有个宦官急匆匆的赶来:“陛下,陛下……不好了,不好了……”

    只听这不好二字,殿中顿时许多人焦虑起来,不少人窃窃私语。

    陈艳义也心里咯噔了一下,他毕竟没经历过什么大世面,一听不好,便面如土色,左右张望。

    倒是那杨琛却是气定神闲,皱眉眉头,冷声问道:“什么不好了,不可胡言,有事禀奏即可。”

    “逆贼……逆贼……不,不,陈凯之……不,不是,陛下入宫了。”这小宦官本想说逆贼,可随即又觉得这是作死,随即,却又换了陈凯之,可又觉得不敬,于是干脆咬了咬牙,直接称之为陛下。

    陈艳义先是一呆,随即身子一颤,竟是一下子瘫坐在御椅上,一张脸苍白无血,嘴角微微颤抖起来。

    “陈凯之……”

    群臣顿时哗然。

    杨琛依旧气定神闲,正色道:“胡言乱语!陈凯之覆灭在即,如何能够入城?”

    他这一句反问,倒是颇有一些稳定人心的作用。

    许多人先是面色惨然,可随即,却都定下神来,因为这实是有些蹊跷,王川都说可以取陈凯之首级了,怎么转眼间陈凯之就入城了,这应该是不可能的。

    众人都不信,那宦官带着哭腔:“奴才不敢胡说,是真的!”

    “狗一样的东西。”一个武官趾高气昂的站出来,厉声呵斥他,“休要胡说八道。”

    众人定睛一看,正是这关中朝廷敕命的大司马杨志平。

    杨志平论起来,不算是杨氏的近亲,从前只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可他毕竟还姓杨,何况多年来,对杨氏死心塌地,论起能力,他可能远远不及那王川,可论起信任,王川终究无法和他相比,他这大司马,只是虚衔,实际的职责,乃是负责甘泉宫的守卫。

    他面上的横肉一抖,流露出不屑之色:“陈凯之五百兵马,怎么可能击破王都督,又如何能杀入长安城,何况,外头一点动静也无,倘若当真如此,只怕这长安城,早就乱成一锅粥了,这阉贼,十之八九,便是陈凯之的余孽,实是可恨,陛下,陈凯之人头送来长安,不过是时间问题,现在竟有人胆敢扰乱军心,是可忍孰不可忍,来哪!”

    他这么一说,所有人脸色缓和了起来。

    不错,这宦官确实是危言耸听了,外头并没有什么动静,很安静,若是当真遇到了战事,只怕长安城早就乱成一锅粥了。

    陈艳义重新露出了笑容,整个人也镇定不少,显然不在怕了,而杨琛也是笑吟吟的样子,众人看二人气定神闲,也慢慢的定下心神来。

    方才杨志平高呼来哪,本是想要叫禁卫进来拿人,这个宦官,实是可恶,少不得要拖出去打死,如此危言耸听,怕不是锦衣卫的人。

    可杨志平叫了一句来哪,外头却一点动静都无,按理而言,这外头该有禁卫守卫的,听到了动静,难道不该赶紧进来。

    杨志平以为这些禁卫没听见,便声音提高了许多,厉声道:“来人!”

    “……”

    依旧还是没有动静,像是根本没有人听见自己说话一样的。

    杨志平倒是有些急了,宫中禁卫可是归他管的,莫非是禁卫偷懒?这可真成了笑话了,他不得不又加大了音量:“来人。”

    这一次,堪称是狮子吼,声震瓦砾,便是死人,都能叫活。

    只是……

    就在这殿外,其实外头的禁卫们哪里会听不到杨志平的吩咐,可他们每一个人,却都如石化的雕像,一个个目瞪口呆,竟无一人有反应。

    因为他们看到,浩浩荡荡的军马,乌压压的朝这里勇涌来,为首一人,头戴通天冠,身披冕服,腰间系一剑,手按剑柄,这……这……这是天子衣冠,又来了天子……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