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沙龙国际 > 族长压力大 >

第一百二十九章 线索来了(第二更求月票)

    村塾,蒙童班。

    如桂重阳说的,放了几日假,梅童生直接去隔壁班抽查功课去了。

    蒙童班这里,依旧是诵读,由梅晨领读,其他人跟读。

    杜七悄悄溜进来时,就见一堆小萝卜头摇头晃脑的模样。

    有人诵读的认真,双眼阖着,心无旁贷;有的压根坐不住,眼神乱飞,手舞足蹈。

    就有人看到杜七鸟悄地进来,少不得伸舌头、做鬼脸。

    杜七见状,原本有些阴郁的心情都好了许多,也顽皮地回了个鬼脸,逗得之前做鬼脸的小学生捂着嘴巴乐。

    虽说各家各户都忌惮杜家与李氏,嘱咐自己儿孙离杜七远些的,也有那一等爹娘想要靠上杜家这大腿,叮嘱自家小子巴结奉承杜七的。

    不过孩子们多是七、八岁的年纪,正是全部心思贪玩的年岁,谁计较杜家到底是厉害还是不厉害。

    眼见着杜七和气可亲,又带零嘴分给大家吃,就有小学生忍不住往这边凑了。

    等到外边钟声响起,到了课歇时,就有两个小学生你挤着我、我挤着你凑上前来,道:“杜七哥,你带了牛皮糖来?”

    杜七早晨值日前,曾经拿了一包糖分给小学生们。这两个来的晚,只听了一耳朵,忍了一节课,终于忍不住凑了过来讨要。

    杜七没有啰嗦,直接拿了一个牛皮纸包出来,道:“是小八买的,你们自己拿。”

    这牛皮糖是八月十八百味香开业时,梅小八在镇上买的,就为了答谢杜七之前撒网得的那条大黄鳝。

    纸包里是切成拇指大小的菱形块,两个小学生也不贪心,一人拿了一块,就嘻嘻哈哈走了。

    梅晨回过头来,皱眉看着杜七。他自诩为班首,以维护班级秩序为己任,方才大家开始诵读时,杜七的座位是空的。

    杜七来晚了?可是他上课前还值日来了。

    梅晨没有留心杜七换了衣服,有些摸不清头脑,就陷入纠结,不知到底该不该跟梅童生告状。要是不告状,别人跟着有样学样秩序就坏了;要是告状,会不会惹得杜七他们几个不快?

    后一排的几个大高个,明显是一伙儿的,其中还有自己的从堂兄。

    杜七一抬头,就看到梅晨拧着小脸苦大仇深的看着自己,只当他也想要吃糖不好意思过来讨要,知晓他是梅小八的从堂弟,家族排行为九的,就起身过去,将手中牛皮糖往前一送,带了几分热络道:“梅小九,给你吃!”

    梅晨愣住,看看杜七,又看看杜七手中的牛皮糖,疑惑他是要“收买”自己。身为班首,自是要坚持原则,可是牛皮糖上都是芝麻,好像很香甜。

    梅晨还在犹豫,杜七已经抓了一把,塞进他手中,拿了牛皮纸包找旁人去了。

    *

    课间小歇后,梅童生过来,依旧是耷拉着脸,这回抽查的小班的课业。

    抽查内容是放假前背诵的《三字经》、《百家姓》等,抽查顺序是从后到前,明显是冲着桂重阳四人来的。

    梅童生手中拿了戒尺,阴沉了脸,看着四人就有些不善。

    不过桂重阳、杜七之前都是藏拙,自不会怕这小提问。

    梅小八这里,有桂重阳回去加的功课,虽有些磕磕绊绊,也顺利过关。

    叫人担心的,反而是杨武。幸而杨武极珍惜上学机会,回家也听了桂重阳的劝告,自己温习功课,加上心中对于梅童生的畏惧减了几分,竟然也口齿清楚,回答顺利。

    四个人逃出生天,梅童生脸上的烦躁已经是压不住,剩下的小学生就倒了霉。

    没一会儿,梅童生就抽了几个小学生的手板,虽不至于抽的众人哭爹喊娘,也都是要哭不哭模样。

    最后一个是梅晨,因梅童生的太过严肃,使得原本记得清楚的梅晨都开始忘词了。

    想起梅晨与梅小八的从堂兄弟关系,梅童生也顾不得这也是自己族侄孙,立时拿了戒尺,毫不客气的抽了下去。

    梅晨满脸涨的通红,不单单是疼的,还是羞的。

    梅童生发泄一通,这才缓了一口气,却依旧是暴躁,等到中午钟声响起,就宣布一件事,放“秋收假”,为期半月。

    方才被吓得噤若寒蝉的小学生立时眉开眼笑。

    一般的村塾都有秋收假,就是木家村的村塾,在梅二爷爷主持时也是有秋收假的。

    毕竟村里人家,一年之中最重要的日子就是秋收,村塾里的孩子在家里也是半个劳动力;就是年岁小的,也当知稼穑之苦,知晓爹娘辛苦。

    可因梅童生家的地都是佃出去的,并不耕种,就素来不将秋收当回事,等他主持私塾,首先改的就是取消了秋收假。

    不是没有学生家长提意见,可梅童生一句“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就将人顶回去了。

    眼下,梅童生明显是心情暴躁,没有耐心敷衍小学生们了,才将“秋收假”又提出来。

    同小学生们一样,桂重阳几个互相看看,也都带了欢喜。

    除了杜家自己不种地之外,桂杨两家都是有地的,桂重阳、杨武几个自然也不愿意在家里忙着秋收时自己就在村塾里坐着,插不上手帮不上忙。

    只是桂重阳也留了个心眼,猜测是不是梅秀才赌博的事发,否则只是为了梅杜两家的亲事,梅童生不至于暴躁到失态,竟是一日也教不下去,上了半天课就宣布村塾放假。

    杜七因为之前家中之事,没了跟着桂重阳等人玩耍的心情,再次谢过梅小八的牛皮糖,又将自己之前预备的一大包吃食送给梅小八做回礼,倒不算粗心,还给杨武预备了一份小包的,而后就自己回家去了。

    至于桂重阳,与梅小八在一处住,杜七自然无需另预备。

    杨武带了几分兴奋,对桂重阳道:“看看我爹与春表哥他们安排,多半是一起秋收的。”

    之前桂家劳动力不足,这十来年确实多赖杨家父子帮忙。

    按照桂重阳的想法,与其那么辛苦还不若直接雇短工,可也知晓这种想法桂二爷与桂春不会答应,才忍下不说。

    就连桂家二房的人桂重阳不愿意麻烦,何况杨家父子?

    不过村里生活,人情大过天,有的时候欠人情也是一种不见外,要是什么都算的清清楚楚,说不得反而关系生了。

    桂重阳心中腹诽一下,面上不显,点头道:“多半是如此了。”

    因为中午饭还没有吃,几个少年也没有耽搁,提了食盒各回各家了。

    *

    桂家老宅,堂屋。

    梅氏将热好的饭菜端上来,上了好奇道:“怎么好好的放起了秋收假?之前村塾可是不放的?”

    桂重阳本就身体病弱,梅小八年岁更小,梅氏自然是没有想着叫两人下地。这学习耽误半月,可不算小事。

    “谁晓得呢?瞧着梅夫子的模样,像是家中有什么急事,一时抽不开身,才干脆放假了事。”桂重阳道。

    “什么急事?”梅朵端着一盘点心进来,正听到桂重阳的话,满眼放光道。

    “这么急的,多半是与银钱相关吧。”因有梅小八在,桂重阳就换了个说辞道。

    梅朵眼睛更亮,露出幸灾乐祸来。她是知晓梅秀才在镇上赌博之事,巴不得早日东窗事发,让给梅家长房添赌。

    桂重阳也含笑,目光落在梅朵手中点心上,好奇道:“芝麻烧饼?看着倒是比镇上的小巧。”

    镇上的芝麻烧饼一个有成人巴掌大,眼前这个一枚一枚的就跟象棋子大小。这就是杜七的谢礼了,梅朵装了一盘端上来给大家尝鲜。

    梅小八已经在旁吞口水了,却是让了一圈,待大家都拿了,才飞快地拿了一个,咬了一大口,喜道:“好甜!糖馅的烧饼!”

    桂重阳笑了笑,咬了一口,却是变了脸色。

    这饼看和色泽金黄或橙黄,两面粘着均匀的白芝麻,看起来就是小巧的烧饼,可一口咬下去,里面的馅料是白糖桂花猪板油丁,吃着酥松香口,甜肥滋润。

    这是“太史饼”,又称“太师饼”,金陵特产之一。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