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沙龙国际 > 尸魂 >

第二十六章 内裤虽然穿在身,我心却已是赤果心

    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小区阵法是青云观道士们设置的,不过各种迹象基本可以下这个判断,现在阵法一破,他们会有察觉,也许很快就会派人查看,我此时去卫惊蓉家会不会牵连到她呢?

    刚才我已经打算好,今晚就不回家,离远点,找一个小旅馆住下,试探着和五元联系恢复我记忆的事。

    尽管,五元也是青云观的道士,不过从他一系列言行来看,对我没有恶意。

    我略一迟疑,卫惊蓉就看出了端倪,微笑着说:“小区的阵法是被你破掉了吧?别在意,一时半伙对我没影响,以后,那就更不会有影响了。”

    “卫姐,你怎么知道是我破掉的?”其实破阵的是木雅胁迫了百鬼,不过木雅在我身上沉睡,说是我也没错。

    “我感觉到小区比以往变得嘈杂,像是涌进来很多东西,而且黑黑显得坐立不安。”卫惊蓉说道,“看到你在这的架势,就随口问问,没想到被我蒙对了?”

    嗨,原来卫惊蓉是诈我呢?没想到平日对别人高冷的女神,熟悉之后也是没个准啊。这说明她对这个事不是很在意,也就是说对她影响有限,我这下放心了。

    既然如此,我不妨去她家躲着,如果有什么人来查看,也能及时发现,万一布置阵法的另有其人呢?

    于是我跟着卫惊蓉就往她家走,路上给五元打了一个电话,他被鬼老师迷惑不知道去哪了,电话打不通。

    我也没有办法,想到他本事挺大,不会出什么事,还是耐心等待吧。

    卫惊蓉家还是一如既往的卡哇伊少女装饰风,这次卫惊蓉没有进门就变脸,也没有人在旁觊觎还投射出杀气,总算可以安稳了。

    “卫姐,你刚才说以后更不会影响,是什么意思?”我想起之前卫惊蓉的话,问道。

    “累了吧,喝水。”卫惊蓉给我倒了水,坐下说道,“我就要回家族了。”

    “啊?为什么?”我吃了一惊,“好好的为什么要回去呢?是不是你那未婚夫逼你?”

    “不是的,是因为别的事,不说这个了,说说你,好像和前天不一样了。”卫惊蓉明亮的眼眸打量着我。

    我苦笑一声,把从学校回来后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公交车站遇到祖孙鬼,五元带我去看鬼界接鬼,木雅这个女鬼王命百鬼破阵,以及胡静和鬼老师的婆媳仇怨,统统全盘托出。

    她淡然地听着,偶尔点头表示,听说鬼老师已经烟消云散彻底消失的时候,脸上显出了释怀的表情,说:“这个鬼太可恶了,害死了我的学生,我本已通知家族的人搜捕她,没想到已经被你消灭了,那些学生冤魂真该感谢你,高浮,这事你做的解气。”

    得到卫惊蓉的表扬我很高兴,我就打听了一下奇门世家的事,之前偷看鬼界接鬼的时候,听一元女道士请驭鬼卫家和养玉郑家帮忙守护左右,这驭鬼卫家应该就是卫惊蓉的家族。

    我想的是,她不想回家族,现在说要回去,那肯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多知道一些信息,或许可能帮助她,以后的事谁能知道呢?

    “我只是知道个大概,详细具体的也不清楚。”卫惊蓉撩撩发梢,沉吟道,“以后你可能会遇到更多的灵异,也有必要了解一下这些事。”

    原来世间有七大奇门世家,从大周时期就有传承,是当时小国的诸侯王族,守护周王朝,它们分别是齐、鲁、宋、郑、卫、晋、秦。

    岁月更替,王朝更迭,斗转星移,文明突变,无论发生了什么,这七个家族虽说也有发展的低谷,有高潮,起起伏伏,但是都顽强的传承了下来,他们在不同时代以不同的面目出现,互相之家也是分分合合,但是从来没有忘记家族代代相传的祖训,就是平衡阴阳两界。

    同时,每个家族都有家传秘术。

    “卫家有调训鬼魂,豢鬼为奴的秘术,叫驭鬼人。”卫惊蓉说道自己的家族,顿了一顿,看我并不在意,还听得津津有味,继续说道,“齐家能够制造伪魂附身纸人,高阶的纸人甚至和真人没有区别,只是会尽量避开水源,叫扎纸人齐家。”

    “养玉郑家,擅长把动物魂魄封印在玉石中温养,驱使它们做事,一般是家畜的魂魄,猫狗牛马鸡,也有野生蛇狐虎狼,据说越是野生越凶猛,但是代价更大,还有……”卫惊蓉滔滔不绝,看样子恨不得把她知道的所有奇门世家信息告诉我。

    不过好几家她也只是知道个名头,具体擅长什么秘法都不清楚,甚至几十年都没有踪迹,传承都被怀疑已经断绝。

    总结下来就是这几家,我暗暗记在心里。

    齐家,扎纸人。

    卫家:驭鬼人。

    宋家:背棺人。

    郑家:养玉人。

    秦家:控尸人。

    晋家:打更人。

    鲁家:引香人。

    很多核心秘闻都掌握在一族之长手里,普通族人都无权得知,卫惊蓉知道也不是太多,很快就把她知道的都告诉我了。

    “养玉郑家?”我摸了摸胸口挂着的黄玉,里面是孟丽的魂魄,就问道,“孟丽是不是就是郑家的人?”

    卫惊蓉点点头,神色有些黯黯然,说道:“肯定有关系,当时我问她,她点头答应了。高浮,孟丽信任你所以让你保管这块玉,你可一定交给她的亲人。真是奇怪,按道理来说,她应该更信任我这个老师啊。”

    说道最后满是不解,这也是我不解之处,也许以后有机会再问孟丽吧,听了卫惊蓉说的这些秘闻,我心里不由生出了几分希望,养玉郑家擅长玉中养魂,说不定能把孟丽的魂魄养好。

    “孟丽的父母一直也没和我联系,他们知道这事吗?”我又问道。

    “这件事还没处理完毕,涉及到鬼魂,一般都是把这方面的信息都掩藏起来,否则被普通人人知道会引起恐慌,方方面面都遮盖的像个正常事故了,才会通知学生家长,就是和奇门世家有关系,也是一视同仁。”卫惊蓉说道。

    我点点头,分外理解,有很多事情大多数人不知道,不是没有发生,而是被其他人提前解决掉,这也是为保证一个社会正常运转必要的手段。

    人多,力量就大,但是不代表有益。

    这时候,我的电话响了,是五元打来的,我赶紧接通。

    “高浮,你还活着呢吧?”五元的声音传过来,听的出他很高兴,确实是在担心我。

    “好着呢,道长,你怎么回事,丢下我就不管了。”

    “呃,遇到强大鬼,中了鬼打墙了。”五元显得很是不好意思,强行转移话题问我发生了什么事。

    我把大概情况给他讲了一遍,他也不装高人风范了,不住唏嘘,抱怨错过一场好戏,也对阵法破坏后显得很高兴,说这下恢复记忆就更有把握了。

    说着,他忽然“呸呸”了几声,我连忙问他怎么了。

    “卧槽,那个鬼被你整死就对了,把我迷到一个工地的沙堆里,我现在就躺在沙子里给你打电话呢。幸好你没事,你好好休息,明天给你恢复记忆。”

    我听了一阵感动,五元这一定是醒过神来就惦记着我,先确定我是否安全。

    “那个……道长,道长哥,我的记忆可能是你们青云观搞的事,你还能给我恢复吗?”我思忖片刻,还是下决心提醒他。

    人敬我一尺,我还人一丈。

    “没关系,观里也有江湖。再说那个阵法镇压的也不是你,而是你体内的鬼王,给你恢复记忆也不影响。”五元沉默片刻,说道,“对了,你小子,明天先把鬼王的事给我说说,我就说你身上阴气越来越重,原来是鬼王附身,你的命可真够硬的。对了,鬼王附身,你还能活蹦乱跳,你想知道原因吧?”

    我听出五元对青云观的事似有一些隐瞒,也没多想,赶紧点头满足五元的好为人师心态。

    “那明天我再告诉你,这可真是一个了不得的事。”五元说道,又咦了一声,“挖槽,工地上有个小鬼,我去收了它,挂了,明天见。”

    盲音传来,五元的形象在我心里彻底崩塌。

    趁我打电话的当口,卫惊蓉回到自己卧室不知道捣鼓什么,我说了一声,就借用她的浴室痛痛快快冲了一个澡,准备继续睡沙发。

    “高浮,你进来!”

    刚躺下,卫惊蓉的声音传来,我不禁一愣,起身看过去,卫惊蓉的卧室门开着,她露出头,长发飘散下来,掩藏着如花面孔,眼睛带着羞涩。

    这难道是……

    可能是。

    应该是。

    真的吗?

    不太好吧?

    好紧张。

    天天遇鬼,说不定明天就嗝屁了,没什么不好的。

    书上说,拒绝这种事,禽兽不如。

    我心里想到一件事,热血澎湃,那种听说过看见过,就是没体验过的画面,一幅幅在脑中闪现,一个个念头翻上来,刺激地我口干舌燥,身不由己,就往卧室走去。

    此时,内裤虽然穿在身,我心却已是赤裸心。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