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玄幻小说 > 牧仙志 >

第五十四章 千灾万厄

    织天府。

    十三道黑影围坐一巨型方桌,他们身披黑雾,无法看清其性别与面貌,唯有高座上端坐的人,以真实面貌示人,他正是当今织天府的府主,童震。

    “织天府屁大点地方,不过一个小小招新入门测试,就惊扰我等两次?”一道黑影一闪一闪,声音便从他哪里传来。

    “今日,辨灾试又出一特级特等,史上未曾有过一个特级特等,何况同时出现两个。”童震两手交叉,身体微躬,直视那道闪动的人影。“山主于祝织山证道羽化多年,可曾见过织天府出现特级特等状况?亦或者说,祝织山也出现过特级特等?”

    “嗯……”黑影闪动频率愈来愈快,听声音好似陷入沉思。良久,闪动频率恢复正常,“臻儿入门辨天时,亦是特级特等,而今她得证织天大道。你那一下出俩,总觉不对头,二人可是牵牛星本土人?”

    “道牧无疑为牵牛星人,牛郎为织女星人……”童震轻语,实则他也不敢肯定道牧究竟是不是牵牛星人,他于牵牛星出生,这是无疑的。至于,道牧的亲生父母是哪里人,却已经无从考证。

    “道牧,牛郎……特级特等定非常人……”黑影顿了顿,须臾后,又道,“你觉得如何是好?”

    “持续跟进,重点观察……”

    “……”

    镇灾试很特殊,必须在织天府圣地内进行。

    道牧这才刚跨出域门,艳阳普照仙霞迎面而来,让他不由伸手挡住脸,发现不刺眼,这才移开手掌。

    阳光亮而不烈,艳而不骚,这轮艳阳神圣了整个织天府圣地。

    一座座大岳在苍巅悬浮,无数灵禽于空中翱翔,织天府弟子们或是御剑飞行,或是骑乘灵兽虚空漫步。

    清风徐徐拂面,心胸打开,心往神怡,使人想要张开两臂,迎风长啸,以泄心中熊熊热血。

    “差距有点大。”道牧联想牧星山的朴实无华,再看看织天府繁荣昌华,“或许这便是凡与仙的差别吧。”

    “华而不实,又有何用。”候大壮心有不服,可眼神与面部表情,深深出卖他,“牧星山畏惧过谁?更何况这里本是牧星山核心,结果都是他织天府霸占去的……”犹如孩子吵嘴,嘴巴倒是很硬。

    他说得也没错,这一片福地洞天,曾经也属于牧星镇。

    候大壮的话让周围的考生冷笑不已,而今牧星山早已成为过去的代名词,牧星镇更是一个笑话。

    人们口中牧星山多泛指整个牧星山封地,却不再是那个牛郎证道的一座土山坡,更不是土山坡下那座小镇。

    “牧星山不是当年牧星山,修仙人不是当年修仙人。”道牧脑海中尽是牧尸幕幕,那是多么绝望的悲哀,才放他们一个个都愿意成为牧尸,只为辟出一条新生之路。

    “这个世界真有意思,猫喜欢吃鱼,猫却不能下水,鱼喜欢吃蚯蚓,鱼却不能上岸。人一边拥有,一边失去,一边选择,一边放弃。”红艳血眸,光芒些许黯淡。

    偏见,由来已久,随着岁月沉淀,愈来愈深,愈来愈扭曲。

    人们都言,“牧道正统出自牧星山”,这一句话当年是一种无上荣耀,现如今成为无数修仙者嘲讽牧星山的话。

    现如今,谁人都知牧道正统在织天府,牧经亦在织天府。

    候大壮若有所悟,啪啪,大手狠狠拍道牧肩膀,“阿道,你我兄弟二人,只要还活着,就是一种胜利。”

    “嗤!”道牧付之一笑,斜视宛若大猩猩一般的候大壮,“你何时变得如此煽情,让我头皮发麻。”旋即,两人红眼瞪黑眼,接着犹如癫狂那般大笑,谁人读得懂他们眼中的光芒?

    “傻大个!”牛郎叼着烟枪,跨着外八大步,挤开人群走来,“红眼小子!”

    辨灾试刷下大半考生,亦还有六万人。

    牧道考生六万大军,浩浩荡荡,算是织天府每年一到靓丽风景。不少闲着没事做的织天府弟子纷纷聚集观望,其中不乏女弟子。

    自信者愈发自信,自卑者愈发自卑,有些人面对他人指指点点,依然闲庭信步,有些人面对他人指指点点,不论男女考生都变得拘谨起来。

    亦有些人自信过头,反过来对织天府弟子评头论足,好比牛郎,候大壮二人,好似二人成虎就是为他们准备那般。

    牛郎明骚,两眼晃悠,对女弟子样貌气质评分,从头到脚,颇为专业。候大壮暗骚,时不时附和牛郎的话,两人一明一暗可谓绝配。二人笑起来令道牧浑身泛起鸡皮疙瘩,想要将他们脸踩在地上来回搓。

    “丢人。”道牧暗骂一声,又远离二人几步。

    话虽如此,道牧听他二人评论之时,也没少投向目光。

    望无涯。

    一把刀,斩出一道天堑,眼望去,满虚无。谷雾氤氲,刀气随风而生,随风而灭,在不断续写那一道的涵义。

    “诸位,欢迎来到一刀望无,望无涯。”一老妪,腰都快弯成虾,拄着一根蹭亮的桃木杖,上面亦然挂着三颗桃子。

    她从彼岸跨步而来,脚下无中生有,一根根藤蔓从虚空长出,编织成桥,挡住刀气,镇住刀意。

    “此次镇灾试由我来主持把关,无需猜疑我是谁。倘若你们能够顺利拜入织天府,指不定会成为我的弟子……”

    老妪语气平和,人虽老矣,却没有过多废话,直接讲重点,无需刻意倾听,一字一句清晰在耳。

    老妪一再强调,镇灾试当中要谨慎而行,死了就死了,没有复活之说,这是所有测试当中最简单,也是最难的测试。

    不要过于执着高分,而自不量力去做害人害己之事,考试过程中,考生的一举一动都会成为评分标准。

    老妪一再强调,实则她的话对这些兴奋的考生似乎没有太大作用,多是从左边进右边出。

    老妪似乎也发现这个问题,又将话语精简不少,每一句话都是重中之重,道牧发觉死亡在老妪的话中占据将近一半的词汇。

    然,这些考生似乎没有意思到这一点,道牧不知道这些考生是对自己的修为很自信,还是对死亡从未有过概念,道牧的心却不由一揪。

    老妪在万人中也开始注意到道牧三人,从头到尾,就道牧,候大壮,牛郎将她的话听在心里,那三双眼睛骗不了人,脸上微动作也骗不了人。

    “希望你们都能活下来……”

    老妪说完最后一句话,顿时迎来一片热烈掌声,愈是没认真听的,愈是拍得用力,拍得响亮。

    反观道牧并没有鼓掌,陷入沉思,目光流转生光,两手紧握成拳,指甲陷入掌肉,骨关节泛白,不过须臾,又舒展开来。

    道牧方才抬头,正好与老妪浑浊的灰眼相对,明显感受到老妪对自己的赞许与好感,可这一对视,道牧感觉自己好像被脱光那般,什么秘密都不剩。

    她从藤桥上走下,考生们退让数十米空地,枯枝一般的手解下一根麻绳,甩入望无涯。

    “嗡!”一声颤鸣,迸发万丈金光,照亮一片天际。

    老妪颤悠悠拉动麻绳,很宽满是皱纹的灰白脸上挂上一颗颗豆粒汗珠,好比拘一轮烈日那般,光芒愈来愈亮,直至露出真面目之时,光芒却又消失无踪影。

    一本老旧的牛皮书悬浮在空,隔着大老远,似乎都能够闻到岁月在它身上留下的腐朽气息,夹杂墨水发酵腐败的味道,只见上面写着“咏牧大典”四个苍劲大字。

    候大壮呼吸急促几分,这一本牛皮书本该存放在牧星镇,这是牛郎一生心血。一旁牛郎笑吟吟,一边吸着空洞烟枪,却吐出一圈圈烟雾,少有的没了吊儿郎当的模样,换来一本正经。

    “你们站好了,第一次,可能会头晕目眩……”老妪话才落,咏牧大典已化作一轮艳阳,炽光将大地笼罩,呼吸间,所有考生全都消失在原地。

    咧咧咧,咏牧大典书页自翻,“嗯?!”老妪脸色大变,书页已经翻至后半段,好在没再翻几页,最终停在“千灾万厄”。

    “该不是因为那两个特级特等的考生引发变化……”老妪两手握住拐杖,凝实漂浮在空中的咏牧大典。

    ……

    道牧站在大岳之巅,周围空无一人,灰黄的天地,无边无际,一轮黑日当空,不见阳光,却比阳光直射还要闷热。

    阿萌撑起气罩,挡得住风沙,却挡不住的热力,大风呼呼,吹来滚滚热风,仿佛置身于一方烘炉。

    “这场景怎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道牧喃喃自语。

    哪怕空气中弥漫着的腐臭味道,都是那么的熟悉。

    嘶,道牧忽而倒吸一口冷气,这不正是自己的梦境吗?他时而环视左右,时而抬头望天,时而低头俯瞰。

    一刻钟后,嘣嘣乱跳的心脏方才平息一些,原来只是有些相像罢了,并非一模一样。

    “阿萌,我们直行。”道牧红玛瑙双眼一阵躁动,脑海中涌出一头怪物,直觉告诉他,灾厄之源就在前方。

    咻,道牧阿萌化作一道清风,破开热风一道口,疾驰远方。

    “放过我孩子,放过我孩子吧,求求你们了……”

    “妈妈,妈妈我害怕,我要妈妈……”

    “……”

    凄厉惨叫声,以及嚣狂的笑声,使得道牧停下步伐,循声而去。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