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六十九章 你这么弱,我也很绝望。 第四更!

    “你,就是你,”秦凯冷冷的看着那?衣头子,

    “我,诶等等,你是,哦哟,原来是你啊,”?衣头子捂着头,任由鲜血划过,滴入自己的嘴里,“呵,只能眼巴巴看着自己姐姐被抢走,你这废物,是不是很绝望啊,”

    秦凯二话不说,猛的抽出一把手斧,径直就冲了上去,

    “给劳资拦住他,”?衣头子一吼,他现在脑袋受伤,可不想跟秦凯这明显发了疯的家伙单挑,

    ?衣小弟们纷纷应声说道,抄起手边的武器冲了上去,只是还没跑到秦凯跟前,就感觉自己腹部一阵剧痛,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便纷纷倒飞了出去,

    只见场地中央,一个白衣男子,点起一根烟,深吸一口,而后缓缓吐出一个烟圈说道:“我兄弟要单挑,你们谁插手,谁死,”

    话音一落,倒地的?衣小弟们便觉得自己似乎被寒冬笼罩了般,这股寒意刺骨,

    他们脸上极度的骇然,根本没看清眼前这男子是如何出的手,这般速度,究竟有多恐怖,

    他,是人么,,

    虽然很想冲上去帮自己老大,但林辰枫那轻蔑的眼神却让他们不寒而栗,几个人面面相觑,不敢上前,

    吧台附近的白领们则惊讶的捂着张大的小嘴,这白白嫩嫩的小帅哥怎么一下子变的像个大魔王,

    但是,这种邪邪的背影,好帅,

    秦凯混过社会,从小到大没少打架,

    而现在,心里又揣着满腔愤怒,一斧子下去,便是杀招,

    “妈的,一群废物,”?衣老大当然不可能束手就擒,即使他受伤,可受死的骆驼比马大,他在生死边缘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自然不会被秦凯的稚嫩杀招吓破胆,

    揣起身边的一根钢管,手感极沉,是他最爱用的武器,这一钢管打到敌人身上,不会死,但却会遭受极大的痛苦,

    将钢管一挡,?衣老大心头冷笑,就你那三板斧,砍的动我的管子,

    “钦,”

    可下一秒,当斧子和钢管发生剧烈碰撞的时候,?衣老大的瞳孔瞬间紧缩,

    “怎么可能,”

    这就是一把普普通通的斧子,怎么会直接斩断我的钢管,,

    这钢管可是实心几十厘米厚,别说斧子了,给你一把电锯你也不见能切的开,

    可现在呢,这趁手武器却被秦凯一斧子劈断,

    斧子顺势而下,正对着?衣老大的脑袋,

    “艹,”

    ?衣老大拼命一侧身,这才避开了用脑袋接一斧子,

    可毕竟斧速极快,空间又小,反应的时间也少,

    ?衣老大虽然避开必死杀招,可躲避的时候耳朵却被秦凯一斧子斩断,

    “啊,”

    杀猪般的凄厉嚎叫从?衣老大口中发出,全酒吧的人听到无不感到寒颤,

    ?衣小弟愤怒想要冲上前,却看到林辰枫围着二人慢慢的溜达着,一群人却只能干瞪眼,没有一个人敢冲上去帮忙的,

    此时,酒吧里的音乐还在继续,但却没有人醉心于此,

    每个人都将目光注意力集中到这酒吧中央,

    一个文质彬彬身体并不健壮,甚至看着像是大病初愈一样的小男生,竟然对满身横肉体型彪悍的?衣老大疯狂砍杀,

    林辰枫背着手,冷冷的看着周围的一群混混,当林辰枫眼神扫过,这些蠢蠢欲动的混混全部仿佛被定住一般,不敢轻举妄动,

    看着秦凯疯狂的模样,林辰枫心里也是惊讶,老二这不显山不显水,砍起人来却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只是,若是再砍下去,怕是要出人命,

    林辰枫一步上前,轻轻压住秦凯的肩膀,

    秦凯条件反射的便转身扬手就是一斧,他已经杀红眼了,

    可当他看到拉住他的是自己兄弟时,想要收手却已来不及了,

    “啊,”

    吧台后面的白领小姐姐们不敢看到林辰枫被一斧子砍断脑袋的模样,纷纷闭上眼惊声尖叫,

    林辰枫微微皱眉,却并不担心,

    “钦,”

    伸出右手食指和中指,林辰枫直接夹住来势凶猛的斧子,

    “嘶——”

    在场众人,纷纷倒吸一口冷气,

    “我的天,居然是空手接白刃,”

    “还是接一个杀红眼的人的斧子,”

    “这手居然没有一点受伤,哪怕是蹭破一点皮,”

    大鼻哥这浑身冒着冷汗,暗自庆幸刚刚自己没有真正和这可怕的人动手,否则现在躺地上被砍掉一只耳的,就很可能是我了,

    “行了,再砍下去就要出人命了,”林辰枫双指将斧子一夹,随意一拉,便从秦凯手中抽出,

    “我,,哼,”秦凯恶狠狠的看了眼倒在地上,血肉模糊的?衣老大,

    一身?衣,此时却仿佛被红色浸透,

    林辰枫淡淡一笑,前几日的自己,得知岳紫秀和夕诗菱被绑后,反应不比秦凯好多少,甚至更激烈更可怕,

    不过嘛,最重要的还是得先把秦凯他姐姐救出来,

    林辰枫走到?衣老大身边,半蹲身子,皱着眉头,这血可流的不少,别死了就好,

    “别装死,装死的话我不介意真的送你去阎王爷那报道,”林辰枫沉声说道,

    不动,这?衣老大屏住呼吸,身体却没有多大起伏,若是不仔细查看,仿佛真的就跟死了一样,

    凭借着《伤寒杂病论》里的丰富医理知识,林辰枫可以断定这家伙还没死,

    “不起来是吧,可以,”林辰枫掂量掂量手中的斧子,拉起?衣老大的手指,说道:“这人啊,一根手指上就有好几个关节,一只手呢则又有二十多个关节,你说,我砍一个——”

    话音未落,斧头已下,

    “啊,”

    钻心的疼痛让?衣老大装不得死,浑身颤抖,拼命挣扎,就像热锅上的鱿鱼,

    “一秒钟不到,那么,砍二十多个呢,”

    林辰枫的淡淡微笑在?衣老大眼中无异于恶魔一般,

    “你,,你这是犯法,”?衣老大神情扭曲,万分痛苦,

    “犯法,呵呵,”林辰枫又轻轻捏了捏这?衣老大的手关节,说道:“绑架就不犯法,”

    ?衣老大瞳孔微微紧缩,他怎么知道绑架的事情,

    “秦玲在哪,”林辰枫不多作废话,直奔主题,

    “我,,我不知道,”?衣老大眼神闪烁,不敢回答,

    “呵呵,不知道,那么——”

    “啊,”?衣老大浑身战栗,自己的手指,又被砍断一小截,剧烈的疼痛差点痛晕他,

    “现在想起来了么,”

    “没,,啊,”

    “还没想起来,”

    “我不知道,,,啊,”

    “现在呢,”

    “别,,别砍了,我说,我说,”

    ?衣老大痛哭流涕,面目扭曲,拼命求饶,

    林辰枫淡淡收起斧头,擦去斧头上的血迹,说道:“早这样不就好了,说吧,人呢,”

    “人现在在哪我不知道,只是有人雇我,把人绑了一交我就什么都,,,,,,”

    ?衣老大话还没说完,酒吧内忽然闯入一个人,

    “是谁在劳资的地盘闹事,”

    听到这个声音,酒吧小经理的眼泪瞬止不住的往下流,老板你终于来了,

    一个中年男人缓缓进入人们的视线,林辰枫上下打量一番,这中年男人身着一件灰色风衣,气势沉稳,步伐不飘忽,显然是个练家子,而且最重要的是身上那种上位者的气质,

    林辰枫却毫不畏惧,缓缓站起来与其对视,

    刑威心中暗惊,这少年郎是何人物,竟然敢与他堂而皇之的对视,

    能做到这样的人,只有两种,

    一是天高气傲,目中无人的家伙,这种人的坟头草基本都五丈高了,

    二是身怀绝技,或是久居上位的人,在榕城这样的人,自己没理由不认识,

    但凭借自己多年来的敏锐判断,眼前这年轻人该是有身怀绝技,武力高深之辈,

    两个人就这样对视着,许久谁也没有说话,

    下者,攻力,

    中者,攻心,

    上者,攻势,

    在两个高手的争斗中,最重要也是最先争夺的,便是气势,

    倘若气势落败,则此后必将陷入困境,受制于人,步步退后,

    终于,有人脚步微微向后,气势之争,已分胜负,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