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甜妻热恋中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三十四章 约束她的感情生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曲染是忍无可忍了,这个混蛋什么时候开始起变得如此恶心恶劣了,以前就算是死皮赖脸的,起码有自己的原则,可现在的他……

    曲染对他是全然陌生了。

    她也是用无声在抗议着贺臣风的行为,可是贺臣风也是缠定他了,明知道这一刻的行为是有多么不应该,就如他所说的,如果真的要下地狱就一起吧,即使一起死,也总好过从今以后没有任何瓜葛。

    曲染也想起了钟健,虽然知道钟健一定会有办法的,毕竟那个男人也是不简单的,至少不会让贺臣风就这么欺负着,但心下还是不免有担心,“你……把钟健怎么样了!”

    钟健或许是了不得,但曲染也不会忽视贺臣风的横行霸道,想起以前的事情,贺臣风得罪罗美,在她坐牢的时候,罗美可是狠狠的报复了她一回。

    在这个时候了,她居然还有胆子提及钟健,这让贺臣风眼底好不容易稍许转好的心情在这一刻变得更加的阴郁,她是存心要惹他的吧。

    曲染的确是不管他什么态度,这一刻就是直接的再次询问,“你把钟健怎么样了,这是我和你的事情,不要把不相关的人卷进来。”

    哪怕这个人是钟健,或许就是因为他是心底善良的人,曲染才不愿意让钟健也卷入她的漩涡世界里,甚至曲染比谁都清楚她与贺臣风之间的确不会就这么结束的,定然还会有不少纠葛的。

    “他喜欢你,这是没关系?”

    就是因为太有关系了,贺臣风才不会那么轻易的饶过他。

    尤其,贺臣风说话的口吻是十分的强势,甚至是理所当然的要约束曲染的感情世界,就是不允许曲染被人喜欢着,他这样自私自利的态度的确是很极端的,可是,贺臣风似乎一点儿也不知悔改。

    曲染却是已经把他在心底给咒个八百遍了,“那又怎样,难道你还能阻止别人不可以喜欢我?你凭什么啊!我恋爱,我找男人,以后我结婚生子,步入婚姻,都是我个人的事情,跟你毫无关系,希望贺先生你有点自知之明。”

    “就算我们有过去,那也已经过去了,要不是你介入的话,我至少不用坐牢的。”

    最后这一句话从曲染的口中说出时,低沉又哀戚,仿佛是那样的憎恨贺臣风,但心下却又不是这样想的,就算是憎恨,她也有错,彼此都错得很离谱。

    贺臣风凝视着曲染,久久地,不再开口,但举止依然还是很固执又强势的,最终平安的将曲染给送达了。

    “进去吧,我看着你进去,等明天我给你安顿个地方住,就算抗拒我,就算这一辈子都不想要见到我,但也别和单宇阳,和钟健这两个家伙混在一起,他们都不适合你。”

    贺臣风一路的沉默,最后车停靠在曲染目前所住的公寓,这依然还是单宇阳的公寓。

    曲染已经和他无话可说了,最近她该说自己太走运,还是太厄运了,怎么就有那么多人给她安排住处,先是钟健,现在是贺臣风,大概都是看她可怜吧,出狱之后一无所有,什么都没有的她大概是很容易被人怜悯着,所以都在替她安排住的地方。

    “曲染……”

    “我要下车。”她打断,不想再从贺臣风这儿听到任何话语了。

    “……”面对曲染的强硬,贺臣风没有继续纠缠,片刻后,替她开了车锁,“下车吧。”

    曲染这一刻宛如得到特赦令似的,立马步伐匆匆的离开,她越是仓促的步子,越是那样嫌弃的想要离他越远越好,令贺臣风心下很不是滋味,但随即而来的是对曲染更加深沉的不舍得,仿佛在数年后,这种眷恋不舍已经强烈的升级了。

    贺臣风的车停靠在曲染公寓的门外,哪怕见不着面,只是隔她很近,也能勉强的缓解他对曲染的想念。

    此刻,贺臣风拨了一个电话过去,拨给她堂姐贺明汐的。

    贺明汐深更半夜接到贺臣风的电话是在睡眠中,忍不住口气犯冲,“有没有搞错啊,几点了还在骚扰我?喝酒的话,不约,准备戒酒了。”

    贺明汐接通电话的刹那,迫不及待的就表明自己的立场,其实,在贺家诸多堂姐妹姐弟中间,就属贺明汐和贺臣风关系是最好的,大概是因为两人的性格有相似度,他们没有想要争权夺势,争夺贺家财产的勃勃野心,所以也能毫无心机的相处。

    贺臣风听着贺明汐风风火火的表明立场,坚定的态度,便忍不住唇角泛笑,但这样的笑却是相当苦涩的,“不是喝酒,是有事情相求。”

    他难得的是“恳求”的口吻,尤其是在贺明汐面前。

    贺明汐自大学开始便一直留在国外生活,虽然他们隔得远,但是却从来没有和贺臣风的关系疏远过,只是,贺明汐也清楚的知道贺臣风所发生的一切,如今的贺臣风没有以前的开朗,甚至无论是言行还是举止间都多了一份压抑感,就是因为之前遇到了车祸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导致的。

    “什么事情啊,这么严肃的,真是……大半夜说这么认真的话,很吓人啊。”贺明汐这会儿的确是已经没有任何睡意了,坐了起来,一本正经的捧着手机。

    “我想安排个人去你公司上班,给她一个轻松的工作吧,职位不用太高,薪水也别太高,我怕引起她的怀疑,明天你就让人事部打电话她吧,让她去你公司工作,等会我把她的简历传给你。”

    贺臣风终究还是不忍心看着曲染跟个无头苍蝇似的四处碰壁找工作,所以能做的就是拜托贺明汐了,而贺明汐也是他最信得过的人。

    听着贺臣风这拜托的口吻,这贴心的叮嘱,着实是让贺明汐给吓一跳,“是个女人啊?”

    这几年,贺明汐回国后,从来就没见贺臣风对哪个女人这么上心过,即便是颜雅真替他生了孩子,即便两人暂且是住在了一起,却依然还是能感觉到贺臣风对孩子老婆的不上心。

    可这会儿却是如此体贴又眷恋的口气,仿佛从他说话的语气里就能听得出来这个人在贺臣风心底是相当重要的。

    “嗯。”他不避开这个问题。

    贺明汐紧蹙了眉梢,聪明的她,也能准确的猜测到是谁,“难道是曲染?”

    虽然没有见过曲染,可是,贺明汐知道这个女人的事情,是贺臣风的前任,为了贺臣风能够活下来,牺牲了贺瑾航,但同样也撞死了奶奶苏文柳。

    贺明汐在提及曲染的时候,贺臣风并没有立马回答,但已经验证了答案,贺明汐立马道,“疯了,贺臣风,是你疯了,还是我疯了,你要让撞死奶奶逃逸的人去我的公司上班,你就不怕我整死她啊!贺臣风,你难道还不了解我的个性啊,我是有仇必报的人!也很没人情味的人。”

    贺明汐分明也是有些生气的,贺臣风其实不是不清楚自己的行为是有多别扭,甚至多么的大逆不道,他竟然和撞死自己奶奶的人那样难以割舍。

    “喂,贺臣风,你哑巴了啊。”

    “你最好是别放到我公司,不是曲染坐过牢了,受到惩罚了,我们就可以原谅她,除非奶奶活过来,否则,就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贺明汐的嗓门已经不由自主的扬高了,尤其始终等不到贺臣风回应的时候,已是彻底没了耐心,“不说话,我就挂了。”

    但就在贺明汐挂断电话的时候,他终于开口了,“明汐,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就当帮我个忙吧,曲染也不是那样的人,等到我开始有点清醒的时候,似乎一切都已经晚了,或许,撞死奶奶的这件事另有蹊跷吧。”

    毕竟,贺臣风在四年之后再次见到曲染时,她依然还是以前那个心地善良的人。

    “贺臣风,我是怎样的人,你倒是说说看!你要知道我是连自己前男友都能下得了手的人,我有多恶毒,你该清楚吧,我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

    贺明汐提及前男友的时候,其实是有深深难受的,那是她永远也无法触及的一个伤疤。

    贺臣风当然知道这不是贺明汐的真心,她的前男友确实是去世离开了,但和贺明汐是无关的。

    “帮我一把吧,明汐,我现在在深渊里了,只有你能救我,帮我照顾她,至于奶奶的事情,我一定给一个交代,应该不是曲染的,但是……我又不知道哪儿出错了……”

    他的声音是越来越低沉了,越来越压低的声音里,明显也是有不少后悔的。

    认识贺臣风这么多年,贺明汐还是第一次听到他是如此卑微的恳求,仿佛是不容她拒绝的。

    贺明汐也是心软的人,尤其对贺臣风也硬气不起来,“好啦好啦,答应就是,怎样,你让我给她开多少薪水合适?”

    “既能让她保证生活,又能让她不发现到是我给她介绍的工作,还有,最重要的是,给她安排一个住处,就说是公司提供的套房,套房要不大不小的,地址位置尽量靠市中心,套房我去给她看吧,到时候你把地址给她就好。”

    “卧槽啊你,安排得这么细致,又那么不放心,你干嘛不自己搞啊!”贺明汐顿觉自己遇到大麻烦了,可是,贺臣风拜托的态度却不能拒绝,贺明汐只能吃点亏帮他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