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二百五十八章 空中阁楼(10)

    阿禾被他看得噎住。

    沈华在她面前站定,两人的膝盖触碰在一起,“你这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青青没事,只是有事耽搁,但你放心,有沈冥在,便不会让青青受伤。”

    阿禾放下心来,是她太过于紧张,听风就是雨的。

    “那你……”阿禾吞吞吐吐,不知道该如何说明自己现在复杂的感受。

    沈华单膝跪地,打开药箱,拿出沙发与药品摆放在地上,捧起她的脚搁在他的大腿上,“什么?”

    阿禾瑟缩了下,手拉住沈华,后察觉这样似乎有些太过于亲昵,赶紧松开了手,“小伤而已,我自己能处理好。”

    沈华瞥了一眼阿禾收回去的手,一脸平静的给阿禾处理伤口,语气与往常一样,“才出去一个小时不到,你又把自己的伤口弄得鲜血淋漓。”

    她微微抚住自己的脸,无话可说,低头认真的端详着沈华的侧脸,真是越看越好看,她的伤口有些流脓,沈华动作很轻,如果不是刻意去感受,几乎感受不到疼痛。

    作为他的朋友都能够得到他无微不至的关怀,不知道当他的心上人又是怎样一番宠溺。

    想想就让人嫉妒。

    她追沈华已经够艰辛了,又来了个宋明哲在中间插一脚,把一池水给搅乱了,他才甘心。

    “宋明哲和我说的那些话,都是他自己胡说的。和我没有一点儿关系。”阿禾不知道为什么,总想把刚才的事情好好解释清楚,不想让沈华有一丝半点的误会。

    可明明知道以沈华清冷的性格来说,他又怎么会在意是不是有人与她告白呢?

    沈华正专心的给她涂抹药膏,她冷不丁的一句话使得他的力道不小心用得重了一些,阿禾“嘶”的倒吸了一口气。

    他抱歉的抬头,恰好撞进她内疚的目光之中,“弄疼你了?”

    阿禾连忙摆手,笑得一脸幸福,“你要相信我,我喜欢的一直是你。”

    两人对视片刻,沈华低下头,嘴角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你再好好养一两天,伤口很快就会结痂。”

    他巧妙的避开阿禾的告白。

    她苦涩的笑了下,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至少,今天沈华主动抱她了,是不是说明,两个人的感情更进了一步?

    “谢谢你的桃木剑,我很是喜欢。没想到当初随便一句话你竟然都记得。”阿禾悄悄打量着面前俊逸的少年。

    “应该的。”沈华在她脚上缠绕上新的纱布,白净得惹人喜爱。

    阿禾很是喜欢两人之间相处的这种氛围,包扎好之后,沈华一定会离开她。

    她心下着急,头疼的说辞脱口而出。

    沈华手指灵敏的在纱布上系好结,起身前倾,手掌覆在她的额上,“发烧了?是挺热的。”

    两人离得极进,阿禾缓缓的靠近他,长而翘的睫毛眨个不停。

    异样的情绪在空气之中弥漫。

    阿禾垂下眼帘,摒住呼吸,轻轻的在他的唇上印上一吻,一瞬间,她的心脏停止跳动。

    沈华睁着眼睛,从始至终神情没有发生过变化。

    阿禾的唇如同早春开放最娇嫩的花瓣,蜻蜓点水的一吻,很快便分离开。

    房间内的气氛越发静窒。

    沈华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眼中的情绪阿禾看不明白。

    突然,房门响起一阵剧烈的撞击声,两人如梦初醒,齐齐扭头看向房门的方向。

    “喂!你们两个在里头待得够久了!让我进来看看你们在做什么。”宋明哲在门外高声喊道。

    阿禾气得牙痒痒,怎么哪里都有他的事。

    沈华起身,把东西收拾好之后归回原位,低垂着头,神情隐在阴影之中,“看来……你的头疼已经好了。”

    话音未落,沈华便转身打开房门,背对着阿禾说道,“沙发地方小,昨夜没有休息好,你便在客房睡一会儿,更有利于你伤口的恢复。”

    阿禾目送着沈华离去,眼里的依依不舍刺痛宋明哲的自尊。

    在沈华路过趾高气扬的宋明哲时,清晰的听见他从鼻腔之中冒出的哼声。

    沈华再一次到阳台之上透气,双手握紧金属栏杆,微风吹走身上莫名的燥热。

    其实以他的身手,想要躲开阿禾的亲吻,十分的简单。可那一刻他头脑发热,想让自己就这样沉沦一次。

    阿禾的紧张显而易见。

    可又有谁能够发现他的小心翼翼。

    ……

    沈冥搂着我,我就想八爪鱼一样挂在他的身上。

    到达房间之后,不管怎么样我都不愿意撒手。

    他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个移动大冰箱,能够暂时缓解我身上的热毒。

    沈冥轻柔的拍着我的后背。

    我闭着眼嘟囔,“这里是哪里?”

    “孤的房间。”沈冥略微闭了闭眼睛,柔声的与我解释道。

    实在是太过于难受,并且知道周围没有了危险,压抑着*反噬,烧得我神志不清。

    我的手在他的身上摸索着,又嫌弃身上热,三两下把外套扔地上,身上穿着单薄的内衣内裤。

    我的手先是在他的胸膛摸索,随后慢慢往下,手上骤紧骤疼,我不高兴的半睁开眼,嘟着嘴看他。

    沈冥双眸变得幽深,还带着光,火光。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他的呼吸微微的变得急促。

    我把头埋在他的脖颈间,用贝齿轻咬他的锁骨,“我……难受的要死掉了……救我……”

    沈冥的心剧烈的收缩了下,大掌扣在我的后脑勺,掌心用力,把我往他的身上压。

    他突如其来的主动让我停下手上的动作,茫然的望着他。

    他的吻如同疾风骤雨一般向我袭来,我更是如同秋风中的落叶,瑟瑟发抖,几乎承受不住他猛烈的攻击。

    他把我的手腕捏出了一道青紫,吻得热烈,可我依然睁着一双眼睛盯着他。

    他抬手挡住我的眼睛,唇略微离开我,声音沉哑,像是在极力压抑着什么,“别用这样的眼神看孤,孤怕会忍不住。”

    我不满于他的离开,主动的索吻。

    但契合的吻迟迟没有落下。

    用双手把他搁在我眼睛上的手拿开,生气的瞪圆眼睛,“给我……”

    手更是着急的摸向他的皮带,这个……皮带怎么解啊,看上去挺容易的一个玩意儿,怎么在关键时刻就与我杠上了呢……

    尝试了一会儿,始终没有办法解开。

    我所幸把身子往下滑,出于半蹲的姿势,既然没有办法用手解开,那就用牙咬好了。

    沈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压住我的手,把我拖了起来,阻止我下一步的动作。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玩火儿?”沈冥的眼睛彻底变为了黑色,其间隐藏着巨大的风暴。

    “我已经要被火烧死了……”我快要被气哭了,沈冥太过于磨人,我一口咬在他的肩上,直到尝到血腥味才罢休。

    泪水打湿他的肩膀。

    沈冥轻叹一声,紧紧的把我搂进他的怀里,“乖,再忍忍。”

    沈冥难得的温柔,轻轻的抚摸着我的头发。

    可他越是如此,我心里越是难受。

    女人通常是没有理性可言的。

    比如说是现在,“你是不是不爱我了,所以一直不愿意给我?”

    我抬起头,哭得梨花带雨,泪水如断了线的珍珠一般。

    沈冥身体僵了下,“别钻牛角尖,孤现在带你去解毒。”

    他一把把我抱起,脚步稳健的向浴室去,我在他怀中又打又踢,努力挣脱开他的怀抱,可他的胸膛像是铜墙铁壁,我怎么都没有办法挣脱。

    “你不回答我,是不是因为心虚!你之所以来救我,就是因为我还有利用价值。你这样……让我觉得自己很没用。

    什么都做不了,还整天帮倒忙。你实话告诉我,告诉我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我什么都给你。你不要再折磨我了好吗……因为,我……发现,我……真的喜欢上你了。”

    沈冥脚步一顿,低头瞥了我一眼,眼神复杂,“孤要的不过是一个你罢了。”

    他在浴缸中放了水,划破自己的手掌,殷红血液缓慢低落池水中。

    我紧闭双眼,在他怀里一个劲的说着胡话。

    他疼惜的在我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嫌弃一个手掌的血放的太慢,划破两个手掌,本来澄澈的池水慢慢的染上血色。

    温热席卷全身,等我再睁开眼时,我才发现自己置身于红色的水池之中,沈冥在边上眼神冰冷的看着我。

    一瞬间,如同一盆凉水从头顶浇灌而下,使得我清醒不少。

    水池中的水明明是热的,但我的身体却止不住的发凉。

    “你身上的魅香中的有点深,这药池能够暂时缓解你身上的毒,孤会再想办法给你找解药,把毒逼出来。”

    我呆滞的点了点头,身体终于不再被欲望控制。

    沈冥所幸屈膝背靠浴缸坐在冰凉的地上,我悄悄的瞥了他一眼,他后背上密密麻麻的的红色抓痕全是我刚才迷糊时候的杰作。

    不知道为何,看得莫名心酸。

    我让身体下滑,池水漫过肩膀,“我以为,解毒的方法只有一种。”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