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133:医治完成

    当那银针插在林老的头上时,那林老的身体,直接是条件反射的动了一下,原本他是平躺着,突然他的双脚自动抬了起来,只是没过多久,他便是将腿给放了下去,可能连林老自己都不知道,此时这条件反射,

    刘天的手指微微搓动着,神经对于人体来说,是至关重要的,所以刘天不能通过灵气,去操控银针,那样太冒险,刘天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去做没有把握的事情的,

    所以此时,他只能让手指接触那银针,从而对银针进行更精确的操控,以达到传递入脑中神经的功效,能够更加的精确几分,那样失误率也会减少几分,

    刘天手上的动作没有停止,全身的注意力,也是加强几分,在他的额头,都是渗透出大量的汗珠,显然这个手术的要求太高,而他从未做过如此危险的手术,因此此时的精神力,已经达到百分之百,

    人体的神经,负责人体一切活动的传递,若是刘天稍稍的失误,对那林老来说,无疑是致命打击,所以刘天知道,他这次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刘天之前做过很多手术,但从来没有一次,是现在这般的惊险,那惊险程度不言而喻,因为这手术,涉及到的精确程度,难以想象,要在无数神经中,将那错乱的神经,去进行纠正,所要冒的风险,也是有些大,

    现在也容不得刘天,去联系家属签什么协议,因为刘天知道,林老的时间不多了,留给刘天的时间也不多,所有没有时间给他,去考虑其他的问题,

    做手术,还有一线生机,但若是不做,连着最后的机会,都已经没有了,

    此时,刘天的手指,细微的搓动着,像是怕稍稍一用力,就毁掉什么东西一般,整个过程都是小心翼翼的,

    别说是刘天,就算是其他的一些名医,在遇到眼前的这种情况,都是会头痛,他们就算是行医一辈子,在遇到跟神经有关的手术时,都只会摇摇头,一脸无奈,

    毕竟这种手术太冒险,会让他们失去现有的名号,所以很多医生,都是不会去接,但是刘天接了下来,这便说明一点,刘天只为救人,并不求名利,

    到得此时,刘天控制银针,流动的那股灵气,如针尖一般细小,顺着林老头中的血管,步步为营,一点一点地靠近那错乱的经脉,

    这般前行一段距离后,那股灵气,终于是来到错乱的经脉旁,此时刘天的神经绷得很紧,整个身体都是如石块一般,立在原地,没有任何的动弹,

    此时,除了刘天的手指,还有一丝丝的动弹外,整个身体,都是没有丝毫的动作,好似被冰冻成了冰块一样,而此时,刘天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林老的头部,仿佛他此时,能看清林老脑中发生的事情,

    接着便是见到那灵气,从无数神经中,穿梭而去,来到错乱的神经旁,直接是将那几条神经,都是包围了起来,

    这般之后,刘天手中的手法变幻,若是明眼人,皆是能看到,那一条条错乱的神经,正在一点一点地分离开来,而那灵气上,似乎是散发出如暖流般的气体,对那几条经脉进行滋润,

    这种状态持续一个多小时后,刘天的额头已经是如水流,若是此时有人在场,看到刘天额头那汗液的流速,一定会吓一大跳,就像是刚洗完头之后的状态,刘天此时一边抹着汗,一边继续运用灵气,

    刚开始的状态,也只是让刘天有些小心,可此时这样的状态,刘天光是小心,已经不足以解决,他不仅要去小心谨慎,在每次运用灵气后,都要再对那已经动过的神经,进行检查,不得出现一丝的损坏,

    所以越是到后面,对于刘天的消耗便是越大,这种消耗不仅是灵气上的消耗,同时精神上的消耗,那种精神高度的集中,就像是你在做题时,有或者是集中注意力玩游戏时,经过长时间这样,都会有些受不了,要停下来休息一番,

    正因如此,才会有那个词语,劳逸结合,

    但是此时的刘天,却是不能够劳逸结合,若是他在此处停止,之前所做的努力,都会前功尽弃,又或者说是要从头再来,

    当然,这还是好的情况下,若是刘天此时突然撤走灵气,那神经回缩,出现其他的问题,这便不止是前功尽弃,很可能对林老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所以刘天不能停止,他靠着最后的意志力,一直坚持到了现在,或许连他自己都不能想象,他居然能够坚持这么久,那胸口的玉佩,只是静静地看着这一切,他没有直接出手,因为这些对于刘天来说,未尝不是一种修炼,另类的修炼,

    刘天十三岁到十九岁之间,这六年,他都是跟在师傅的身边,而那时,他有师傅时刻的保护,有龙华门的直接庇护,也算是一种生活在象牙塔下,而正是这种象牙塔的生活,让得刘天的生活,也算是安逸,没有经历过大的风浪,

    此时经历的这些,对于他来说,也算是一种风浪,玉佩能够看出,刘天此时还没有到达极限,而若是刘天能够多坚持一秒,对于他来说,好处便是会上升几分,所以不到万不得已,那玉佩是不会轻易出手的,

    不过虽不会出手,但是那玉佩与刘天一般,皆是保持着精神高度集中的状态,一方面他是怕刘天失败,在他失败时,即使的出手帮助刘天,另一方面,他也是很紧张,他也希望刘天能够成功,

    待得这般艰难治疗十来分钟后,玉佩便是发现,刘天的手正在微微颤抖着,虽然此时那细微的颤抖,对于治疗并没有影响,不过玉佩知道,即使会颤抖,那么便是说明,刘天的状态已经是接近极限,

    若是再这般下去,那颤抖剧烈化,对于治疗定会造成影响,毕竟这是一种高精度的治疗方式,

    一分钟,,,

    二分钟,,,

    三分钟,,,

    “唉,还是要失败了吗,”到得此时,刘天手臂的颤抖,竟是又加大了几分,那玉佩只是叹息一声,便是就欲出手,刘天能够坚持到现在,也是说明他的潜力不容小觑,

    那玉佩沉吟一声,便是见其爆发出,一股墨绿色的光芒,那光芒瞬息之间,便是来到林老的头上,再前进一点,就能够进入林老的头里面,

    不过,那墨绿色光芒,到得头皮表面时,已经是挨到了头发,此时那光芒直接是停止了下来,没有丝毫的动作,那玉佩也是一惊,这墨绿色光芒是它自己让停止的,

    因为就在刚才,那玉佩便是看到,刘天颤抖的手臂,竟是再次保持平静,而随着他手臂的停止,玉佩能够清楚看见,林老脑中的神经,竟是直接分离而开,那错乱在一起的几条经脉,都是分散开来,

    刘天加大力度,顿时多涌入了一些灵气,那灵气入脑后,便是将那些经脉,都是固定起来,以免他们动弹,做完这些,刘天停气收针,

    将银针收起后,刘天长长地叹息了一声,紧绷的身子也是放松了下来,到得此时,他才算是彻底解脱,刘天的后背,早已是被汗水打湿,他的头发因为汗水,而与那额头紧紧地粘在一起,

    刘天抽过那桌上的纸巾,将脸庞上的汗珠,擦拭一遍后,这才再次松了口气,重新去为林老把脉,这次他的脉象,已无任何问题,平静如水,没有任何波纹,刘天这才彻底放心,

    看了一眼熟睡中的林老,这才推开病房的门,走了出去,那门外焦急等待的几人,都是转头,死死地盯着刘天,想从他这里,听到一句好消息,

    一旁的傅宇承,看刘天这般虚弱的样子,没有说话,只是快步上前,将刘天给扶住,不管怎么说,他作为刘天的好兄弟,也是有些担心刘天,毕竟刘天的脸上,此时没有多少生机,像是贫血一般,惨白的脸颊,

    那齐本心此时,也是死死盯着刘天,甚至已经忘记了呼吸,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刘天作为他们江市中心医院最后的希望,若是连刘天都没有办法,那么他们江市中心医院,也算是技穷,毫无办法,

    两个保镖的眼神,此时不再是那种凌厉,严峻的样子,此时在他们的脸上,也是有一丝丝担忧,刚刚刘天手术的过程中,齐本心早已将林老的病情告诉了二人,算是给二人透个底,

    众人都是屏住呼吸,好似在水下一般,那场面格位的宁静,也是很压抑,没有人呼吸,若是刘天再停顿一会,怕是几人都会因为憋气而死去,

    只见刘天抬起头,虚弱的脸庞上,有着一抹极为淡的笑容,那就是这样的笑容,仿佛是充满力量一般,给了人无限的希望和光芒,

    刘天扫视一圈,淡笑道:“林老的病已为大碍,”

    两个保镖听到刘天的话,都已是欢呼起来,显然是高兴的忘记了,自己本该冷酷的形象,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