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沙龙国际 > 棺娘子 >

108 鬼面佛爷

    妮子大衣女一脸错愕的望着我,开口道“楚月是谁,不会是想说她是你的女朋友,我们两个长得有点像吧,”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眼睛直直的盯着妮子大衣女,

    她冷哼一声,转身离去道“幼稚,你这追女孩的借口真够老套的,”

    说完她便快步走入街道之中,慢慢消失在我的视线,

    本以为她和楚月有关系,可从她的反应来看,似乎是真不认识楚月,一时间我不免有些失望,

    妮子大衣女走后,我一直在梳理最近发生的事情,店里也没在有顾客,一直到凌晨一点多,一个脸部有胎记的客人进了店里,对他打量了半天总觉得看起来眼熟,想了半天才想起来这是那天卖我龙宫舍利的男人,随之想起来的还有一直被我雪藏在抽屉里的龙宫舍利,

    那龙宫舍利买回来后就被我放在了抽屉里,因为带着它总觉得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而且坠在脖子上十分不舒服,

    这胎记男见我一直打量他,最后充满敌意的看着我“兄弟,你这不是鬼超市吗,我顺路进来就是给我地下的朋友挑点东西,你至于用这种眼神看我吗,”

    愤怒的语气将自己的不满一展无余,我知道他误会我了,连忙取出龙宫舍利在他面前挥了挥,可这男子丝毫没有反应,完全不记得我和这龙宫舍利,

    最后我只得将那天的事情向他回忆了一遍,这家伙才勉强从记忆的缝隙中挤出了我一抹身影,拉着我激动的说道“大兄弟,这么巧啊,看来咋俩真有缘分啊,那你看能不能免费送我点东西,”说完一脸期待的看着我,

    我被他的话弄的一愣,没想到这家伙倒是上道,这么快就开始套起近乎来,但我还是一脸?线的盯着挤出两个字“不可以,”

    倒不是我小气,只是这店不是我的,而且买给死人的东西都不花钱,那可真是一点诚意也没有了,

    胎记男嬉皮笑脸道“我就是开个玩笑,看你小气了不是,”

    胎记男选好东西后,坐下来和我闲聊起来,问我这店是自己的吗,怎么想起来开这种店,还说上次见我的时候就发现我身上的阴气比较重,感情我就是做死人生意的,

    我也没有跟他详细解释,只是从他的谈话中知道他叫吴迪,人送外号鬼面佛爷,他也跟我解释了这外号的由来,鬼面就是他脸上那块胎记,据说是她母亲怀孕的时候被鬼撞了,留下的胎记,至于佛爷便是这家伙的职业便是倒腾小佛像一类的东西,这个我是知道的,

    我在心里笃定他就是一个走私小商贩,无非在这里吹吹牛比,就比如那龙宫舍利,和卢梦瑶孟浩他们那些开光的法器自然是不能比的,不过他随后说的话让我拿着剪刀的手差一点戳进他的头皮,

    “兄弟,你这屋子有问题啊,”

    我掩饰起内心的吃惊,故作常态的说道“佛爷,你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啊,”

    这屋子里无非是阴气重,死了人,还能有什么问题,

    不过我随即便想到估计是他想趁机吓唬我,敲诈我一笔,

    他从墙上的镜子里眼睛向上瞟的看着我“兄弟,我跟你说出来你可别害怕啊,我觉得你这店里有些不干净的东西,”

    “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我听不懂你的意思啊,我这卫生做的还不错吧,”我故意装傻到,笑着冲着他说,

    “行吧,大兄弟,我就不跟你在这绕圈子了,我实话跟你说,从一进屋我就觉得这屋子阴冷无比,我粗略的看了一下,你现在至少有五个鬼缠身,你也知道我是做什么的,你自己看这种店也懂其中的门道,实话跟你说吧,周围那家花圈店的老板前几天店里也出了问题,还是我给他摆平的,话我说到这份上,信与不信你自己琢磨吧,”

    他越是这么说,我便越觉得他是在故弄玄虚了,很有可能他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想骗这家店主,碰巧遇上我了,

    不过我也不想拆穿他,也没有表明自己是道士的身份,但有一点他说的没错,这屋子阴气确实比我刚开始来的时候重多了,

    反正一个人也无趣,我便配合他说道“佛爷,你可别吓我啊,我胆子可小,”

    “我没事吓你干什么,其实你也别害怕,你身上那些鬼充其量就是一些不成气候的鬼魂,对你造不成威胁,”他看着我轻松的说道,

    我继续装傻抬着头问道“有什么办法可以帮我解决了这些鬼吗,”

    “办法到是有,只不过,,,,,,只不过,,,,,,”说罢他欲言又止的露出一副为难的表情,

    我以为这家伙是想要从我手里捞上一笔钱,装作为难的的说道“佛爷,实不相瞒,我就是给人打工的,我可没什么钱,”

    被我这么一说,他紧皱的眉头瞬间舒展开来,转瞬故意摆出一副愤怒的嘴脸“兄弟,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鬼面佛爷虽然爱财,但决不会对兄弟下手,你我虽然相交短暂,但我觉得与你无比投缘,况且你今天还肯免费给兄弟剪头,这忙兄弟说什么也要帮,即使刀山火海也会义不容辞,”

    我被他这话糊弄的一愣一愣的,义愤填膺的说辞让我以为自己与他像是相交多年的朋友一样,

    “那我该怎么办,”

    他随即拿剪刀从我头上剪下几根头发,用力的揉搓在一起,又用剪刀划破了我的手指滴在了头发上,最后从怀里取出一包白色的粉末装东西,向其中倒了一杯水将头发搅入其中,最后捏出一个奇丑无比的小人出来,这一系列奇怪的举动看的我莫名其妙,

    我实在忍不住了,好奇的问道,

    “佛爷,你这是在干什么啊,”

    他没有理会我,自顾的继续在哪捏着小人,最后从兜里掏出一瓶胶水将泥人固定住递给我,一会儿将它晾干,找个小布兜将它放在里面,以后无论走到哪里都要戴在身上,关键时刻可以保你一命,

    我接过小人,看着那奇怪的长相对他的话真实性就打了折扣,这个破东西真能救我于危难之际吗,我疑惑的问道“这是什么东西啊,看着怎么这么奇怪,”

    他盯着小人看了一眼,最后冲我说道“什么东西我不能告诉你,每个门道都有自己需要保密的东西,我这自然也不例外,只要你信的过我,这东西到时自然会保你一命,”

    我半信半疑的收起了小人,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反正戴着也不碍事,没多少重量的东西,

    本来我对他是没什么信任的,不过看到他弄出这么多的门道,我也多少有些相信他了,

    看来之前是我误解了,也许这个鬼面佛爷真有点本事,正好胖子他们现在也不在我身边,倒是可以先找他帮帮忙,

    “谢谢啦,佛爷,”

    没想到这胎记男竟然不图报酬的这么帮我,先前还把人家想的那么龌龊,看来我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不过对于他给我的东西,我倒是挺有兴趣的,虽然我已经是个道士,但碰上厉鬼还是只有逃命的份,我也不能指望每次邪帝都会出来帮我,关键时刻有个防身的东西也不错,

    “客气啥,都说了我们是兄弟,帮兄弟忙还用道谢,对了,你家里有红内裤吗,”

    我以为我听错了,重复的问道“红内裤,”

    “对啊,”他一脸认真的说道,

    我摇了摇头说道“没有,”

    “那好,你明天去集市上买一条,到时候在跟着我去屠宰场买点狗血,回去将内裤泡在血里,晾干后穿在身上,”

    他这个奇怪的方法可把我弄糊涂了,干嘛要穿红内裤,还泡在狗血里,我条件反射的摇了摇头“还是算了吧,,,,,,”

    虽然我知道?狗血可以辟邪,但让我穿这东西,想想也是够受的了,

    他眼神闪过一抹犀利,如刀锋般向我看来“不穿也行,除非你想死,,,,,,”

    涉及到生命我可不淡定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毕竟现在在我身边危机重重,我答道“我穿,我穿,”

    第二天一早,我先去买了条红内裤,随后在约好的地点见到鬼面佛爷买?狗血,本来我是要自己去的,买个狗血而已,这件事虽然看起来确实有点挺狗血的,,,,,,

    但是鬼面佛爷非要坚持和我一起去并在路上向我解释“兄弟,你不知道,这狗血必须是?狗血,泡过之后的内裤就痛了灵性,有着大?狗般的敏锐嗅觉,只要遇见鬼魂就会发热,到时你就会预警到危险,也能临时做出一些对策,”

    ?狗血的功效我早就见识过了,想想自己一直没跟鬼面佛爷说自己也是道士,在这装傻充愣的也挺不地道,

    不过我总感觉鬼面佛爷还是有些不太对劲,直觉告诉我还是先选择隐藏自己,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