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128章 绿化少女

    2017年10月17日晚

    王九翻开李靖留下的孕期生产日记前篇,开篇就看到了令人惊讶的文字。

    “1999年3月1日晴

    根据家族长老们关于家族成员必须履行传宗接代义务的要求,我与周雯君在1999年3月进行了婚后第十七次交配,用时1时17分25秒,发射次数*,注射量**,初步估算受孕概率为99.4%。

    事后,周雯君提出,根据婚前签订的夫妻生活备忘录,这一次交配并非计划内事项,而怀孕产子更是严重打乱了她的阅读计划,我理应对此作出补偿。所以尽管不情愿,我还是将珍藏的全套《天狼战役》签售版送给了她。

    她的反应出乎预期地热烈,如果说《天狼战役》对我而言是一套堪称粮草的枕边读物,对她来说却是当之无愧的传世经典。在得到签售版后,她同意在之后的十个月里,尽全力履行好母亲的义务,为我们的孩子提供一个完美的坏境。

    早知如此,或许我应该送那套普通版?

    无论如何,至少这算是开了一个好头,希望接下来的十几年也能顺利度过,让我尽快履行完传宗接代的义务,过上属于我自己的生活*备注(有关此事的详情,请参考婚前签订的夫妻生活备忘录部分)”

    王九看到这个备注,便直接从书堆里翻出婚前备忘录,查阅这个传宗接代的义务是怎么个说法。

    李靖与周雯君的婚姻关系,远不同于他所见过的任何一对夫妻,这种基于近乎绝对理性的婚姻结合,实在令人耳目一新!

    想不到人类社会居然是如此的丰富多彩。

    很快的,王九就在书堆里翻出了他们夫妻二人的备忘录,内容不长,言简意赅,却基本为他们的婚姻定下了调子。

    简单来说,两人其实都是坚定的单身主义者,对婚姻、孩子等话题毫不感冒。

    但是两人出身的家族却都不支持他们的单身主义——周雯君虽然出身远逊于李靖,却也是平民中的小贵族,家规很严。

    而两人都认为,自己在享受了家族赐予的诸多特权的同时,理应担负起相应的义务。而传宗接代作为家族成员的基本义务之一,哪怕他们不情愿,也应想办法执行。

    但这毕竟是工作而非爱好,应在一个严格的逻辑框架之下,寻找个人权利义务的平衡点。例如在生孩子方面,两人都认可:只生一个好,这样既满足了家族对他们的基本要求,又不会挤占太多个人时间。至于生育时间,最好是选择在两人都能认可的空闲期——例如某个著名作家完本一本小说后的休假期。

    除此之外,备忘录中还对其他的夫妻生活细节进行了规定,包括鱼水之欢、两家长辈的关系,出轨问题等。在看完备忘录后,王九基本就对这对夫妻的感情生活有了概念性的认识。

    “这么一来,似乎可以解释李婉晴对于长辈的轻视,她的生长环境,就是一个重视男女平等、重视权利义务,轻视伦理威严的环境。所以反过来说,如果不能在道理上说服她,企图利用长辈、前辈等身份来要求她,就会适得其反。”

    想通此节后,王九又重新看起了周雯君的孕期记录。

    记录显示,周雯君在1999月3月到2000年1月的这10个月的时间里,的确如承诺一般,竭尽全力履行好了作为母亲的义务。积极修行、适量运动,合理进食。为此,她完全调整了作息时间,每天的阅读时间减少了一半,甚至戒掉了几个深夜直播节目,以尽快调整自己的肉身、真元、神识状态,从各个方面为李婉晴的诞生创造最佳条件。

    另一方面,李靖也同样调整了自己的生活节奏,从各个层面帮助周雯君做好这10个月的工作,包括为周雯君传输真元、温养神识、以及用影音符印录制直播节目等。

    而后,2000年1月,李婉晴顺利出生,当日天降异象,满室异香,当日家族长老对她的资质根骨做了初步测试,得到了令人震惊的结果。

    从这里,王九认为不难看出李靖与周雯君作为父母是相当优秀的。

    尽管在感情层面讲,他们在孕育子女的过程中,显得过于理性冷淡,少了几分为人父母应有的雀跃激动之情。但他们实际做的事情,却比那些看似疼爱孩子,但要么懒于行动,要么过分宠溺的家长要好得多了。

    那么,在这么良好的条件下成长起来的李婉晴,为何会变成现在这种麻烦人物呢?

    王九带着好奇,耐心地继续翻看了下去。

    很快,王九找到了第一个答案。

    家族压力。

    根据李靖所写的记录,李婉晴的出生算是他们对家族义务的响应,但这个响应结果显然远远出乎了意料。她在很小的时候,就表现出了远超同辈的天赋才华。

    一般的孩子,至少要到破风障时,才有资格谈论“天赋”二字。那些在锻体期势如破竹,十岁左右就拥有超一流武功,却在之后就驻足不前的人实在太多了——某个偶像少女就是一例。

    然而李婉晴却是完全不同的境界,在出生以后,便处处都表现出她的与众不同,超人一等。

    例如天生神力,李婉晴1岁多时,在其他同龄的孩子还摇摇晃晃走路的时候,她已经可以奔走如飞,翻墙上房了。例如天赋灵风。一般的修仙者,必须要锻体期功德圆满,体内真气高度凝结后才能御气如风,并吸纳天地灵风为己用。但李婉晴却几乎生来就能驾驭天地灵风,在其他孩子辛辛苦苦地打熬筋骨,奠定破障之基的时候,她已经可以随手驱动天地灵风,去掀小姐姐们的裙子了。

    如此天赋,当真是惊才绝艳,顿时就吸引了整个李家大院人的目光。

    于是李靖和周雯君原先的子女培育计划就受到了强烈的干扰。

    按照他们最开始的计划,应在保证李婉晴的成长进度的基础上,充分尊重她的自由意志,不进行过多的干涉。她喜欢什么就放手去做什么。

    然而落在很多长老眼中,这就属于暴殄天物了。如此良材美玉,怎能“自由发展”?当然要物尽其用,深挖潜力才行。

    当时主要持此观点,对李靖夫妇大加干涉的,是李天涯的兄弟李儒文,一个典型的传统派老人,一生古板守旧,重视伦理尊卑,重视长幼有序,对李家近些年的诸多自由化趋势深恶痛疾。而在李天涯晚年,全力修行咫尺天涯时,他作为李天涯的弟弟,一度是大院的二号人物。甚至在李风云接过家主之位后,也屡屡对他的权威提出过挑战。此外,李儒文一生不幸,妻子在生育时难产而死,唯一的儿子因先天不足,成婚后不久便一命呜呼,甚至没给李儒文留下一个孙子。

    这种资格老,资历惨的人物,作为传统派的代表,在大院内的话语权相当之重,他虽然不能强逼李靖夫妇做什么,却能让他们不胜其扰。

    李靖和周雯君都是顶怕麻烦的性子,被李儒文倚老卖老地找了几次麻烦后,干脆就将李婉晴交给李儒文代管去了。

    而从李靖写的观察日记来看,李婉晴的叛逆期大概也是由此而始,并在9岁那年达到了巅峰。

    2009年,借着平日可以自由出入李儒文家中的便利,李婉晴成功挑动了李儒文家里那个守寡多年的儿媳妇勇敢地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与一位青云女散修双宿双飞去了。李儒文得知此事后暴跳如雷,提着剑便要去追儿媳妇回来,结果被李婉晴堵在半路,当着家中一众长老的面喷了个狗血淋头。

    李婉晴伶牙俐齿,这些年早把李儒文的弱点掌握了个精熟,一经爆发,顿时便如滔滔大河连绵不绝,只把李儒文喷得七窍生烟五内俱焚。可怜这位与李天涯几乎同岁的百岁老人,一生都是拙於言词,气血只在胸中翻涌,却不能诉诸于口。被李婉晴义正辞严地质问一番后,当场就吐血昏迷。

    然后就再也没有醒过来。

    当然,死是死不了的,一群仙家修士,怎么也不会让一个家族长老活活气死,只是李儒文的元神创伤太重,让他本人拒绝苏醒。所以老人目前就躺在他自己的小院子里,与屋外的小枣树一起茁壮成长。

    另一边,李婉晴经此一役,也是一鸣惊人,让所有人都见识到了这位惊世奇才的凌厉之处。而三天后,李婉晴便与父亲打赌,赢得了那份放弃管教权的合同。

    亲生父母不再管教,先前带头管教的被喷成了植物人,李家之大,却再无可战之兵。几个月后,由家族长老出面,请来了李靖的至交好友武清道人来作李婉晴的老师。

    事情到此,基本算是告一段落,然而在李靖亲手所写的记录中,王九却还看到了这样一句话。

    “至此,李婉晴终于回到了原定的轨道,希望她能从此自由自在地发展她的天性。而我们作为父母的义务也能提前履行完毕。”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