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超狂战兵 >

第255章 钱给小姐了

    这又是普通的一天。

    晨辉下泛起尊贵光泽的劳斯莱斯曜影缓缓停靠在路边,赵铭摇下车窗,探出头,手中捏着两枚硬币。

    “老板,来份报纸。”

    “好嘞。”报刊亭的老板放下手里的大茶缸,伸手将硬币接了,“什么报纸?”

    “呃,来一份燕京晨报吧。”

    老板捻起一份报纸递过去,笑呵呵的道:“今天有大热闹哈。”

    赵铭干笑两声,也不再多语,接过报纸缩了回去。

    他关了车窗,将报纸展开,盯着头版头条上那张无比狼狈的男子照片,瞬间眉开眼笑。

    “重磅,陈家大少陈鸿宇**被抓,拘留十五日”

    赵铭将标题念出来,忍不住“哈哈”大笑出声。

    他很清楚,陈鸿宇这次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彻底栽了。

    “天气不错啊。”他深吸了一口气,将报纸塞到一边的早餐袋里,迎着窗外金灿灿的阳光眨了眨眼,而后发动车子离开。

    现在时间还算早,没有撞上早班高峰期,街道通畅,难得的呈现出一副安静城市的太平盛景。

    可在这表面的平静之下,却犹如平地刮起了一阵猛烈的飓风,在这个无比清新的早晨席卷了燕京林立的各大家族。

    赵铭开车抵达明月小区,拎着早餐走进一号楼三单元,在楼下按了铃:“萍萍,我来送早餐了。”

    “这么早啊,萍萍还没起呢。”响起的却是谢梦瑶的好听嗓音,“你先上来吧。”

    电梯门开了,赵铭乘电梯上了八楼,敲了敲801号房门。

    门被轻轻打开,谢梦瑶那副精致俏美的面容映入眼帘。

    她脑后扎着可爱的丸子头,单薄的身子套了一件宽松衬衫,下摆延伸出两条修长圆润的玉腿,无比撩人。

    赵铭满眼痴迷,忍不住狠狠咽了下口水。

    “看什么呢!”谢梦瑶娇嗔一声,伸出小手将早餐袋接过来,转身往客厅走,“萍萍!起床吃早餐了!”

    赵铭反手关上门,跟在她身后探头探脑:“萍萍好些了么?”

    “没事了,不过今天可能还得在家休息,明天再让她去上班吧。”

    “哦,没关系,反正公司这两天也不忙。”

    “呵,你成天吊儿郎当,眼里哪有忙的时候啊。”谢梦瑶没好气的嘟嚷,将早餐袋拎进厨房,“对了,咱们一会儿得回趟家,方叔叔今早打电话来了,有些婚礼上的程序安排要事先和咱们交代一下。”

    她说起“回家”这两个字时,无比自然,让人听着亲切舒服。

    赵铭望着她绝美的侧颜,连忙点了下头:“好啊,等你吃完早餐,咱们就回去。”

    “你吃早餐了么?”

    “吃过了,这是给你们两个买的。”

    谢梦瑶点点小脑袋,将早餐从口袋里拿出来,摆放在餐桌上。

    她顺便也将那张报纸抽出来摊在桌面上,一边拿东西一边瞥着今早的燕京晨报,想看看最近都发生了哪些新鲜事儿。

    “啊!”随意的一瞄,她却蓦地惊呼出声,偏过俏脸盯着赵铭,瞪大了美目,“怎么会这样?”

    刚刚走出卧室的杨萍萍听到了动静,穿着居家服,踏着拖鞋小跑过来,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架势:“怎么了怎么了?”

    谢梦瑶伸出玉手,往报纸上一点:“你看。”

    “啊?”杨萍萍循着她所指的位置看过去,瞬间也是满脸惊讶,“陈鸿宇**?真的假的?”

    赵铭一脸唏嘘:“我也是今早才知道,真意外啊”

    接下来这两位大美女就凑在一起边分享早餐,边阅读着眼前的报纸。这两位就像孩子看到了有趣的小人书,彻底着了魔。

    她们时不时讨论两句,都对今早的爆炸性新闻感到难以置信,将赵铭彻底晾在了一边。

    “真没想到他是这种人”谢梦瑶将食物咽下去,抿着小嘴道,“虽然我讨厌他,但总觉得他还能洁身自好,也并非一无是处”

    杨萍萍从旁道:“我听说陈家的家法甚严啊,陈鸿宇作为顶门少爷,个性高傲,居然会做出这么下流的事,真让人不可思议”

    “这件事闹出来,搞不好陈家都会更换接班人。”谢梦瑶思量片刻,缓缓开口,“不过上次他暗中找人对我们下手,就可见这家伙骨子里坏透了。这种色厉内荏的小人,即便做出再混蛋的事也不足为奇吧。”

    “你这样一说,男人花心点儿也不算什么了,总比出去找小姐强吧。”杨萍萍翘起唇角调笑,“多脏啊,是不是?”

    谢梦瑶冷笑:“呵,你说赵铭?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他也就这么点儿优势了。”

    她说话间颇为随意的抬起俏脸看向坐在桌子对面的赵铭,忽然发现这家伙正用一只手撑住脑袋,脸色无比纠结。

    “你怎么了?”她蹙了下秀眉,“又肾虚了?”

    “嘶,一个姑娘家,怎么说话呢。”赵铭手指敲了敲桌面,干巴巴的道,“那个你们谁借我点儿钱,下个月开工资就还,我我没钱了”

    谢梦瑶同杨萍萍对视一眼,面面相觑。

    “我说真的呢,没开玩笑,现在身上就剩几十块钱,穷死了。”

    “我还真忘了问你。”谢梦瑶道,“昨晚和那个姓夏的商人见面是什么结果?难不成他还要你掏钱请客?太不够意思了吧?”

    “那倒没有。”赵铭漫不经心的摇了下头,随口道,“我身上的钱昨晚全给会所的小姐了。”

    谢梦瑶怔然片刻,旋即涌起满眼恼火,一拍桌子就炸了。

    “赵铭!你敢背着我去找小姐!”

    她以前练过柔道,可是有功夫底子在呢,娇躯一跃就上了桌子,宛若一只发狂的小老虎,奔着赵铭扑下去了。

    “我杀了你!”

    “不是不是!”赵铭脸都绿了,身形一闪站起来往饭厅外退,连连摆手,“你听我解释,我就是把钱给小姐了,真没”

    杨萍萍一声惊叫:“啊!你们别闹了!把话说清楚再动手嘛!”

    “那有什么区别!”谢梦瑶银牙紧咬,“刚刚萍萍还在夸你,一转眼就蹬鼻子上脸了!不知廉耻的东西!居然敢背着我去睡小姐!我”

    杨萍萍也冲到近前,抱住了她纤细的腰:“赵铭,快跑啊!快跑”

    “你放开!”谢梦瑶一伸玉手将台子上的水果刀拽了下来,在半空中挥舞,“还是个男人你就别跑!”

    赵铭吓了个哆嗦:“梦瑶,你冷静一点儿!我真没睡小姐!我长这么大只和你做过那么一次”

    杨萍萍身子一僵,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美目:“你们两个”

    她松开小手,退回去倚在餐桌边,低下小脑袋,贝齿轻轻咬了下嘴唇。

    “什么时候的事情啊?”

    房间中陷入了一阵沉默,静悄悄的,落针可闻。

    “不是说好了,要替我保密”谢梦瑶俏脸泛起些许苍白,将水果刀扔在了旁边的台子上,“你不讲信用。”

    赵铭看看这个,又瞅瞅那个,满脸懊恼的挠挠头:“我想要解释真的脱口而出,没想到”

    他拉过一把椅子坐下来,叹了口气:“昨晚夏绍沙约我在一家会所见面,他给出的消息只是陈鸿宇先前派人调查过我,然后就没了。我觉得蹊跷,离开包间后找了一名会所内的陪酒小姐,将钱全部给了那女人,才打探到消息。”

    房间中的两位大美女各自怀揣着满满的心思,皆是抿着小嘴不作声,好像并没将注意力放到他的解释之上。

    赵铭一时口不择言,透漏出的消息令谢梦瑶感到羞涩和为难,但对杨萍萍来说,却无异于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杨萍萍明知道这两人迟早有一天会假戏真做,但却没料到这一天会到来的这样快,甚至于让自己连半点儿准备的机会都没有。她感觉自己就像一名冲锋陷阵的士兵,还没有拿起枪,就被一发子弹击毙了。

    赵铭也不知道对此该说些什么,只好扯了扯嘴角,将刚刚的话继续说下去。

    “那个陪酒小姐告诉了我一些很重要的事,我这才知道,夏绍沙其实是陈鸿宇的人。他们谋划好了,想把我骗进会所,偷拍照片,然后刊登在第二天的报纸上。只要将我的名声搞臭,就可以破坏掉下个星期的婚礼。”

    谢梦瑶终于反应过来了,眨眨美目问:“他约你的是哪家会所?”

    “呃,好像叫什么临妙阁。”

    谢梦瑶扭过头,同杨萍萍对视一眼。两位美女瞬间摆脱了刚刚的苦闷气氛,皆是难掩眸底的讶异之色。

    “临妙阁,好像就是”

    杨萍萍将桌上那张燕京晨报拿起来,很认真的看了看:“真的诶,陈鸿宇被抓的那家会所就是临妙阁,居然这么巧?”

    “你没被抓?”谢梦瑶拧起了那两条弯弯的黛眉,“你后来做了什么?”

    赵铭挠挠头,嘴里嘟嘟嚷嚷:“倒也没做什么啊,我就是在离开那家会所之后,顺便给警察局打了个举报电话嘿嘿嘿”

    谢梦瑶俏美的小脸上满是难以置信:“所以陈鸿宇就被抓了?”

    “是啊。”赵铭煞有介事的点点头,发挥了极为精湛的高超演技,“真没想到啊,堂堂陈家大少居然也会太下流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