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艳客劫 >

第九百八十三章:后宫大军现象

    燕凡尘十分自然地回道:“我觉得他们都产生了心魔。”

    胡颜挑眉:“哦?”

    燕凡尘正色道:“不信啊?不信你看,他们一个个儿笑得多傻。”

    胡颜点头附和道:“经你提醒,看起来确实如此。来来,花老道,你給他们每个人喂一捧子黄符。大家都是自己人,你可千万别吝啬啊。”

    司韶道:“喂!你不用这么小心眼,睚眦必报吧?!”

    胡颜摊开双手,无辜道:“我如此关心你们,怎还成了睚眦必报?哎呦,你这么说,岂不是不相信青染的符好用?若你不信那符好用,却还劝我吃,那心肝一准儿是黑的。心肝是黑的,定然是有心魔。来,青染,喂他!”

    司韶冷哼一声,不再搭理胡颜。

    美男子们一致腹诽道:就是睚眦必报!

    花青染当真翻找起黄符,道:“只剩下雷怒符了。”

    胡颜道:“一人劈一下得了,可别浪费太多。”

    卫南衣对花青染道:“花老道,你那雷怒符也没两张了,是不是?”

    花青染道:“是。”

    卫南衣暗道:还行,不算傻得彻底。

    花青染继续道:“诸多人中,我与你关心最好,这两张都給你吧,先为你祛除心魔。”

    卫南衣直接骂道:“你个牛鼻子死道士,找揍是不是?!”

    封云起诧异道:“笑面虎,你何时变得如此暴力?”

    卫南衣道:“本官发现,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不如小揍当理,动则以拳,来得明白。”

    封云起抱拳道:“深刻!”

    卫南衣摆了摆手,得意道:“我等读书人的见解,自然比你这混人强。”

    封云起笑道:“来,我们练练。”

    卫南衣道:“读书人不与武夫为伍,你若想练,找司韶吧。”

    司韶对卫南衣道:“我看你心魔不少。花老道,劈他!”

    花青染摸出一张黄符。

    卫南衣正色道:“花老道,你谨慎啊,千万别伤及无辜。我绝无心魔。”

    花青染把玩着黄符,看向燕凡尘。

    燕凡尘受到威胁,对胡颜询问道:“宝宝,你所谓的心魔是什么?”

    一直闹哄哄的众人瞬间安静下来,齐齐看向胡颜。燕凡尘的问题,才是众人最关心的事。

    胡颜想了想,回道:“都说相由心生,实则不然。有些慈眉善目之人,却心生残忍。你说这是不是心魔?”不待众人回答,她继续道,“有些看似冷酷无情之人,却心怀慈悲,你说这又叫什么?善也好,恶也罢,终归到底,都是一线之间罢了。”

    众人互看一眼,没有说话。白子戚却开口道:“我心是恶,装着你,便成了我的魔。”

    如此特别的情话,令胡颜心生柔软和愉悦。她道:“我心中是狠,装着……咳……装着多情,是魔。”

    司韶直接讽刺道:“胡说!你心中明明是多情,却装着贪心、贪念、贪欲,这才生了魔。”

    胡颜道:“等你瞎了,可以去练摊儿算命了,司瞎子。”

    司韶气结,反击道:“等你又变老了,倒可以在我的摊位旁放只破碗,当个臭讨饭婆子。”

    胡颜咬牙道:“你过来!”

    司韶一扭头,十分硬气地回了句:“不去!”转而嘟囔道,“去被你踹还是被你打?我脑子又没病。”

    胡颜破怒而笑,骂道:“德行!”

    司韶看向胡颜,唇角含笑。

    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总是靠碰撞出火花,也是一绝了。

    不过,很多人对此都不乐见。心中那份酸,就别提了。只不过,事到如今,谁也不好多说什么。尤其是,那些想要一生一世一双人的主儿,在经历了那么多事之后,谁还有脸指责胡颜什么?再者,如果胡颜执意要大祭司之位,而不要他们,这事儿……难说。

    美男子们心思各异,但此刻想得都差不多。

    燕凡尘抱了抱胳膊,打了个喷嚏,道:“这里的感觉真是怪,明明不那么冷,却觉得周围阴森森的。”

    花青染道:“这里是人间和阴间的罅区,能游荡在这里的魑魅魍魉,都不简单。总而言之,若道行高的人,在这里过夏,最是清爽不过。对于你这种普通人而言,呆得时间越长,越容易滋生诡异。”

    燕凡尘道:“别吓我。”

    司韶道:“这周围原本鬼祟横行,但此刻却都退得远远的,不敢过来。你怕个什么?!”

    卫南衣拍马屁道:“那些脏东西,定是怕了阿颜。”轻轻瞥了白子戚一眼,“有些人身上戾气重,最是招鬼怪附体,白剥皮可要小心才好。”

    白子戚冲着卫南衣露出一记浅笑,道:“你可曾听过,神鬼怕恶人?谁若招惹我,定要仔细那身皮。”

    卫南衣笑吟吟地道:“我也很好奇,你是怎么剥鬼皮的。”

    白子戚道:“你做鬼了,不就知道了。”

    卫南衣摇头道:“我怎么忍心让阿颜等我百年?”

    众人暗道:瞧瞧,这又掐起来了。

    封云起攥住胡颜的手,道:“若我死,你不要再继续苦等。”

    胡颜点了点头。

    封云起捏了捏胡颜的手,道:“其实,你可以略微犹豫一下,不会应得如此快。”

    司韶冷冷道:“你和傅千帆比不了,也不是一个人。”

    封云起回击道:“听你之言,好像十分了解傅千帆?”

    司韶讽刺道:“我不了解他,却了解你。”

    封云起目露桀骜之色,挑眉道:“哦?我怎么觉得,你了解得不够透彻?”

    众人腹诽:瞧瞧,这是要动手了。

    燕凡尘对封云起和司韶道:“要打架吗?一边打去。”封云起霸占着胡颜的左手边,卫南衣霸占了右手边,他看得眼热。若他武功高超、伸手不凡,也不耐烦和这些唧唧歪歪。一手扯一个,扔得远远地,谁也别妨碍他与宝宝亲近。可惜,他身子尚弱,不敢争拳头大小。

    封云起道:“没空。”

    司韶横了燕凡尘一眼。

    花青染问胡颜:“你不去取回傅千帆的神识珠?”

    胡颜道:“不取了。”

    花青染问:“那是假的吧?”

    胡颜被揭穿,却仍旧十分镇定,道:“此话怎讲?”

    花青染道:“若那颗神识珠里装着的是傅千帆的神识,你一定不会如此淡定地坐在这里等之时。”

    胡颜笑而不语。

    封云起问胡颜:“你将珠子藏哪里了?”

    胡颜抽回手,道:“自始至终,都没有那颗珠子。”

    封云起道:“你这么说,我不信。”

    美男子们一同点头,暗道:糊弄谁呢?

    在这件事上,他们的态度达到高度一致。

    胡颜勾了勾唇角,说了句模凌两可的话,道:“珠子不重要,你们最好还是信。”言罢,闭上眼,不再言语。

    周围人觉得胡颜似乎变得有些不一样,却又无法准确说出她哪里不一样。

    封云起和卫南衣同时伸出手,想将胡颜拦入怀中,让她睡得舒服些。

    二人的手在胡颜的后背相遇,眼神瞬间拼杀在一起。

    封云起小声道:“你身体太单薄,枕着不舒服。”

    卫南衣同样小声道:“你身受重伤,还是静心养伤吧。”

    二人互不示弱,险些瞪成斗鸡眼。

    花青染不知道什么时候绕到了二人身后,直接拍出两张“定尸符”在卫南衣和封云起的后脑勺上。互瞪的二人被偷袭,连个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众人暗道:花老道越发阴险了!以后得防着他。

    卫南衣和封云起刚要张嘴怒吼,却想到胡颜正在假寐,只能将不满的声音吞回到肚子里去。

    燕凡尘一看,乐了。屁颠颠地跑过来,和花青染一人拖走一个,扔到旁边,而后美滋滋地取代了卫南衣的位置,挨着胡颜坐下。

    司韶轻嗤一声,表达自己的不屑。

    白子戚面无表情,微垂着眼睑,不知在想些什么。

    卫南衣和封云起恨得牙痒痒,却因暂时动弹不得,只能老老实实地挺尸。

    卫南衣想到自己有外援,将目光投向卫言亭。

    卫言亭哪儿好意思和晚辈一起掺和这种争宠之事?多年来,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他的儿子会成为某个女子的男人之一。而这名女子,还曾见过他光屁股跑路的样子。如此复杂的感情纠葛,让他这位当父亲的人,怎好意思插手儿子的房中事?再者,他曾经的所作所为,造成了对胡颜的伤害,如今就算解除了误会,他心中也满是愧疚和苦涩。有些痛苦,曾经那么真实,真的不是所忘就能忘的。

    卫言亭对卫南衣的求救视而不见,继续和枫灵低声聊天。

    卫南衣对卫言亭小声道:“奇夫人有相公了,爹你悠着点儿。”

    卫言亭气了个倒仰,暗道:有这样的儿子吗?不但调侃老子,还当着众人的面!他好歹是丞相,也要脸面的好不好?!若非他与胡颜和枫灵由此渊源,哪里会被如此奚落?一想到胡颜是他的小姐姐,枫灵是他的枫姨,卫南衣又是胡颜的男人,好么,还得加上一个堵心的“之一”,他就觉得关系十分混乱,难振父纲!

    卫言亭瞪了卫南衣一眼,骂道:“死小子!”

    卫南衣嘿嘿一笑,道:“胖小子。”

    卫言亭觉得,他必须教育一下卫南衣这个小兔崽子了!

    于是,没用别人动手,卫言亭自己照着卫南衣的后脑勺狠拍了两下。

    真是,热闹。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