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田园小王妃 >

第三百四十二章 私会

    方菡娘笑了笑,走在前头进了那间茶楼。

    像方菡娘这等穿着精致一看就不是等闲人家出来的姑娘,店小二这等迎来送往的自然是有点眼力劲不敢怠慢的。方菡娘一进茶楼,店小二就极为热情的迎了上来:“客官几位,喝点什么?”

    方菡娘顿了顿,露出个笑:“你们这的雅间都有什么?”

    店小二笑道:“回这位姑娘的话,咱们这的雅间是按花来取名的,有牡丹,有玉兰,有丁香……”

    方菡娘笑着打断了店小二的话:“我有朋友,订了荷花间,还请小二哥带我上去。”

    方才若是没看错,俞七那口型应是“荷花”二字。

    “好嘞!客官您跟我来!”店小二点头哈腰带着方菡娘上了二楼。

    除了秋珠跟小雅,几个侍卫自然也得尽心尽力的跟上。

    这荷花雅间是在走廊尽头,看位置,应是临着院里的天窗。方菡娘在荷花雅间前顿了顿,对店小二笑道:“对了,隔壁这雅间空着么?”

    方菡娘指着隔壁的“海棠”雅间问店小二。

    店小二恭敬的回:“还空着呢。”

    方菡娘笑道:“我家里的这几位大哥跟我一路也劳累了,烦请小二哥给上两壶你们店里最好的茶,再加几碟你们这最好的茶点,送到海棠雅间里头。”

    几个侍卫都有些惶恐。

    方菡娘顿了顿,道:“几位侍卫大哥,你们帮我拿了一路东西了。我现在去同友人说会儿话,你们在隔壁雅间里头等着我即可。”

    几个侍卫还有些迟疑。

    方菡娘性子看上去虽然软和,但向来是果断的很。她又转向小雅:“小雅,你在里头跟几位侍卫大哥好好歇一会儿,若是茶跟点心没有了,就管店小二要。”

    小雅一听主子这般体恤他们这些当下人的,也是感动的很,几乎要拍了胸脯:“姑娘放心,我们就在隔壁等你,哪里也不去。”

    几位侍卫一想,反正就在隔壁,他们姑娘这是去会朋友,若是有什么突发情况,喊一声他们也能听见……遂点了点头,谢过了方菡娘的好意。

    一一安排妥了以后,方菡娘微微松了口气,领着秋珠敲门进了荷花雅间。

    进门是一面乌木雕花三面山水屏风,屏风上绘着池塘春景,在这寒冷冬日,倒也是颇有意趣。

    绕过屏风,就看见姬谨行正站在窗前,双眸奕奕有神的看着她。

    方菡娘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她拉下兜帽,实在不知道说什么。

    俞七正站在姬谨行一侧,见状,笑哈哈的上前:“秋珠姐姐,咱们去小套间里头喝茶也歇一歇吧。”

    这雅间是间大小套间,里头还有个小隔间。

    秋珠看了一眼方菡娘,见方菡娘虽然红晕都爬到了脖子,却没有对此说什么,她便知道自家姑娘是同意的。

    她垂着头,一声不吭的同俞七去了小隔间。

    小隔间的桌上已经摆好了茶同茶点,可见俞七这是早早准备好了替他们主子清场。

    秋珠忍不住瞪了俞七一眼。

    方菡娘同姬谨行站在一块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两人几乎是同时开了口:“你……”

    方菡娘又是窘然又觉得有些好笑。

    姬谨行看着她,眸中满是不自知的宠溺:“你先说。”

    方菡娘被姬谨行的眼神看的脸都要烧了,她咳了一声,强作镇定:“还没谢谢你前些日子帮我找到那个传话的。”

    姬谨行不以为然:“不算什么大事。”

    他顿了顿,见方菡娘只垂着头摆弄衣角,忍不住道:“你这几日,在平国公府还好么?”

    方菡娘垂着头,又点了点头。

    姬谨行声音顿了顿:“这么喜欢这衣角吗?回去我让青夏开了库房给你多找些这种料子做衣服?”

    方菡娘忍不住抬起头横了姬谨行一眼。

    眼前的小姑娘含嗔带羞的一眼,差点让姬谨行心都快跳出了嗓子眼。

    姬谨行抿了抿唇。

    他的小姑娘看上去精气神好的很,下巴似乎微微圆了些,可见平国公府并没有亏待她……他还是有些心疼她,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合该珠圆玉润些才好。

    两人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

    方菡娘为了打破僵局,只得坐下,拿手帕净了净手,拈起块梅花糕:“……方才我的丫鬟说这个好吃的很。”

    那梅花糕做的极为小巧,即便一口一个,也丝毫没有半分失礼之处。

    方菡娘索性直接将那块梅花糕放入了口中。

    果然好吃的紧,入口即化,香甜可口。

    方菡娘便抬头看向姬谨行:“你吃了么?”

    姬谨行一愣,微微摇了摇头。

    方菡娘笑盈盈的,又从茶盘里拈了一方,起身站到姬谨行面前,举着手:“张嘴。”

    竟是要喂他。

    姬谨行心中一荡。

    他眸色沉沉如水,看着方菡娘,往前一步,一手去搂住了方菡娘的腰,将方菡娘带入了怀里,同时一口含住了方菡娘手中的那方小小梅花糕,顺便连方菡娘的指尖都含在了口中。

    “呀!”方菡娘抽出手,脸上如同火烧一般,身体仿佛没了骨头,软绵绵的,在姬谨行怀里头,倚靠着他,听着他渐渐加快的心跳,方菡娘忍不住在姬谨行怀里笑弯了眼。

    “你这人,真是太讨厌了。”

    方菡娘推着姬谨行的肩膀,好费力才站了起来。她从来没想到,自己也有一天会这般说出这种口是心非的话。

    姬谨行目光灼灼的盯着她。

    向来冷静淡漠的人,眼神灼热的几乎能把她整个人点着了。

    “……对了,瑞王世子在这件事里也伸了把手,他怎么样了?”方菡娘岔开了话题,不然她不能保证自己不会被姬谨行的眼神给烧化了。

    那么冷静淡漠的人……竟然也有这般灼热的眼神……

    方菡娘心如擂鼓的想着。

    一说起正事,姬谨行眼里的热度总算是褪去了几分,他道:“大哥目前似乎并不打算动瑞王世子。不过瑞王世子大概自己也知道事发了,那天晚上就由瑞王领去了东宫负荆请罪,说什么被美色所迷,一时鬼迷心窍。”

    姬谨行露出个极淡的嘲讽的笑。

    方菡娘倒是没想到瑞王世子会把自己摘的这么干净。

    当然,不干净也不行,眼下事情败露,且忠勇王妃那么大闹一场,福安郡主还是落了个被禁足的下场……但凡是个有脑子的,都知道要把自己给赶紧摘出去。

    不仅要摘出去,还要摘的干净。

    方菡娘愣了愣,她还以为瑞王世子敢冒那么大的风险同姜思华在太子妃宴会上偷情,又肯冒着风险把手伸长了管了东宫同忠勇王府的事,不敢说多爱姜思华,但心里头怎么说也应该是有姜思华的吧?

    谁知道,就这么把自己摘出去了?

    “美色所迷”……真是呵呵了。

    方菡娘默了默,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他知道姜思华,要嫁人了吗?”

    虽说当时姜围忠只说是“订了亲”,但当时在场的谁都知道,姜思华在这种情况下,肯定会被迅速的嫁出去。

    姬谨行神色淡淡的,语气也淡淡的:“他怎么不知道?……当时还跟大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跪着哭诉,说都是姜思华引诱的他,这等蛇蝎心肠的女子,别说是给他做侍妾了,就是给他做个通房丫鬟,他都嫌脏。”

    方菡娘目瞪口呆:“……这也太无耻了。”

    姬谨行不想多谈瑞王世子的事,他岔开了话题:“……怎么今日突然出来玩了?”

    方菡娘一笑,脸颊旁露出两个小梨涡:“外祖母说,让我给她带仁寿坊平家的绿豆糕……外祖母真的是很疼我,大概是怕我在家待闷了吧。”

    姬谨行顿了顿,郑重的看着方菡娘:“你说,我要是现在去跟你外祖母提亲,你外祖母会答应吗?”

    姬谨行好端端的突然提到提亲,方菡娘被吓了一跳,她的心几乎跳到了嗓子眼:“……你,你说什么呢。”

    要提亲,也能她可以光明正大的嫁给他啊。

    姬谨行没有说话。

    方菡娘小声道:“……况且,不仅仅我外祖母同意,我爹那边来的书信,说是等处理好了云城的生意,也会来京城看看……你到时候……”

    这话题涉及到谈婚论嫁了,方菡娘脸上烧得通红。

    姬谨行看着方菡娘,许久,蓦的露出个微微的笑意。

    方菡娘看着姬谨行脸上那笑,沉醉的差点连呼吸都忘记了。

    姬谨行心情似是好了很多,他拉着方菡娘的胳膊,带她到窗子旁,然后小心的给方菡娘戴上兜帽。

    在方菡娘的一脸怔忡里,姬谨行打开了窗户。

    外头是茶楼后院的天井院子,一颗巨大的榆树立在院子里头,因着刚下过雪,枝丫上头堆满了积雪。

    院子后头却是一条小巷子。

    姬谨行看着方菡娘:“有处不错的地方,要不要去看一看?”

    方菡娘有些期待又有些兴奋的点了点头。

    姬谨行又露出了那极淡的笑意,在方菡娘看醉了的眼神里头,一把搂住方菡娘的腰,纵身跃出了窗户!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