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全才相师 >

第1359章 哪来这么多钱

    接下来成了源生丹广告专场,袁宏细致讲解了源生丹的功效,告诉大家,这种改变几乎发生在每个老人身上。

    也有记者提到天沐养老院不盈利的情况,袁宏笑称,这个问题他无法解释,得问周轩,问他究竟是哪根筋坏掉了,作为商人会做赔本的买卖。

    提问的记者不好意思地笑了,这是贤士集团所做的公益,让那些无依无靠的老人安享晚年。看着照片上一张张充满笑容的脸,其中也有三位大师级老人的面容,记者们对贤士集团肃然起敬,让这些老人老有所依,让那些才华横溢的老人在晚年大放光彩,周轩做到的,何止是丰衣足食。

    “夫人,为何源生丹这么神奇,您却没有服用呢?”一名记者问道。

    “源生丹固然好,但心中有忧虑,神仙也救不了。我渴望健康长寿,但我首先是一名母亲,从死神手里才把儿子给拉回来,他又要面临公众的指责和辱骂,这比让我死了都难受。”玛丽将话题又引了回来,这次记者们没有再刁难,那名提问的记者还讪笑着祝玛丽早日恢复健康。

    局势得到了扭转,任何一个国家的媒体都不会容忍基科的反人类举动,对其恶行毫不留情地曝光。基科关闭了公众平台,一言不发的做法更显心虚,美国警方也表示会介入调查,一定会还公众一个公道,对于违法行为绝不姑息等等。

    采访结束后,袁宏出面,邀请诸位记者一起共进美餐,不少人起早过来都没有吃早饭,一时间也相处很融洽。

    这些记者并没有急着回去,纷纷改签航班,临海还有许多值得采访的事情,比如天沐养老院,比如临海红十字医院,再比如基科曾经租用的办公场所等等,他们也急于找到有关的报道话题。

    “大师哥,辛苦了。”看到袁宏笑容满面,周轩猜到事情进展顺利,由衷道谢。

    “呵呵,富通天下可能没想到,这次记者见面会成了源生丹的推广会。”袁宏开心道。

    “他最没想到的是,基科办事不利,留下这么多把柄,飞机失事,还有那些见不得人的研究等等。”周轩冷声道。

    “所以说,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必须有一个团队的默契合作。何况他们心术不正,总是使用这些卑劣手法,总有穿帮的那天。”

    “师父,二伯把布莱克还有他母亲送回去了。”管清进来报告说。

    “布莱克母亲状态怎样?”周轩问道。

    “人逢喜事精神爽,玛丽奶奶就是因为担心才病倒的,现在心情好了,病也能很快就好。”管清说道。

    一旁的袁宏笑道:“管清,听说你要大手笔买下退股股东的股份,真有魄力啊。”

    “嘿嘿,又没多少,俺大了,得替师父分忧!”管清仗义道。

    “按照当天的市值购买,那可是一笔不小的数字啊,你大部分钱应该也在集团里吧?要不,我借给你点儿啊,免息。”袁宏开玩笑道。

    “那倒不用了,俺有钱!”管清说道。

    “别吹了,你也不能卖股份,哪里来的钱?”袁宏不信。

    “嘿嘿,反正就是有,转让协议上写的很清楚,俺在一个月内才会将钱打到他们账户上嘞。”

    袁宏笑了,对周轩说道:“你这徒弟不得了啊,听这话的意思,要在一个月内赚够十几亿呢!”

    “那有啥,俺还嫌他们占的股份太少呢!”管清大咧咧道。

    说笑后,袁宏还要回公司,管清眼神躲闪,说是要送他回去,被周轩留住,“等在这里,我回来有话问你。”

    “师娘还有任务呢!”

    “我去跟她请假!”

    将袁宏送上车,临别时,他又笑了,“听话的孩子没出息,不要对徒弟太严苛了。”

    “你也听出来了?”周轩反问。

    袁宏哈哈一笑,让司机开车回去了。

    管清大包大揽,答应将那些股东的股份全部买下来,周轩并没有阻拦,这笔钱他也是可以出的,但却给人以错觉,让这些不安分的因素给束缚住了。管清挺身而出,周轩十分感激,也打算出资支持徒弟,没想到这小子口气越来越大,这其中一定有问题。

    回到办公室里,只有俞悦在,早没了管清的影子。

    “管清呢?”

    “他说还有急事儿,我鉴定他在撒谎。”俞悦说道。

    “俞悦,你通知下,在广播里喊,让管清十分钟内跑步来我办公室,否则就辞职吧。”周轩淡淡道。

    “嘻嘻,我想他一定会吓坏的。”

    俞悦还没行动,开着的门缝被推开了,管清嬉皮笑脸挠着头,“师父,俺就是出去撒个尿,咋啦,这么急着找俺。”

    “说吧,钱从哪里弄来的?”周轩问。

    “师父,俺名下没钱,哦,可能有个几百万,你可以去查,其余都在集团呢。”管清嘿嘿笑。

    “没钱哪来的钱买股份?”

    “嘿嘿,是啊,咋回事儿嘞?”

    “快说!”周轩拍了下桌子冷下脸来,管清脸抽了两下,笑不出来了,一只脚蹭着地板,小声道:“俺是借的。”

    “跟谁借?”

    “俺姑姑呗。”

    南宫新月?怎么又把她给扯了进来,但管清也不像是在撒谎的样子。周轩想了想,打算给南宫新月打电话问个明白,一拨号,就看到管清一脸紧张起来,周轩更加生气,但令更为郁闷的是,南宫新月一听说是借钱的事儿,含糊其辞,推说要跟菲勒正在参加晚会,不方便接听便挂了。

    周轩相信自己的听力,电话那头没有半点嘈杂声,南宫新月应该是在睡觉,哪里来的晚会。

    “好啊,居然越过我,和你姑姑联起手来!”周轩沉下脸来。

    “师父,其实没那么夸张,俺们也都是为了师父好,顺带着,再赚点钱。”管清讪笑,小脸开始冒汗了,笑不是笑,哭不是哭。

    “什么时候的事儿?”周轩问道。

    “就是俺姑姑传飞机失事资料的时候,俺看着生气,跟她商量了个对策,也是那个时候,我捎带着借了点钱。”

    “一五一十全部说清楚!”周轩冷着脸道。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沙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