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老衲要还俗 >

第672章 真汉子【第三更】

    周子善也道:“村长,你们快回去吃饭吧。我们这吃一口就行,还剩下点尾巴,下午就全弄好了。”

    周子渊道:“是啊,村长,你看我们挺好的,天高,地阔的,吃的舒服。再说了,今天这一上午,我们其实也没干啥……”说到这,周子渊老脸有点红,这么大的一片地,都被帮忙的给搞定了。他现在都不知道该不该收今天的工钱,如果收,该收多少……现在哪好意思再跟着去吃饭。

    最小的周子恒没说话,大眼睛也在打着转,他这个年龄正是对吃上心的时候,能吃好的,谁想吃面条?不过周子恒最终什么都没说……

    这一切,方正、王佑贵、谭举国都看的清楚,方正想说什么,却被谭举国拉住了,然后谭举国跟方正说了什么,方正一愣,随后笑了。

    看到王佑贵和谭举国走了,两个小家伙的大眼睛里闪过一抹失望,倒是周子恒已经习惯了,虽然有点盼着,不过没有就没有吧。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人家客气一句,总不能当真吧。若是真去了,人家没那个意思,岂不是尴尬?路上遇到过几次,现在他也学乖了,不管有没有,都当没有……

    “法师,你咋还不回去吃饭呢?”周子恒来到方正身边,好奇的问道。

    方正笑道:“阿弥陀佛,贫僧想在施主这蹭一顿饭,可好?”

    周子恒一愣,指着自家锅里清汤寡水的面条道:“这……你吃这个?”

    方正笑道:“贫僧一出家人,实不相瞒,一年前,贫僧连下一顿饭在哪都不知道呢。野菜充饥,也没少吃。”

    听到方正也是穷苦人家出来的,周子恒顿时和方正亲近了不少,笑道:“那行,一起吃吧。我跟你说,我们这面条可是我们从陕西一路背过来的,这是裤带面,特别管饱顶饿,吃饱了力气还足。”

    周子恒就跟方正在边上闲聊,两人东一句西一句的聊着,周子恒发现这和尚和以前遇到的和尚真的不一样,没有一点架子,也没有方外之人的味道,就跟个邻家兄弟似的。越聊越放得开……

    “法师,你这么年轻,这就出家了,以后不打算结婚啦?”周子恒问道。

    方正笑道:“贫僧以后可以还俗的,不过要看缘法,时机到了就到了。到是施主,你大哥、二哥都结婚了,你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我啊……”周子恒一愣,然后仰头躺在田埂上,望着蔚蓝如洗的天空中的几朵白云道:“我还年轻,不急……”

    方正知道周子恒有点违心了,年轻人,哪有不想结婚的,他这么说,不是不急,而是不能吧。

    果然,周子恒开始倒苦水了:“法师,你是不知道啊,我们那虽然穷但是娶老婆可难着呢,彩礼、房子什么的一套下来……哎,我现在是不敢想。等以后赚了钱,再说吧。”

    方正表示理解,不说西北,东北结婚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全国行情差不多,女友或许好找,人家不嫌弃你穷,不嫌弃你的一切。但是真要到了结婚的时候,那就不是两个年轻人的事情了,而是两个家庭的事情。无论是攀比也好,面子也罢,又或者是为了孩子好也好,总之,这个礼钱是绕不过去的。一旦要了,总不能比别人家少吧?于是一家比一家,到了最后,沉甸甸的担子落在父母身上,孩子身上,不知道压垮了多少对男女……

    这也是方正不急着还俗的原因之一,现在让他还俗,真找个女人,他都娶不起。

    两人继续聊着,周子恒和他的两个哥哥不一样,虽然生活挺艰苦的,但是他还是挺乐观的,总觉得自己的未来会更好,他渴望着一个机会,然后一飞冲天,衣锦还乡。而且周子恒也有更多的想法,努力赚钱,买一台联合收割机,然后加入一个车队,从南到北从北到南的走,以后赚了钱就做联合收割机的生意等等……

    在周子恒的世界里,并不局限于挥舞着镰刀去割麦子。不过用周子恒的话说,他这些话跟别人说,根本没人信他,都说他疯了。方正是第一个认同他的人,他还是挺开心的……

    方正微微一笑,道:“没有梦想的人,永远没有资格嘲笑有梦想的人;有梦想的人永远没有资格嘲笑一个为了梦想而努力实践的人。前者连做梦都不敢,还谈什么进步?后者光做梦不实践,哪来的可能?”

    周子恒一听,顿时笑开了花道:“还是住持有学问,说的话好听。”

    方正笑了笑,或许是听说方正也会留下吃饭的缘故,周子善和周子恒出去了,没多久带了点野菜回来,周子善道:“方正住持,不好意思,我们也没啥好招待的。你又不吃肉,不喝酒的……”

    方正笑道:“贫僧平时吃的都是白饭啃竹笋,这裤带面还是头一次吃,还是正宗的西北手艺,这可是打着灯笼都吃不到的地道好东西。哪还用其他的?”

    方正这么说,周子善可不这么认为,接触时间不长,但是他能够感觉到,方正在一指村的地位甚至比村长王佑贵还高点,方正会穷么?不过方正这话,他听着舒服,也少了几分尴尬。

    正要野菜下锅……

    忽然看到远处一群村民过来了,一个个的大包小裹的,还有人端着一个个托盘,上面不少饭菜。

    “这是?”周子善等人愣住了。

    王佑贵先过来了:“天高气爽,地阔人好,此情此景,当然要喝一杯了!你们既然不去村子里吃,那咱们就在这吃野餐吧!哈哈……都是咱们村子的特产,没啥太多的好东西,招待不周的地方,老弟勿怪啊。”

    周子善看着村民们在地上放上一个圆桌桌面,铺上布,放上热腾腾的鸡鸭鱼肉,竹笋,香喷喷的白米饭,还有大馒头!周子善的眼睛顿时就红了……

    周子善走南闯北,以前就来过东北,他知道东北虽然也吃面食,但是主要是当副食。而且,在农村,一般只有入冬后才蒸馒头,这个季节基本上是没有馒头的。那么眼前的馒头……想到此,周子善拉着王佑贵的手,偌大的个汉子,眼睛通红,几次张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最后一把抱住了王佑贵,低声道:“谢谢,谢谢……”

    看到这一幕,原本忙乎的村民们也停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周子善如此的举动,大家也觉得心里酸酸的。什么样的经历,才会让一个堂堂七尺男儿面对这最正常的一顿饭而落泪?他们究竟经历了什么?

    方正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谢谢……”沈爱家等人也被村民们的举动感动了,他们从未被这么多人如此对待过,这份温情让他们的心都暖化了。

    摆好饭菜,酒水,大家纷纷落座,天高海阔,吃饭聊天,喝酒扯淡,这就是农村的宴席。

    不远处萌萌偷偷的将男孩和女孩拉走了,跑到不远处,从她鼓鼓囊囊的衣服兜下掏出一个大碗来,里面全是好吃的鸡腿、鸡心,鸡翅膀什么的装了一大碗,然后十分有大姐头气质的,往两孩子面前一推,道:“吃!都是好吃的!”

    小女孩周华英,小男孩周华成终究是小孩子,不管农村孩子多么早当家,爱吃是孩子的天性。看到这么多好吃的,开心的拍着手,谢谢萌萌后,三个孩子就躲在小土坡上大吃了起来。却浑然不知道,萌萌那小东西偷偷趴桌子偷鸡翅膀、鸡腿的举动,谁会看不到?只不过大家知道这孩子不会乱来,没人阻止而已……但是落在几个小家伙眼中,这却是他们战斗来的胜利果实,吃起来更香了。

    酒过三巡,众人都没少喝,周家兄弟更是满脸通红,酒多了,话也多了,将这一路上的艰辛和困苦都倒了出来,王佑贵等人听着他们的经历,心中也是百感交集,谁能想象,一路睡荒郊野岭,挖野菜,携家带口走来的艰辛?尤其是,还要受尽了白眼……

    说到激动处,周子善起身,拉过木板,周子渊拿出拍打着节拍,周子恒敲打着饭碗,三个人扯着粗狂的嗓子,唱了起来。

    “天上飞的呦——黄沙!”

    “大地漫天呦——黄沙!”

    “黄沙飘落呦——是我家!”

    ……

    不管外面多好,不管外面多美,鸟雀尚且知归巢,谁能不想家?

    这一天,周子善三兄弟都喝醉了……

    方正则带着弟子们偷偷的把剩下的水稻收割了。

    随后方正将周子善家中有生病老母亲,出门赚钱是为了给母亲治病,而不是买联合收割机的事情说了出来。众人听完,纷纷唏嘘不已……

    谭举国抽着旱烟道:“这是真汉子!”

    众人纷纷点头。

    方正道:“贫僧有个想法,不过要诸位同意才行。”

    “方正住持,有什么你就说吧。要人有人,要钱有钱,我支持你!”谭举国似乎知道方正的意思了,笑道。

    方正道:“我的意思是把我们赢来的那台联合收割机,作为报酬给周施主他们。”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
沙龙娱乐